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4章 希望绝望

魔狱 1234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3817字
太荒元魔审视眼前的对手,上一次见面时对方还只是一名天人修士,而不到三天的时间,对方居然就连跨两个大境界,臻至亚圣,这样的速度当真匪夷所思,即便在理论上也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此刻却真真切切的摆在了眼前。 不过,圣人眼中无秘密,他很快发现了异样,洞察到真相:“原来如此,你吸收了一名亚圣强者的本源,强行提升了自己的境界,这种做法无异于揠苗助长,你无法维持神魂成圣的状态太久,而且一旦达到时限,产生的反噬足够让你神魂俱灭。” 罗丰无惧道:“只要在此之前,将你击杀,便足矣!” 太荒元魔淡笑道:“那还等什么,来吧,展现你的价值。” “鬼神九变,梼杌虐世!” 首先采取行动的却是妖戾天,似是不满对手总是忽略自己,他一手舞刀,一手舞爪,展开暴戾攻势,张牙舞爪的姿态,好似全无章法,尽是一些野蛮搏命之斗。 太荒元魔已经吃过了让对方近身的亏,当下再运飓裂之招,大量时空之刃迎面席卷而出。 然而,此招状态下的妖戾天肉身恢复能力比平时要强上数倍,却是不闪不避,直冲向前,迎面撞入时空飓风之中。 不死不灭的妖躯,原本恢复力就非常惊人,此时再受强化,恢复速度更是超乎想象,几乎是在前一道时空之刃劈出伤口后,下一道时空之刃尚未触及前,伤势便已愈合,而哪怕脑袋挨了一刀,连眼眶都被劈裂,妖戾天前进的脚步也没有半分停顿,宛若失去了理智,只剩血腥破坏的本能。 利用蛮不讲理的战术,他再度近身太荒元魔,刀劈、爪裂,撕咬,无所不用其极,半圣之躯本就是天下利器,论坚固程度不逊色后天道器,因此他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成为了凶器,表情如疯似魔,毫无章法的攻势在不惧受伤的情况下,变成了最凶猛最暴虐的攻击,强如太荒元魔,也只能步步后退,被动招架。 趁此时机,罗丰放下盘天剑,催动体内滂湃气海,三千亿年的修为,再配合《真空零能炉》的法诀,抽取体内洞天世界的真空零点能,一指点出,足以亮瞎人眼,烧毁大脑的炽热电光闪现。 “超武道,阳雷歼星炮!” 超越极限,足可歼灭一方宇宙的阳电子流喷涌而出,吞没太荒元魔的同时,也波及到了缠斗中的妖戾天,将他激震而出。 充满毁灭气息的白炽电子流,传出了不急不缓的声音。 “纯粹的灵能攻击,对吾无用。” 一只大手凭空显现,竟将阳雷歼星炮强行截断,甚至要反推回去。 论招式威能,罗丰此招已经胜过了剑神的剑招,然而《超武道》追求纯粹的破坏力,缺少精神意志方面的冲击,对太荒元魔的威胁反倒不如剑神的至高剑意更危险。 “没有效果,只是因为力量还不够强。” 罗丰不以为意,双掌平举,掌心中出现了两个混沌原点,却是两处被摧毁的大千世界的雏形,他竟是要把世界当做原子核,进行核聚变反应! 这本是不可能做到的事情,哪怕他解放全部的四大基础力都达不到前置反应条件的万分之一,然而在克圣剑阵的加持下,此时的罗丰拥有无穷大的修为,足以让不可能变成可能,再苛刻的条件都无法阻止他。 “超武道,极宇创世纪!” 两个混沌原点相互靠近,然后塌陷成宇宙黑洞,一股无可想象,超越极限,更在究极之上,任何语言都无法描述的能量爆发了! 最狂暴的混沌射线席卷而出,并在罗丰勉力控制下,尽可能多的朝太荒元魔冲去,处于边缘位置的妖戾天脸色一变,连忙低头双臂抱胸,催动全身妖元形成护体气罩,呈现全面防御姿态,并又催动“玄武镇狱”之招,只是这一回镇压的不是别人,而是自己。 理论上同样拥有无限修为的“止圣鸿荒”剑阵也化消不了四散的混沌射线,被撑得膨胀了一倍,甚至还有一些漏网之鱼透射而出,若非被屏断了时空,只怕光是外泄的能量就足够给玉洲带来毁灭性的打击。 这一招是无差别攻击,即便作为施招者的罗丰,也顶多是控制大多数射线攻击的方向,做不到精确掌握,因此就连他本人也遭到了余劲攻击,而即便是堪称世间最坚固的炼体术“无量中子体”,也抵挡不住混沌射线的冲击。 每一道混沌射线,都拥有相当于一千颗太阳爆炸时产生的能量总和,无量中子体迅速被融化分解,肉身转眼尽毁,神魂直面冲击,只能依赖不死不灭的特性进行抵抗。 片刻后,当混沌射线的余波渐渐散去,原地只剩下了一个太荒元魔的光影,纵然是圣人之躯,也抵挡不住“极宇创世纪”的冲击,在克圣之力的压制下,虽然他依旧不死不灭,但圣躯却被光化,组成肉身的基础粒子被破坏了结构,失去了能量,宛若衰败枯萎的植物,一如风化的沙石,眼下正在重组当中。 这一刻,是太荒元魔现世以来,最虚弱的时刻。 “就是现在!”
妖戾天心知机不可失,一切算计只为了创造这一破绽,当下强忍住遭到混沌射线波及的痛楚,再运妖刀诀,奔雷、疾风、洪流、冰痕、红莲五式齐现,融合为一。 “妖刀,洪荒失序!” 前所未有的刀招,这是所有妖刀诀传人都不曾推演出来的合并之招,粉碎一切秩序,让时代重归野蛮洪荒,八卦破碎,思想紊乱,阴阳混杂,太极黯灭。 “荒净,光耀!” 太荒元魔双掌汇聚至极圣光,净化世间一切藏污纳垢之所,相比他摧毁诸天万界时所用的毁灭光芒,此时的圣光更加凝实,更加璀璨,更加耀眼。 “迟了!” 妖刀混乱空间结构,使得方位顺序违背常理,妖戾天一步踏出,便已至太荒元魔面前,龙骨刀迎面斩下,抢在对方发招前砍中双手,令其掌中凝聚的圣光偏移了轨迹,斜斜射向大地,轰出一道恐怖的沟渠。 随即龙骨刀勃发五道刀气,依次击中太荒元魔的四肢和脖子,携带的混乱刀意封锁住他的行动,令他难以动弹——只有在太荒元魔最虚弱的时候,妖戾天才能做到这一点。 同一时刻,罗丰凭借不死不灭的神魂,强行承受究极之招带来的剧烈反噬,一指点向眉心,牵引出一道剑意,正是之前剑神姬及极赠予他的那道剑意。 禅渡宗、归墟教、瀛仙宗的行动,其实都是计划之外的变数,罗丰的布局,原本就仅仅只考量剑神、妖帝以及自己三人的战力,而这一切,都是以剑神的牺牲为前提,每一步的算计,都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禁剑,圣祭!” 剑神遗招再现,禁忌之招,以圣祭剑。 跟剑神发动时天地万物为剑的状态不同,罗丰这一剑将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一点上,只要刺中太荒元魔,就立即发动转化之效,再配合自己与妖帝的半圣修为,就能强行将对方转化成剑神的剑气,然后予以封印! “精妙的配合,伟大的牺牲,你们再一次令吾惊艳了。” 被钳制了行动,本该不能行动的太荒元魔,竟而缓缓抬起了手臂,一指迎面点出,指尖凝聚一抹剑意。 “祭剑,圣佑!” 争锋相对的两指碰在了一起,两股截然相反的剑意冲突,罗丰惊愕间,剑神遗招竟遭破解! “你们,太小看圣人了。” 太荒元魔单掌震地,无俦劲力分袭而出,同时重伤罗丰与妖戾天,将一人一妖远远震飞出去。 “怎么会这样?” 绝招失利,必杀之局遭破,苦心营造的机会从掌间流逝,难以明白个中缘由,又受神魂重创拖累,罗丰一时意识陷入恍惚。 “圣人眼中无秘密,任何招式,吾只要看过一遍,就能想出破解之法,圣祭之剑的确超凡入圣,令吾惊叹,但,也仅是如此。” 说话间,太荒元魔的圣躯完成重组,恢复真实的肉身。 罗丰强忍住伤势,问道:“那我之前施展的‘万邪俱寂众恶灭’呢?” 太荒元魔反问:“不中那一剑,如何能引出圣祭之剑。” 罗丰闻言,顿时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他太小瞧圣人的智慧了。 以太荒元魔的实力,足可用武力碾压一切对手,不需要动用智慧,但这不意味着他没有智慧,只是不屑使用。 另一方面,太荒元魔非是自大狂傲之辈,他不用智慧是因为没有遇上入眼的对手,但接连碰上剑神与妖帝,罗丰与妖帝的组合,致使无敌被破,圣躯连续受创,一度落入下风,有被封印的危险,又岂会继续抱着轻蔑不屑的态度呢? 既然是值得尊重的对手,那当然就该动用一切能力——包括武力和智慧——进行战斗。 “游戏结束了。” “还没输!只要我们还有一口气,这场战斗就没有结束!” 罗丰以太上忘情心法消除神魂上的伤势,然后迅速再创肉身,挺身不屈道。 太荒元魔平静道:“还没发现吗,你们已经失去最大的倚仗了。” 咔嚓! 一声破裂的脆响,罗丰与妖戾天连忙转头看去,只见插在地上的盘天剑剑身出现了一丝裂痕,并在飞快地扩张。 “什么时候?” 罗丰记得自己在施展超武道的时候,特意控制混沌射线避开了盘天剑的位置,不应该遭到攻击,而且盘天剑不受克圣之力的压制,纯粹的能量攻击很难带来真正的损伤。 “是那道该死的光束!”妖戾天咬牙切齿的说道,“他利用妖刀的干扰,趁机将光束打向了盘天剑。” 说话间,盘天剑锵然破碎,而“止圣鸿荒”的剑阵也跟着消散。 “剑神的剑阵所凭依的媒介是他的剑道,故而吾难以破坏,但你使用的媒介却是一件小小的道器,这是你犯下的最大错误。” 剑阵消散,大地一阵晃动,屏断的时空回归原有的序列。 天地灵气回充,克圣之力不复存在,无敌结界再度显现。 太荒元魔伸手一拂,之前圣躯所受的重伤瞬间恢复,再度变回最巅峰的状态,他伸手道: “你们,尽力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