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五章 贤惠

锦宅 995 作者玲珑秀 全文字数 2387字
}??udNRtu?x2^???{?Uc1?"??E?G?Fd9`1???拓??oh?}+C??此后便有了心结,她心里讨厌那些懂得琴棋书画的女子,她的面上还要装出来几分的喜欢。 楼知府跟楼夫人感叹林望舒夫人是进过族学的人,她的面上便有些不太好看。 楼知府自然明白楼夫人心里的结,然而那又能怎么样?他曾经有心过,然而楼夫人一直无心。 他喜欢的东西,楼夫人都不太喜欢。 楼知府知道楼夫人在背后如何对付他的小妾们,只是每一次楼夫人在做的时候,都是针对那些他已经没了兴趣的妾。 楼知府自然是知道当成不知道,家和万事兴,楼知府不介意让那些人给楼夫人出一出心头的闷气。 楼知府跟楼夫人交待一声,他的意思是想着林望舒的前程远大,想着楼夫人听懂他的暗示后,会对苏青芷用上一些真心进去。 然而他没有说得太明白,楼夫人直接当成是要对新来的这位官夫人用上下马威,让他们清楚的瞧明白现在的处境。 楼夫人笑着听人通报了苏青芷的到来,她跟身边人说:“新来的通判林夫人,大家一起见一见。” 楼夫人装着要起身的样子,很快被旁边的知州夫人给笑着拦下了,说:“楼夫人,你一向待人就是太过客气了。 一个下属夫人,那用得着你这般客气的对待她,我啊,我觉得她是受不住你起身迎接她的福气。” 她的话音刚落下,苏青芷主仆给大丫头领进了厅门口。 知州夫人赶紧回头去瞧进来的人,只见苏青芷面带微笑轻移步子行了过来。 苏青芷腰间佩戴的富贵平安长短玉坠随着她的行走,而轻轻的晃动着,然而大家安静下来,却听不见玉坠轻轻相撞的声音。 苏青芷很是规矩的行礼见过了楼夫人,又给周边的夫人们也微微行礼。 她笑着楼夫人说:“夫人,不好意思,我想着帖子上注明的时辰,是午时方正式宴会。 我来的时候,还担心着来得有些早了。” 苏青芷自是不会提领路仆妇的转弯,也不会提在路口的等候,她只提她的误会。 苏青芷很是诚实的表明,她是提前到了。 楼夫人笑了,说:“林夫人,到了就好,来,请入坐。” 她指了指身边的位置,苏青芷瞧了瞧在场夫人们的反应,她笑着推拒了,她随手指了指中间的位置。 楼夫人力邀苏青芷坐在她身边说话,苏青芷自然是不能违了主人家的好意,她笑着在楼夫人身边会了下来。 客厅里很是凉爽,苏青芷随意瞧一瞧,见到四角摆放大大盘的冰块,上面已经有了融化的样子。 楼夫人同在坐的人介绍了苏青芷的身份,她特别点明了,苏青芷是在族学读过书的女子。 苏青芷微微笑着端庄的坐在她的下面位置,在听她介绍的时候,又瞧见有些夫人眼里的妒忌神色。 她笑着辩解说:“楼夫人过奖了,我只不过在娘家做小女子的时候,依着长辈的吩咐,在邻居家族学听夫子教导了一些为人处事的规矩。” 楼夫人有心把她架在火上烤,她听苏青芷的话后,便笑着指着她跟在坐的人,说:“瞧,林夫人年青,为人却很是谦虚。”
苏青芷微微笑了起来,她有一个得力的娘家,这不是她的错。 她在一旁笑了,说:“楼夫人和各位夫人瞧着都比我有能力,我呢,日后还要向各位多多请教。” 客厅里夫人们的年纪大部分比苏青芷大,有年纪比她年青一些的夫人们,全坐在最后面的位置,一个个都是端正着姿态。 苏青芷的态度客气平和,多少还是让人心里舒服了一些。 楼夫人也不好直接针对她,她只能再与苏青芷笑着说:“林夫人,那你琴棋书画应该样样皆行?” 苏青芷瞧着她笑了,说:“我在那方面天资不好,琴棋书画我样样皆松,只不过学了夫子的手势,内里则是一窍不通。” 楼夫人有些不相信的瞧着苏青芷,却见到她的态度坦然后,她便顺势指着客位上的夫人们介绍起来。 苏青芷面对比自个年纪大的夫人,都是起立来打招呼。 她面对年青的夫人们,也是客气的起身的对待。 她身上良好的教养在这一刻展示的淋漓尽致,让在坐的每一位夫人都能够感受到她的家世不错。 有些误会很是美好,日后,她们对苏青芷上午时要在家中静修写字的言行,反而接受度极其的高。 楼夫人瞧着苏青芷只觉得她很会装样子,比楼知府后院那些女子装得好,瞧上去很是优雅大方得体。 楼夫人觉得有机会的时候,她也应该让楼知府那位最得宠爱的妾来瞧一瞧,什么才是书香人家的女子。 楼夫人待苏青芷的态度软和了一些,她也不是不知事的人,在有些方面,她还是分得清楚优劣。 苏青芷依旧是平常的态度,在有人寻问的时候,她会很是坦然的与人说一说家事。 在别人跟她说起有关南府风俗习惯的时候,她会出于好奇的与人多多打听一些事情。 总之,苏青芷端庄姿态,还有那大方得体的表现,让许多人很有好感,只觉得还是要仔细的打听这一位林夫人的娘家来历。 如果可能的话,她们希望家中女子有机会能和她相处一些,至少能够多了解一些有关安瓮城的事情。 夫人们跟苏青芷打听有关安瓮城的事情,苏青芷很是坦然的与她们说,她离家太久了。 这一次,原本有机会回一趟家,只是考虑到小儿子年纪,又考虑要赶路的原因,最终她还是没有回去。 满堂都是精明人,大家听苏青芷这么一说,一个个仿佛象是明白了一些事情,她们一下子都觉得苏青芷也是平常人。 苏青芷能够感受到她们待她是亲近自然了一些,然而听她们悄悄的打听,她心里有些好笑起来。 那位背后说人的知州夫人,这时候,瞧着楼夫人面上的神色,她有心与苏青芷多多的说一说话。 她笑着问:“林夫人,我听说你家夫婿身边除你之外,便没有旁人,你这样不贤惠啊?” 苏青芷抬眼瞧一瞧她,只觉得她生得特别的苛薄。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