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4章 血脉灵根

魔狱 4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3173字
大多数人都没有合格,一一被刷下去,最初几人还是满面失望,待见得大家都是如此,立即明白对方的要求必然十分严格,不是轻易能过关,这么一想,心中倒是好过不少。 这般你下我上,甄选进行得极快,一炷香的时间,就刷下百余人,就在大伙猜测对方也许根本不想收取徒弟的时候,第一个幸运儿就诞生了。 “冥、鳞双重灵根,可行。” 被选中的是高家村的铁匠儿子高柱,人如其名,生得又高又壮,因常年帮家里劳作,皮肤晒得漆黑,所以被村人称作黑柱子。 大家不曾想到,看起来又傻又憨,毫无仙家气息的黑柱子居然能被选中,一时没能转过弯来,就连高柱自己也是抱着走过场的心态,听到答复后,就要迈腿走下台去,走了三步后,才想明白自己不是被刷下去,而是合格通过,当下愣住。 过了好一会,高柱才因喜悦涨红了脸,回到台下后,被父母兄弟们嘉许的包围着,他只是憨厚的傻笑。 见到这一幕,乡邻们纷纷猜测,难不成仙家挑选门人,是越傻越好?又或者跟拉壮丁一样,是越壮越好? 这两种猜测没有持续太久,就被现实粉碎了。 “单一的羽灵根,不错,你通过了。” 这回的幸运儿是赵奉先,他的表现可比高柱好太多了,听到答复后,立即鞠躬施礼,口中称谢,将礼仪做足,端得是无可挑剔。 柳清风对他的表现很是欣赏,尤其是在其他同龄人行事幼稚的衬托下,不由得多看了几眼,当下又发现些许异象。 “咦,这是……木德之体!” 旁边的江漭闻言,先是不以为意的念了两遍,随即双目圆瞪:“羽灵根,木德之体,这岂不是良禽择木之相!” 两人围着赵奉先,上上下下好生端详了一回,确认判断无误后,相当热情的询问家庭情况和出身背景。 台下众人虽然听不明白其中意思,可有一点看出来了——赵家小子要飞黄腾达了! 下面的通天古书听得一塌糊涂:“鳞灵根,毛灵根,羽灵根,昆灵根……什么乱七八糟的,睡了一万年,这世上挑选修士的资质标准都变了?木德之体倒是知道,不上不下的二流道体,可良禽择木之相又是什么?” 罗丰得了血渊老人的指点后,倒是知晓通天古书为什么会疑惑不解。 现今的修行界法门的确跟以前大不相同,中古以前的修行天赋大多看五行灵根,如水灵根、火灵根等,但在一千年前,天地发生巨变,十方六界充斥着天人五衰之气,尤其是跟灵气混合在一起,难以分开,使得那些擅长吸收灵气的灵根变得有害无益,反倒是那些与外界无关,只影响自身的血脉灵根凸显出来。 现今已知的常见血脉灵根有鳞、毛、羽、昆、植、冥、神、魔,共八种。 以前的五行灵根往往一万人中才有一个,而血脉灵根却十分常见,三人中就有一个,只是大多数斑驳复杂,拥有多重血脉灵根。 对于修行而言,有血脉灵根比没有好,而单一的血脉灵根又比多重的好,越多越不利修行。 故而,柳清风和江漭进行甄选的标准就是,单一灵根者必然通过,双重灵根者中带有冥灵根的也能通过,因为玄冥谷的功法大多为冥属。 队伍渐渐缩小,眼看就要轮到罗丰,他心中却无一丝紧张,毕竟就算被检测出不具备任何灵根也没关系,因为只要是人类,就必定具备蠃灵根,这是最基本的灵根,只是大伙都懒得提罢了。 周天五虫,蠃鳞毛羽昆,人类就归于蠃属。 当然,单一的蠃灵根也就意味着,在未来修行上,可以选择的道路不多,但总归比没有路要强。 理论上,人人都有修行证道的资格。 不过对于门派而言,自然是要择优录取。 终于轮到罗丰,他不急不缓的走上平台,没有特意先将通天古书藏起来,堂堂证道经文,哪怕虎落平阳,若连小小法器都蒙骗不过,未免贻笑大方了。 柳清风用观相镜一照,显出结果,乃是冥灵根与毛灵根。 他微微皱了一下眉头,压低声音询问江漭:“师兄怎么看,按照规矩,是应该收对方入门下,可一个半瞎子,无论术法还是武道都极困难,不如我们找个借口,将他推了吧。”
江漭琢磨道:“双目失明不比四肢残缺,江湖上也不乏一些成名的瞎子修士,只要到了三重灵识境,配合武格魂器,眼睛看不看得见,其实影响不大。” “那也得他能晋级到灵识境才行,若是无法突破不了前面两重境界,灵识境不过是镜花水月,何必给人不切实际的期望。” 柳清风语气中有些不满,他当年是吃尽了苦头,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才突破到灵识境,若是别人轻轻松松就能破关,岂不显得他很没用。 江漭犹豫再三,看了一眼在旁边安静等待,丝毫没有流露紧张不安的罗丰,最终做出了决定。 “不行!规矩就是规矩,既然门内只以灵根为资格评断标准,我们就不能擅作主张,若是他没能通过考验,那是他自己无能,怨不得别人,也不会落人把柄。” 见师兄态度坚定,柳清风也不再坚持,他跟罗丰无冤无仇,单纯是不想挑了个废物进门,被其他同门嘲笑罢了,但为此跟江漭起冲突,又显得不值了。 江漭见他有些不情愿,就安慰道:“你若实在看他不顺眼,大不了,我们把他分配到悬命峰,来个眼不见为净。” 柳清风眉角一跳,悬命峰可是号称新人杀手,去多少死多少的天煞孤峰。 想到这,他的脸色释然,转头道:“冥灵根和毛灵根,你通过了。” 罗丰点点头,并没有显得多么惊喜,抱拳说了声谢谢,便走下台去。 这番沉稳的表现落入柳清风眼中,却认为罗丰是不将他放在眼里,没大没小,心中更是不喜,暗暗下定决心,要将这名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送上悬命峰。 通天古书告密道:“那个一看就是伪君子的家伙,可能要对你不利哦,估计是八字相冲,他看你很不顺眼,肯定要使坏。哈,本座可是阴人暗算的大家,这伪君子道行太浅,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他拉的什么屎。” 罗丰没有回应,他早已习惯他人的歧视与无端的恶意。 人群中的罗老爷子自然也听到了结果,他打了声长长的哈欠,同样不显得多么高兴,与欣喜若狂的赵奉先、高柱两家人形成鲜明对比。 旁观者一见这爷俩的态度,暗自咂舌,也不怕仙者恼怒,撤了你们的资格,果然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老爷子,我……” 罗丰正要开口,就被罗老爷子打断。 “我虽然讨厌修行界的是是非非,宁愿你平平安安过一辈子,但既然机缘到了,那就出去闯闯吧,男子汉大丈夫,岂能一辈子待在山窝里。” “可近几年来,老爷子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又不愿禁酒,若有我服侍在身边……” 罗老爷子吹胡子瞪眼:“放屁!老子身体还很健壮呢,等闲活个二三十年不成问题,我是大夫我会不清楚吗?快滚快滚,家里少张吃饭的嘴,我也乐得轻松,没捡到你之前的五十年,我不也一个人走过来了,哪用得着你这毛头小子来瞎操心?” 罗丰口中称是,站到一边。 在他通过后,又有四人合格,分别是莲台村的李恒、孙小莲,赵家村的赵一凡,牧屿村的张正。 近八百人中,共取了七人,可谓百里挑一,但在内行人眼中,这样的合格率堪称上等,倒是让玄冥谷的两人忍不住感慨人杰地灵,令村长倍有面子。 最后,柳清风道:“除去那四名过关的人选和相关家属外,其余人等,请到周围山林中搜索,无论有没有发现,明天我们师兄两人便会启程回转山门,也请那七名年轻人做好准备。” 得了指示,众人或是欢喜,或是失落的散去,但都有些意犹未尽,相互间谈论不休,话题主要是集中在赵奉先身上,他一人出尽了风头,盖过了其余三人,倒是让罗丰等人轻松不少。 赵族长更是趁热打铁,真诚的邀请柳清风和江漭到他家的宅院歇息。 玄冥谷的两人一核计,觉得以赵奉先的资质,成为玄冥谷的入室弟子是板上钉钉的事,甚至运气稍好一些,往上升入总脉宗门也不无可能,现在提前打好关系,并非什么坏事,便应了下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