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9章 交错的命运

魔狱 1239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582字
霜州,位于玉洲北部,终年飘雪,大地常白,严酷的环境孕育彪悍的民风。 暖冬城作为霜州的一流大城,尽管比不得中原大城的繁荣,却也住着不少富贵人家,罗家和素家就是其中小有名气的两个商贾之家,尽管比不得那些千年积累的大世家,但比上不足,比下有余,而且两家是积年的商业伙伴,关系紧密,连带着家宅都是相邻靠在一起,平日常有走动。 这一日,两名怀有身孕的妇人挺着大肚子,在丫鬟的扶持下来到院子里晒太阳。 “……那可就说定了,如果你我分别生下男孩女孩,就定下娃娃亲,你我两家正好结为姻亲,亲上加亲。” “嫂子肚子这么大,肯定是个胖小伙,却是有福了。” 两妇人正唠嗑着家常,其中一人忽而身子一僵,随后大叫起来:“肚、肚子……要、要生了!” 一旁的丫鬟慌忙去叫人,整个院子都热闹起来,幸好本就是预产期,家中早请了产婆待命,一群人来来往往,却是有条不紊,忙而不乱。 然而,当听到房间中女子分娩时发出的痛苦叫声,仿佛是被感染了一样,另一名妇人的肚子也开始闹腾起来,于是她家的仆人们也开始忙碌起来,又是烧水又是换布。 过了不知多久,房中终于发出一声嘹亮的婴儿哭泣声。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是对龙凤胎!” 产婆急急忙忙来报喜。 “龙凤胎!”男人大喜,他本以为有个大胖小子就满足了,于是大手一挥,“大家都辛苦了,工钱照五倍发放。” 母子平安,又是龙凤胎,还有大票赏钱,罗家上下一片喜庆。 待两个孩子清洗一遍后,一起被抱了出来,却见女孩紧紧拉着男孩的手,不肯松开。 “不知是兄妹还是姐弟?”男人向产婆询问。 “说也奇怪,最先冒出头来的是男孩,可不知怎么又缩了回去,换成女孩先出来,于是成了姐弟,这种情况,老婆子我干了二十多年,还是头一回碰见,幸亏夫人练了武,身子结实,要不然真经不起折腾。” 就在这时,天际忽然降下一片七彩祥云,落在院子里,待云气消散后,就见一名衣着华美,贵不可言的女子手持玉如意站在那里,巍巍仙气震得一群人连忙跪伏在地。 男人只瞄了一眼,便急忙收回目光,他见过不少身份高贵之人,可即便是那些皇亲国戚,甚至一国天子,较眼前之人仍是相差甚远,莫非是王母娘娘下凡? “仙人驾临寒舍,有失远迎,诚惶诚恐,不知仙人有何交代?” “本宫乃六道宗月湖天君,今日突逢心血来潮,掐指一算,发现本宫的两名弟子于此地降生,特来寻之,再续缘分。“来者正是唐英妃。 六道宗的大名,只要是走南闯北的商人,就没一个没听过的,可是这终究只是对方自称,没什么证据,男人不免有些犹豫。 “这……小人的孩子能蒙仙长亲睐,是他俩的福气,只是孩子刚刚出生,他俩的母亲都还没来得及抱过,乍然分离……” 唐英妃如何看不透对方的担忧,不过时间紧迫,后有追兵,她可不能将孩子留下,当下扔出一块玉牌,道:“持此印,你随时可以到六道宗后去见你的孩子,或者五年之后,待其艺成,本宫亦会放俩人回家,六道宗非是佛门,不讲究出家断情。” “这……那就劳烦仙长照顾了。”
心中虽有疑虑,但男人担心对方若是邪忤之辈,自己一再拒绝,将有灭门之祸,只得乖乖将一对儿女交给对方。 “此丹可强身健体、延年益寿,凡人服之,脱胎换骨洗髓易筋,武者服之,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唐英妃懒得再解释什么,接过两个婴儿后,抛下一瓶千金难买的丹药,便立即化光离去。 几乎就在唐英妃前脚离开的同时,方月仪和黄泉后脚便踏进了院子,两人一看场中情景,立即明白刚刚发生了什么。 “该死!还是迟了一步!” 方月仪一拳甩出,泄露的劲力将罗家的院墙毁去大半,在地面上犁出一条沟渠,犹自忿忿不平:“落在这女人手里,肯定会被调教成对她千依百顺的性格。” 黄泉感应着残留的气息,道:“人刚离开,走不远。” “你的意思是……也对,昔年她自毁大道,失去了极道之力,这么多年还没恢复过来,你我两人联手,当有五成胜算,可以一搏。” 两人皆是久经战场、杀伐果决之辈,懒得理会在场众人的惊疑,当即催动遁术,带着浓烈的斗志紧追而去。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来一波又走一波,看起来还不是一伙人,男人疑惑不解,可惜没人能解答他的问题。 今天注定不是个平静的日子,顷刻后,一道煌煌剑光如大日降临,现出了苏白鹭的身影。 “果然来晚了么。” 苏白鹭叹了一口气,掐指一算,便知道自己要找的那个人的转世之身已经被人先行截走,而且她更是确定,修士联盟对妖族的决战会选在今天,恐怕也是那些人在暗中推动的,为的就是拖住像她一样的有心人,令她错失时机。 “罢了,有缘还会再见面的。” 苏白鹭正欲离开,忽而隔壁院子里传来了婴儿的啼哭声,她心灵一动,闪身穿梭而过。 “这孩子是你们的吗?” 有了隔壁的提醒,院子里的人唰地全趴下,抱着孩子的妇人拘谨地点了点头。 苏白鹭柔声问道:“可以让我抱一下吗?” 妇人稍稍迟疑了一下,旁边的男人忙拽了一下她的衣服,她立马醒悟过来,将孩子递出。 苏白鹭有些不大习惯的接过孩子,端详此子相貌,只觉其根骨出众,又有神华内敛,乃是上佳道种,显然非是池中之物,更令她在意的,是这名女婴天生媚心,若是落入奸邪之辈手中,容易误入歧途。 “唔,我乃羽化宗义凰天君,观此女天赋出众,愿意收其为徒,不知两位长辈意下如何?” 她却是个实诚人,不讲什么有师徒缘分,只说是看中天赋。 妇人本是不舍,但转念一想,隔壁罗家的孩子据说也被仙家中人收去,有道是仙凡两隔,自家女儿若是一辈子做个普通人,这门亲事必然是要作废了,可若能被眼前这名女剑仙收为弟子,这门亲事就有再续的希望,虽然听名字不是一个门派,可至少也算是同道中人。 当下她便应道:“能被仙长看上,是小女的福气,一切就拜托给仙长了。” 她的男人想得更多,忙道:“本家姓素,小女尚未取名,今日既是有缘,还请仙长替小女取个名字。” 苏白鹭没有拒绝,环顾院中景色,觑见一棵梅树,忽而有了主意,道:“梅花香自苦寒来,‘素’字亦有艰苦之意,两者相辅相成,就叫她素梅吧。”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