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四章 月黑风高

绝世战祖 254 作者陨落星辰 全文字数 3468字
风高放火天、夜黑杀人时。 夜晚。 云晋帝国和南方十六国的攻城之战依旧没有停息,连续十几天不眠不休的攻城,无论是云晋帝国、还是南方十六国,又或者是守城的大唐精锐,都有了一种麻木的感觉,一支支的箭矢射出去,一桶桶的火油倒下去,一具具的尸体倒在城墙下面,马上就有一队后勤兵冒着箭雨冲上来,将地上那一具具血肉模糊的尸体拖回去,掩埋掉,避免出现大规模的瘟疫。 毕竟,瘟疫这玩意是无差别攻击的模式。 就算是感悟巅峰的仙师,一旦感染上瘟疫,后果也是不堪设想,更何况,战场上最多的还是普通士兵。 下邳城。 一个浑身沾满血浆,看上去只有十**岁的精锐士兵,一脸疲倦的靠在城墙上面,听着外面的战火连天,扭头望了一眼身旁那个年纪最起码比他要大上一轮的老兵,嘴唇有些干裂的道:“五爷,你说这场仗还得打多久?我听伍长说,云晋帝国和南方十六国又在增兵了,我们的太子,这两天也会带着援兵过来,该不会打来打去的打到最后,这下邳城的里里外外,一个人都没有了吧!” “我记得你叫郭秀东吧!”老兵痞拿着一袋子旱烟,吧嗒吧嗒了几口,吐了一个烟圈,道:“你参军几年了?” “三年。”名字取得倒也算是文艺的青年老老实实的回道。 “没参加过大战吧!”老兵痞继续问道。 “恩!” 郭秀东点了点头,道:“我是虎将军手底下的兵,这几年一直没什么大的战役,顶多就是一些小股势力滋扰我们,然后虎将军带着我们上过几次战场,像这一次的大场面,一次都没有遇到过,我听说,早在十年前,我们大唐也经历过几次这种大的场面?” “那是。” 老兵痞放下手里面的烟袋子,一脸回味的道:“我参军十六年,记得最近的一场大战,就是十年前,在那之前,我们大唐也算得上是盛极一时了,天下十大名将,算上老得上不了马,死了被掘坟的,活着的,我们大唐就占了四个,镇守四方,就算是道门那些可以呼风唤雨的仙师,也不敢在我们大唐撒野,只可惜,最后上官大将军身死,紫阳大将军重伤,赵铁冷更是率兵背叛了我们大唐……” 老兵痞很会讲故事。 估计像他这种在军营里面呆了十几年的人,不光是一张嘴皮子很溜,见多识广也是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 就算是一个寻常的小战役,从他的嘴里面说出来,都能够让人听得热血沸腾。 特别是像郭秀东这种没见过太多世面的小兵卒,更是听得一脸激情澎湃,恨不得自己也身临其境的经历一番。 “五爷,听说你是神箭公的兵?”郭秀东小声询问道。 “那还有假?” 老兵痞一脸激动的道:“当时神箭公还不是公爷,而是侯爷的时候我就跟着他南征北讨了,我们这些老东西,可都是亲眼目睹公爷一步步用军功从侯爷被皇上钦封成公爷的,这十年,我们和公爷一起经历的大大小小战役,不下一百场,不管我们的人有多少,还从来没有败过……” “常胜将军?”郭秀东一脸咋舌的呢喃了一句:“听起来,神箭公比起虎将军还要厉害啊!” “五爷,给我说一说神箭公的英雄事迹吧!”郭秀东一脸崇拜的道。 “英雄事迹?” 听到郭秀东这小子让自己给他说紫宸这十年的英雄事迹,老兵痞也傻眼了,他没有吹牛,这么多年,他一直都是直属于紫宸番号下面的兵,跟着紫宸也上过无数次的战场,只是,真要让他说出紫宸的丰功伟绩,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说?难道就告诉郭秀东这小子,紫宸带着他们打仗都很简单,埋伏、偷袭、放火,只要是卑鄙无耻的手段,紫宸都可以信手拈来,一旦近距离的遇到敌军,首先就是一箭射杀掉对方的将领,然后,趁对方军心大乱的时候,全军压上,杀对方一个屁股尿流,如果遇到射杀不了的敌将。 两只会说话的兔子就会突然冒出来。 一棒砸死对方的主将。 一开始,看到两只兔子竟然会说话。 倒还真把他们吓得不轻,只是,随着两只兔子来无影去无踪出现的频率太高了一点,所有人也就都习惯了。 “……” 城墙上面,每一个大唐的精锐士卒都在浴血奋战。 而城墙下面,而是轮换下来的士卒休息区,外面战火连天,对于一些老兵来说,别说战火还没有牵连到他们,就算是打雷下雨落冰雹,他们也照样可以酣睡如猪,因为,只有在战场上呆久了的老兵,才会懂得保存体力的重要性,而一些像郭秀东这种,没有经历过这种大战的新兵来说,就不是那么容易入眠了。
看到别人口中的五爷,已经闭上眼开始休息了,只是眨眼的功夫,就开始鼾声如雷 的时候,郭秀东也忍不住摇了摇头,心底有些佩服这些老兵的意志力和战斗力,他在城墙上面死守了一天一夜,原本应该人困马乏闭上眼就睡着的,但是,现在听到外面那一声声的嘶喊声,顿时感觉,困意还在,却始终不能够入眠。 目光落到不远处的城墙上。 看到城墙上面那一个个晃动的身影,微微抿了抿嘴唇,一脸倔强的道:“我相信,迟早有一天,我郭秀东也能够成为一个将军的,就算是不能够成为虎将军那样的十大名将,我也可以成为一个能够领兵打仗的将军,一定可以的……” “唰!” 正盯着城墙上面愣愣出神的郭秀东,只感觉眼前一道黑影突然一闪,顷刻之间就消失在黑暗里,吓得立马从地上跳起来的郭秀东,也不管自己又没有看花眼,扯开嗓子就吼道:“敌袭、敌袭,有敌人潜进我们下邳城了……” 郭秀东虽然年轻,但是,胜在中气十足,这一嗓子扯下来,顿时就看到四面八方的大唐士卒都从睡梦当中醒过来。 一个个都是手握钢刀,满脸战意的望着周围,一脸防备。 一个身穿伍长铠甲的中年男人,一步步走过来,脸色凝重的望着郭秀东道:“怎么回事?” “伍长,我刚才看到有一道黑影从我眼前闪过,只是,等我想要看清楚的时候,那道黑影就消失不见了……”郭秀东有些唯唯诺诺的小声道,显然,突然叫那一嗓子出来,完全就是他的本能,如果不是太过于紧张了,恐怕,就算是看到一个敌人出现在自己眼前,也不会扯上那么一嗓子了。 听到郭秀东的解释,伍长的眉头也紧皱起来,冷声道:“简直就是胡闹,连人都没有看到,就吼敌袭,你是想要扰乱军心?如果不是看在现在正是大战,这个罪名就足以将你的脑袋拿下来了……” 听完伍长的话,郭秀东的脑袋也埋了下去,一脸愧疚的道:“对不起,伍长,我也只是……” 不等郭秀东说完,一脸不悦的伍长摆了摆手,阻止他继续说下去,冷声道:“也幸好留在这里休息的,大部分都是神箭公带来的老兵,你那一嗓子也没有引起什么骚动,要不然,就算是虎将军在这里,也一定会将你军法处置的,不想留在这里好好休息,就给我去城墙上。” “是,伍长……” 一脸羞愧的郭秀东正准备去到城墙上,就看到一旁的五爷,对着他的伍长,淡淡的道:“现在是两军交战的关键时期,只要是发现了任何一点蛛丝马迹,我们都不能够等闲视之,不管他是不是眼花了,只要有一丝怀疑,我们都不能够坐视不理,马上将这件事告诉你们裨将,让他带人搜索全城,不要放过任何一个有嫌疑的人……” 一个小兵居然都敢教训自己? 郭秀东的伍长也傻眼了。 无论是在军营里面,还是在朝堂之上。 都是官大一级压死人。 你见过哪一个敢顶撞上司的小兵,最后落了一个好下场的?郭秀东的伍长正准备斥责这个老兵痞一番,就看到已经站起来的老兵痞,直接对着周围那些紫宸带来的援兵,沉声道:“所有人听着,马上搜索全城,不要放过任何一个形迹可疑的人,一旦遇到,立马射杀。” “是,校尉……” 听到眼前这个穿着粗布麻衣,一身铠甲也变得破破烂烂的老兵痞,竟然是一个校尉的时候,郭秀东的伍长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心底更是一阵后怕,要知道,一个校尉的军衔,比他高了可不是一点半点,当下也不敢再停留,对着老兵痞道:“是,校尉……” 看到郭秀东一脸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老兵痞拍了拍他的肩膀,笑着道:“你做的不错,战场是瞬息万变的,谁也不知道,我们的对手会用什么诡计来对付我们,所以,只要发现一点疑惑的东西,哪怕是大费周章最后一无所获,最后也不能够给对手留下半点的可趁之机。” “是,校尉……” 看到郭秀东那张青涩的脸上满是激动的神情,一旁的老兵痞转过身,撇了撇嘴,嘀咕道:“妈的,怎么就不是我发现的呢?要是真从下邳城里面找到潜伏进来的人,以公爷的大度,怎么也得升个一两级的官吧!还真便宜这小子了,也不知道到时候能升几级……”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