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1章 克圣之剑

魔狱 1231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3975字
“克圣之剑,世上竟有如斯剑意。” 太荒元魔看着手掌残留的剑气,以及笼罩四野的剑阵,不由得发声感慨。 这是专门针对圣人的剑阵,遇强越强,将六天禁剑的效果发挥到了极致。 “剑虽至利,但你的肉身,太渺小了。” 太荒元魔抬手扬掌,蕴藏无穷之力的掌劲激荡而出,使得大地如遭雷犁,“无敌”的法则虽然在剑阵压制下不复存在,可圣人的根基仍是强得令人只能仰望。 姬及极虽然凭借“止圣鸿荒”将修为提升到跟太荒元魔相同的层次,可这股力量用来进攻无有大碍,若是用来防守,功体首先就会因为承受不住这股力量而自爆。 “妖逐千峰!” 妖戾天身形一动,倏忽间便已闪身至姬及极面前,双臂如锁,身如山峰,不动不摇,牢牢挡下圣人掌功。 根基虽有差距,可肉身不死不灭的特性,足可弥补一切,纵使圣人也无法逾越这一规矩。 太荒元魔恍然:“一者为矛,一者为盾,正确的战术,但,未必能有正确的结果。” 妖戾天哼道:“那也要打过了才知道。” 姬及极无言相争,身形一旋腾上半空,吸纳剑阵之能,无穷龙影在他背后闪烁,螭龙、虬龙、应龙……纷纷咆哮发出阵阵惊天龙吟,最终合而为一,凝成始祖之龙。 “天坠亿星祖龙怒!” 来自《皇天傲天剑诀》中的至极剑招,一改寻常覆盖式攻击,亿万星辰剑气凝聚成一点,好似尖钻刀锥,奔若雷腾,龙形剑气疾贯而出。 “圣皇霸道之剑,不差,”太荒元魔轻赞一声,首度出招,“荒立,岩爆!” 平凡无奇的招名,摄取大地泥土,蜕变成神物息壤,凝聚成尖峰穿刺而去,利用息壤无穷衍生之能,固化成永不可摧的防御。 祖龙剑影缠上息壤尖峰,引发剧烈爆炸,破碎的剑气与碎石凌乱溅射而出,皇龙霸道之剑虽是强悍,面对永无止境的息壤防御,在初时势如破竹的前进后,被一点一滴的消磨,终究难逃气空力尽的下场。 烟硝弥漫中,一点剑光穿梭虚空,悄无声息地从太荒元魔背后疾驰而出,凰龙剑气凝成一点,贯穿万物,正是“龙盘凰逸隐仙踪”与“凰翥龙翔贯天穹”的双招组合! 太荒元魔身形不动,反手向后挡住剑芒,两相冲击,圣级气罩剧烈震荡,姬及极再催剑阵克圣之能,一举刺透气罩,使得对手掌心渗出微红。 这是太荒元魔现世以来的首次负伤,哪怕只是极其轻微的剑伤,却也是一大进步,但姬及极面上不见欣喜之色,反而抽身欲退。 “现在反悔,迟了!” 太荒元魔竟是以负伤为陷阱,要顺势抓住姬及极,一击致命。 “别把孤王忘了,妖刀,怒天岚!” 风雷双式合并迅猛之刀,妖戾天挥舞龙骨刀,横插而入,一举隔开太荒元魔和姬及极,同时以身为盾,承受残留掌劲。 姬及极趁机后退,却是没有丝毫喘息余地,周身剑气激荡,再催极剑之招。 “鬿魔九剑诀,绝剑灭九洲!” 这是源自归墟教的疯魔剑术,因为修行者容易被魔剑蛊惑心智,发狂发疯,所以就算是归墟教的魔修也少有人会修行这套剑术,被列为禁忌之剑。 但此刻由姬及极使来,明明剑意中蕴藏极致的疯狂,足可使天人修士迷失道心,尤其这一极招使得他一化为九,剑意或是愤怒、或是憎恨、或是怨念、或是悲痛……但他本人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仍呈现出绝对的冷静,轻松驾驭着剑气。 或许,这才是使用《鬿魔九剑诀》正确的方式。 “以绝灭九洲的剑法来阻止吾毁灭九洲,人啊,难改叶公好龙的劣根性。” 明明剑招号为“灭九洲”,结果却是用来保护九洲,便是太荒元魔亦觉其中讽刺。 但他行动并未受到影响,周身气劲爆发,轻易就将妖戾天震出千丈,随后再度出掌,气劲凝化成壁,抵挡九剑冲击。 《鬿魔九剑诀》虽强,却也强不过《皇龙傲天剑诀》,本以为也是无功而返,谁料竟生意外之变! 此剑法本就不注重物质层面的杀伤,而是注重精神层面的侵蚀,“灭九洲”的剑意竟与太荒元魔产生共鸣,于是渗透而入,直击神魂,饶是圣人之魂不死不灭,也在冲击下短暂失神。 强者过招,哪容得半分破绽。 即便同样感到意外,但姬及极还是果断地把握住了机会,无限元功再提,又是剑上极招。 “万邪俱寂众恶灭!” 换做他人,即便根基再雄厚,也不可能无间断的使用极招,免不了要停下来回气,但姬及极此刻的修为是无穷大,不存在上限,无须回气,完全将极招当做寻常招式使用。 诛邪剑招一出,使得时空凝固,变相延长了太荒元魔失神的瞬息时间,于是妖戾天也不落人后,蚀月、弑神双式同出—— “妖刀,逆鳞断!” 诛邪之剑转瞬即至,圣级气罩剧烈震荡,欲将剑气排开,但受克圣剑阵压制,威能不足原来五成,立时被破! 姬及极一剑刺入太荒元魔左侧天枢穴,妖刀接踵而至,斜斜斩入右侧天枢穴,剑气刀芒齐齐爆发,圣血飞溅。 “荒焰,焚烬!” 太荒元魔竟是无视身上伤势,悍然展开反击,瞬间掌引神焰滚滚,大地熔化如沸,好似宣示神魔震怒,四方扩散而出。
这不是什么有名的火焰,纯粹由元气激发而成,但其烈性足以让所谓的三昧真火、太阳真火、地狱黑炎等黯然失色,因为它的温度是无穷大。 “糟糕!” 妖戾天顿时意识到不妙,迅疾一掌将姬及极震退飞出,同时以身作盾,尽可能多地挡下爆发的荒焰。 奈何太荒元魔此招是覆盖性攻击,纵然被妖戾天挡下大半,仍有少数击中了姬及极,霎时荒焰炽热燃烧,焚毁一些有形无形之物,空气、剑气、元气全部成为它的燃料,一息间就将姬及极半身烧成灰烬。 关键时刻,先天太极印自然而生,以无化有,熄灭荒焰。 太极分阴阳,阴阳生万物,火焰亦属阴阳衍生之物,恰好受先天太极图克制,成功保下姬及极一命,而且姬及极已然与道相合,肉身只是外在的显现,本体乃是由剑气构造而成,焚毁大半也能转瞬即愈。 妖戾天见得此景,稍稍松了一口气,然后也喷出一口沸腾的鲜血,落在地上便嗤嗤燃烧起来,纵有不死不灭之躯,正面挨了太荒元魔的一击,也不是那么好过的事。 太荒元魔用手轻轻一拂,天地灵气于伤处快速聚笼,使伤口迅速弥合,很快便又复原如初,连带护体气罩也跟着恢复。 “你们的实力不差,但仍毫无胜算,吾可以失手十次百次,而你们连一次都承受不起。” 姬及极与妖戾天面色凝重,没有反驳,因为对方说的是事实。 太荒元魔不在乎十次百次的负伤,圣者之躯瞬间就能恢复所有的伤势,但他们却不行,尤其是姬及极,只要正面挨上一掌,不死也要去掉半条命,而没了“止圣鸿荒”的压制,太荒元魔就能恢复“无敌”结界,谁也奈何不得。 简而言之,他们的容错率太低了,与之相比,欠缺默契反而成了一个微不足道的缺点。 面色虽是凝重,却没有半分退怯,姬及极开口道:“既是如此,那便一次都不要失败。” 先前的交锋虽是惊天动地,足可令任意大千世界的巨擘们惊叹失色,可实际上却是属于试探之举,至少姬及极一方是这样,借此估量对手的真正实力,以及战斗的风格与习惯。 真正的战斗这一刻才开始,姬及极全力激发终天禁剑阵,使得克圣之效再度提升,彻底禁绝灵气,甚至分离天地,使这一片时空脱离原来的轨道,成为一段独立的时空,从而令太荒元魔再也无法吸收天地灵气。 “无用之功,吾之功体无限,自给自足,不需要从外界吸收灵气。” 这一招用来对付极道强者或者虚空强者,足可令他们再也没有挥霍不尽的灵气,不得不谨慎出招,但用来对付本身气元无穷大的圣人,就变得毫无意义,因为无穷大不管减去多少,依然是无穷大。 姬及极没有动摇,骈指向天,凝聚一点圣洁之芒,尽付一剑浩浩荡荡,蓄势将发,正是羽化宗的绝学。 “圣华丹极裁无定!” 同样的剑招,罗丰的技术与之相比,简直是孩童捏起来的泥偶跟大匠巨作的差距,只见姬及极身旁凝聚八柄神圣光剑,散发无穷辉耀之光,仿佛营造出一片众神天堂,隐约间能听到圣谣歌音。 姬及极伸手向前一指,八剑汇流,合成一柄圣光剑芒怒射而出。 太荒元魔见状,双手平举,引动时空碎流化作无形气刃,每一片气刃中都蕴藏着一方小千世界被毁灭时产生的终天劫难气息。 “荒行,飓裂!” 双掌前推,无形气刃呈涡状奔驰卷出,利用自身中空之状,竟与圣光剑芒交错而过。 “不妙,是伤势互换之计。” 妖戾天见状,立时意识到个中凶险,这是开战以来,太荒元魔第一次采取了克敌战术,而不是简单明了的正面交锋。 若是伤势互换,太荒元魔有圣者之躯自然不惧负伤,可姬及极却是万万承受不起,于是他连忙闪身挡在前方,龙骨刀再起洪流、冰痕双式。 “妖刀,寒武纪!” 圣光剑芒从涡刃中心穿透而过,径直击中太荒元魔,得克圣之能加成,再度突破护体气罩,剑芒贯穿圣躯,带出一抹血泓,圣极剑气在体内不断引爆,更有无双剑意纠缠。 另一边,妖戾天以刀气凝聚冰山,正面阻挡圣招,却被轻易碾碎,冰屑飞溅,时空之刃不断斩击不死不灭的肉身,虽然难以留下伤痕,却让妖戾天的神魂感受到隐隐阵痛,正是劲力穿透肉身保护,直击神魂的症状。 不死不灭的躯体无法被摧毁,可终究存在着受力上限,一旦超越这个上限,劲力就会渗透入内,伤及神魂,这是妖戾天的弱点,他的神魂终究非是不死不灭。 但不管如何,至少这一招被妖戾天成功挡下,姬及极不留双方丝毫喘息余地,旋身而起,周身窍穴勃发浩然正气,凝聚万千文字,闪烁道德流光,儒门名招即将发动。 与此同时,太荒元魔消除了残留体内的剑气和剑意,正欲出招迎击,赫然发现伤势恢复的速度大不如前,顿时明悟对方的用意。 “原来如此,遮断时空,是为了阻止吾恢复伤势。”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