新水——第二百八十三章之篇外(十五)

作者风吟梦迴 全文字数 3012字
“血腥气?”卡卡西眯起了眼睛,“水怎么会有血腥气?应该是铁锈味吧?水在闸口内积存的久了,就会这样!” “对对,您说的对!是我一时说顺嘴了,口不择言!”店家有些慌乱的改口。 然而他也很快反应过来卡卡西的漏洞。即便是滝隐的居民,也只有极少数人知道那滝口瀑布是被上游控制着的事实,一个外人,怎么能说出闸口的存在来? 作为居酒屋的老板,实际上也兼负有监视及收集情报的职能,所以才会被高层透露了这样的情报并叮嘱他注意外来可疑人口,此刻的居酒屋老板,是突然间警醒了。 然而卡卡西并没有给他反应的时间,“那么,什么时候开闸呢?下一次。” “啊、这个……” “喂~我也只是想打一点开闸的新水来试着酿酒而已,怎么,你不知道吗?”卡卡西的口气略带不满。 店家抬手擦了擦不知不觉间冒出来的冷汗,想起了刚才卡卡西连喝二十余种酒面不改色而且各个一语中的的壮举,一时间,竟是好奇心占了上风,遂答道: “事实上,再过几天,就是今年第一次开闸的日子了呢~大概,还有三天?四天?唔……三天!” 我和卡卡西对视了一眼,这开闸的日子,居然是固定的,一年又不止一次,想来,是对应着“水神”的三个节日吧?然而,再继续追问下去,那居酒屋老板是定会生疑了。 所以,卡卡西便装作雀跃的欢呼: “呀~!那真是太好了!店家,开闸的时候,带我去打水吧?还要麻烦你帮我酿酒可好?我出双倍价钱!” 店家有些踌躇,那些普通居民都把滝口瀑布的暴泄当成是天灾,每到这个日子就拖家带口的撤到高处,然而村子的高层可是知道为什么,开闸日里都在密切的监视着上游的动静,惟恐滝口村的人做手脚,他怎么可能堂而皇之的带着卡卡西去打水。 不过,如果没有外人在,仅仅他这个居酒屋老板露面的话,倒也不是不可以。 “那个,客人,我是可以帮您打水酿酒的,不过,开闸的日子比较特殊,外人是不能到场的啊……” “了解~那么一切就拜托给你了!”卡卡西非常爽快的回应,倒是让店家愣了一愣。 事实是,我们反而希望如此呢!这样我们就可以去上游亲眼见识一下开闸实况,而居酒屋老板这里,无非是个托辞罢了。 于是皆大欢喜,卡卡西慢悠悠的把余下的酒喝完,而店家也抹着汗去照顾别桌的客人去了。 “那么,馁,卡卡西,到底要怎么才能品尝出这么多酒的滋味呢?”我也不禁好奇。 卡卡西抬头,蓝灰色的美瞳镜片后面,诡异的血色光芒一闪而逝。 “啊……你怎么……” 怎么可以用查克拉啊! 幻术虽然好用,可是…… “放心好了,只用了一点点而已!”卡卡西竖起食指,用拇指指尖在上面比划了一小截。 阳光透过窗栅射进来,把卡卡西的手衬的一片苍白,我的心跟着他拇指指尖的动作一跳,下意识的就把他的手拉过来,细细捏搓了半晌,终于确认了这手仍然完好凝实,却忽然觉出了不妥。 虽然只是影分身,但那温度却如此真实,那掌心的纹路,那错落的伤疤,都一点一滴透过热度烙印在我手上,这样细腻的感受,就连本体也没有过吧? 我讪讪的把卡卡西的手放下,拉过一杯酒喝了一口,“啊,喝多了,脸好热……”就趴在了桌子上。 卡卡西无奈的看了我一眼,拖回自己的手,盯着掌心看了好久,又反复摩搓了几下,略显局促的虚虚握拳,轻轻放在桌面上,只用另一只手倒酒,喝掉,倒酒,喝掉,直到最后留下一桌子的空瓶。 然而…… 他身上并没有足够的钱付账…… 虽然我是给卡卡西留了零钱日用,然而并没有考虑过会一下子点二十瓶以上的酒这种事,所以,他还是很为难的推“醒”了我,买单走人。
而无论是居酒屋老板,还是我们自己,都没有对由女生来付账这件事感到奇怪。本来,在日本,也是由女性来掌管家庭的财政大权的。 我们也正在熟悉和接受这样的相处模式。 既然居酒屋老板已经被幻术迷惑,想来是不会暴露我们的可疑之处,所以我们还是装作普通游客,施施然的找了家客栈住下,跟可爱的前台女招待打听着附近景色美好,值得一去的地方。 “哇哦!名所?客人们如果想要参观的话,那么一定请去看一看生命神树啊!”女招待非常热情且充满期待的说。 “生命、神树?”卡卡西有些疑惑。 我在一旁心里清楚,一定是存放英雄之水的那棵树了。 “嗯~嗯~!”女招待拼命点着头,“不过因为是村子的神圣之地的缘故,是不可以随便接近的噢!只能远远的在岸边看的噢!” “嗨~了解!”卡卡西感受到我的平静,自然明白回头便可以向我询问相关的情报,遂也不再追问。毕竟当初我晋升特别上忍,凭借的便是情报能力。 女招待给我们细细指了路,恭敬送出门,又回了柜台。 我开始小声的给卡卡西讲这滝隐村的传承,而卡卡西也恍然大悟,再怎么小也是个忍村的滝隐,为何戒备如此的松懈,一来是地理位置确实特殊,二来刚刚由一个年轻,甚至可以说年少的领袖接任,无法建立起完善的防御体系也是说得通的。 不过,由于英雄之水的存在,一直受到各方势力的觊觎,这少年领袖,也确实让人可怜可佩。 不过此时距离ova剧情发生已经过去三年有余,按理说,涉木也该成熟了才对,或许,他所奉行的政策,本就是如此。 循着动画中的记忆,很快就找到了神树,毕竟,这村子实在是太小…… 没有ova的动画效果,看起来,也只是一颗普普通通的大树罢了,虽然,格外的粗壮,格外的枝繁叶茂。 我静静的看着,想象着三年前在这里发生的战斗,寻找着涉木藏身的地点,一种莫名的沧桑感又涌了上来,不禁发出低沉的叹息。 卡卡西疑惑的看着我,总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与这情景格格不入。 然而是什么呢? 神树周围有巡逻的警卫,虽然不会刻意的阻挡行人,但如果有人行止可疑的话,还是会遭到注目的。卡卡西拖着我在岸边绕了一圈,算是瞻仰了神迹,便回到客栈去休息。 “那么,开闸的那一天,我们是要去的咯?”卡卡西懒洋洋地盘坐在榻榻米上,用手搭着下巴。 “嗯,当然!” “那么,我要怎么上去呢?——”卡卡西不知怎的,突然不再以无能为耻,反而像是故意戏耍一般把难题丢了过来。 “呃——” 从滝口村下来,只要用缓落术就好了,但上去……确实是个难题。即便不考虑卡卡西,单只是我自己,也十分的为难。 之前也在无回涧做过特训,单纯的攀爬其实并不算什么难题,更何况长满草木藤蔓的滝口峭壁比起无回涧那只有苔藓生长的湿冷腻滑的石壁要容易爬得多了! 可是!无回涧那是我们木叶自己的地盘,想怎么爬就怎么爬,滝口峭壁可是别人的后花园~~ 下来的时候,是在夜里,比较隐蔽,但是在夜里往上爬悬崖?这…… 不过,畏难情绪这四个字,是不应该存在于忍者的字典里的! 开闸前一天的晚上,我们还是整装出发,找了一片比较隐蔽的悬崖,开始向上爬。 卡卡西在上,我在下,两人之间用绳子牵系着,抓着山石草木,一点点的挪动。 不考虑安全问题的话,其实倒也不算很艰难,只要有足够的灵活和耐力,普通人也可以完成这样的壮举,在晨曦浮现之前,我们就已经顺利登顶。 真正的难题在于,该怎么样、到哪里去观察格鲁尔开闸的情景呢?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