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无上权术

绝世战祖 92 作者陨落星辰 全文字数 7995字
破灭,破灭一切! 拳头还没有落到影宗宗主的身上,一道可怕的拳劲已经爆出来,那是一道犹如实质的拳劲,好似在紫阳的拳头上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拳套,拳头前面的虚空,更是闪烁着黑色的光芒,那是虚空碎裂的光芒,面对这等可怕的一拳,影宗宗主的脸色再一次变得极其难看,他的眼中,甚至露出了极度惊惧的表情,在这千钧一的时候,他再也顾不得保留实力,体内的真元力疯狂的运转,一道道黑色的波纹自他的身上不断的亮起,紧接着就看到他双手朝前一推,那一道黑色的波纹好似潮水一般的朝着紫阳涌去。(请搜索,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这正是宗师境界高手才能够使出的武技“潮汐风暴”,随着这一招的使出,周围的天地灵气不断的波动起来,一股可怕的潮流凭空出现,哪怕是站在一旁的紫宸也感受到了莫大的威压,在这一股潮汐的前面,自己就好似一叶扁舟,随时都有可能被搅得粉碎。 这是让人难以抗拒的一招! 然而,面对这样的一招,紫宸甚至连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那一道破灭拳依旧朝着英宗宗主的面门砸去。 这一刻的紫阳仿佛是一座高山,任你风吹雨打,我自巍然不动。 “砰!”的一声巨响,那一道可怕的拳劲轰在了黑色的波纹上,这足以男席卷一切的潮汐竟然被紫阳的一拳轰散,然后直接轰在了英宗宗主的双臂之上。 一股难以想象的劲道传来,英宗宗主的双臂当场粉碎,可怕的拳劲更是穿透了他的双臂,轰在了他的心口之上,胸口传来了“噼里啪啦”的声响,那是骨骼断裂的声音,他的身体也如同断线的风筝一样直接朝后飞去,一边飞,一边张口就是大口大口的鲜血喷出,鲜血之中,还夹杂着内脏的碎片,这一拳,几乎将他的身体彻底的破灭。 几乎灭杀了他的一线生机,可是他毕竟是英宗宗主,堂堂宗师境界的高手,在这近乎必死的情况下,却是以真元力牢牢的护住心脉。 然后不等身体落地,人已经在半空中完成了转身,身影一晃,就要化为一道影子逃离。 紫阳太过的可怕,可怕到让他绝望,面对这样一个巅峰武师境界的级强者,身为宗师的他竟然兴不起半点抵抗的念头,除了逃离,他根本不敢再有其他的想法。 什么巅峰武师,宗师之境,在他的手中没有任何的区别,影宗宗主甚至有一种错觉,即便是大6十大宗师前来,紫阳也能够轻易将其击败。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能够以常理推断的存在。 大唐帝**方第一高手,果然名不虚传! “兔子,不要装死了,拦住他!”看到影宗宗主竟然想要逃离,紫阳的眉头微皱。 影宗乃是十大宗门中垫底的存在,他们的实力或许不如其他的宗派,可是潜伏技巧却是天下第一,身为影宗宗主的血影更是这方面的佼佼者,若是他一力想要逃离,即便是自己也没办法拦住。 不过自己没办法,不代表其他人或者其他的存在没办法,至少紫阳就知道,一直跟随在紫宸身边的两只兔子有着随意行走虚空的能力。 紫阳的话音刚刚落下,两只刚才还全无声息,一动不动的兔子瞬间自地面跳了起来,强壮有力的后腿用力一蹬,就这么踏入了虚空,然后再一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来到了血影的身前…… 就在紫阳斩杀白无常,攻得影宗宗主还不了手,只知道逃离的时候,另一边,李梓郡和那一道神秘身影已经再一次分开,只是李梓郡的身上明显多出了好几道伤口,虽然没有一处致命,可是这么多伤**织在一起,却也是较为严重,别的不说,紧紧是那还在流淌的血液就足以让李梓郡致命。 再观另外一人,除了肩头的一道可以忽略不计的伤口外,全身上下没有半点伤痕,而他的脸上更是挂着从容的微笑:“小师弟,你虽然天赋异禀,可是毕竟修炼的时间太短,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 “是吗?”面对对方的那自若的态度,李梓郡的脸上也是出奇的平静,哪怕他已经确定了对方的身份。 天剑老人的三弟子,天剑宗的叛徒,血剑,自己名义上的三师兄! “呵呵,难道不是吗?”血剑,这个背叛了天剑宗,投靠了太子殿下的男子微微笑了笑,笑容中说不出的得意,只要杀了李梓郡,自己就为太子殿下立下了最大的功劳,日后殿下登基,那荣华富贵可是等着自己享用,到时候凭借自己的实力,混个大将军之职也不是什么难事。 到了那个时候,就算天剑宗要找自己的麻烦也得掂量掂量。 “当然不是!”一阵冰冷的声音自血剑的身后响起,血剑脸色微变,不过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嘴里更是浮现出了淡淡的笑意:“原来七师弟也来了,还有其他的师弟或者师兄来吗?如果来了,就都一起出来吧!” “杀个叛徒而已,何必需要其他的师兄出面,我与小师弟足矣!”冷剑冰冷的声音自嘴里传来。 “哈哈哈,七师弟,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是这样的自负啊,既然如此,那么就让我送你们一起下地狱吧!”血剑的声音忽然一冷,然后就看到他忽然一个转身,手中的铁刀全的一刀斩向了冷剑,一道可怕的刀气破空而出,瞬间来到了冷剑的身前。 “原来你连剑都弃了,这样的你,又怎会是我的对手?”冷剑轻声道了一声,话音落下的时候,他已经拔出了那把一直背在背上的铁剑,直接朝着那一抹可怕的刀气刺去。 “咔嚓”一声,犀利的刀气竟然好似玻璃碎裂了一般,被这一剑轻轻点碎,然后铁剑直接朝着血箭的铁刀刺去。 面对这看似简单的一剑,血剑眉头紧皱,手中的铁刀全力的迎了上去。 两把武器相击,出了“当啷”一声脆响,那把看似坚固的铁刀竟然被这一剑直接击碎,刀身上传来了无数的裂痕,整个刀身最后出了“啪”的一声,彻底的碎裂开来。 可是冷剑还来不及欣喜,来不及刺出第三剑,血剑握住刀柄的手一抖,那碎裂的刀片好似赋予了生命一样,全的朝着铁剑激射而出,而一把血红色的长剑更是从那些碎片中闪现。 那是一把通体血红的长剑,那是一把饮血无数的凶剑,那更是一把威震江湖的血剑,血饮! 随着这一把血剑的出现,冷剑脸色剧变,原来血剑不是弃剑,而是一直将自己的血剑藏在了铁刀之中。 面对这把不知道畅饮了多少高手鲜血的剑,哪怕以冷剑的自负也是全力朝后退去,准备抵挡自己的三师兄血剑惊天动地的一击。 在冷剑的眼中,血剑手中的血饮一抖,一道刺眼的血芒亮起,就在他以为血剑会全力一剑刺来的时候,却看到血剑的身影一闪,直接朝着左边的小巷扑去。 冷剑和李梓郡脸上都是一愣,他竟然逃了? 就这么一愣神的时间,血剑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两人的眼前! 这个时候,两只兔子的身影,刚好出现在了血影的身前。 面对身受重伤,想要全逃离的血影,两只无良兔子怀抱着痛打落水狗的心态,举起铁棍,就这么朝着血影当头砸下。 两只兔子的力量极为强大,可若是放在受伤之前,这样的两棍,血影甚至看都不看,可以直接硬抗下来,可是现在,胸骨尽碎,手骨断裂的他却根本难以抵挡这等可怕的攻击。 半个身子已经踏入了虚空的他硬是被这样的两棍逼退出来,而早已经蓄势待的紫阳更是已经出现在血影的身前,抬手往虚空一抓,雷霆战刀已经被他抓在了手中,然后瞬间朝着血影退出的方向斩去,一抹紫色的刀芒划过了血影的后颈。 血影的身体就是一僵。 片刻之后,脖子上出现了一道细细的血线,然后就看到他的脑袋整个的掉落了下去。 堂堂一代宗师,十大宗门排名第九的影宗宗主,血影,当场毙命。 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紫宸早已经惊骇的目瞪口呆。 一直以来,他都知道自己的父亲很强,可是他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的父亲竟然强大到这样的程度,刚才的那人是谁,影宗宗主啊,那可是脱了世俗武学的存在,那可是修出了真元力的宗师之境。 他虽然不能够修武,但也明白真元力和真气的区别。 任何一名修出了真元力的宗师高手,都有着轻易抹杀三五名巅峰武师的实力,然而,自己的父亲修为只是到了巅峰境界,可是他却轻易的击杀了一名宗师? 堂堂宗师,在他的手中完全没有半点抵抗力,这是何等强大? 看着自己父亲那巍峨的身影,紫宸的眼睛逐渐的亮了起来,那里,全是崇敬。 生而为男,就该向自己的父亲一样顶天立地,强大无匹,不管武师也好,宗师也罢,我自一拳轰碎。 心中崇敬的紫宸甚至忘记了两只兔子装死的事情。 这个时候,紫阳看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血影,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只是转头看向了紫宸,以及从另一边赶过来的李梓郡和已经没入了夜色的冷剑。 “见过四殿下!”紫阳站立当前,朝着李梓郡拱了拱手。 “叔父多礼了,这一次若不是叔父及时赶到,我和紫兄怕是凶多吉少!”李梓郡赶紧摆手道。 不管于公于私,李梓郡对紫阳都充满了敬意,哪里会在他面前摆谱,而且他也知道,天剑宗的叛徒血剑不战而逃,并不是畏惧他和七师兄,他真正忌惮的是紫阳,想到了刚才紫阳那恐怖的拳劲,到现在他都是心有余悸,有这样的强大存在守护帝国,大唐帝国何愁不兴。 “今夜长安城不太平,让我送殿下回宫吧!”紫阳也没有多客气,扫了一眼四周,淡淡说道。 “多谢叔父!”李梓郡客气道。 “殿下稍等!”紫阳说着,转身来到了紫宸的身前。 “怎么样?伤得重不重?”言语之间,紫阳的眼中全是关爱之色。 “我没什么事,父亲!”紫宸坚定的摇了摇头。 “这是龙涎丹,对你的伤势恢复有莫大的好处,你先回府休息,明日到我书房来找我!”紫阳一边说着,一边从怀里掏出了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白色瓶子,递给了紫宸。 “恩!谢谢父亲!”紫宸点了点头,接过了紫阳递来的丹药。 “傻!”紫阳微微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摸了摸紫宸的脑袋。 当下一行人迅的离开了现场,至于现场的那些尸体,自然有紫阳安排的人来处理,而李梓郡之前安排在洛河边上的人,也如同他们所料,早就被人给杀死。
洛河河上的火光,也逐渐的散去,可是偌大的长安城却早已经被这一场大火所惊醒,不知道有多少人已经开始奔波其中。 皇子殿下被行刺,这可是绝对惊动朝野的大事,长安城又怎可能平静。 夜,越来越深,长安城却越来越闹,太子寝宫东宫,太子殿下却怎么都难以入睡,心乱如麻的他索性从床上爬了起来,披着一件单薄的披肩来到了走出了寝殿,来到了花园中,早有宫女迎了上来,却被他挥手挥退,抬头看向了夜空,天空中月光柔和,银白色的月光挥洒下来,给整座花园铺上了一层淡淡的银纱,看上去美丽动人,可是太子殿下却没有半点欣赏的心情。 “殿下,有心事?”一道柔和的声音自太子殿下的身后响起,然后一双身着粉红色纱裙的美艳女子自身后搂抱住了太子,那丰满的酥胸紧紧的贴着太子的后心。 “没事,只是睡不着,你下去睡吧!”这个女子,正是太子妃赵轻盈,父亲乃是帝国吏部尚书,赵天翔,赵家,也是京城最大的家族之一,和紫家,长孙家,程家,一起并称大唐四大世家,当然,长孙家和程家的先祖,乃是跟随太宗皇帝打下大唐江山的开国功勋,而紫家和赵家却是这百多年来迅崛起的家族。 “不,我要陪着你!”赵轻盈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 怀抱住太子殿下的双臂也更紧了。 太子正想要说些什么,走廊上响起了一阵轻微的脚步声,然后就看到一名太监的身影走了过来。 “听话,先去睡,我马上就过来!”太子知道,这是给自己汇报结果的人。 看到那名东宫管事,太子妃知道太子殿下这是有正事要做,也不好多说什么,轻轻的在太子殿下的脖子上吻了一口,转身走了进去。 “殿下……”东宫管事,太监王坚朝着太子行了一礼,就要开口说话,却被太子殿下挥手制止。 “跟我来!”太子轻声说着,转身朝着自己的书房走去,不一会儿的时间,太监王坚跟着太子一起进入了书房内。 “说吧,是不是血影失败了?”在看到太监脸色的时候,他就已经预感到了不妙,脑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了长孙无悔的话,紫宸命不该绝。 还有那关于紫微帝星下方两颗星位争夺的话! “是的,殿下!”王坚沉重道。 太子殿下的身子微微一晃,难道命运之说真的这般神奇?为了杀一个刚入巅峰的家伙和一个没有半点真气修为的人,自己可是把血影给派了出去,作为影宗宗主的他可是有着宗师的实力,再加上投靠影宗的鬼门宗两大护法,以及天剑宗的最残暴的一把剑血剑,更不要说还有其他的大武师,先天武师若干,这样的阵容竟然也会失败? 两个人而已,就这么难杀吗? “他们人呢?”太子殿下压下了心中的愤怒,沉声道,他要知道到底是怎么失败的。 “死了!” “死了?”太子殿下心头一颤。 “是的,除了血剑逃离了外,其他的人全死了!”王坚压低了声音,开口道。 “什么?这怎么可能?”太子殿下竟然忍不住惊呼出来,那些武师,大武师死多少,他都不会太在意,哪怕是先天境界的高手死了,他也不会太过的心痛,可是巅峰武师啊,他身边真正彻底效忠于他的巅峰武师也不过只有几个人而已,如今就死了两个?还有一个更是达到了宗师之境的血影? 这怎么可能?那可是宗师高手啊,偌大的长安城,谁能够杀他? 就算不成,以他鬼魅般的身手,若是想走,谁能够拦住他? “是血剑亲自传回来的消息,他说是紫阳大将军亲自出的手,影宗宗主只接了紫阳大将军三拳就彻底溃败,最后被紫阳大将军一刀给斩了,而四殿下的身边,还出现了天剑宗的高手冷剑,据血剑传来的消息,四殿下,才是天剑老人最小的弟子!”王坚语气平静的说着,可是他的脸上,也全是震惊之色。 紫阳大将军,乃是大唐帝**方第一高手,本身的实力达到了武师巅峰,可是众所周知,任何巅峰武师都不可能是宗师的对手,可是如今,他却只是三拳就彻底了击溃了宗师之境的血影,他的实力到底有多强? 听到了这样的结果,太子殿下的脑海中仿佛有一道惊雷落下,炸得脑袋嗡嗡作响。 他根本难以接受这样的事实。 当初自己为了招募影宗,可是耗费了极大的功夫,血影这才答应效忠自己,原本以为得到了一个宗师高手的支持,自己可以轻易的扫除阻拦在自己前面的一切道路,谁知道,自己引以为傲的宗师高手,在姨父的手中简直就是个笑话! 姨父有着这等可怕的实力?那么传闻和他实力不相上下的虎云烈呢?是否也有这样的实力? 这些在战场上不断提升实力的帝国将军,战力到底有多强? 还有自己的父皇?他能够让虎云烈这样的蛮人都坐上这样的位置,有着这等可怕的实力?那么他本身的修为又到了哪一步? 忽然间,一直以来都自信满满,自认为能够算尽一切的太子殿下忽然觉得和老一辈的人物比起来,自己所有的谋略和隐藏起来的实力都只是一个笑话。 哪怕自己已经快三十来岁,怕是在他们的眼中,依旧只是一个小孩吧? 忽然间,太子殿下想到了既然紫阳已经出面,那么…… “血剑呢?”若是血剑落到了他们的手中,供出了自己是幕后的主使,那么…… 太子殿下不敢想下去…… “因为紫阳大将军出手,血剑怕事情败落,连累殿下,已经潜出了长安!” “是怕我杀人灭口吧!”太子殿下冷哼了一声。 王坚没有说话! “罢了,他这个时候离开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只是没有想到啊,四皇弟竟然是天剑宗的人,怪不得天剑宗不肯为我效力!”说到这里的时候,太子殿下的声音已经恢复了冷漠。 眼中更是迸出了杀机,之前对天剑宗不肯效忠自己,只是报以给他点颜色瞧瞧,如今既然铁定会站在四皇弟一边,那么就一定要全力除去了。 “殿下,曹公公带来了陛下的口谕,让殿下马上前往御书房一会!” 就在这个是,一名小太监从外面跑了进来,急匆匆的说着。 父皇有请?这么晚了,他找自己去有什么事?和王坚对望了一眼,皆是看出了彼此眼中的不安,难道说父皇已经知道是自己指示的? 想到这里,太子殿下额头的冷汗一阵阵冒了下来。 “殿下,不管怎样,还是不要让陛下久等了!”看出了太子殿下的担心,王坚低声劝慰道。 “恩!”太子点了点头,朝着小太监道了一声:“告诉曹公公,我更衣后立马过去!” “是!”小太监领命而去。 太子却是转身返回了寝宫更衣去了,他总不能够穿着内衫就去觐见父皇吧? 片刻之后,一身明黄色服饰的太子出现在了御书房中。 一进门,就看到自己的父皇坐在书房的红木椅上,而紫阳大将军则是坐在旁边。 “儿臣拜见父皇!”太子殿下直接就要朝皇帝跪拜下去。 “行了,这里没外人,起来吧!”不等太子跪拜下去,皇帝已经开口道,这让太子心头微微一松,从这一点看得出来,不管父皇是否知道什么,都没有责罚自己的意思。 “谢父皇!”太子道了一声就站了起来,又叫了旁边的紫阳一声姨父。 他的小姨可是嫁给了紫阳。 “红尘坊是你安置的产业?”等到一切行礼之后,皇帝开口就问。 “是!”太子殿下心头一颤,对于自己父亲知道自己置办青楼的事情,他一点都不意外,意外的是父亲怎么会突然提起这事? 要知道,皇家子弟在外面置办各种产业,并不算什么秘密,包括青楼赌场这样的产业,可是他毕竟是当朝太子,总要注重一些礼仪之类,大家都知道是一回事,直接公开挑破又是另外一回事?难道说父皇要以此为借口,惩罚自己吗? “今夜红尘坊整个楼船都被烧了,你可知道?”皇帝的声音再一次响起。 “进宫之前,儿臣已经知晓!”太子殿下的心脏已经提到了嗓子眼,他实在不知道父皇心里怎么想的。 “那你可知是谁所为?”皇帝陛下再一次开口道。 “儿臣不知!”太子殿下根本不敢停留,迅开口道,生怕回答的慢上一点,父皇就会怀疑到自己头上。 “朕知!”座位上的皇帝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冷哼。 太子殿下整个人都吓了一跳,差一点就要跪下来坦白从宽,开口求饶了。 “烧你船坊的,乃是影宗之人所为,他们不仅烧你船坊,还要谋害你四弟和紫宸表弟,太子,朕知道你在江湖上有些朋友,所以这件事,朕就交给你去处置,你意下如何?”皇帝冷冷说着。 “儿臣领命!”感受到皇帝那可怕的威压,太子殿下直接跪拜了下去。 “影宗宗主血影,已经被你姨父当场格杀,不过影宗余孽还在,朕的要求只有四个字——鸡犬不留!”看着跪拜在地上的太子,皇帝冷冷说道。 “儿臣定不辱命!”太子磕头道。 他心里清楚的明白,这是父皇对自己的一种惩罚,这是他对自己企图谋害四弟的一种惩罚。 以父皇的能耐,绝对知道自己和影宗的关系,定然也明白自己在这件事有很大的嫌疑,只是他没有直接的证据。 这也是他当初敢于让血影行刺四弟原因,只要杀死了李梓郡,哪怕父皇怀疑,也是毫无证据,可是谁能够想到,血影竟然被紫阳所杀?留下了尸体这个最大的证据。 如今,父皇表面没有惩罚自己,可是却让自己亲自铲除影宗,这就是最大的惩罚。 先不说影宗那可怕的势力,就说他们已经效忠了自己,却被自己亲自铲除,那么以后谁还敢效忠自己? 这简直就是断自己后路? 可是即便知道又怎样?父皇的话已经说到了这里了,自己还能够怎样? 不管是烧毁自己的船坊,还是为四弟和紫宸讨回公道,又或者对江湖的了解,自己都是最适合的人选,而且,这也是父皇给自己一次洗清自己的嫌疑的机会。 自己又怎能够抗命? 这就是权术,明明知道前方是一个大坑,自己还不得不满心欢喜的跳进去…… 太子的心里,对自己的父皇再一次深深的充满了忌惮…… 【因为是锁了小黑屋,要写完规定字数才能出来,早上锁了七千字,才从里面出来,一起传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