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失明少年

魔狱 1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5474字
窗竹影摇书案上,野泉声入砚池中。 阵阵清朗的读书声,从郁郁山林中的一间草庐中传出。 这是一间乡村学堂,内有二十八名学子和一位老夫子,学子年幼的不到十岁,年长的已行冠礼,皆是专心致志,无一人神游物外。 老夫子虽年过五旬,却是中气十足,嗓音洪亮如猿,他鲜谈圣贤经义,却好言道德寓言,能将一则寓言故事说得绘声绘色,娓娓动听,不输给卖口水的说书人,因此颇得学生青睐。 这堂课上他讲的内容,是圣人弟子受人以劝德,以及谦让而止善的故事。 “……前弟子接受落水者的报答,施恩受酬,得圣人嘉许,后弟子赎人而拒偿,施恩不图报答,却被圣人责备,其中的用意,你们要细细体会。今日天色已晚,课时便到此为止,众人散课吧。” 老夫子用戒尺敲了敲砚台,合上书简,慢悠悠的踱步走出书堂。 看到夫子身影消失后,安静的学堂才一下子哄闹起来,众学子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依着关系的亲密形成好几个圈子,或是议论着课堂上的内容,或是商讨放学后该到哪里嬉玩。 在这一团和气的氛围中,唯有一名少年例外,孑然一身,无人搭话,以他的课桌为中心,形成空寂的圆圈。 奇怪的是,他一点不显得孤独,反而有一种独立在红尘外的清灵,与周遭叽叽喳喳的同龄人相比,颇彰成熟。 少年闭着双目,并非失明,而是天生白瞳,视力极弱,看见的景象总是模糊一片,但他的动作与常人无异,轻巧的收拾好书简,放入随身携带的竹篮,拿出竹杖,起身便要离开。 “罗丰,我们要去檀溪抓鱼,你要不要也一起来?我带了鱼竿和鱼篓,你觉得下水不方便的话,可以在旁边钓鱼。” 喊话的是一位被七八名同伴簇拥在中间的少年,长得剑眉星目,面如冠玉,甚是英俊。 他是村中族长的孙子,赵奉先,也是学堂里唯一取得生员资格的学子。 在这片村落里,他算得上是天之骄子,加上为人谦和,待友热情,对同窗伙伴常有照拂,因此在同辈中极有威望,是众人视线的焦点。 赵奉先见罗丰总是孤单一人,便想要将他拉到自己的圈子中。 然而,赵奉先没有注意到,在他发出邀请的时候,聚拢在他周围的那些伙伴们,有几人微微皱起了眉头,只是碍着他的面子,欲言又止。 罗丰微笑着拒绝:“不必了,早上出门时老爷子吩咐了,要我去山上采几味药,若是耽搁了,怕是会被罚没晚饭。” 赵奉先不甘心,又道:“要不要我帮你说说情,实在不行,你就到我家来用饭,反正不差一双筷子。” 罗丰只是摇头,不再回答。 旁边一人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奉先你就别管了,既然是大人嘱咐的事情,我们插手反而会让罗丰难做,何况罗老爷子是坐堂大夫,指不定是要捣药给人治病,这可是性命攸关的大事,耽搁了总归不妥。” 有人当了发言先锋,立马引起不少人附和,纷纷称是,还有几人嘀咕着真正的原因。 “那双眼睛白得吓死人,看了会叫人做噩梦。” “我娘说,他是白眼鬼投胎,所以克死了爹娘,只有罗老爷子救人无数,福德深厚,才能收养他而不被克。” 赵奉先敏感的意识到这是众人的意志,不好违逆,便只得顺应民意:“既然你另有要事,那就算了,但你自己也要小心点,最近山上常有野猪出没,遇上了怕是有危险。” 罗丰点头回应:“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的。”随后就步出了学堂。 赵奉先摇了摇头,不再理会,将心思放回到与同伴的交谈中,重新引领着话题。 书堂窗外,老夫子因为遗了一支毛笔在桌台,想要回来拿取,却意外目睹了这一幕,心有感慨,看着罗丰渐渐离去的背影,叹气道:“此子才华乃是人中翘楚,若是有名师指导,考个举人也是绰绰有余,可惜了,天妒英才啊……” 文官仕途颇看重五官相貌,身体残缺者很难得到上位者中意,史上就有一名状元因相貌丑陋,被皇帝撤了名次,因满腔悲愤一头撞死在金銮殿上。 虽然从平时的表现看,罗丰并没有受到多大影响,行事与常人无异,可就连同窗学子都因此而排挤他,更遑论他人,实是世人俗定的成见,难以更改。 老夫子摇了摇头,叹息着回转厢房。 罗丰拄着竹杖,一路向着后山古林走去,路上遇见乡邻招呼,便点头微笑应答。 山路坎坷,乱石嶙峋,他却走得比常人更稳健,盖因这条路他已走了无数遍,便是路边一株草的位置,也在心中记得清清楚楚,手中的竹杖倒成了一件无用的装饰品。 篱落罅间寒蟹过,莓苔石上晚蛩行。 “那味溪芍草我记得镜湖边上就有,唔,这是?” 罗丰正要向着镜湖走去,忽而感到了一阵晕眩感,双腿蹒跚,几乎要摔倒在地上。 好在他因为双目弱视,比常人更注重下盘平衡,稍稍摇摆后,就站稳了脚步,只是尚未来得及喘口气,就有数不尽的幻象袭来。 修罗妖魔,骷髅厉鬼,一个个面相狰狞的冲杀过来,更有背后血河涛涛,翻涌着无数干尸囚骨,宛如阴间炼狱。 若是常人在此,怕是眨眼间就被吓得当场失禁,若换成有见识的修士,也会明白,这种能绕过视觉,直接作用于神魂的幻术,只有天人强者方有能力施展,修为低微者只怕立马会掉头离开。 然而罗丰却不觉得害怕,甚至还有点跃跃欲试的新奇,盖因他从来不曾清晰的见过外物,修罗也好,厉鬼也好,在他的认知世界中,跟人或动物并无区别。 这正如初生的婴儿,大人的长相是丑陋还是娇美,在他们眼里都是一样。 没有用来对照比较的基础认知,自然得不出结论。 所以,哪怕常人会被逼真的幻象吓倒,误以为这些恐怖鬼物是真非虚,但罗丰一开始就知道这些景象都是虚假的。 于是,他迎着狰狞的幻象,不退反进,而且朝着血河深处,鬼怪集中的位置走去。 这般约莫走了三十丈路,幻象霍然清空,让罗丰有点怅然若失,犹豫着是不是要往后退几步,继续观赏那些千奇百怪的事物。 “小娃儿,你是何人,居然能通过我布下的幻阵?咦,你竟然还是个没有神通的凡人!”前方不远处响起了一名老者带着讶异的声音,“嘿,老夫果然是大劫将至,临时布下的幻阵,却连个凡人都吓不退。” “这原来叫做幻阵,果真有趣。” 罗丰语气中满怀恋恋不舍,令老者哭笑不得,而当他看清罗丰的正面后,又是一惊,语调不自主的上扬。 “你竟然还是半个瞎子!老夫的千年道行算是喂狗吃了……不对!原来如此,正因为你辨不清事物,所以能通过千鬼幻阵,哈哈,这倒是幻术修士们从来不曾想到过的盲点,要是老夫能多活几年,说不定能创出一门前无古人的破幻灵术。” 罗丰向着对方走近道:“老先生,你受伤了,可否能让我看看呢?” 老者平时最忌他人近身,凡是靠近他三丈内的人,必会遭到他的反噬,然而此时此地,自身已是油尽灯枯,人之将死,其行也善,却是没有反抗,反而配合伸出手腕,任由把脉。
“小娃儿,别白费心思了,以老夫的状况,便是大罗金仙来了,也是束手无策,徒叹奈何。” 若让老者生平的熟人见到这一幕,必定会为他竟然如此好说话而大惊失色。 罗丰安安静静的把完脉,点头道:“老先生的身体非常特殊,五脏虚空,常人的医理并不适用,但归根结底,人之生死,源自气的运行,老先生体内五行之气失控,命脉灯火枯竭,确实非药石能救。” 老者见罗丰探测到自己体内的诡异情况后,不但没有惊慌,反而很聪明的抛弃了常识医理的桎梏,选择以五脏对应五行的角度进行解释,以他的年龄来说,这份冷静和智变实是上上之属。 心中起了好奇,老者不由得仔细打量起罗丰。 以修行者的眼光看,罗丰的资质实属一般,然而俊秀的眉目间,自有一股恬静淡雅的出尘意境,仅仅是往那边一站,就有与周遭环境融为一体的氛围。 “嘿,居然是枚上等的道种,没想到这等鄙陋山野也有不凡原石,果真是草莽多龙蛇,若让太上教的牛鼻子见了你,怕是用绑的也要将你绑走。可惜,你的心性与老夫的功法不合,强行修炼只是明珠暗投,否则,老夫说不定就会传你道统,尽一尽临终前相遇的缘分。” 老者说话时,仔细观察着罗丰,发现对方脸上并无任何遗憾的神情,仿佛不知道自己错失了多么珍贵的机缘。 这份任其自然的心态,令老者不由得为之赞叹,果然是适合修炼太上忘情的道种,若是有机会拜入太上教,几百年后,世上怕是又多出一名太上金仙。 念及此处,过往与太上教的种种过节浮现脑海。 若非当年太上教的斩业剑君,一剑劈开血河泉眼,让自己凝聚天地法相的道途往后推迟了一百五十年,如今又怎么会败在尊天神皇手中…… 一念起,幽怨生。 老者琢磨着,自己死后必有神通大能推测天机,到时候这少年十有**会被人发现,落入太上教手中的可能性不小,与其白白便宜了对头,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这时,老者发现罗丰没有离开,而是找了一块石头,拍掉灰尘后坐下,不禁疑问道:“小娃儿,你还有什么事吗?” 罗丰不避讳,如实道:“老先生的命火将在两个时辰后熄灭,死者为大,我打算为老先生挖坟下葬,只可惜行动不便,立碑怕是力有未逮。” 老者愕然,他这边正怀着歹念要夺少年的命,少年那边却怀着善念要为他下葬,若真正行了恶事,两个时辰后,堂堂的邪道巨擘,怕是要抛尸荒野,成为豺狼的腹中食了。 两相对此,饶是他千年道行,脸皮练得如铜墙铁壁,也不禁生出些许羞惭之意。 老者颇有些恼羞成怒的喝道:“小娃儿,你可知我是谁?血河滔滔,荡尽天下,魔魂浩浩,咸归虚渊。老夫乃是归墟教的血渊老人,手上人命无数,冤魂如山,不知多少正道良善之辈被老夫吸了精血,毁去百年基业,化作一张皮鼓,老夫的一身罪业,倾泻无涯冥河也洗之不尽,知道如此,你还要为我挖坟下葬吗?” 罗丰淡淡道:“百年之后,不过黄土一抔,血渊老人,与田间的锄禾老农,又有什么分别呢?” 听少年将自己跟田间老农相提并论,向来自负凶名的血渊老人按捺不住,一股怒意从心头腾起。 然而他尚未发火,就听对方再度开口:“何况,就算是一个十恶不赦的大恶人,难道他饮水是恶,吃饭是恶,打盹也是恶吗?我不在意善恶之名,难道老先生反而舍不下? 纷纷扰扰,不过浮云一场,是是非非,任由后人评说。” 寂静,无声。 血渊老人怔在原地,仿佛被术法定住般,一动不动。 片刻后,笑声爆发。 血渊老人大笑起来,笑得泪珠涟涟,无可遏制,甚至用手捶地,全然失去了往日看重的威严仪态。 “血渊啊血渊,亏你自负才华无双,开创血灵先河,看破生死无常,鄙夷世人庸碌,临到头来,还是被死劫勾起了心魔,对一小辈生出忌惮杀念不说,反过头来还被他点化,当真是颜面丢尽,苟活人世!” 哭笑间,血渊老人身上散发出阴阳两色的光芒,如太极转动,灵波荡漾,蕴含无穷大道至理。 他竟是在生命的最后一刻,看破生死玄关,掌握阴阳奥妙,突破了停滞多年的境界,臻至天人八重,不朽境。 罗丰坐在旁边,沾惹到不少生死法则,他虽然看不见事物,脑海中却浮现出一轮阴阳轮回的大磨盘,阳为生,阴为死,缓缓转动。 虽然突破了境界,修为骤升,但血渊老人早是将死之人,他的死是已经注定的果,最多只会被延迟,并不会改变,不朽之境却要接受腐朽,不得不说是个讽刺。 面对这种无奈的结果,血渊老人却是释然一笑:“长生不朽之道,不过如此。” 苦苦追寻的大道,一朝得悟,反而不稀罕了。 血渊老人看了罗丰一眼,道:“虽是机缘巧合,可老夫恩怨分明,点化之恩,却是不能不报。” 他从怀中拿出一物,乃是一本无字古籍,只是残缺了一半。 “此书乃是太古魔门镇道经文,虽只有半篇,仍是至极至高的证道宝典,可惜被佛门大能以无上神通封印,神物自晦,现在便赠与你了。” 罗丰没有拒绝,将古书收下,用手细细抚摸后,发现与寻常书籍并无两样,若非有血渊老人的身份做担保,只怕要怀疑受人戏弄,当然若往好处想,却是不必担心遭遇怀璧之罪。 血渊老人见他收下,又道:“要破除剩下的封印绝非易事,老夫以血祭之法,牺牲千万生灵,尚且只污了它一半的禁锢,但若你能答应老夫一件事,老夫便帮你将剩余的禁锢全部破除。” 罗丰脸上不见欣喜,就事论事的问:“何事?” “有朝一日你若得道,便帮我杀掉尊天神皇,以偿他使我陨落之恨。” 血渊老人见少年脸上露出踌躇之色,知道他心中顾虑,连忙道:“放心,此事绝非让你去行恶,甚至恰好相反,而是要你去弘扬正道。嘿,不妨告诉你,这位尊天神皇实际上已被域外天魔取代,如今坐在天庭帝座上的只是一具傀儡,老夫正是因为无意间得知了这一秘密,才遭到他的豁命追杀。” 罗丰沉吟片刻,答应道:“明白了,将来若有机会,我会进行求证,若事实真是如此,必还世间一个朗朗乾坤,替天行道,此乃我辈当为之事,无须前辈报答。” 他没有保证,倘若发现尊天神皇并没有被取代,自己会怎么做,拒绝报答,正是为了留有余地。 “真是个多疑的小鬼。” 血渊老人笑骂了一句,若是在以前,有人敢质疑他的话,眨眼就会化作一滩血水,而如今,参透生死的他,反而不放心上了。 “你过来吧,还有一些修行界的事情要交待你,你且牢记在心。老夫虽是归墟教的长老,但你千万不可向他们表明身份,归墟教里全是一群吃人不吐骨头的家伙,唯有方壶峰的峰主音希声可以信任,若遇上危险,不妨向她求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