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回 老道失算

作者曲波 全文字数 8684字
老道的修善堂里,摆设得那样阔绰,条山、对联、供桌、香案、太师椅、对八仙、木鱼、钟磬、笙管、笛箫,都安置得十分得体。屋里烛光辉映,香烟缭绕,一派仙风道俗,看来十分雅致。 少剑波温和地向老道宣传了我党的宗教政策,并对杨子荣、孙达得两人为执行战斗任务的急躁做法,表示道歉。 “我们这两位同志,为了捕捉杀人凶犯,进庙来时粗鲁了些,特向您道歉。不过我们的同志,出身工农,素不悉道门经坛规则,俗话说,‘不知者不怪’,这一点还请道长原谅。” 老道脸上的肌肉抖动了两下,满脸不悦地瞅着门外纷纷的落雪,拉着长腔道: “正身修心,是道门的成规;克己服理,是道门的品德;普渡众生,是道门的义务;不伤生灵,是道门的戒律。” 他这几句冷冷的自表经,是向小分队来表白他是一个大善人,接着他慢慢转动一下他那胖得差不多和头一样粗的肥脖子,指着刚才在三清殿上抱孩子跪经的那个城不城、乡不乡、商不商、农不农的女人道: “这位善女,三十二岁的初生子,被妖魔伏身,摄去了他的魂灵,许下三天大经,从六十里外,冰天雪地,赶来跪经,哼!”老道的脸上有些气愤,“今天是头一天,就碰上贵军的那两位,将经文冲得大乱,这真是天大的不幸。” 那个女人脸上,顿时露出一阵急躁的表情,哭丧着脸,“师傅,我这孩子的魂灵,是收不回来了吧?” 老道不答,只是连声自语:“造孽!造孽……” 少剑波又再三道歉,并安慰那个女的道:“我们队里有位医生,等她来了,给您的小孩看一看。” 老道和女人听了这句话,突然显出一阵惊恐的神色,眼里射出一种担心而畏惧的神情,盯着少剑波。他俩的这个表情却引起了少剑波的注意,少剑波用眼角瞟了一下那女人怀中一动不动的孩子,又瞅了一眼老道,复又满脸赔笑地安慰着那女人,一再表示医生来了,定给她孩子看病。可是少剑波越说给孩子看病,那女人就越加惊恐不安,把个孩子越抱越紧,两只胳臂就像痉挛一样,往怀里硬抽。 老道这时却恢复了平静,向着那女人一笑,“太太!求道不求医,求医不求道,医者治病靠药力,道者治病靠神力,医道两门,水火不相容。你是求医呢,还是求道呢?你是信药呢,还是信神呢?太太!由你自择。” “我向来信神不信医,”那女人好像轻松了些,“我孩子的病已经请过三个医生也没治好,医生只能治个头痛脑热疮疥癍疖的,孩子失了魂,他怎么能治得!师傅,我还是求你老人家,修修好,给孩子收魂吧!” 少剑波细细地琢磨了他俩的这段的表情和对话,心想: “这是老道反对科学呢,还是那女人因迷信而不相信科学呢? 或者这里面还另外有文章?”可是这些问题少剑波目前一时还不能得出结论,于是他转了话头,很客气地向女人和老道说: “您既然愿求道,不愿求医,那么孩子的病还请这位道长给治吧,我们不勉强。现在我们还是谈谈那个我们追查的人吧。” 老道装做没听见一样,望着门外的落雪,用左脚的脚尖不住的拍打着地板。 “道长,”少剑波把声音放高了一些,“我们所追查的那个人,确实是进庙来了。” 老道十分肯定地答道: “庙内除我师徒二人,和这位太太以外,再无别人。今天我们诵经终日,根本没有见到什么人进来。善地不进凶人,我这庙里从来就没有过这等事。” “我们眼看着他进来的,”杨子荣很温和地向老道证实着,“也许他穿庙而过。” 老道冷笑一声不语。 “没出去,”孙达得急躁起来,“四下一点走出去的踪迹也没有,还是藏在庙里。” “那你们搜好啦,为什么平白无故污损贫道的清名?” “我们绝不是这个意思,”少剑波对着这个打反攻的老道解释,“那个人与您无关,我们人民解放军的职责,是保护人民,消灭杀人抢掠的匪徒。我们追踪到这里,所以要向您询问,是请您帮忙。” 老道洋洋不睬的,离开了太师椅子,撩一撩道袍,轻迈方步,手捻着漆黑发亮的数珠,拉长嗓音道: “贫道是脱离红尘之人,凡世之事,概不过问。且道者,以善为本,喜人间之亲善,恶人间之刀枪,爱护生灵,普渡众生,才能成其正果。” “是的,”少剑波道,“你既然知道这些,就应当帮助我们剿除那些屠害生灵的罪魁祸首,杀人抢掠的匪徒,我们追踪的这个人,正是一个今天早上刚杀过人的凶犯。” 老道一听,他的眼睛翻了两翻,可是马上又平静下来,哼了一声,点了几下头,冷笑道: “耳听是虚,眼见为实,他杀没杀人我没有看见。贫道未亲眼过目,素不听信人言。” 少剑波本想拿出那只血手套,可是思想上又立即转了一弯,心想:“这件杀人案现在还是个谜,这个老道的言语神态又十分可疑,如果拿出来,他一看是人民解放军的军用手套,叫他抓住了口实,让他反咬一口,那就更加麻烦了。”因此他确定向这个老道斗一斗智,不能争取他,也要利用他。少剑波站起身来,表现出一副严正的表情道: “我们是人民的武装,向来不曾逮捕好人的。” 老道的样子更加奸猾,哼了哼鼻子,“为人都要活着,活着就要吃饭,他是匪不是匪我不知道,自古道:‘胜者王侯败者贼’,古今一理,你骂他是匪,他说你是盗,孰匪孰盗,都与我道门无关,道教创立数千载,改朝换代,却换不了道。我们道门弟子,数千年如一日,道家庙堂,亿万座同一家。” 少剑波抓住老道的话题,便想引一引老道再多谈一些,想利用一下他言多有失。 “人民吃饭,是靠自己的双手劳动,这是最高尚,最伟大。 地主恶霸的享受,是靠剥削压迫穷人。现在人民翻了身,向他们要回了自己的土地,而这些地主恶霸纠集豢养着的一些杀人抢掠的匪徒,充当他们的爪牙,来残害人民。今天是人民的朝代,人民的天下,所以人民要惩办这些杀人的凶犯,抢掠的强盗。我们所捕捉的这个凶犯,他就是犯了国法,屠杀人民的罪人,我们依法来捕捉他。” 老道狡猾地冷笑了一下,“谈到这里,很对不起,我们不是来什么舌战,请您尊重我们的道规,贫道自出家以来,从不惹事生非,素不杀生,您身负国任,我肩担道规,最好是各不相扰。”他停了一停,自言自语地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可是他的屠刀还没放下呀!并且已经拿进您的庙堂来了!”少剑波抓住了他的话尾,又攻了一句。 老道自己感到失口,后悔不该说后两句,他奸猾的眼珠一转,“官长,莫说贫道不知道他的下落去向,就是知道也不能告诉,告诉了你们,你们手拿枪支,相遇必有一场厮杀,厮杀就会互有伤亡,这和我亲手杀人一样,也就违犯了我们道门的杀戒。贫道修行五十年,素未杀生,朝朝夕夕,一心向善,这里是道门道土,那就要道规至上。我这里没有你们找的人,请再勿开尊口,善哉!要摆战场,还是请出庙堂。”说完后,老道坐上太师椅子,闭目阖眼,手捻着数珠,看样子不想再说话了。 杨子荣、刘勋苍等人,内心已十分焦急,不满意剑波还是这样文质彬彬,但由于猜不透剑波所以这样作的原因,因此在旁闷不作声。 少剑波不但不急,反而更加温和,“好吧,道长,我们人民解放军,是执行政策的模范,我们主张宗教信仰自由,我们也尊重各教的教规和习惯,因此,我们绝不在您的庙里摆战场。”接着他放重了一点语气,为的是引气老道的特别注意,“因为这是没有什么必要,零星匪徒,他是难逃法网,难逃人民的巨誂E。我现在先放了他,他成不了什么大事,乱不了我们的天下。” 老道的嘴角,微微一动,浮出两条蔑视的皱纹。 “向宿营地前进。”少剑波命令一声,小分队走出山门。战士们的心,对剑波的这一决定,表示怀疑,即使是足智多谋的杨子荣也不例外。可是在剑波严格命令下,战士们只有闷在心里,急速地奔向黑瞎沟方向。纷纷的落雪,盖没了他们的踪迹。 外面天昏地暗,天上大雪纷纷,神河庙的地藏王菩萨殿侧廊的赏善司里,还阳轮后面一个地洞,被遮盖的严严实实,一孔不露。小道徒秉烛在前,老妖道随行在后,揭开一朵雕木漆金的大莲花,洞口张开了,他俩一步一步走下石阶,进入洞中。 洞里灯烛闪灼,照着里面的一男一女,在嘻嘻哈哈地逗乐耍笑。桌上摆着一支匣子枪和一只人民解放军的军用手套,炕上放着那个女人所抱的小孩,包得紧紧的一动也不动。 两人一见老道进来,那个女的便似羞非羞地一扭**坐在炕沿上,掠了一下她闹乱了的头发。那个男的把刚才为了伪装而穿上的那身道袍的大襟一掩,向老道深深一揖道: “谢师傅救命之恩!” 老道双手将颈上的数珠微微一擎,“善哉!善哉!皮毛小事,何足挂齿。”说着便在桌旁椅子上坐下,小道把烛台放在桌上,侍立在老道旁边。那一男一女坐在炕沿上,满脸赔着笑。 那女的把头歪了两歪,用酸溜溜的尖嗓门说道: “师傅足智多谋,真是神通广大,三言五语就把那些小子打发滚蛋了。” “哈哈……”那男的捋了一下右腮上那撮长长的毛奉承道:“师傅真是神通广大,道法无边,要不是师傅的一番唇舌,今天我这条小命……” “早就完了。”那女的拍了那男的一掌,格格地笑起来,“今天我一听那个*****要给我孩子治病,可真把我吓坏了,要是他真的硬要治,咱们孩子里的大烟馅就他妈全露了,那时咱们大伙一个也剩不下。” 四个人一起发出了胜利的狂笑。 “小小的河沟怎么能翻了大船,”老道傲慢自得的一对风流眼,瞟了瞟那个越说越浪的女人,“我***可不在乎,没有咱这三寸不烂之舌,怎么能当得三朝元老!我宋某生就嘴上的天才。” 三个人又向老道大大恭维吹捧了一阵。 老道更神气地站起来,脑袋一晃,“我虽然深居山林,可是能洞察天下,远远近近,官官民民,左右四方,谁也不知我定河道人,是真是假。有朝一日平定了红患,咱就下山进城,来他个翻手平天下,张目定乾坤。” 这一顿大话,使得其余的三个人好像吸了大烟过足了瘾,显出一种满足的神气,六只眼睛急溜溜地盯着他们那位神通广大的师傅。 老道傲慢地哼了哼鼻子,凝视着烛光,微笑地点着头,“就凭这几个小娃娃,还要和我来斗智?这简直是***在圣人面前念‘三字经’。”
那女人从炕沿立起来一拍**,“这简直是在光棍家里抽赌头。” 四个人又是一阵狂笑,他们笑得是那样的自负而又自得。 “那么你谈谈吧!”老道向那男人命令道。 那人脸上顿时浮出一层胆怯的神气,瞅着老道的脸说道: “许旅长押在牡丹江的监狱里,暂时还没被共军处理,自从十月十五日晚咱们劫狱未成之后,共军看守的更加严密。栾警尉到底没找着下落,凡是接头的地点我都去过了,始终没见到他。不知他现在是在躲风呢,还是落了网?或者是他自投侯专员去了。” “那么说你是一无所得了?”老道不耐烦地问道。 那人脸上更增加了胆怯的神色,一句话不答。 “栾警尉那份‘先遣图’自然也没到手了?” 老道这一问,使那人由胆怯转为了恐慌,嘴咂了两咂,眼睛看着那只桌子上的手套。他是在考虑怎样来答对他的上司,他在想:“若是说‘先遣图’到手了吧,又恐老道追问他是从哪里得来的。一追问到栾警尉的老婆,这个老淫棍必然要要她,可是现在又被自己杀死了,如果老道知道了这个底细,那他自己不知将要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不告诉他‘先遣图’已经到手吧,回山去后,又必须把它交给座山雕,座山雕和老道又是那样地亲近,早晚会告诉他的,那时也还是好不了。” 这个矛盾对他确是一个大难题,但最后他终于决定了,“回山交给座山雕,先取得座山雕的欢心再说。那时座山雕会替他说话。不管怎样先度过这一关再说。”于是他装出一副哭丧的表情说: “我实在无用,‘先遣图’我没找到,因为连人都没找到,就是他老婆也没找到。” 老道喘了一口粗气,闭目阖眼,手捻着数珠,显出一副愁容,这愁容愈来愈深,“我指的那几个地方你都找了吗?” “找了,找了!可是那些关系,现在都垮了!全被土改工作队和穷棒子给看管起来了,所以我……” “没敢去吧?”老道的眼一瞪,恼怒地质问道,“嗯?” 那人低头不答,已经默认了自己没去。 老道立起身来,撩一下道袍,骂道:“废物!养你们这些东西有啥用!” “哟!”那女人把眼一斜,“自己人,何必那么大的气,打狗还得看看主人,好好歹歹他是我的丈夫,不看僧面看佛面,俺两口子给你们出的力也不算少哇!你们有本事为什么十万大军被共军给消灭了,现在来蹲山沟呢?谁能干谁自己就出去试试。别说大话,能干出姑奶奶我这个样来的还不多!”说着把嘴一噘,一**坐在炕沿上,把脸向旁边一扭。 “好啦!好啦!我的刘太太……”老道走向那女人,“你还当真事啦!你们两口有功,这是谁都知道的。刚才我这是用的激将法,也都是为了你们,我这样一激,你们岂不是更加劲干吗!争取功上再加功,等**一到,那时……” “得了吧!”那女人再一扭**,“什么激将法,那全是送命咒,出去一趟搞不好,脑袋就要搬家。” “好啦,好啦!算我没说。”老道转回头向着那男的,“怎么样?共军大部队究竟山里有没有?” “没有!只有这一股小部队,今天给碰上了……” “嗯!”老道纳闷地一歪头自语着,“那么奶头山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我看他的大部队是已经回去了,只这一股小部队是破不了奶头山的。”那男的望着老道的脸,屋子里一阵沉默。 老道琢磨了一会儿,两只死沉沉的眼睛瞟着那男的,“你先回山,这一小股共军也不能轻视,可能是共军的侦察部队,这也是块心病,回去告诉你三爷……”老道说到这里,拉开抽屉,取出笔墨纸砚,写了一封不长的信,递给了那男的。 那人接过信,撕开衣角,把信藏在里面,那女人用针仔细地缝好。 “师傅,我现在就走?趁这小股共军刚走,我连夜赶回去,也许他们明天会再来。” 老道摇摇头冷笑了一下,“傻瓜,你以为他们真走了吗? 没有,他们在四处下网等着你呢!” 那男女两人显出吃惊的神色,一齐说:“那怎么办呢?” 老道从容而自负地道: “好办,在庙里平平安安睡他一夜,你们两口又多日没见了,我怎么能忍心让你们俩就离开呢。今天晚上不起风,明天的雪还要继续下,明天一早趁大雪回山,轻轻快快的三天就到,走后大雪把你的脚印一盖,谁也找不着,让***共军干焦心吧。” 老道说着,看了一下那对男女的笑容,然后转回头来,眯缝着眼,瞅着闪闪的烛光,自信地道: “我相信这些**不会在雪坑里蹲一宿,大雪是他们的死对头。”说完便走了出去。 庙中烛熄人睡,夜半,大雪压盖了一切。神河庙和它周围的山谷森林,睡入漫长冬夜的寂静中。 天亮了! 神河庙的西边小门开启,一个男人窜出小门,奔向庙西的山岭,森林和雪幕掩住了他的身体,落雪覆盖了他的脚印,他安全地消逝在林海雪原中。 在这正涌下大雪的天气里走路,就像一个人走在河水里,或像一只小舟飘荡在大湖中一样。腿一拔出,或桨一划过,水只漩两漩马上就可以填平了腿或桨所留下的痕迹,什么也看不到了。 老道、小道和那女人,站在三清殿的廊檐下,瞅着那人的影子消逝着。老道得意洋洋地从鼻孔里发出了哼哼的奸笑,他在笑自己那得意的妙算。 那人走到山顶,回头察看自己的脚印已被雪掩盖没了,四下里又空无一人,昨天那种被追捕的恐慌,已经烟消云散,只觉得是太太平平,大吉大利,敬佩着老道的神机妙算。他翻过山顶,一瞧西北,顺坡往下,步大身轻,直向西北而去。 约走了七八里路,正行间,忽然一个前绊,扑倒在雪地里,插了一袖筒子雪。他一边爬一边骂道:“***,这块踏不烂的死石头。” 骂声未落,突然从地下钻出两个白衣服、白帽子、又沾的满身是白雪的人来,上前掐住他的脖子,拧下了他的枪,把他绑了起来。 那个大个子的白人,打了一声唿哨,四外即刻奔来八个身披白衣、全身挂雪的人。那大个子命令一声:“走!” 这十来个白人,押着那个人朝西南方向急奔而去。 黑瞎子沟,是一个只有七八户人家的小屯,傍着一条森林小铁道,外通牡丹江木排河口,内通夹皮沟木场,这是一个小车站。 小分队连夜的雪地行军,已是十分疲劳,战士们正呼呼酣睡。剑波和杨子荣等人,却在等待着什么。他们的眼睛充满了血丝,显然是由于睡的太少,可是他们还是那么精神。剑波不断地瞅着他的表一秒一秒地过去。 栾超家急躁起来,“怎么还不来?” 杨子荣却不慌不忙地逗趣地说: “又不是给你娶媳妇,急啥!”引得大家都笑起来。 孙达得望了望剑波不满意地道: “我看昨天没搜庙,又没有连夜在庙外等着堵,可能上半夜跑了。” 其他的几个人已在默默地同意孙达得的说法。少剑波看到这种情绪只点了一下头,微笑道:“也许!”不过他内心还是自信着自己的决定是正确的。 突然外面声音嘈杂,大家的听觉和视线都被引向窗外。纷纷的落雪中,声音越来越近。 小董从街西跑来,手里把伪装服握成一卷,打扫着身上的雪,脚在地上跺着,他摘下帽子,脑袋上的汗腾腾地冒着热气。他一进门,大家急问:“怎么样?怎么样?” 小董见大家焦急的样子,心想: “他们一定和我昨晚想的一样——捉不着。”便有意地慢吞吞地喘了一口气,“唉!不管怎么的,也得给点水喝喝再说。”说着拿起倒好的大碗白开水,咕嘟咕嘟地喝下去。 大家等待着他带来的第一句话。 “快点!小董!真把人急起霍乱病来啦!”孙达得嚷着。 小董脸一沉,“真***……” “我说捉不着嘛!”孙达得泄了劲地打断了小董这两可的话头,想证明他刚才的判断。 “凑巧,”小董接续着被打断的话头,“刚到了,他就来了,我们一下,他倒了。”小董边说边比划着。 孙达得又愣了神,“怎么打死啦!噢!” 小董把大腿一拍,笑道:“孙达得你正猜……” “对了!”孙达得急问。 “错了!”大家嗷的一声,兴奋地笑了一阵,小董继续说下去,“真巧极了,我们刚埋伏下半点钟,那家伙就来了,我们伏在雪地上,把那个家伙绊了个跟头,他骂我们是些‘踏不烂的死石头’。这小子骂声没落,死石头变成了活石头,刘勋苍这块大石头,一下就把那家伙的脖子扭住,像老鹰叼小鸡一样擒了过来。” 大家的眼睛一齐转向剑波,每个人内心都在佩服着自己这位首长判断的准确。 “二○三,”小董先向剑波发问了,“您怎么估计得这么准? 说老实话,昨天没搜庙我们都有意见,今天傍亮天去设埋伏,我们都没有信心,想他一定在昨天晚上就早溜了,今天去也是瞎子点灯白费蜡。” 大家共同由钦佩转向请教,盼望他说出有什么秘诀。 少剑波只是微笑着,看着他的战友,更显得亲切。他慢吞吞地说:“同志们,对付敌人,一定要知己知彼,才会百战百胜。要捉猛虎就要比老虎更猛,要捉孙悟空,就要比孙悟空还要精。我昨天明知老道交不出这个人,为什么我还向他问那些话呢?一来我要看看这个老道是个啥家伙,二来就是要打乱老道的思想,叫他做了错误的决定。敌人的错误就是我们的胜利;相反的我们的错误,也会给敌人以逞凶的机会。” 大家静悄悄地听着。 “因为我看准了那个老道他在怎样地估计我,他想我昨天走了是假的,我们一定会在庙外埋伏着。而我们偏偏不这样做,真的走来宿营地,饱饱地吃上一顿,甜甜地睡上一觉。” 大家兴奋地笑了。 “他又会想我们在这冰天雪地里,埋伏不了一宿,自然天亮会泄劲走开,所以他就趁拂晓逃走,这样有大雪平迹,追也无处追,而我们偏偏要在天亮等着他来。” 刚说到这里,刘勋苍满身是雪,冒冒失失地进来报告: “二○三!妙算,妙算!任务完成,匪徒捉到,现押在我们小队,听您的命令,如何处理?” 他略停了一会儿,“那老道定是个坏家伙,我看一勺烩吧,捉来再说。没您的命令,所以我没敢捉,现在我要求您马上命令我返回去,擒拿这个牛鼻子老道。” 大家都赞同他的意见,“对!马上捉老道!” 少剑波笑了笑摇着头说:“你的建议是错误的,我们现在不仅不能捉老道。相反地,我们还要依靠老道完成我们所难以完成的任务,也就是说,我们还要留着老道有用处。”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