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战奴

作者今晚又打老虎 全文字数 3379字
轰隆! 七珏院的前门终于在不堪重负之下,最终被人破开。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手持长剑的楼伯看了一眼七珏院大门外的那些人后,口中淡淡说道:“连七珏院都敢擅闯,不知死活!” 楼伯拎着长剑就往前冲了过去,当他冲出一段距离以后,手中长剑已经提前挥了出去。 噗嗤…… 伴随着楼伯手中的长剑挥舞,其凌厉的剑气直接横飞出去。剑气纵横之下,大门外站在最前面的这批人瞬间身首异处。 楼伯狠辣的手段立刻把围在大门外的这些人给吓的连连后退,就在此时突然整齐而又密集的脚步声响起,冲出七珏院大门的楼伯往脚步声传来的方向看了一眼。 只见街头的左边,数千名身披银色细鳞铠甲,手中握着长枪和银盾的士兵正齐步走来。 在这批士兵的前方是一名身材魁梧的中年男子,男子胯下骑着龙首马身的银白坐骑,身上的铠甲虽然也是银色,但铠甲上复杂的铭文印记很明显地证明了他这身铠甲绝非凡品。 在楼伯看清楚中年男子是谁的同时,隐于暗处的东皇乾、东皇冰、东皇坤,以及南宫无量也都同时看清了。 坐在南宫银楼里的南宫无量淡笑着摇了摇头,他直接站起身来对屋内时刻陪伴着他的贴身侍卫洛翎道:“走吧,今天的戏已经落幕了。” 洛翎听了南宫无量的话后忍不住往窗外看了一眼,他正一脸不解时,南宫无量此刻转过身来。 “怎么?不懂?”南宫无量笑着问道。 洛翎怔了一下后对南宫无量抱拳行礼道:“回禀主人,洛翎只需要保护好主人的安全就行了,不需要懂。” 南宫无量对于洛翎的回答明显十分满意,他点点头道:“你也看见了,尉迟觉亲自带了兵过来,并且还带的是他亲自培养的银龙军,很明显他这是在跟我们透露自己的态度呢。” “态度?”洛翎疑惑一声后赶紧躬身道:“对不起主人,洛翎多嘴了。” “没事,难得你现在开始对这些事感兴趣。既然你问了,那我趁这个机会也就跟你说说。” 南宫无量说着又坐了回去,他眼睛一边看着尉迟觉手下的银龙军在抓捕那些包围七珏院的人,口中一边说道:“洛翎你看,尉迟觉抓走的那些人里面,闹的最凶那些除了有我们的人,剩下的就是东皇乾、东皇冰、东皇坤他们手底下的人。这些人我能认出来,尉迟觉身为武司业,他自然也能认出来。可是你看,他最先抓的就是那些人。” “你现在可能在想,为什么尉迟觉要这么做。原因很简单,尉迟觉在提醒我们。不……他更多的是想提醒东皇家的那三位。 现在东皇临一倒下了,他们三位想要争位这个没问题。不过在争之前这三位必须得先跟他谈好条件,不然他是不会允许亿隆城乱起来的。” 南宫无量的话让洛翎陷入了深思,一直到洛翎跟着南宫无量走出房间以后他这才说了自己的感悟:“就是一定要发出属于自己的声音对吗?” 走在前面的南宫无量停下脚步,他回头看着洛翎眼睛微微放亮。 “没错,越是能在这个时候发出自己声音的人,才越证明他在东皇少司府的地位。等着吧,最多一天东皇家的那三位就会和尉迟觉把条件谈好,这之后才是七珏院真正灾难地开端。 所以洛翎我要你记住,人有多大的能力才能有多大的野心。当能力和野心无法匹配时,那么过大的野心只会给自己带来毁灭性的灾难。” 南宫无量这番话让洛翎脸色微微一变,洛翎搞不太清南宫无量这番话说的究竟是东皇珏还是他洛翎。 尉迟觉的突然出现无论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但他总算是暂时解了七珏院之围。 楼伯站在七珏院的大门外看着尉迟觉离开,他原本有心和尉迟觉说几句话的。其中最好的情况,无外乎是让尉迟觉留下一些人来帮忙守着七珏院。 可是尉迟觉手下的银龙军把人带走后他直接驱马便走,根本没有半分要和楼伯说话的意思。 要知道楼伯可不简单只是七珏院的管家,在他来到七珏院之前,他还一直是东皇临一的贴身护卫。 话分两头,再说聚星城不四都这边。 东皇珏和白风笑他们离开以后,江枫立刻开始在妖刀的奴隶场开始给这些战奴们医治起身上的伤势来。 妖刀收的这些战奴伤势各不相同,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少伤势已经开始发生了病变。
江枫没有直接乱撒丹药给他们疗伤,而是每一个都亲自把脉检查,详细问诊确认以后才开始进行针对性的治疗。 不过好在江枫医治这些战奴有着先天的优势,他手中有乾坤一清鼎,各类疗伤的丹药都是齐全的。外加他还刚刚从剑无虚那里学会了一手阴阳无极针法,所以江枫医治起这些战奴来速度非常快。 妖刀一直跟着江枫,原本他是想打下手的。但很快妖刀便被江枫的医治速度给惊住了,从确定伤势情况到医治完毕,江枫一路医治下来平均花费的时间没用到十分钟。 一开始妖刀还怀疑江枫是不是医治的很敷衍,但是半个时辰以后,江枫先前医治过的人竟然已经可以自行下床活动了。 此时的妖刀变得激动起来,他默默地跟在江枫身后,眼睁睁地看着江枫从一开始精神奕奕地实施治疗,到后面来脸颊处汗水不断滴落。 妖刀看到后面来自己都有些于心不忍了,他低声对江枫劝道:“江……江枫兄弟,要不咱们歇一下吧,不急于这一时。” 江枫笑着对妖刀摇了摇头道:“放心吧妖刀大哥,我还撑得住。我们现在没时间休息了,你不太清楚亿隆城那边的情况。我是不可以在这边多做逗留的,必须抓紧时间赶过去。” 江枫说完继续开始医治起这些战奴来,妖刀听后点了点头,当下也沉默了没再说话。 伴随着时间的推移,妖刀这奴隶卖场内的战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康复,甚至有些人伤势已经恢复了七八成。 次日中午,劳累不已的江枫终于把妖刀手底下这八百七十六个战奴全部医治完毕,眼下除了有五个伤势比较严重的战奴还躺在床上等待康复以外,其余人基本都已经恢复了基本的行动能力。 劳累过度的江枫正坐在一张空着的病床上闭目养神,此时妖刀把所有恢复了行动能力的战奴集合在一起,他从自己的储物法宝之中取出奴隶脚环丢在地上道:“来,都把这玩意儿套上吧。你们能够活下来算是老天庇佑,以后的日子里好好效忠你们的主人,忘记你们过去是谁,都明白吗?” 妖刀的话引来这些战奴一阵沉默,虽然他们名义上是战奴,但实际上妖刀之前从来没有用奴隶脚环限制过他们。 此刻一旦他们戴上这奴隶脚环,这也就代表着他们将彻彻底底的沦为奴隶。 悍不畏死的精兵强将和连名字都不配拥有的奴隶,这两者身份的巨大转换,相信很难有人能够接受。 妖刀见没有人站出来主动戴奴隶脚环,他眉头一皱脸上顿时浮现出了怒意。 “都他妈傻了是吧?人家不止花了神歌币买你们的命,从昨天到现在还一直在医治你们。耗费在他们身上的丹药有多贵你们自己心里没点儿数吗? 你们被自己的军队想死狗一样丢出来那一刻你们就已经死了,现在的你们是奴隶,奴隶!你们懂吗?” 妖刀一通怒吼让所有战奴低下了头,站在最前方的一名战奴眼眶泛红,他咬着牙单膝跪地道:“是的!奴下明白!” 这人说完以后直接伸手拿起了地上的一个奴隶脚环。 就在此时剩下的战奴们也一一跪在了地上,他们纷纷拿起地上的奴隶脚环。 妖刀看到这一幕后愤怒的眼神变得柔软些许多,他语气中也带着不忍道:“一会儿如果有谁想给自己家里带话的就告诉我,我妖刀保证一定给你们带到。 另外我个人认为你们的主人很不错,跟着他其实也是一个不错的结果。” “谢谢妖刀老板,不过我希望大人暂时别急着戴上这奴隶脚环。” 不知何时江枫已经恢复完毕,他走到妖刀身旁看了这一众战奴一眼。 江枫突然高喊了一声:“全体听令,列队!” 江枫这一声高喊结束,瞬间所有战奴动了起来。没用到五秒钟的时候,所有人列队完毕。其队形之整齐,行动之迅速无不显露出这些人全都是一等一的精兵。 江枫站在这些人身前说道:“首先我想对大家说一句,你们从这一刻起已经自由了。我江枫敬佩你们每一个人,我买下你们,医治你们,其目的绝对不是想让你们做我的奴隶。 我承认,我接下来要做的每一件事都很需要人手帮忙。不过我尊重你们的一切选择,有愿意留下来跟着我的,我按你们军饷的三倍给予酬金,有想要回家和家人团聚,或者是回以往的部队里报到的,我可以给你们需要的路费盘缠。”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