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8章 众志成城

魔狱 1228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287字
自太荒元魔现世后,已过去二十九个时辰,距离最后的时限,还剩一个时辰,而罗丰却没有一点要苏醒过来的迹象。 斩业剑君皱眉道:“不妙啊,这样下去,怕是赶不上了,可要是提前叫醒……” 他能感应到太上圣源中的能量正在被罗丰吸收,而残留的能量也只剩下很少的一部分,散发的光芒也变得异常微弱,可依照罗丰吸收的速度进行估算,要将剩下的部分全部吸收完,至少要一个时辰,根本赶不上同太荒元魔的决斗。 两个半圣加在一起等于一个圣人,从数学上看的确成立,可在现实当中,往往前者要小于后者,正如两个拥有相同力气的人来抬一件重物,比不上一个拥有两倍力气的人来得轻松,中间免不了有损耗。 罗丰的计划是建立在太荒元魔身上还残留着圣人封印的前提下,因为通天古书只是相当于一半的钥匙,致使太荒元魔并未完全解封,而利用这点残存的封印,再配合两名亚圣的力量,理论上是可以将太荒元魔重新封印回去。 可要是超过了时限,等太荒元魔彻底摆脱了圣人封印,那么集合两名亚圣的力量能否封印他,尚属未知之数。 不过,提前叫醒罗丰显然也不是一个好提议,尽管太上圣源中残留的能量不足原来一成,可行百里者半九十,若是就差这么一点,导致罗丰无法掌握亚圣的力量,那么所有的努力都将付诸东流,连基本的封印条件都凑不齐,能否赶在时限前也就失去了意义。 此事攸关诸天万界的命运,即便行事果决如斩业剑君,此刻也不免举棋不定,不知是该继续等下去,还是果断将人叫醒。 “再等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后,如果他还未醒来,就冒险一试。” 腾出剩下的半个时辰,是将战斗的时间也考虑进去,否则要是让太荒元魔在战斗的过程中突破封印,导致整个布局功亏一篑,那就只有一死以谢天下了。 做出决定后,斩业剑君分出一缕灵识去外围巡游,发现太上教中已是十室九空,绝大部分的弟子都被转移走了,剩下的都是一些没什么潜力,或者寿元不多的修士,大抵上也是自愿留下。 故土难离。 虽然修士给人的印象总是四海为家,前往各个大千世界历练修行,随遇而安,似乎没有家乡的概念,但这是一种错误的认知,修士即便在外面历练了数十年,也总归有回宗门修养的时候,他们能毫无顾忌地在外游历,是因为他们确信,无论何时自己都可以回家。 可是现在,他们的家就要被摧毁了,这是他们生活了数十年,数百年,乃至数千年的家乡,便是灵魂也早已深深的铭刻着故乡的气息。 所以,他们宁愿跟自己的家一起被埋葬,也不愿苟活离开。 斩业剑君用手扣剑,以剑鸣伴唱,笑吟道:“三尺云敖十二徽,历劫年中混元斫。玉韵琅琅绝郑音,轻清编贯达人心。纵横自在无拘束,心不贪荣身不辱。闲唱壶中白云歌,静调世外阳春曲。吾家此曲皆自然,管无孔兮琴无弦。得来惊觉浮生梦,昼夜清音满洞天。”
这时,天际忽现凤凰剑气,光华万丈,如日中天,凤凰仰天长吟,与歌声相合。 凤凰落地后,现出苏白鹭的身影,她施礼道:“值此泰山欲崩之际,剑君尚能尽情放歌,纵情忘怀,这等胸襟着实令晚辈汗颜。” “哈,不过苦中作乐,求一个死得瞑目。” 斩业剑君眼尖,瞧见苏白鹭左手大拇指带着一个羽形扳指,知晓这是羽化宗少宗主的象征,心中不由得为对方的年纪而讶异,施了一个同辈的礼节,问道:“不知羽化少宗主来此何意?” “本宗虽屡遭劫难,风雨飘零,但仍有一份替天行道的觉悟,故而特来为封圣之战尽一点心力。” 她翻手拿出一物,道:“此为本宗镇派之宝,先天道器盘天石,可化成任意形状的兵器,太荒元魔虽强,但只要斩中了,一样挡不住此物的锋芒。” 盘天石是先天开辟大道的化身,也意味着这是世间最锋利的存在,理论上没有任何防御能挡住它的锋芒。 斩业剑君道:“本剑君便代天渊道友谢过了……却是忘了,道友你才是与天渊并肩作战多年的战友,并无我说谢的必要。” “前辈客套了,我带来的不只有盘天石,还有瀛仙宗托我带来的镇派之宝太虚镜,无论太荒元魔的力量有多强,此物都能挡住一次进攻。” 太虚镜自然就是先天太虚大道的化身,有以假乱真之效,既可用来惑敌,也可用来自保——对上太荒元魔是不用指望惑敌的效果了。 “唔,瀛仙宗为何不派人亲至?”斩业剑君问道。 “瀛仙宗、禅渡宗、归墟教的几位前辈正在联手准备烛龙创世箭,无暇抽身。” “烛龙创世箭!” 斩业剑君脸色微微一动,他知道这一箭的不同寻常,算得上是玉洲已知的最强禁招,只论一击的威能,诛仙剑阵都要甘拜下风,一箭足可让亚圣强者陷入濒死状态,只是换取强大威能的代价,便是需要无数强者的牺牲。 “禅渡宗达摩院方丈空菩提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自他往下共计十万八千名天人境佛修,皆愿舍弃一身修行,以圣血凝聚烛龙创世箭,而归墟教亦提供了等量的至邪魔血,以求汇聚圣魔之力,射出创世之箭。” 禅渡宗弟子虽多,可达到天人境修为的也不过十多万,这还是将它散播在其他世界的弟子全部算进来的总和,一下子牺牲过半的中流砥柱,以禅渡宗的底蕴,也要元气大伤,不亚于遭遇妖难的万兽宗。 苏白鹭又拿出一件纤细的宝物,带着敬佩之意道:“此物是从归墟教至宝混沌丝中截下来的一小段,其本体用来作为射出烛龙创世箭的弓弦,这一小段可用来锁定目标,并且传达射箭的信号。所有人都等待着,献出生命的那一刻。” 斩业剑君接过混沌丝,目光扫视着空荡荡的道观,感慨道:“天渊道友说得没错,我道家讲顺天而行,因势利导,终究缺少了那股大无畏的勇烈之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