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10章 危险的职务

魔狱 10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383字
罗丰跟李恒一起来到善功堂,这会儿就有近五十名弟子等在门口,不过受到清幽氛围的影响,现场非常安静,大家哪怕交谈也是压低了声音。 这时,里圈忽然传来了轻微的哄闹,夹杂着羡慕的唏嘘声,然后就见赵奉先春风满面的走了出来。 李恒拉了一下罗丰,有意要躲到不起眼的角落,谁知赵奉先一眼就看见了两人,迈开大步赶过来,招呼道:“两位师弟也来了,罗师弟你能在今天出关,真是恭喜了。” 李恒见面喊罗兄,他却喊罗师弟,可见此时志得意满的心态。 看方才的情景,李恒就知道这小子必然得了便宜,他不愿意看对方炫耀的嘴脸,故意不接话。 于是,罗丰只好代劳:“同喜,不知赵师兄分配到了什么职务?” 赵奉先努力保持谦虚的态度,尽量不露出炫耀的语气:“我运气稍好,被分到了神农院,以后两位师弟如果有草药上的需求,不妨来找我,只要是力所能及的地方,义不容辞,谁叫我们是同一地方出来的呢。” 李恒暗地里撇嘴,鄙视他这种得了便宜还卖乖的行为,嘴上敷衍道:“那真是值得庆祝的好事,可惜我跟罗师弟还要排队,就不打扰赵兄高就了。” 赵奉先不愿放过他,又故作询问:“看罗师弟的模样,是刚从内务府领了东西,不知道你选了什么样的魂器。” 问这种明知故问的问题,他的用意昭然若揭。 李恒装聋作哑,罗丰便只好再次代劳:“也就是普通的九品,不知道赵师兄是否有更好的收获?” 赵奉先带着压抑不住的得意语气道:“你的直觉真敏锐,说起来也是江漭师兄客气,不仅允许我提前成为内门弟子,还赐下一件魂器,内含八品武格‘鬿雀’。” 李恒听到后,脸色变得更加难看,虽然早知道以赵奉先的卓越体质,必然得到优待,可**裸的听到后,仍是难以释怀。 倒是罗丰没有过多在意:“我记得《九洲志怪录》中有记载,‘北号之山有鸟,状如鸡而白首,鼠足而虎爪,其名曰鬿雀,亦食人’,它的出处应该是来源于此。” “罗师弟真是博闻强识,令人佩服。” 赵奉先看着李恒越来越糟糕的脸色,心中大呼痛快。 忽而人群里又传来惊呼声,而且比之前更热闹,凝目看去,就见一名身材削瘦,面相清秀,紧紧抿着嘴巴的少年从殿堂里出来,背影中还带着一批羡慕的视线。 “这小子居然能到藏经阁任职,以后岂不是能随意翻阅功法。” “藏经阁,这个职务不是说非真传弟子不能接任的吗?” “这还不明白,人家背景硬朗,有高人照顾,哪里去不得,这水,深着哪!” 听到人们的低声议论,赵奉先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倒是跟先前的李恒极为相像。 罗丰好奇的问:“他是谁?” 李恒压抑着笑意道:“他叫黄泉,是我们这一届中破关最快的人,只用了五天,据说有长老钦定他为真传弟子,也不知道真假,不过看情势,就算不是真传弟子,应该也差不到哪里去。” 罗丰恍然,怪不得赵奉先会不满,本以为自己是天之骄子,没想到山外有山,同届中居然还有这么一个怪胎,生生被压了一头,自然不会感到高兴。
通天古书忽然惊呼:“咦,居然是先天纯阴姹女道体,这可是阴阳双修,做鼎炉的最佳体质,尤其是一点先天元阴,甚至能够助人突破瓶颈,比任何丹药都要厉害,哪怕在奇人辈出的上古时代,也是一等一的道体。更难得可贵的是,拥有这种体质的无一不是绝世美女,而且还附赠名器哦!” 前面它的语气还比较正经,到了后面,又变得极端猥琐。 罗丰忽略掉后面的话,不解的问:“听旁人的语气,他似乎是男人,如果是女扮男装,其他人都看不出来吗?” “胡扯,纯阴姹女能是男人?不过的确有古怪,她身上似乎有件遮掩的法宝,能够让人误会她的性别。啧啧,不管如何,这样的大好鼎炉可不能放过,有机会得上,没机会创造机会也得上! 奴才有个想法,咱们可以布个局,弄成‘事急从权’的境况,比如在她中了魅毒的时候,舍身相助,善解人衣,事后她不但不能责怪,还得感谢你,桀桀桀桀。” 罗丰懒得理会它的馊主意,专心排队等待。 过了约莫半个时辰,总算是轮到两人,李恒先上,他被分配到符箓堂,算是小有油水的好地方。 到了罗丰,递上腰牌,那名执事长老看到名字时,略微顿了一下,随即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拿出印章,盖在腰牌的背面。 “悬命峰,这是哪处所在?”罗丰念出腰牌上的字。 李恒大惊失色:“不会吧,你怎么被分到这处凶地?执事长老,是不是哪里弄错了?” 执事长老把眼睛一瞪,怒斥道:“有什么弄错了,这是考虑到他是个瞎子,行动不便,所以才分配一个既清闲又安全的职务。何况,悬命峰的待遇哪里差了,每个月六百善功,即便是在所有职务里也是排名前列的。” 罗丰听出李恒的震惊,疑惑的问:“这职务有什么不对吗?” 李恒轻声道:“职务倒是普通,观测星象,占卜凶吉,平日很是清闲,就是这处地方有些邪门。据说近五十年来,没有一名弟子能够从这山峰上安然离职,他们有的是外出争斗被害,有的是练功时走火入魔,有的是突破境界失败而陨落,更离奇的是有名弟子在练功的时候,被果树上掉下来的水果砸中脑袋,结果真气逆行,爆体而亡。 总之,各种稀奇古怪的死亡,没有一人能够逃生,就连那悬命峰的峰主,也因为担心反噬,连续二十多年没有卸职。大家私底下交流,认为这处山峰是被某位神通大能下了诅咒,你可千万别去啊。” 执事长老根基深厚,听得一清二楚,威胁道:“上面的安排,自然有其深意,哪是你一个小辈能质疑的。又或者,他不去,换你去怎么样?” 李恒连忙闭嘴。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怎么能相信这种捕风捉影的无稽之谈?总之一句话,你要么上悬命峰,要么自废根基,离开玄冥谷。”执事长老恶狠狠道。 罗丰叹了一口气,接过腰牌道:“弟子明白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