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卷原始轮回 1542鹤鸣谷

魔天记 1542 作者忘语 全文字数 3544字
与此同时,万灵山脉一处苍翠幽谷之中。 谷中云雾缭绕,林麓幽深,奇花瑞草,清溪碧水,珍禽仙兽随处可见,一派世外桃源的恬然景致。 身处谷外,便可感受到谷中充沛之极的天地灵气。 这里正是远近闻名的万灵山脉福地鹤鸣谷。 万灵山脉作为人族四大太宗之一太清门的山门所在,除了内外门所拥的各大山峰外,自然也有一些灵气充裕的洞天福地。 一般而言,这些地方是作为宗内天象境以上长老,以及部分秘传弟子作为洞府用的,当年柳鸣初入山门时,受龙颜菲之邀去过的银泉谷,便是其中之一。 如今,这处无论各方面都远胜银泉谷的鹤鸣谷,便成为了柳鸣的洞府所在。 只是除他以外,谷中只有珈蓝,叶天眉,乾如屏三人。 此外,天戈掌门早有严令,所有人不得无故靠近鹤鸣谷。 其实不用掌门下令,太清门弟子如今谁不知道柳鸣的身份和修为?无不将之视若神明般存在,哪个胆敢随便靠近,打扰这位可与摩崖圣尊比肩的永生境大能清修。 鹤鸣谷深处,一座三层阁楼的一间房间中,柳鸣正盘膝而坐,口中念念有词。 在他身前,漂浮着一片黄云,乾如屏仰躺在云中,双目紧闭,似乎还处于昏迷之中。 在其身后,珈蓝和叶天眉并肩而立,脸上隐有几分担忧神色。 半晌后,柳鸣挥手打出一道绿光,没入乾如屏的眉心之中,探查了片刻。又挥手散去了绿光。 “屏儿怎么样了?”叶天眉见此,出言问道。 珈蓝同样将目光从乾如屏移到了柳鸣身上,似同样在等其回答。 乾如屏自从在沽凤山脉之中辅助柳鸣完成极阴至阳阵之后,便一直处于这种昏迷状态,至今仍未有醒转迹象。 “屏儿强行催动上古大阵,不仅法力和精神力透支过度。同时被大阵逸散的法则之力震伤了筋脉,所幸有宝甲护体,没有性命之忧。只是恐怕要沉睡一段时日了。”柳鸣收回了手臂,缓缓说道。 “如此的话,我就放心了。”叶天眉松了一口气道。 珈蓝听闻此言,神情也是一松。 柳鸣挥手打出一道黄光,将乾如屏收入了山河珠内。 他沉吟了一下。缓缓转过身,看向了珈蓝和叶天眉二女,心里叹了口气,说道: “天眉,珈蓝。我有一件重要之事,想要对你们说。” 两女被柳鸣目光一看,皆是脸色微微一红。 叶天眉清艳绝伦,珈蓝风情妩媚。可谓各有千秋,此时双颊若隐若现的红扉。使得本就国色天香的二女更显动人。 柳鸣看着身前的一对璧人,闻着二女身上散发的淡淡幽香,心中不禁有些激荡,伸手握住了两女的手。 珈蓝和叶天眉脸色嫣红。不过均并未抽回手,任由柳鸣如此握住。 “你刚刚说有重要的事情和我们说,是什么?”珈蓝和柳鸣相处的时间较长,对柳鸣的亲昵举动反应自然一些,低声催促道。 柳鸣眉头一皱,到嘴边的言语似乎有些难以出口。 片刻之后,他才轻叹了口气,缓缓说道: “正如你们所知,我如今修为虽已臻永生,但由于一些缘故,在下界的时间已十分有限……最多再过两年,便要被迫飞升上界了。” 他当下将自己由于形势所逼下,接受法则之力灌顶从而进阶之事,向有些错愕的两女简单解释了一番,当然对于其中涉及的一些关于囚笼“天洞”,原始魔主,上界修士之事,自然都巧妙的隐去了。 纵使如此,二女脸色也是变得苍白如纸起来。 “据我所知,飞升上界过程本就凶吉难料,即便成功,恐怕未来也……”柳鸣轻声说道。 “我已明白你的意思,不要说了……我既心意已决,不管未来如何,心中都绝不会装下第二人了。”叶天眉忽的出声截道,语气前所未有的坚定。 “我也是一样。”珈蓝目光如水的看着柳鸣,柔声说道。 柳鸣心中泛起一种复杂难言的情绪,不由长呼了一口气,随即洒然一笑道: “如此看来,反倒是我有些看不开了。” 二女闻言,脸上也露出一丝笑意。 “既如此,待此次永生大典过后,我便陪你们好好畅游一番这中天大陆,而后再寻一处无人打扰的清净之处,好好度过这余下的每一日。”柳鸣既已将心事说出,心中反而感到一阵轻松,口中如此说道。 珈蓝和叶天眉面色微红,重重点点头。 柳鸣心中升起了一丝暖意,脸上现出一丝柔情后,轻轻的将两人揽在了怀里。 三人既然互相表露了心迹,自然再无芥蒂,相处更是融洽起来。
…… 正当整个中天大陆都在为劫后余生而庆祝,整个修炼界都在为即将召开的永生大典而沸腾之时,大陆上某座终年云雾缭绕的山峰,却依旧静谧如常,恍如与世隔绝一般。 在山峰的底部,有一阶阶的青石板路,弯弯曲曲,一直延伸到山顶。 在路尽头的郁郁葱葱之中,有一片面积颇大的寺院,杏黄色院墙,青灰色殿脊。 在寺院的最中央,赫然耸立着一座九层古塔,被周围一棵棵参天古木所簇拥着,塔内不时传出一声声深沉而悠远的钟声。 这里正是佛门圣地,昙光山所在。 此刻,远处一道虹光飞遁而至,几个闪动后,便落在了寺院门口。 遁光敛去,露出一名体态玲珑有致,灰衫飘飘的女子,脸上带着一个银色鬼脸面具,看不到容貌。 此女遥遥的望了一眼寺院中央的古塔方向,双目隐约有碧芒闪动。 紧接着,她便抬步踏入寺院之中,在殿宇间穿行起来。 这里面积颇大,但此女却似乎对这里十分熟悉,并且沿途遇到的一些僧人,似乎也对此女视若无睹一般,任其在院中七拐八转。 不多时,此女便出现在古塔底层的大门前,略一迟疑过后,便直接推门而入。 结果在古塔一层的中央处,盘膝坐着一名身着月白僧袍,面目清秀的年轻和尚,周围围着八盏古灯。 若是柳鸣在此,定然能够一眼认出,此人赫然正是当年其跟随师尊阴九灵和浩然书院争夺九色灵鹿时,作为裁判的那个云罡和尚。 “你终于还是来了。”云罡看着来人,似乎早就料到了一般,淡淡一笑道。 “没想到,历史又将重演了。呵呵,这个情形,和当年何其相似……”银色面具女子轻叹一口气,幽幽的说道,声音清脆,仿佛黄莺出谷一般。 “世间一切皆是因果轮回,冥冥之中,自有天道注定。”云罡和尚双手合十,诵念了一声佛号,淡淡说道。 “阁下不必在我这里打机锋,我此番前来,只为问你一句,当年你与先祖的协议,还没有忘吧?”银色面具女子冷笑一声,如此问道。 “自然记得。”云罡和尚苦笑一声,随即点头说道。 “那就履行你的承诺,带我去见他吧。”银色面具女子淡淡说道。 云罡和尚沉吟了片刻,终于还是点了点头,随即面色肃然的说道: “让你见他不难,不过你也别忘记你们的承诺,一切随缘,不可勉强。” 银色面具女子微微一顿,但终究还是点了点头。 …… 距离永生大典的日子越来越近,不少门派势力已经早早的赶到了太清门,其中难免有一些人在打听到柳鸣身在鹤鸣谷后,便想要提前拜见柳鸣。 柳鸣对于这些人,大都是选择避而不见的,这让众多想要一睹柳鸣真容的人颇为失望。 不过对于一些过去熟识之人,如欧阳世家的欧阳倩姐妹,天工宗彭越等寥寥数人,倒是见了一面。 只是面对柳鸣如今的修为,无论是欧阳姐妹还是彭越,都是敬畏多过友谊,这让柳鸣心中颇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在此期间,柳鸣也曾去了一次银泉谷,将那本太庚剑诀交给了龙颜菲,一方面算是完成了上界那名金袍青年的嘱托,另一方面,也算是为补偿太罡剑胚之事,了却一桩心事。 当然对于此剑诀的来历,他自然是不会说的。 此外,他还去了一趟落幽峰,在见到晓五师姐得知阴九灵仍在闭关后,便留下了不少法宝、典籍和丹药。 这些东西对他而言已毫无用处,但是对于阴九灵,晓五,乃至整个落幽峰而言,却无一不是稀世难寻的无价之宝。 …… 这一日,鹤鸣谷阁楼密室之中。 柳鸣盘膝坐地,两手爆发出数道黑光,将身前一个半人半蚕的金发迷你曲尧笼罩在里面。 正是当时被其斩杀的永生境金发曲尧的元神。 柳鸣此刻施展的搜魂秘术是从青灵那里学来的,颇为玄妙,金发曲尧元神表情呆滞,显然已经被搜魂秘术所控制。 结果片刻之后,金发曲尧元神突然表面金光一闪,接着一个个古怪的金色符文从其额头处涌现而出,飘舞不定起来。 柳鸣眉头一皱,正要做些什么之时,这些金色符文骤然爆发出一阵刺目耀眼金芒,接着“噗”的一声,整个元神竟一下子爆裂开来,随即飞灰湮灭了。 柳鸣徐徐散去双手黑光,面色一阵阴晴不定起来。 (庆祝新书《玄界之门》正式发布,《魔天记》今天连更三章哦!)(未完待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