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七章 一场红尘一场梦

绝世战祖 87 作者陨落星辰 全文字数 7654字
天空之中,繁星点点,一轮银白色的月牙高挂天空,洒下了淡淡的银色余晖,给寂静的长安城披上了一套银色的纱衣,让这座千年古城显得格外的美丽端庄。(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对于大唐的普通百姓来说,早已经关上了房门躲到了床上,开始周而复始的人类原始运动,对于那些达官贵人来说,精彩的生活才刚刚开始。 长安城内的各大青楼,就成为了这些贵人商贾们流连忘返的圣地,而闻名天下的洛河船坊,更是早已经灯火辉煌,若是站在洛河河岸,只是欣赏着洛河上大大小小挂满了灯笼的船楼就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更何况时不时的会有穿着薄纱的红尘女子打开窗户,隔夜相望,说不出的香艳动人。 总会有一群没资格踏上洛河船坊的文人士子会停留在岸边大声的咏唱自己的新作的诗歌,希望能够引起那些青楼女子的爱慕,从而引荐上船,只是这样的机会太过的渺茫,不说船上的大多数红尘女子都是喜爱银钱的俗人,就算有些才华横溢的女子偶尔会被某个士子的诗歌打动,没有老妈妈的允许,也根本不许这些文人上船。 对于老妈妈来说,最喜欢的往往还是金钱。 所以很多时候,某些巨商富豪偶尔上了船坊,那些文人士子却只能够在岸边暗自伤神。 洛河的船坊,那是贵族的船坊…… 此时,洛河最出名也是最火红的船坊,红尘坊迎来了今日的最后一批客人,为的一位,身着银白色的锦袍,头戴白色羽冠,样貌俊朗,神情冷毅,腰间系着一根盘龙腰带,看上去玉树临风,风流倜傥。 和他并排而行的是一名身着淡蓝色锦袍的男子,一头乌黑的长束成马尾,扎在脑后,露出了一张同样英俊的脸庞,他的手中还拿着一把折扇,哪怕洛河边上风很大,依旧不停的摇晃着,似乎很热一样,又或者本就是为了显出自己文人风流的性子。 在两人的身后,同样跟着两人,一人穿着粗布衣,按照大唐的规矩,没有功勋在身的人是没资格穿戴锦袍的,当然,这也是对下面的人来说,对于那些大世家来说,家里的子弟出去的时候谁不是穿着锦袍?哪怕没资格继承爵位的,也一个个华衣锦服,招摇过市。 不过对于普通的商贾之家或者普通的百姓,却根本不敢穿着锦衣,哪怕那些大富豪,就算置办了一些锦衣,也只敢在家里偷着穿。 穿着粗布衣的男子脸型消瘦,长相也不算差,特别是嘴角的一缕小胡须,看上去极为性感,若不是有前面的两个锦衣男子跟着,倒是会引来很多女子的青睐。 而他旁边的一名小生,看上去倒是清秀了很多,而且身高比起三人来矮了一些,身上倒是也穿着一套华贵衣裳,也不知道是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表情看上去有些紧张,那白嫩的脸蛋上竟然还浮现出了两抹红晕。 那双大大的眼睛更是好奇的看着船楼里面的一切。 当然,若是有眼力的人,比如红尘坊的老妈妈秦雨嫣就一眼看出了这是一个女扮男装的小姐。 女扮男装的豪门千金来逛青楼,这样的事情在长安城不是没出现过,更何况带她来的是当朝四皇子殿下,老妈妈哪里敢多说什么。 “四爷,宸爷,您两位可是好久没有来我们红尘坊了,是不是奴家有什么地方伺候的不周到,得罪了两位,这才很久没来我们红尘坊了?”眼见四位贵客登船,坐在船头上的秦雨嫣早已经堆满笑容的迎了上去。 被称为四爷的人,自然是四皇子李梓郡,虽说在大唐,皇族逛青楼根本不算什么,但是毕竟是皇家身份,多少也要注意一些,一般皇子前来,都是直接称爷。 而宸爷,自然是紫宸。 哪怕他废物之名早已经响彻整个长安城,可是毕竟是紫阳大将军的儿子,绝对不是这些青楼老妈妈能够得罪的,而且他每次都是和李梓郡一同前来,哪怕红尘坊后台极大,这些风尘女子也不敢得罪。 甚至因为他母亲出生青楼的原因,这些风尘女子对他的好感比一般人还要多一些。 其他的两人,自然是林旭白和女扮男装的上官玉儿。 本来他们是三人一起来的,上官玉儿一直悄悄的跟在后面,直到现紫宸等人要上船坊,而且还是洛河之上的船坊,来到长安几天已经知道洛河船坊不是一般人能够踏足的她只好从黑暗中现身出来,要求一起进去,说要见识见识长安的青楼。 紫宸无奈,只好令人给她准备了一套锦衣,带她一起上船。 反正对他和李梓郡来说也就是上船喝喝花酒,又不做什么,带一个假小子在身边也不算什么,总不能够放任她不管吧? “呵呵,秦妈妈说笑了,我和紫兄前些日子去了趟边疆,这不才回长安几天么,处理完事情之后立马就赶了过来,怎能说伺候不周呢?对了,这两位都是我朋友,你今晚可要好好安排!”李梓郡知道这里都是以貌取人,怕秦妈妈将林旭白误会为自己的随从,从而怠慢了,率先提醒道。 “呵呵,原来是四爷的朋友,来来来,大家楼上请,今日正好烟雨阁空着,四爷就在烟雨阁吧?”一听说连身穿布衣的都是四爷的朋友,秦妈妈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不了,我还是坐牡丹厅吧!”李梓郡摇了摇头,他知道,烟雨阁,一直都是太子喜欢的房间,平日里其他人根本没资格进去,他可不想在这些小事上和太子交恶。 “四爷,这……”谁知道秦妈妈的脸上却是露出了为难的神色。 “怎么?难道牡丹厅有人了?若是那样,就随便给我们换一个吧!”李梓郡向来不会在这些小事上强求。 “等等……”秦妈妈正要说声谢谢,谁知道一旁的紫宸却忽然开口道。 “宸爷,怎么了?”秦妈妈赶紧小心翼翼道,她隐隐有了一种不好的感觉。 “烟雨阁是谁的地方,我们都知道,作为四爷的兄长,四爷客气那也不算什么,可是以四爷的身份,难道想要坐一个牡丹厅都不行吗?”紫宸冷冷地哼了一声,手中的折扇用力的摇了摇。 “宸爷,这当然不是,只是牡丹厅确实有人了,我……” “说吧,到底是谁,难道他的身份比四爷还尊贵不成?”不等秦妈妈说完,紫宸已经直接打断道。 “是长孙家的二公子!”秦妈妈不敢隐瞒,开口道。 “长孙无玉?” “正是!” “你去告诉他,就说我与四爷来了,让他把牡丹厅让出来!”紫宸冷冷道。 “这……”秦妈妈一脸的为难,不管是四爷也好,还是长孙家的二公子也罢,都绝对不是她能够得罪的。 “还不快去?”紫宸却根本不给她解释的机会,重重地哼了一声。 秦妈妈哪里还敢多说什么,只好按照紫宸的吩咐匆匆朝着楼上走去。 “紫兄,你这又是何苦?”等到秦妈妈的身影消失之后,李梓郡这才凑上前去,小声地说道。 对于他来说,反正来青楼是玩乐的,实在没有必要为了这些小事伤和气,闹得满城风雨。 “殿下,这一次你北征大漠,虽说三千铁骑全军覆没,可是你却也剿灭了十多个荒人部落,按照常规,陛下怎么也该赐封你王爵了,可是他却一直没有任何表示,难道你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看了一下左右无人,紫宸压低了声音说道。 “嗯?”李梓郡一愣,按照大唐的规则,一般皇子成年后,除了皇储继承人外,都会受封王爵,成为王爷,不过封爵之前,总要去边疆镀上一层军功。 李梓郡立下的功劳足以受封王爵了,陛下没有任何表示,绝对不是因为陛下忘记了,或者对他有偏见,而是有了别的心思。 按照大唐的规矩,只要是皇子,就有机会坐登大宝,哪怕已经订下了太子。 然而受封王爵的王爷,却将彻底的失去机会。 当今陛下有四个儿子,除了太子外,二皇子和三皇子早已经封王,而李梓郡北征北漠,原本众人也都认为这是镀金封王,谁料到回来之后陛下却毫无反应,这足以说明了陛下的某些心思。 其他朝臣明白,太子殿下明白,李梓郡同样明白。 然而他不解的是,这跟今日在这里强势让长孙无玉让出牡丹厅有什么关系。 “以前我们退让,那是我们没有靠山,没有希望,没有实力,可是现在,我们有了最大的靠山,有了一个光明的希望,还有了不弱的实力,为什么我们还要退让?这个时候再退让,就不是韬光养晦了,而是懦弱了,试问,那些文武大臣,又怎会去支持一个懦弱的皇子?”紫宸语重心长地解释道。 随着紫宸的解释,李梓郡的眼睛逐渐的亮了起来,更是想到了父皇的话,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可是想要成为人上人,只是吃苦哪里能行。 若是自己不去争取,吃再多的苦又有什么用? 自己要争的是这个天下,若是连一个牡丹厅自己都不去争,自己还拿什么去争夺整个天下? “兄弟,多谢了!”李梓郡朝着紫宸重重地道了一句。 “哈哈,你我之间还这么客气做什么,反正以后你赢了,记得包养我就好!”紫宸哈哈大笑起来,笑得跟在后面根本没听到两人对话的林旭白和上官玉儿莫名其妙,这家伙莫不是疯了不成? 还有,包养是什么意思。 “哈哈,若是真有那日,我一定包养你!”早已经习惯紫宸那些莫名其妙话语的李梓郡哈哈大笑道。 就这么一会儿的时间,秦妈妈已经从楼上走了下来,一起下来的还有一脸惊惧的长孙无玉。 也不知道他服用了什么灵丹妙药,这才几天的功夫,脸上的红肿淤青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在看到李梓郡和紫宸的时候,已经不顾秦妈妈惊骇的目光,一路小跑了过来。 “四爷,宸兄,你们怎么来了?来之前怎么也不跟我打个招呼,我好为两位安排啊!”长孙无玉一脸献媚的说道。 看到长孙无玉这般恭敬的样子,李梓郡都有些诧异了。 虽说自己贵为皇子,可是长孙无玉可是自己大哥那边的人,以前对待自己也是表面上恭敬,哪里像现在这般恭敬?
狐疑的看了紫宸一眼,却看到紫宸冷冷地哼了一声:“本少爷去哪儿,还要先给你打招呼不成?” “宸兄,宸兄,您误会了,您误会了,我只是想要帮您安排安排啊,绝对没有别的意思!”那天的悲惨教训还历历在目,看到紫宸微变的脸色,长孙无玉吓得整个人都是一抖。 这一幕看在李梓郡的眼里更是诧异,到底长孙无玉吃错了什么药?这么怕紫宸? “安排?你的意思是今晚我们的开销算你的?”紫宸一手托住了下巴,若有所思道。 “当然,今晚一切开销都算我的!”长孙无玉拍着胸口保证道。 “这不太好吧?让你破费了多不好意思?”紫宸一脸的为难。 “不会不会,绝对不会,能够宴请四爷和宸兄,那可是我一直想做的事情,今日好不容易给了我这个机会,要是宸兄再跟我客气,就是把我当外人看了!”长孙无玉连连摇头。 “那好吧,既然这样,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秦妈妈,你去告诉船上的所有人,今晚红尘坊,无玉兄包了,让他们都下去吧!”紫宸大手一挥,很是豪迈道。 “啊……”长孙无玉和秦妈妈同时惊呼了一声,包下红尘坊? “怎么了?刚才无玉兄不是说跟你客气就是把你当外人吗?作为兄弟的我,自然不能跟你客气不是?我也就算了,可是四爷什么身份,难道不该包下整个红尘坊吗?”紫宸轻哼了一声。 “该,该,秦妈妈,你还不快去办?”长孙无玉连连点头,额头上的冷汗却一颗颗的往下直冒。 包下整个红尘坊,这得多少钱啊? 可是想到了那日的惨状,他又哪里敢多说什么? “噢噢……”秦妈妈这才回过神来,尽管觉得这么做很不好,可是面对这几位爷的怒火,她哪里敢多说什么? “记住告诉那些人,是无玉公子的意思,晾他们也不敢抗拒!”趁着秦妈妈朝着楼上奔去的时候,紫宸又补充了一句。 站在紫宸旁边的长孙无**一软,险些摔倒在地。 这可不仅仅是钱的问题了,仅此一句话,今夜之后不知道有多少人会恨上自己,虽说今晚船上并没有什么身份太过高贵的人,可是被那么多人记恨上了,也绝对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只是面对紫宸那若有若无的笑容,他哪里敢说半个“不”字? 不仅不敢说半个“不”字,还得恭敬的将紫宸等人请上牡丹厅。 “好了,你去安排吧,我们在这里等你……”到了牡丹厅之后,紫宸大大咧咧的坐在了一张椅子上,手中的折扇一甩一甩,很是随意的朝着长孙无玉说道。 “是,是,四爷,还有两位爷……”长孙无玉这个时候才抬起头看到了林旭白和上官玉儿,林旭白他没什么印象,可是对上官玉儿的印象却是极深,怎么都没有想到上官玉儿竟然女扮男装跑来逛青楼了。 只是想到了当日就是因为这个女人才遇上了紫宸这尊煞神,长孙无玉哪里还敢多看,当下迅的垂下头,径直的退了出去,显然是去安排去了。 “紫兄,这家伙怎么忽然这么怕你?”等到长孙无玉出去安排之后,李梓郡这才诧异的朝紫宸问道。 “他被我揍怕了!”紫宸微微一笑道。 “揍怕了?”李梓郡一愣。 紫宸嘿嘿一笑,将当日和长孙无玉的冲突说了出来,当然,也包括了怎么和上官玉儿认识的原因一起道了出来。 “所以说,这人就是犯贱,特别是对有些人,你就不能够对他太过的仁慈!”讲完之后,紫宸又做出了一个归纳性的总结。 听到了这里,李梓郡哈哈大笑起来,可是他的眼中却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他看得出来,今日,紫宸是在为他造势啊。 心里对紫宸的感激又多了一分。 不一会儿的功夫,一脸难看的长孙无玉和秦妈妈已经再次来到了牡丹厅,显然为了将其他的客人请出去,他们耗费了不少的心思,至少从长孙无玉那近乎滴出水的脸色看来,这过程一定不是很欢快。 “四爷,宸兄,所有人都已经请出去了,这……” “行了,你把账结了,也下船吧!”紫宸淡淡道。 “是,是!”长孙无玉尽管心在滴血,但却不想在这久留,如今听到紫宸的这一句话,如获大赦,赶紧退了出去。 不一会儿的时间,红尘坊就开始缓缓动了起来,显然船已经开了。 秦妈妈那苍白的脸色这才恢复了一些红润,不管怎样,不该得罪的也得罪了,若是再不调整好心态,把这几位爷伺候好,那自己才是真的麻烦。 只是让她有些不解的是,为何以往嚣张无比的长孙家二公子会对紫宸这般敬畏。 “四爷,宸爷,还有这两位爷,现在可以为你们安排了吗?”秦妈妈的脸上,再一次堆满了笑容。 “可以,你先为林兄安排吧?他原来是客!”作为在场地位最高的李梓郡开口了。 “林公子,不知道您喜欢什么样的类型?奴家好为您安排?”一看到当朝四皇子殿下竟然再次率先邀请这个身穿布衣的男子,秦妈妈更是不敢怠慢,走上前微笑着开口道。 “我就喜欢你这种类型的……”林旭白的脸上,早露出了一副眼馋的模样。 比起一般的青楼女子来,秦妈妈虽然上了一些年纪,但实际上也不过三十来岁,正是女人风华的年龄,今日穿着一件紫蓝色的低胸纱裙,那一对普通少女根本无法比拟巨大胸脯对于林旭白这种从来没有逛过青楼的人来说,简直有着莫大的杀伤力。 从进来之后,他的目光几乎就没离开过秦妈妈那巨大的胸脯,如今秦妈妈走到他的跟前,他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这……”秦妈妈显然被林旭白这一句话弄得够呛,也不知道他是开玩笑还是认真的,正要推脱几句,一旁的李梓郡已经哈哈大笑起来。 “林兄好眼光,秦妈妈当年可是洛河三绝之一啊,秦妈妈,既然林兄都这么说了,今晚你就留下来陪陪林兄吧……” 一旁的紫宸也是哈哈大笑起来,显然对林旭白的重口味很是欣赏。 秦妈妈纵使心中有万般无奈,此时也只得应承下来。 “那四爷,宸爷,还有这位小爷呢?”秦妈妈坐在了林旭白的身边。 “凡是今晚在楼子里的姑娘,都叫来吧!”紫宸大手一挥,豪迈的一塌糊涂,反正长孙无玉都已经买单,他还客气什么? 秦妈妈不敢多说什么,赶紧朝着外面叫了一声,不一会儿的时间,数十名身着五颜六色纱裙的莺莺语语就走了进来,顿时一阵阵香风不断的涌来,看得林旭白的眼睛都直了。 红尘坊,不愧为整个长安城最出名的青楼,这里的女人竟然每一个都是人间绝色。 至于上官玉儿,在忽然看到这么多身着暴露的女子的时候,脸蛋竟然不自觉的红了起来,哪怕草原儿女性格直率奔放,但也没见过这等仗势啊,反观紫宸和李梓郡却是一脸从容的模样。 一个是贵为四皇子,什么样的美女没有见过。 一个拥有着两世记忆,这些女子虽然穿着露骨,可是和前世夜总会的那些女子比起来,自然是含蓄了太多,紫宸又哪里会被这等阵势吓到。 很是神情自若的挑选起来…… 东宫,太子并没有入睡,而是坐在自己的书房静静的看着书,直到快要深夜的时候,一道黑色的人影来到了书房内。 “事情办完了?”太子头也不回。 “没有,他们一直在红尘坊上,没有下船的意思!”黑影淡淡说着,又将紫宸和长孙无玉的之间的事情说了一遍,当听到长孙无玉竟然在紫宸的威胁下将其他人赶出红尘坊的时候,太子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 “二舅舅英明神武,怎么就生出了这么一个草包儿子,罢了,既然他们非要留在船上过夜,那就让他们在上面永远的过夜吧!”太子淡淡道。 “可是殿下,红尘坊可是您……”黑影有些犹豫,长安城只要稍微有点身份的人都知道,红尘坊最大的后台就是当朝太子,这也是太子手中最赚钱的一份买卖,按照太子的意思,那可是要彻底的毁坏红尘坊。 “呵呵,船没有了可以再建,女人没有了,可以再招,可是有些人若是没有了,那就天下太平了!”太子淡淡的笑着,眼中却露出了一抹阴冷的光芒。 “我明白了,殿下!”黑衣恭敬的应了一声,作为太子的心腹,他自然明白所谓的天下太平是什么。 “明白就下去吧,我快睡了,不想等太久!”太子随意的挥了挥手。 “是!”黑影道了一声,身体已经自书房消失…… 【4月净网,这是谁也没有想到的事情,那时姐姐一书才上架两天,就被直接屏蔽,邪神,校医,绝品,战魂,更是一起被屏蔽整顿,这一个多月以来,我比任何人都心急,特别是绝品,自去年校医完本后,作为连载的绝品一直是我的主要收入来源,可是四月屏蔽后,收入立马为零,这关系着吃饭,我比任何人都心急,但心急有用吗?我一直都和编辑商量,能先把绝品弄出来不,其他完本的书放在后面慢慢整顿,一是关系着收入,一是读者等着看,可是编辑也没办法,他这边过了,还得审核编辑过,要通过层层审核才能够放出来,绝品七百多万字,要审核,要修改,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这些事都是有专门的编辑负责,其他不说,只是修改编辑就有11位,他们一样的想早点改出来,但这都需要时间,你们急,我也急,编辑都急,但急躁有用吗?兄弟们的心情我都理解,所以我一直以来也没多说什么,可现在,竟然有人说绝品不更新是有内幕,我内你老母,别怪我骂人,我骂得真不是人,在这个内忧外患的时候,我真心忍不住了……好了,就这些,审核编辑那边说了,还没有彻底改完,要端午节后去了,什么时候能全部出来,我真心不知道!这里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要是还有人在那说什么内幕,说什么故意不更新之类,我只能说你脑子有洞,漏掉了点什么…这些人真影响码字的感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