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相见如梦

绝世战祖 93 作者陨落星辰 全文字数 11079字
紫府,在紫阳的亲自护送下,紫宸带着两只兔子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别院,就听到炼器坊内传来了当当当的声音,顿时悄悄走了过去,就看到林旭白正蹲在地上,也不知道在影响着什么。(请搜索,更新最快的站!) 紫宸有些好奇,这么晚了,这家伙还在这里做什么? 当下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从后面看去,就看到林旭白正将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倒入一个瓷罐里,瓷罐里装满了漆黑色的药水,还在不断的沸腾,时不时的有一只蝎子或者蜈蚣探出个身子,看上去极为可怖。 “你在做什么?”紫宸好奇道。 “啊……”骤然听到这样的声音,林旭白吓了一跳,差一点将身前的瓷罐打翻,直到现是紫宸之后,这才镇静下来。 “我说紫兄,你难道不知道人吓人吓死人吗?有你这般神出鬼没的吗?” 紫宸顿时就是一阵白眼狂翻:“老子又不是大黑和小白,怎么就神出鬼没了?倒是你,有了危险,就丢下我一人逃跑了,还跑来这里捣鼓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说你对得起我吗?”紫宸一副痛惜的样子,不过他的心里却并没有太多的责怪林旭白。 若不是这家伙出现,怕是自己早已经死在白无常的手中。 更不可能等到自己的父亲前来。 “嘿嘿,我哪儿逃跑了?我这不是为了引开强敌么?你不知道,那个血罗刹有多么的恐怖,要不是我把她引开,你能够活着回来吗?”林旭白没有丝毫的尴尬之色,反而一脸自豪得说着。 紫宸再一次白眼狂翻,你就算引开了血罗刹又怎样?难道你不知道后面来了一个更猛的么?若不是自己的父亲赶到,自己哪儿有机会回来? “对了,血罗刹乃是鬼门宗四大护法之一,本人应该是巅峰武师境界的高手,你是怎么逃走的?”不过紫宸最好奇的还是这件事。 “什么逃?我那叫引敌入瓮,直接将她引到了府上,然后大将军就出现了,你不知道,那血罗刹虽然厉害,可是却被大将军一拳给抹杀,我靠,我现在总算明白大将军当年为什么能够孤身一人杀上莲山了,他的实力实在是太可怕了,那一拳的威力,啧啧,到现在想起我都心有余悸,对了,白无常应该也是被大将军杀死的吧?”说这些话的时候,林旭白一脸的崇敬,看到林旭白那崇拜的神色,紫宸心里也是一阵自豪,那可是自己的父亲。 要是让这家伙知道父亲不仅杀死了血罗刹,还杀死了一名宗师,不知道他会惊讶成什么样子。 “我活着,那么白无常自然是死了,倒是你,弄这些做什么?”至于白无常是被两只兔子偷袭联手干掉的事,紫宸却没有对林旭白说,不知道为什么,两只兔子实力惊人的事,他还是不想别的人知道。 “嘿嘿,这可是好东西!”提到这个的时候,林旭白一脸的兴奋。 “好东西?”紫宸微微一愣,他实在看不出这哪儿好了? “当然,还记得上次我们被天狼铁骑追上的事吗?那时候若是你的箭上抹有了剧毒,你说天狼将军还有机会活着逃回草原吗?今日遇险,我再一次觉得毒药的重要,所以回来之后马不停蹄的就开始炼制毒药,这不,这罐子美人心就被我给炼成了,哪怕是巅峰武师境界的高手,只要沾上一点,也会全身抽出而死!”林旭白指着一罐子黑漆漆的毒药说道。 “真有这么厉害?”看着那一罐子黑漆漆的东西,紫宸实在难以和美人心这么优雅的名字联系在一起。 “你可以试试……”林旭白一脸的自信。 “我就不用了,对这种东西不感兴趣?”紫宸干脆的摇了摇头,先不说这毒性怎么样,就说这模样,就绝对不是自己能够咽得下去的。 “嘿嘿,把你的羽箭和子弹全部拿出来吧,只要抹上一点,绝对杀伤力惊人!”林旭白兴奋的搓了搓手,他很想看到那些巅峰境界的高手死在紫宸这种毫无半点真气之人的手里,那种感觉绝对够刺激。 最重要的一点,刚才畏敌潜逃,的确做得有些不厚道,自己以后还要在紫府混吃混喝,可不能够把紫宸给得罪了。 紫宸想了想,反正对自己也没什么坏处,当下就取出了一捆羽箭,以及唯一的那根星辰箭,交给了林旭白,连沙漠之鹰里面的子弹也一起丢给了林旭白,看着林旭白小心翼翼的将那漆黑黑的毒药涂抹在了上面。 就在一群不良分子给各种装备抹上毒药的时候,一道火红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紫府的外面,看着这座和普通别院没有太大区别的府邸,叶知寒却不敢朝里面跨出一步,不知道为什么,自从她进入长安城之后,就感觉有一双眼睛在看着自己一样,而此时,那种感觉更加的强烈。 想到了那个可恶的家伙就住在这个府邸内,红衣女子就要强忍着心中的那股不安踏入紫府,却忽然感觉到什么,朝着皇城的方向看了一眼,就看到一辆马车迅的驶来。 红衣女子心头一惊,赶紧朝着左边的小巷潜去,片刻的时间,那辆马车已经来到了紫府的大门外,然后从马车里走下了一名身穿紫色锦衣的威武男子,不是紫阳又是何人? “退下吧!”朝着马车的车夫说了一句,紫阳就要踏进紫府大门,却忽然感应到了什么,朝着红衣女子离去的方向看了一眼。 嘴里轻声叨念了一句:“长安城,越来越不平静了啊!” 说完之后,紫阳摇了摇头,抬腿走进了大门,而不远处的小巷中,红衣女子却感觉自己的后背整个的都湿了,哪怕相隔很远,哪怕她整个人都没入了黑暗之中,可是她依旧感觉到了紫阳那精锐的目光落在了她的身上,那一瞬间,她甚至有一种不顾一切调动天地灵力逃跑的冲动。 只是一个眼神就有着如此威能,这个大唐帝**方的第一高手到底有多强? 想到了当年就是这人孤身杀上莲山,红衣女子悄悄的退了下去,有这个人在,自己又哪里有机会接近紫宸? 夜,越来越深,也越来越凉,可是对于长安城的很多人来说,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这其中,就包括了被紫阳亲亲自送回寝宫的四殿下。 身上的伤势已经被包扎好,虽说伤势很重,可是皇家的灵药极多,这点伤势根本不算什么,此时的他正盘腿坐在寝宫的床铺上,所有的宫女太监已经被他挥退了下去。 他的身前,正放着一个黑色的盒子,盒子里面放着一枚金色的丸子,正是天剑丸。 感受到剑丸所传来的凌厉剑气,李梓郡的眼中,露出了一抹决然。 今日和血剑一战,他亲身体会到了巅峰武师高手的可怕,哪怕自己已经步入了巅峰武师之境,可是和那些成名依旧的巅峰武师比起来,自己的战力实在差了太多。 想到了紫阳大将军那恐怖的气息,他到现在都是心生向往,同样是巅峰之境,为什么紫阳大将军的实力就会那等强大? 这其中到底还有什么是自己不知道的? 难道说,真的如紫阳大将军所说,修为,境界,并不等同于战力吗? 他无法明白,至少现在的他无法明白这其中蕴含着什么。 不过他隐隐觉得,自己若是能够完全吸纳这颗剑丸中的剑意,或许能够明白。 自己的师尊,那可是整个中原地区的十大宗师之一,他毕生修出的剑意,又怎可能毫无用处? 只是,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真的能够吸纳这枚剑丸么? 想到了紫宸所说的话,想到了自己最大的竞争对手,太子殿下,李梓郡嘴里传来了一声轻哼,然后一掌就朝那枚剑丸拍去。 “啪”的一声,那一枚金色的剑丸就好似蜡球一样被拍得粉碎,然后一道可怖的金色光芒瞬间亮起,将李梓郡整个人笼罩。 无数的剑气四射开来,李梓郡手掌都被那无数的剑气撕得粉碎,甚至能够看到森森白骨,可是他却强忍着这股剧痛,运起了天剑宗的心法,不断的吸纳着四射开来的剑气。 犀利的剑气疯狂的朝着他的体内凝聚,不断的有鲜血飞溅而出,那是被剑气所伤,不过片刻的时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血人。 周围的剑气还在不断的喷射,然而却仿佛感应到什么一样,并没有射出太远,也没有消散开来,仿佛拥有了生命一样,只是围绕着他旋转。 越来越多的剑气喷出,越来越多的剑气射入了他的体内。 李梓郡的脸上全是痛苦之色,然而他却不敢吭一声,只是死死的咬住牙齿,任由那些剑气肆掠自己的身体。 守着灵台的最后一丝清明,全力的运转天剑宗的心法——天剑诀! 只因为他已经从这些剑气中感悟到了一股熟悉的气息,那是自己师尊的气息。 随着天剑诀的不断运转,那些肆掠的剑气不断的涌入他的体内,最开始的时候是直接射入,可是到了后面的时候,却好似鱼儿一样游入到了他的身体内,没入了他的丹田中,又顺着他的奇经八脉不断的流转。 若是有一个念力极强的仙师在场,会现这些剑气不断的冲刺着他的经脉,在这等强大剑气的作用下,他的经脉就好似纸糊一样被撕得粉碎,可是接踵而来的剑气却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开始迅的修补那些破损的经脉,然后又被更强的剑气所破坏,再被更强的剑气所修补。 这是一个无比痛苦的过程,任何一点疏忽,都有可能被剑气撕成粉碎,然而李梓郡却死死的咬着嘴唇,硬撑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寝宫内的金色光芒逐渐的黯淡,李梓郡整个人都被一股金色的光芒所包裹,哪怕他的外表血肉模糊,哪怕他的手掌还露出了森森白骨,可是他的眼睛却是越来越亮,越来越刺眼,到了最后,竟然好似两把开明的剑。 “天道无情,剑者无意,无情无我,万剑归宗,给我破!”李梓郡的嘴里,忽然传来了一声爆喝,然后就看到他猛地抬起那只只剩下森森白骨的手掌,在虚空猛地一抓,一道极强的剑气被他抓在了手中,然后好似冰块一样融化,没入了他的手心,他的整只手掌竟然呈现出金色的光芒。 那一道金色的光芒是如此的耀眼,耀得连李梓郡自己都不得不闭上了双眼,狂暴的剑气不断的自他的手掌间凝聚,而他的脑海中,一名手持长剑的人影正不断的变换着,似乎是在练剑,又似乎是在随意的飘动,到了最后,这一道人影竟然幻化成了一把剑,一把通体金黄色,散着无尽威压的巨剑,就这么矗立在李梓郡的脑海中。 感受到那把巨剑所散的威压,李梓郡心头狂喜,他终于练成了天剑宗剑意的至高之境,心剑! 他的修为还是巅峰武师,他的实力也没有多大的提高,可是他的意境,却提高了不止一筹,仅此一点,他的战力将是几何倍数的增加。 天剑宗,自天剑老人之后,第一位练成了心剑的是三师兄血剑,可是他的心剑却是一把凶剑,一把以杀戮为主的凶剑,第二位练成心剑的,是七师兄冷剑,他练的却是一把无情的剑,冰剑,剑者无情,这本来就是天剑宗心法所得。 而第三位练成心剑的,则是大师兄,对于最早入门的大师兄来说,却是在第三个练成心剑,这似乎说明了大师兄的天赋不如三师兄和七师兄,可是李梓郡却知道,大师兄的天赋绝对在血剑和冷剑之上,只因为他练成的心剑是连当初连师尊都没办法练成的仁剑。 仁者无敌,那也是一把无敌的剑! 而自己呢? 看着那把巨大的金色长剑,看着那凌驾于万物之上的巨剑,李梓郡的心里一阵荡漾,那是一把皇剑,皇者之剑! 皇剑一出,天下无我,那是一种天上天下唯我独尊的剑,那也是一把威服四方的剑,更是一把点定江山的剑! 身为大唐帝国的皇子,没有谁比自己更适合练成这样的一把剑。 不顾手掌传来的剧痛,李梓郡单指一点,一把通体金黄色的剑芒出现在他手上,他的整只右臂都变成了一把剑,然后全力的一剑朝着前方斩去,一道黑色的光芒闪烁,那是剑气破开虚空的迹象。 然后就看到他身前的墙壁出现了一道裂痕,那是被剑气轻易破开的裂痕。 看到这样的一幕,哪怕是以李梓郡的心境,也忍不住长啸一声,随着他的一声巨吼,体内的剑气不受控制的澎湃涌出,化为了一道金色的剑芒直冲九天…… 皇帝寝宫内,刚刚脱衣,准备就寝的当今陛下忽然感应到了什么,朝着李梓郡所居住的宫殿看了一眼,嘴角浮现出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老四果然没有让朕失望!”轻轻叨念了一句,陛下退去了最后的衣裳,步入了金床之上。 而长安城内城齐国公府邸,很少休息的长孙无悔一直坐在自家后院的天井内,入夜之后,他就一直坐在这里,洛河上的火灾也好,洛河边上的厮杀也罢,又或者皇宫那冲天的剑气,都好似和他完全无关一样,他他只是静静的坐在天井内,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夜空,然后又低头算着什么。 这个时候,随着皇宫内的一道剑气冲天而起,天空中的一颗星星忽然闪了闪,长孙无悔立马看向了天空,却现那颗星星在紫微帝星之下,隐隐靠近代表着太子殿下本命星的太阳星。 那光芒竟然有隐隐盖过太阳星的迹象。 长孙无悔的脸色变了变,迅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支巨大的毛笔,在虚空中连连书写着什么,一道有一道符印自虚空闪现,最后这些符文竟然在他的身前不断的盘旋着,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铜钱,往地上一扔,那些符文好似忽然有了灵性一般,迅的涌入了那些铜钱内。 地面上传来了“当当当”的声响,长孙无悔立马埋头望去,仔细的看着卦象,却没有注意到,又一颗星辰靠近了太阳星,甚至比那颗闪亮的太阳星更加的接近。 大有取而代之的架势。 看着地上的卦象,长孙无悔的面色越来越难看,原本就略显苍白的脸色更加的苍白,就好似摸上白粉的僵尸。 长孙无悔一把抓起了地上的铜钱,顾不得此时正值深夜,直接就从国公府的后门冲了出去,朝着皇城的方向奔去,他只希望,这个时候,太子能够在东宫之中…… 夜,还是那样的夜,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长安城也将迎来新的一天。 当东方第一缕阳光挥洒下来的时候,长孙无悔才拖着疲惫的身影返回了国公府,只是他的脸上,却看不到任何喜色,有的只有无尽的忧伤和无奈…… 仿佛命运的齿轮已经开始全的运转,再也停不下来。 何为命运? 道门说,天意不可违,天意,即是命运! 魔族说,我命由我不由天,天意弄人,我就撕破那天! 对于大唐的百姓来说,道门也好,魔族也罢,都离他们太远,顺应天意也好,掌控自身命运也罢,对他们来说,能够生活在大唐,就是最好的命运。
随着新得一天的到来,长安城的百姓,已经开始了新的生活,做买卖的做买卖,前往外城种地的种地,一切都和往日一样,似乎并没有什么不同。 可是对于大唐的王公贵族,满朝文武来说,昨晚四皇子遇刺的事情却犹如一枚炸弹,在整个朝炸响,不仅如此,随着太子殿下亲自带队对江湖十大门派之一影宗的血洗,整个江湖也炸开了锅。 面对朝廷的力量,哪怕身为十大宗门之一的影宗也如同土鸡瓦狗一般不堪一击。 所有江湖人士,再一次体会到了朝廷的力量,那绝对不是身为游侠儿的他们能够比拟的,特别是传出了紫阳大将军三拳击溃影宗宗主的事迹之后,无数的江湖游侠争先恐后的加入军队。 或许为了加入朝廷这个大家庭自保,或许为了获得更强的力量,总之,原本有些动乱的江湖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这或许是连当今陛下和紫阳都没有想到的事情,有了这一批江湖众多高手的加入,只要假以时日,对其进行统一的训练,大唐的军队实力,绝对会朝前迈出一大步。 毕竟,这些出自名门的江湖好汉,可是有着不弱的修为。 当然,这些都是后话。 在事后的第二天,服下了龙涎丹的紫宸正呆在自己的房间休息着,虽说龙涎丹乃是不可多得的疗伤圣药,可是他的胸口毕竟受伤极重,哪怕他的自愈力极强,也不是一个晚上的时间就能够恢复。 盘腿坐在床铺上,感受到那源源不断的药力,紫宸的心里一阵暖流流过。 他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哪儿找来的龙涎丹,他也没有见过这龙涎丹,但是他知道,龙涎丹,那是以深海巨龙精血炼制的丹药,任何一颗龙涎丹,不管是在大唐帝国,还是在清天道门的势力范围,都是有价无市的宝贝。 这样的宝贝,自己的父亲竟然随手扔给了自己一小瓶,虽说瓶子里只有三颗,但要治愈自己的伤势,也最多只需要一颗,剩下的两颗,那就是自己父亲给自己保命的,一想到这里,紫宸的心里就更加的感动。 “宸儿!”这个时候,门外传来了紫阳厚重慈爱的声音。 “父亲,我在!”紫宸睁开了眼睛,就要起身下床,却看到房门被推开,一身紫色锦袍的紫阳走了进来。 “伤势怎么样了?”看到紫宸似乎并不受伤势的困扰,紫宸眼中露出了一抹放心的神色。 “多谢父亲关心,骨头已经接好,没什么大碍的!”紫宸摇了摇头,胸骨断裂,对于其他的人来说,或许是致命的伤势,可是对于他来说,还真不算什么。 特别是有龙涎丹的情况下。 只要他将那一粒龙涎丹的药性彻底的吸收,这胸骨的伤势将会完全复原,这只是时间的问题。 “没事就好,昨晚的事,我已经禀告了陛下,陛下也已经令太子亲自负责此事,清洗影宗!” “影宗是太子殿下的人,他……”紫宸本能的想要说他怎可能清洗影宗,可是瞬间想到了这个命令是陛下亲自传达的,顿时整个人都明白了过来。 “爹,陛下这……” “陛下的心意你不要揣测,总之你只要知道,这件事就此作罢,不要再多生是非了!”似乎早知道紫宸会说些什么,紫阳直接打断道。 “我明白了,父亲!”紫宸点了点头,莫说陛下已经狠狠的惩戒了太子殿下,就算他没有惩戒太子殿下,自己又能够怎样?对方可是储君,可是万人瞩目的太子殿下?而自己呢?不过是一个侯爷庶子,和他的身份差距相差了十万八千里,自己就算想要报仇又能如何? “明白就好,为父马上要前往东海了,这长安城是非太多,你伤势复原之后,也尽早返回北漠吧,虎云烈大将军虽然脾气差了一点,但为人率直,对陛下更是忠心耿耿,是不会为难你的!”看到紫宸那有些苍白的脸色,紫阳轻声叹息道,昨晚若不是自己及时赶到,怕是他已经惨遭毒手了吧? 太子殿下出手也够狠的,竟然连宗师境界的高手都派出了。 “父亲什么时候动身?”紫宸诧异道,他没有想到和父亲相聚才几天的时间,就又要分离。 “三天之后,这一次东海海族来势汹汹,我必须亲自前去,不仅如此,四殿下也会跟随我一起前往东海战场!”紫阳淡淡道。 紫宸点了点头,隐隐猜到了这可能是陛下的安排,上一次四殿下前往北漠混军功,却差一点被害死在北漠,如今跟随在紫阳身边,至少性命无忧,有紫阳保护,想要取得军功,也更加的容易。 “我知道了,父亲!”知道自己的好兄弟有自己的父亲保护后,紫宸也放下心来。 “恩,临走之前,为父为你准备了一些东西,希望这些对你有些帮助!”紫阳说着,就看到他的手中光芒一闪,八支漆黑色的星辰箭出现在手中。 “父亲……”紫宸心头一惊,星辰钢的造价他心里可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当初父亲为了给自己打造落星辰,就兵解了自己的雷霆战刀,如今他又从哪儿弄来了这些珍贵无比的星辰钢? “呵呵,不用放在心上,星辰钢再贵,也是身外之物,为父好歹也是一个大将军,弄点星辰钢还是没问题的!倒是这里还有一颗蛟龙丹,我观你那朋友对炼丹一道有些心得,你交给他看看,是否有用!”紫阳淡淡的笑了笑,又取出了一枚拳头大小的碧蓝色珠子,递给了紫宸。 “多谢父亲!”尽管紫阳说的轻松,但紫宸知道这星辰钢是何等来之不易,若不然,当初他又怎会兵解自己的兵器?更何况这里还有一颗蛟龙丹? 蛟龙啊,那可是东海最恐怖的海兽,据说,蛟龙的体内,可是流淌着神龙的血脉,每一条蛟龙都有着可怕的威力,哪怕是巅峰武师境界的高手,遇上了蛟龙也是九死一生,大唐帝国要杀死一条蛟龙,还不知道要付出多大的伤亡。 一颗蛟龙丹是多么的珍贵,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 “好啦,还跟为父客气什么,你好好休息吧,我先走了!”紫阳慈爱的笑了笑,用手轻轻的拍了拍紫宸的脑袋。 “让孩儿送送父亲!”紫宸开口道,紫阳也没有反对。 送走了,紫阳,紫宸再次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了那枚碧蓝色的蛟龙丹,感受到蛟龙丹内蕴含的强大力量,紫宸的心里一阵激动,当初只是吞食了魔纹兽的血肉,只的实力就能够明确的感觉到增强,如今若是能够将这颗蛟龙丹的力量完全吸收,自己能够达到什么境界? 他可是听说,每一头蛟龙都有着轻易撞开大唐军舰的可怕力量,那起码是数万斤甚至数十万斤的力量啊,而蛟龙大部分的力量又都凝聚在蛟龙丹内。 只是他也明白,以蛟龙丹那庞大的能量,自己直接服用,最大的可能是直接爆体而亡,还是去找林旭白研究研究,看看他有什么办法没有。 想到这里,紫宸直接就朝炼器坊奔去。 当紫宸来到炼器坊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林旭白的身影,然后又朝林旭白的房间奔去,现林旭白还躺在床上呼呼大睡。 紫宸直接抓起丫鬟为林旭白准备的洗脸水,一盆子就朝林旭白扑去。 “噗嗤!”一声,冰冷刺骨的凉水直接喷在了林旭白的脸上,正在做梦的林旭白瞬间惊醒。 “我靠,你疯了不成?”林旭白那叫一个气愤啊,昨晚好不容易才去了洛河河上的红尘坊玩乐,结果不过是沾了点点雨露,就遇上了行刺的事情,**还没有失,就险些失掉了性命,忙碌了大半夜,回到家里也才睡一会儿,正在做美梦呢,竟然就被这个家伙给扑醒。 “你看这个是什么!”紫宸没有理会林旭白的愤怒,直接取出了那颗碧蓝色的蛟龙丹。 “不就是一颗珠子吗?等等……”还有些睡眼朦胧的林旭白骤然睁大了眼睛,然后一把夺过了紫宸手中的蛟龙丹,放在眼前仔细的看着,越是观看,他眼睛睁得越大,最后眼珠子都快凸了了出来。 “蛟龙丹,这……这是蛟龙丹,你……你哪儿弄来的?”终于认清楚了这颗珠子之后,林旭白激动的已经有些结巴。 “我老爹送的啊!”紫宸一脸的诧异,不就是一颗蛟龙丹么?虽说很珍贵,但也不至于这般不堪吧? 好歹你也是清天道门的弟子,有点见识好不好? “操……”看到紫宸那漫不经心的模样,再听到是紫阳大将军送的,林旭白直接比划了一根从紫宸那学来的中指。 蛟龙,这可是站在玄兽最顶端的存在,任何一头成年的蛟龙,都有着轻易杀死巅峰武师,甚至宗师的实力,除非是中原的十大宗师出手,否则普通的武者单挑根本不可能是蛟龙的对手。 而且蛟龙生活在海中,又颇有智慧,就算有着捕杀蛟龙的实力,也很难办到,仅仅是寻找蛟龙就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当初清天道门掌教为了炼制一枚九灵聚元丹,需要蛟龙的内丹,可是动了整个道门,历尽了千辛万苦,付出了三名感悟境界仙师惨死,一名识命境界高手重伤的代价,这才捕杀了一头蛟龙,取得了一粒蛟龙丹,这还是道门的仙师有着腾空的实力,可以飞行在海面之上,可是对于武者来说,无法腾空的他们想要在大海中捕杀一头蛟龙,那得付出多大的代价? 而这样的一枚内丹,紫阳大将军竟然说送就送,哪怕紫宸是他的儿子,可是这也对他太好了吧? 这一刻,林旭白多么希望自己也有这样一个疼爱自己,又强大无匹的老爹了。 只是想到了自己的老爹,他的心里又轻声叹息了一声。 自己的老爹也是那样的强大,可是他对自己的爱? 摇了摇头,林旭白迅的回过神来。 “放心,有了这枚蛟龙丹,再加上上次在天山山脉摘采的烛龙草,我可以炼制一种九龙活脉丹,这种丹药的效力,到时候你可以轻松的吸收蛟龙丹的力量。”知道紫宸来意的林旭白直接开口道。 “需要多久的时间?”紫宸开口道。 “七天,其他的药材我已经准备的差不多了,最多七天,就可以出炉了!”林旭白比划了一个七的手势。 “那好,这蛟龙丹交给你,七天之后,我们就离开长安!”紫宸想了想,七天之后,自己的伤势也差不多痊愈了,到时候正好可以离开长安,前往北漠了,父亲不在,他在长安城是一分都不想呆下去。 “你就不怕我私吞?”看到紫宸这般大方的将如此珍贵的内丹交给自己,林旭白诧异的问道。 “这是长安,我不怕!”紫宸很是干脆的摇了摇头。 林旭白的脸色迅的垮塌了下来,紫宸的言下之意就是你若是敢私吞,你不会活着离开长安。 一眨眼,六天的时间就这么过去,紫阳和李梓郡早在几天前就已经离开了长安,离开的时候除了极少数的人外,并没有多少人知道天武大将军已经去了东海,这也是为了给东海海族一个大大的惊喜。 几天的时间内,紫宸一直都在紫府养伤,在龙涎丹庞大的药力下,他的伤势恢复的极快,不仅如此,他的力量也增强了不少,现在双壁之间,已经快有五千斤的力量了,一拳之下,哪怕是普通的武师也难以抵挡,而他的肉身强度更是足以抗衡一般的黄级武技,哪怕不用长弓,他有着击败武师甚至大武师的实力。 若是用上战技,那么就算是先天武师,也有着一战的实力。 至于巅峰武师,特别是那些成名已久的巅峰武师,紫宸心里却很是明白,若是正面对抗,自己还是没有什么胜算,想要追上紫烈,自己还需要更加的努力。 前往北漠复命的事已经通报了陛下,也得到了陛下恩准,只待明日就要离开长安了。 除了李梓郡外,他在长安也没什么朋友,李梓郡跟着紫阳去了东海,在长安城也没有人为他践行,紫宸也不在意,只是关在紫府修炼。 然而,烈阳当空,紫府上却来了一名尊贵的客人,这名客人直接也不理会紫府的其他人,直接来到了紫宸居住的别院,就看到紫宸**着上半身,正站在太阳下不断的朝着身前的一块巨大的花岗岩出拳,那坚固无比的花岗岩已经被他砸出了道道裂纹。 听到脚步声,紫宸也抬起头来,看到来人竟然是琪儿公主。 “你怎么来了?”紫宸有些诧异,现在天气这么热,从皇宫到这里也不近啊? “你明天就要走了,我还不能来见你一面吗?”琪儿公主今日穿着一件碧蓝色的纱裙,一头乌黑的秀扎成了两根辫子,披在了脑后,露出了那张美丽的脸庞,一双漆黑色的眸子深深的看着紫宸,隐隐有泪花在闪烁。 看到李琪儿那含情脉脉的样子,紫宸心里就是一阵苦笑,李琪儿对他的情义,还真是执着坚定,对于这样的一份感情,他又如何能够拒绝? 想到了她堂堂公主之身,每一次都是主动上门找自己,而自己却从来没有主动找过她,问过她,他的心里又是一阵愧疚。 “你是美丽大方的琪儿公主,只要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紫宸微微笑道。 “紫宸,陪我逛逛长安,好吗?”没有理会紫宸那讨好的话语,李琪儿只是看着紫宸,柔声说道。 “好!”面对如此深情的目光,紫宸哪里能够拒绝? 当下在公主欣喜的目光中,回房简单的冲洗了一下,换上了一套黑色的华丽长袍,和琪儿公主一起走了出去,明日就要离开长安了,今天,就好好的陪陪她吧? 紫宸想着,带着琪儿公主踏上了长安的街道,赤骨雄带着最强大的十多名高手跟在身后,自从那日生了刺杀事件之后,他们再也不敢让紫宸单独出门了。 除了赤骨雄等人外,公主的护卫也是跟在后面。 好在长安城毕竟是大唐帝国皇都,光天化日之下,也没人敢闹事,两人一起走过了花店,一起逛过了珠宝店,一起上了茶楼喝了冰凉的红茶,一起来到了戏院,观看了皮影戏,最后一起来到了外城田野,看着那一片郁郁葱葱的草地,一脸兴奋的李琪儿大呼一声就这么奔了出去,犹如一只彩色的蝴蝶,在这美丽的田野间翩翩起舞,可是紫宸的目光却不在她的身上,而是落向了远处,那里,站着一名女子,一名身着红裙,美艳动人的女子…… 【又是万字大章,这几天虽然都是只更新一章,可是每一章字数都是七八千,甚至上万,大多数作者一章是两千字,或者三千字,星辰的章节少,但字数绝对不少,一万字相当于五章了,这在其他两千字一章的作者来说,已经算是爆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