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3章 玄冥谷使者

魔狱 3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631字
虽然天色已晚,但对于不用眼睛认路的罗丰而言,并没有任何影响,唯一要担心的,就是喜欢在夜间出没的野兽。 幸好,一路并没有遇到什么意外,顺利回到家中。 “干什么去了,寻个药而已,居然弄到这么晚才回来?” 刚推门踏入院子,就听到一名老人不满的询问声,伴着满屋子的酒气。 他是罗丰的抚养人,也是方圆二十里村落中有名的郎中,是他将弃婴时的罗丰捡回来,并一手带大。 老人的名字无人清楚,只知道姓罗,于是乡邻们都称他“罗大夫”或“罗老爷子”。 罗丰自然不会将碰上的事情如实相告,但也不愿欺骗,便简短道:“遇到点意外。” 若换成一般的家长,怕是要仔细询问到底发生什么意外,但罗老爷子浑不在意,只叮嘱道:“晚饭早凉了,你自己热一下,吃完了别忘记收拾。” 不一会,卧室里就传来了一阵熟睡的鼾声。 罗丰早已习惯自家老爷子古怪的脾气,并不觉得奇怪。 从幼时起,老爷子对他既不溺爱,也不打骂,从来不曾买过礼物,却也没有让他饿过肚子,更拿出积蓄供他上学堂。 明明是住在一个屋檐下,相依为命的爷孙俩,却生分得如同主人和客人。 记忆中,从来不曾有过承欢膝下的天伦之乐,唯有在教导罗丰医理的时候,罗老爷子才会严厉得像一名严父,容不得半点马虎和懈怠。 罗丰会养成现在不易与人亲近的性格,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老爷子的教育,好在他天性勤奋好学,年纪轻轻便将老爷子的本领学了七七八八,附近邻居生了毛病,如今大多是由他代为诊断。 得了吩咐,罗丰走进厨房,将锅里的残羹冷炙热了一番,草草果腹后,又到院子里将堆积的柴禾劈好。 此时夜阑人静,乌云蔽月,伸手不见五指,但对他而言同白昼无异。 劈完柴禾,罗丰放热水冲了澡,又连同老爷子的脏衣服一并收拢,洗涤干净后晒在院子里。 白天他要上学,这些琐事必须在夜里完成,好在由于老爷子经常外出行医,有时候十天半个月也不回来,因此他早早的将生活本领掌握熟练,不到半个时辰就已将诸般琐事完成。 通天古书忍不住道:“有完没完!身为堂堂魔道经文的传人,你居然还干这些俗事,未免也太掉身份了。赶明儿咱们去官道上占个坑,收点买路钱,也好劫富济贫啊!有道是‘修行四要,法侣财地’,财是万万不可或缺的。” 罗丰不理它,又来到药房,从密封的柜子里拿出白缎,抹上特质的膏药后,裹住眼睛。 从小到大,每天他都要上一回药,这药方是罗老爷子专门配的,可惜至今没有发挥出一丁点作用,罗丰也早已死心,不抱有期望,只是在老爷子的勒令下遵守习惯罢了。 诸般事了,罗丰也禁不住困意侵扰,身乏体疲,就用老爷子的臭脚布将喋喋不休的古书蒙住,躺在床上沉沉睡过去。 翌日清晨,他被一阵激烈的敲门声吵醒,尚未让昏沉沉的大脑清醒过来,就听到另一间厢房里的罗老爷子发出了怒吼。 “敲什么敲,又是谁家犯病了?这是赶着投胎呢?就算死人了也不用这么着急吧?公鸡都还没叫,你倒是先抢了家畜的干活!” 敲门的声音顿时弱了下去,外面传来了村里的王牛子的声音:“罗大夫,是村长要大伙儿集合,据说是外面来了大人物。” “什么大人物小人物,临到头来,还不是两腿一蹬,化作灰灰。”罗老爷子一边大咧咧叫骂着,一边对罗丰嘱咐道,“快给我弄碗醒酒汤,嘶,这头还晕着呢!”
罗丰去药房采了一些枳木具子、葛根花和竹茹,放药锅中煎熬,心中思忖着,看来是昨日的动静引来了修士的注意。 一番动静后,罗家爷俩跟着人流,朝着村中集会用的广场走去。 广场中央有一方平台,有时候戏班子路过,会请他们在上面表演,而此时,村长正在上面和两名陌生的年轻男子说话,言语中带着几许小心翼翼的奉承,毕恭毕敬。 罗老爷子环顾一圈,皱眉道:“连周围高家村、赵家村、莲台村、牧屿村的人都来了,看来还真是大人物。” 王牛子带着几分神秘兮兮的语气道:“可不是么,听说是城里的仙家门派来了人,要我们帮忙做些事,村长是个精明的生意人,就请他们顺道看看,我们这里有没有合适的人才,能被收入门中。” “仙家门派,嘿嘿……” 罗老爷子听到消息,没有像旁边的乡邻一样惊喜若狂,反而冷笑连连。 大伙儿都知道老爷子身份不凡,至少那一手高明的医术就不是乡村大夫能有的水平,曾有谣传说老爷子是从京城里被贬谪下来,因此没人对他的反应感到奇怪,只当他是见多识广,不觉得新奇。 “大家静一静!” 村长见村民们来得差不多,便用力杵了杵松拐,发出笃笃的响声,示意众人听他说话。 等到众人屏息安静后,村长简单的进行了介绍,大致上跟王牛子讲的一样,只是更为详细一些。 两名男子是西山玄冥谷的门人,年长的叫江漭,年幼的叫柳清风,因长辈测算天机,发现这处山脉附近有异象发生,便派他们俩来调查缘由。 奈何山脉连绵宽广,两人再有神通本领,没个一年半载也别想调查完,相互一商量,便决定请山脉附近的乡民帮忙,入山探查,也不需要冒险,只需在发现平日没有的奇怪的人事物后,回来通报两人即可。 作为报答,两人愿意在附近的乡村进行甄选,二十岁以下的年轻人中,若有天资出色的人才,将带入门中进行培养,日后若有所成,便会正式收为弟子。 听说“仙人”要在这里挑选弟子,自家孩子有机会能一步登天,众人顿时炸开了锅,议论纷纷,掩不住惊喜之色,连忙交待孩子一定要努力争取被选上。 眼看台下乱成了一锅粥,脸相粗犷的江漭沉喝道:“大家安静!此番甄选只看资质,跟努力与否毫无关系,人人机会均等,所有人按照顺序,一个个上台来,不得推挤。” 没见他怎么张嘴大吼,发出的声音却让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压住了众人的议论,这份本领更让大伙相信对方的仙家身份。 通天古书以灵识与罗丰交流:“是个肉身五重境的武修,小虾米一只,修士的分水岭在第六重的念威境,在此之前的五重,哪怕资质再差,悟性再低,也能靠着水磨工夫一一突破。” 罗丰不接话,接下来,在几名村中长辈的监督下,五个村子的数百名年轻人按照顺序一一上台,那位长相清秀如书生的柳清风拿出一面镜子,微微一照后,便有了结论。 “毛、昆、羽三重灵根,不合格,下一个。” “羽、鳞、植、冥四重灵根,不合格,下一个。” “没有灵根,下一个。” ……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