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0章 一剑天来

魔狱 1240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754字
六道宗。 担任副宗主的端木正正在书房中辛勤处理着公务,不知从何时起,“宗主只是吉祥物,副宗主掌握实权”已经成为了六道宗默认的规矩。 目前六道宗的执政者除了端木正外,还有昔年豢神天君的坐骑八翼冥龙,在豢神天君捐躯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八翼冥龙在处理着政事,直到如今端木正成长起来,才渐渐进行权力的转交。 让一头坐骑执掌政事,哪怕这头坐骑曾经的主人是一名强者,在其他门派都是非常忌讳的事情,也只有不计小节,唯才是举,不外人看法的六道宗会这么做。 日落月升,直至深夜,端木正仍未处理完毕,因为这段时间精力都放在谋划剿灭妖族一事上,导致堆积的公文比山还高。 门外忽然响起了敲门声,端木正头也不抬道:“进来。” 来者乃是缪忠,当初在慈幼局被端木正父女所救后,他顺势加入了六道宗,日夜刻苦修行,如今也算小有成就,他为报答恩情,一直以端木家的仆人自居,和相同出身的毕小玉一起,跟随在端木蝶身旁,鞍前马后地服侍着。 缪忠恭敬的交上一片玉简,里面记载了这段日子以来,他跟随在端木蝶身边的所见所闻。 以端木正的脾气,他同女儿之间发生争执几乎是早晚的事情,在端木蝶年幼的时候倒也罢了,那时候他是说一不二的权威,每一句话都会被女儿奉为至理名言,可随着端木蝶的长大,渐渐拥有了自己的三观价值,于是就与端木正的观念产生了冲突,尤其是在踏入青春期后,这股反抗劲就更加强烈了。 在一次端木正因为公事而忘记给沐恋花扫墓后,端木蝶长久以来积累的不满爆发了,不仅离家出走,甚至为了避免被父亲的“爪牙”发现,她一口气逃出了玉洲,前往其他的九洲世界。 端木正表面上说“女儿大了,合该外出游历一番”“在其位谋其职,我岂能因私废公”,好似不甚在意,实际上暗中让缪忠每隔数月回禀一次近况。 他没有去看玉简中内容,只是道:“寻常琐事就算了,挑重点跟我说下。” 缪忠面露迟疑之色,欲言又止,直到端木正察觉异样,抬起头来直视他后,才吞吞吐吐的说道:“小姐、小姐她似乎有心上人了。” 端木正的脸色没有丝毫动容,看起来仿佛没有受消息影响,然而他就保持着这样的动作一动不动,仿佛化作了雕塑一般,半晌后才开口:“蝶儿行事虽然不着调,但善恶分明,所作所为也无不是在践行自己的信念,替天行道,只是做法上有待商榷,能入她的眼界,想来人品和才能都是上上之选。” 缪忠道:“关于那人的情报,小人在玉简中已有详尽记叙,以小人之见,那人的品行倒也称得上正直善良、光明磊落,绝非作奸犯科之辈,只是受限该界法则,此人修为不高,尚未臻至天人之境。” 端木正道:“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最重要的还是品德,才干倒是其次,包括出身、地位都不重要,我端木正非是嫌贫爱富之人。一个人只有选择了正确的道路,才能一路驰行,否则只是南辕北辙,离目标越来越远,若蝶儿真中意此人,不妨从宗门内挑选几门上乘功法,赠予此人修炼。” “这……” 缪忠面带几分犹豫,似乎是想要劝阻,却又觉得不方便开口。 端木正会错了意,道:“可是此子自尊心强,不愿受他人馈赠?那不妨改以奇遇,或者赌斗的方式令他接受,我的本意原也不是让他记住恩情。”
缪忠咬咬牙,道:“据小人观察,此人有多名红颜知己……” 咔嚓! 端木正手中的笔被他捏爆了。 沉默许久后,他拿出法天印玺道:“这件法宝你且拿去,对那人说,只要他接得下法天印玺一击,他跟小女的事情我便不再过问,如果他不敢或者接不下,那便万事休提。” 缪忠擦了擦汗,老爷如今虽然没有凝聚极道之力,但也已是渡过三重衰劫的天人强者,而在那方世界里,便是天人初境的修士也是凤毛麟角……只能希望小姐不要因此迁怒自己。 “小人明白。” 缪忠小心翼翼地收起法天印玺,迅速离开,他已经能感受到端木正身上微微向外散发的怒气了,继续待下去怕有殃及池鱼的危险。 书房中,端木正看了看手中断裂的笔管,喃喃道:“莫非,我的道心衰劫要应在这里?” …… 村庄中腾起了冲天的火焰,染红了天际,灼烧了大地,一切宛若炼狱降临。 仓惶奔逃的人群背后,是一头十丈高大的凶恶怪物,它肆无忌惮的破坏着建筑,粗壮的手臂轻轻一挥,就能轻易将一幢房子拍得粉碎,随手抓住一名人类,扔进嘴里咀嚼起来,血肉透过牙缝飞溅而出。 人类的反抗对这头怪物而言,显得微不足道,抛射过来的弓箭连它的皮肤都无法刺穿,它的身体比钢铁更加坚硬。 少年背着下半身瘫痪的母亲,拼命的奔逃着,飞速流失的体力,令他很快落在了人群的最后方,渐渐被怪物追上。 耳边传来了母亲恳求他放下的声音,但少年恍若未闻,只是咬紧牙关,继续向前跑。 “太微在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怪物?” “慈悲女神,为什么你不来救我们?” 无数疑问在脑中闪过,分身瞬间,少年忽然足下一绊,摔倒在地,连带背在他身上的母亲也被摔了出去。 就在这时,怪物迈开大步追了过来,伸手一捞,就将少年的母亲抓住,然后就要放入嘴里吞吃。 “快跑啊!” 即便在最危险的时刻,母亲心中所惦记的依旧是孩子的安危。 “太微神啊,如果你真的存在的话,就来救救我们吧,求你了!” 少年流着血泪,握紧了拳头,仰天发出痛彻心扉的悲嚎。 蓦地,天际突来一道虹光,刺破了虚空,如流星般疾坠而下,直直落在了怪物的脑袋上,一声“噗哧”没入其中。 怪物庞大的躯体倏然僵硬了,接着在少年惊惧的目光中,直直倒了下来,幸好没有将人压住。 “娘!” 少年回过神来,急忙扒开怪物的手去确认母亲的安危,发现她只是昏迷过去,并没有受伤,立时松了一口气。 接着,他去观察怪物的情况,发现怪物的脑袋上插着一柄剑,剑身几乎都没入里面。 毫无疑问,是这柄从天外飞来的剑杀死了怪物。 少年抱着几分好奇和几分敬畏,用力将剑拔出,发现剑身上刻着几个字。 “姬及极?叽叽叽?真是古怪的发音……” 忽然,少年脸色一凛,喃喃道:“也许是真的神灵显圣,也可能一切只是巧合,但无论如何,我娘的的确确获救了,我们村的所有人也因此获救……” 他立刻跪在地上,双手捧着剑,高举过头,郑重其事的立誓道:“太微在上,从今以后,我就是您最虔诚的信徒,我的一生只为践行您的信念,我要将您的荣光洒遍天下每一个角落!” 耀目阳光照射下来,受剑身反射,落在少年身上,金光璀璨,熠熠生辉,看起来如同天神下凡,欲执利器开辟新的时代。 (全文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