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节 来客2

作者读书之人 全文字数 3731字
然后陆五又翻找出一小包的绷带,重新把伤口缠绕一下。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必须要说,这个药剂其他功能暂且不论,镇痛效果当真一流。j刚刚过来的时候,疼的嘴角肌肉都时不时抽搐一下。但是就这么缠绕绷带的几分钟时间后,他的神色就平静得多了。痛楚显然已经得到了极大的缓解。 j看着陆五把绷带缠绕好陆五的动作不是什么专业手法,但是看得出来是受过一定训练和指导的。 “陆五,你的眼神……和过去不一样了。”等到陆五弄好,j突然说道。 “好几个人都这么说。”陆五回答。 “你杀过人了?不,”j的眼睛死死盯着陆五。“……你确实杀过人了。” 这算什么?陆五一时之间愣住。他不知道j为什么突然说起这个,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哪里看出来倪端的。 “别这么看我,毕竟我是个杀手。”j微笑了一下,并轻轻的做了一个弯腰的动作。“别的本事没有,判断别人有没有危险可是基本功啊。你这是什么喷雾剂?怎么一下子……身体情况好了很多?” “你怎么看出来的?”陆五觉得这个还真有点神。 “你的心态已经不一样了。”j说道。他站了起来,尝试活动了一下腰,他脸上依然有几分差异。“想来跟我干吗?我的条件和过去一样,你可以当我的后继者的。” “没兴趣。”陆五过去就没兴趣,现在就更没兴趣了。他现在只要他愿意可是掌握着改变世界的力量。“而且我这个年纪去训练也太晚了,肯定达不到标准。” 正常的运动员来说,十几岁去训练才是王道,甚至要自幼开始训练。二十几岁的身体,对于人类来说很年轻,但是对于锻炼来说,就有些偏老了。这一点在体操、跳水等运动方面特别明显,杀手的身体训练方面应该也差不多吧。 “其实对杀手来说,面对着目标扣下扳机是最简单的事情也是最不重要的一步。随便一个什么人都可以做到。难的是得到一个面对目标扣下扳机的机会。”j说道。“陆五,你有这方面的潜质。” “我最初看到你就有这种感觉……这个真的只是止血喷雾吗?”他有些疑惑的问道。该不是某种强力麻醉药吧?但是又不像。伤口的痛楚基本消失,哪怕稍微大一点的动作也没有引动强烈痛楚。然而触觉却依然还在。 “高级品。”陆五回答道。“这是一种……生物合剂吧。”突然之间,他觉得其实开个厂造一点这种玩意也许很不错?可以很有效的镇痛和止血……区区的止血喷雾总不至于让地球文明有灭亡的危险吧? “其中一部分能够形成一种和人体组织相似的成分,暂时代替人体组织……时间长了这部分会融入身体,并最终通过代谢自然的排出体外……”他挠挠头,这些都是他一知半解的东西。事实上陆五对待科技基本上是一个正常人的态度有兴趣知道这玩意的用法和简单原理,但是没兴趣知道深层次的科学理论。 幸好j似乎也和陆五一样。知道这东西有效就行了,没有深入追问它的原理和来历的意思。他用手轻轻的在伤口处抚摸而过,然后又做了几个动作,确认自己此刻的极限所在。事情显然远比他想象的要好。干这一行的人,对于各种急救知识都是很精通的,但是他却根本不知道有这么一种神奇的玩意。 是某种新技术新产品?亦或者是某种古老,但是神奇的药剂被重新挖掘出来?j不想去追究,他的情况已经足够好了。现在的他虽然因为之前的伤痛而精疲力尽,但是至少坐个车什么的不会被人察觉出不对头。 “你的气质变动很大,”j说道。跨越之前那种困境之后,他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贝雷塔自动手枪,一把刀子,还有其他一些武器。他已经察觉到房子只有陆五一个人,而且外面也没有任何的追踪者。“我差点以为你去当了几年雇佣兵呢。” 陆五张了张嘴,但是没出声虽然不是雇佣兵,但是确实也差不多。 “怎么受伤的?”陆五赶紧想要转个话题。j这个人显然具备极其敏锐的观察能力,虽然说没有敌意,但是陆五真的怕他又看出了一点什么。 “我还以为这次死定了……那些家伙,不知道从哪里知道了蛛丝马迹,居然找到了我……真是难以相信啊。”j回答。“不过动手的人不是专业的,虽然他们有枪。” 尽管中国是禁枪的。但是事实上这年头犯罪分子和枪械扯上关系的不要太多现在没几把枪都不敢自称黑社会了。就算弄了一个场子也很容易被同行给挑了。虽然公安部门把鼻子都伸到了那些几乎谈不上杀伤性的仿真枪、气枪、火药枪的头上,但事实上老百姓日常生活中还是常常看到或者听说到枪械的事情。 别的不说,之前陆五这边,也就是之前那个赌场那里,操纵者就有枪,而且不止一把。 “不专业?” “专业的话我恐怕根本来不了这里了。”j想了一下。“和很多人知道得不同,其实手枪……大部分手枪,不是专业人士的话根本打不到远地方。一个没有经过足够训练的人用不合适的拿着手枪,”他伸出手,做了一个握枪射击的动作。“砰,一枪命中目标!但是这种情况下仅限于很小距离,比如我们这样一个房间里。”他环视了一下这个可以说比较拥挤的小房间。“当然房间可以比这里稍微大一点。因为手枪这玩意后坐力很大,没有足够的训练,加上正确的动作,它根本不能及远。其实别说手枪了,步枪如果没有正确的姿势,枪口也很难对准。对方瞄准的估计是我的胸口,穿透的却是我的侧腹部,而且没有伤及脏器。”
陆五倒是想起了自己曾经使用过的“通用步枪”。那种气枪几乎谈不上什么后坐力,就算是陆五这种人也有自信可以随意使用。之前他觉得这种武器威力不够而颇有几分鄙视,现在却慢慢觉得,那玩意其实……怎么说呢,其实远比地球上的枪械好用,耐用,方便用。 “其实这样才对,想要找到我,单单一条线索是不够的。肯定是需要本地的地头蛇来帮忙,甚至可以直接委托地头蛇……”现在j知道自己的危机已经过去了,这个伤……虽然说严重,但是一方面没有伤及内脏,另外一方面子弹又没有留在体内,所以只要不发炎、感染,其实情况可以说是最好的一种。当然,最重要的是它已经不那么疼痛了。 那些觉得负了枪伤照样可以自由行动的人,要么拥有如树袋熊一样的痛觉神经,要么肯定不懂得疼痛会造成多么大的影响。确实,关键时刻,有人因为情况险恶而分泌足够多的肾上腺素,暂时压住疼痛而看起来行动自如。但是时间稍长,痛觉神经就会发来提示,告诉所有忽略了它们的人,它们在那里,从来不曾离开过。 j在房间里原地走了一小圈。伤口的疼痛并没有完全消失,它还在,但是在药物的作用下,它此时感觉起来更加类似于胃痛(当然位置不一样),变成了一种隐形,比较迟钝的痛楚,和之前完全不可同日而语。这种状态下,他完全可以自己去坐车、买药甚至步行一段山路,躲进自己的安全屋。 他甚至很快就把这个念头赶走。如果这个药剂如此有效,他根本不需要躲起来养伤,可以直接去寻找仇家了。 “这东西真的神了。”j轻声的喃喃看着喷雾罐。这个罐子是金属的,上面贴着他不认识的某种文字或者符号。他稍微摇了一下,里面还有很多。不知道之前是不是用过,但是考虑到刚才的使用效果……这玩意用得好的话,给上百人急救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样的东西,完全没听说过呢。不过看着陆五的这种态度……这应该不是什么贵重的东西。或者说哪怕它很贵重,陆五自己却没有这个认识。 “我又欠你一次了。”j把喷雾罐放下来,说道。 “这个……”陆五想说一句不必客气,但是又觉得j这样的人似乎根本不必说这种客套话。一时之间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你不会……在这里又做了什么吧?” 他之前已经知道j对于邪魅是完全插手进来的。他本人在w市这里并没有什么任务,而是在这里“避风头”的。其实说起来,中国确实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之一。要是换了一个地方,比方说那些混乱的东南亚国家,这一次估计就不是一两把枪的问题了,而是会有交叉火力,甚至重火力什么的来对付j,直接把他轰杀成渣也说不定。 “没有,如果有的话,我早就离开了。我又不是本地人,原本没必要呆在这里啊。”j苦笑了一下。哎,哪怕对于杀手来说,有些任务也是得不偿失的啊。“我之前说过吧,我在这里是避风头。” 虽然说他的那一套手续是伪造的,但是归根结底,他现在在中国这边是一个合法的入境华侨。和任何犯罪都扯不上关系。原本他确实是为了一个低额的委托顺路过来一下,但是事情却被邪魅搅和了。既然如此,他作为一个清清白白(除了非法持有武器)的人,也没必要另外找个地方,就安心的在w市这里呆下去就行了。不管怎说,w市这种地方,一方面不是国际性大都市,另外一方面本身又算得上一个经济和信息发达的地区,确实符合“避风头”的要求。 当然了,后来就不一样了他被陆五委托的那件任务。不过那个时候j已经在这边花费了不少力气安置,离开的话就有点浪费了。再说几具尸体都处理得很妥当(也是他们自己找死,跑到一个偏远无人的村子里,给了j足够的余裕来处理),根本没人发现。 之前j曾经和陆五提及过,他好像杀了一个大人物……如果陆五记得没错,他杀的是某个有钱有势(不是一般的有钱有势)的家族的重要成员,甚至还是总统候选人什么的。虽然说事情成功了,但是哪怕是j也明白整个东南亚都难有容身之处,所以才跑到中国这边来。 “我该离开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