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第2章 魔门镇道经文

魔狱 2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943字
“……所有交待的事,你可都记住了。” 血渊老人最后问道,他的身体已然变得枯槁,气息残若游丝。 罗丰点了点头。 血渊老人欣慰一笑:“好了,老夫大限已至,你我缘分尽了,临别之际,再送你一件礼物吧。” 他伸手弹出一枚玉简,落入罗丰怀中。 “这是老夫于道途上的些许心得,赠与你权作参考。嘿,莫怪老夫没有提醒,老夫的修炼手段乃是夺人精血,化人神魂,用以充实自身气海深渊,可谓凶煞蛮横,阴险毒辣,你若是全盘吸收,可莫要遭了反噬。” 他说话时,眼中带着几分戏弄的笑意。 可惜罗丰看不见,信以为真,老实的回应道:“菜刀能用来切菜,也能用来杀人,是厨具还是凶器,全凭手握菜刀的人,而非手中握的工具。” “道理虽是简单,可世人痴迷,易受外物侵扰,哪能时时保持灵台清明……” 血渊老人的声音越来越低,气息越来越弱,就在最低谷时,他怒目圆睁,身躯一震,抬头大喝。 “败衲重披,夜永愁难彻,浊骨凡胎为劣。须凭一志,早晚超明灭,撞开千古心月!” 蓦然,气尽息绝,魂归九泉。 须臾,罗丰叹了一口气,将血渊老人仍带有体温的身体放平,以免维持着坐姿变得僵硬,随后从竹篓里拿出药锄,开始挖坑。 因双目不能清楚的看清事物,碰上一些凝结的石块,难免要多耗力气,因此,饶是罗丰常年上山寻药,体力比常人好上许多,在挖出一个可供埋人的深坑后,也把他累得气喘吁吁,汗如雨下。 尤其是用手拨掉尖锐石子的时候,被坚硬的棱角扎得满是伤口,血流不止,不得不用泡酒的白布先将双手包扎起来。 罗丰将血渊老人的尸体放入坑中,再将挖出来的泥土填回去,原地迟疑片刻,又搬过来一方岩石,压在坟头前,在上面刻了“无名氏”三个字。 他没有刻上名号,以血渊老人生平结下的诸多仇怨,若是被人发现埋骨在此,只怕转头就会被挖坟抛尸,挫骨扬灰。 做完这一切后,罗丰在坟前默默的伫立了一炷香的工夫,然后开口道:“你我虽非师徒,却有指点之恩,前辈不在意,晚辈却不能罔顾。” 他跪下双膝,磕了三个响头,随即起身将那本无字古书放入竹篓,转身正要离去。 倏然,地下传来莫名震动,仿佛有水龙翻腾,一股粘稠浓郁的血气散发出来。 紧接着,他就看见一条血龙透地而出,一口咬住那本无字古书,腾上半空。 古书封面散发出耀眼的光芒,一股不可名状的能量波动扩散开,虚空中隐隐浮现出一条金色闪耀的佛骨锁链,上面烙印着“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将古书牢牢捆住。 这条佛骨锁链已有小半被污秽,晦暗不明,如今在精血之气的冲击下,剩下的部分也渐渐出现被腐蚀的痕迹。 受到莫名的牵引,这幅佛魔争斗的画面竟是烙印到罗丰的脑海中,与常人肉眼所见不同,他所看见的画面,是以“气”的形式表现出来。 赤红色“气龙”的源头,恰好是血渊老人的埋骨之处,却是他以独门秘法,献祭自身精血之气,冲毁佛门神通的封印。 半空中,浮现出一佛一魔的虚像。 佛者庄严肃穆,端坐莲花上,坦胸露乳,手捏法印,背后有一点烛火,静止不动,如逝去的历史亘古不变,散发无量光,遍照三千世界。 魔者冷面冷颜,双肩攀着赤纹蚺蛇,双足踏立于无尽血海上,双手负于背后,端视前方,足下翻涌的血浪仿佛要将众生六道都吞没掉,神仙也难逃灾劫。 只见沉沦在血海中的无数鬼魔妖厉纷纷向佛陀扑去,哪怕被佛光化作灰灰,仍是前仆后继。 一股股无形气劲散播开,空间承受不住冲击,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 在这般不计代价的冲击下,六字佛言渐渐黯淡,佛魔双方的虚像也随着元力的消耗而渐渐变得虚无缥缈。
最终,伴随着佛者的一声叹息,缠绕着血灵古书的锁链锵然崩断。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溃散,化作浓郁的灵气四溢开。 魔者哼笑一声,带着些许得意,身影消散前,瞥了罗丰一眼,似是在说,这下谁也不欠谁了。 解开封印后的古书散发出灵动的气息,仿佛某种生物活过来一般,尤其是封面的图案旋转变化,竟是凝成一张人脸。 “我被囚禁了一万年,又被逐出了自己的故乡,现在你们竟敢哎哟!是谁这么没道德,竟然把本座扔上空中?” 却是它径直的从半空坠落下来,啪嗒一声跌落地面,摔得满身泥尘。 罗丰朝着落地处走过来去,将书捡起来。 古书抱怨道:“臭小子,为什么不好好将本座接住?” “我以为堂堂魔门镇道经文,偌大威名,决不会连浮空这点小神通都做不到。” 古书顿时被挤兑住了:“呃,我只是半身,何况被锁了上万年,身手难免有点僵硬。” 罗丰又问:“你是哪一部魔门经文?” 听到提问,以笔墨勾勒而成的书脸立刻惟妙惟肖的动起来,骄傲的表情仿佛活人一般,并发出了嚣张跋扈的声音。 “哈哈,问得好!站稳马步,气运丹田,不要被吓倒哦,本座就是——震古烁今与天同寿跳出因果不在五行执掌大道的《造化通天经》!” 罗丰刚得了血渊老人的教导,稍稍一回忆,便想起了关于这本经文的介绍,但也只有寥寥数笔,而且浮于表面,毕竟数万年来不曾有人修炼过,只有从先人笔录上得闻一二。 “有所耳闻,据说大道至简,能触摸到大道的经文,便是未开智蒙的飞禽走兽也能修炼,想来区区双目难视,是难不倒阁下的。” “呃……这个么……哈哈哈,那还用说吗?像我这样都诞生了书灵,便是用嘴巴复述,也能将经文内容告诉你,不过本座观今日天色已晚,何况你面有疲色,不如早些回去歇息。”古书明显带有敷衍之意。 罗丰不依不饶:“无妨,我有的是时间,现在是身疲心不疲,正好一闻大道妙理,看看究竟高明在哪里?” 古书见罗丰态度坚定,不容易糊弄,本就没底气的态度更加心虚,考虑再三,觉得就算瞒得过一时,也瞒不过一世,干脆坦白从宽。 “唉,说起来真是一把辛酸泪,都怪佛门秃驴用《过去燃灯经》镇压万年,以水磨工夫磨去了在下的记忆,险些被度化,除非能找回另一半身,否则草民也是无能为力。” 罗丰并不觉得吃惊,因为最初他便发现,古书散发的灵气弱得跟旁边的树木相差仿佛,实在很难让人抱有信心。 他又问道:“你的另一半身落在何处?既然是一体双胎,想来你有特殊的感应之法。” 书灵不想对方竟是如此聪颖,不给他糊弄的余地,只能讪笑几声,老实交待:“在本方界域内,鄙人没能感受到另外半身的气息,也许是当年逃脱镇压的时候,丢落到其它大千世界了吧。哈哈哈,这个答案,您满意吗?” 他的语气相比刚登场时的狂傲,可谓低三下四,身姿放得极低,不愧是镇道经文,能伸能屈,晓得识时务者为俊杰的道理。 罗丰点了点头,直言道:“简单的讲,就是现在的你一无是处。” 人在屋檐下,书灵立马换成谄媚的语气道:“也不能这么讲,至少奴才还能陪您唠嗑不是,有道是物以稀为贵,一本能说话的书,多稀罕啊!而且多给时间,也许小人能想什么。” “亏得血渊前辈已然听不见,否则得知真相,怕是要气得从黄泉中跳出来。” 罗丰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将书放进竹篓,不再理会对方的讨好,往家中方向走去。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