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第5章 三教六宗

魔狱 5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461字
金乌东升,天际微亮,晨曦遍撒大地。 罗丰收拾好了行囊,正欲辞行,就看见罗老爷子拿着一方药匣子走过来。 “我本来就打算,等你成年了,就让你出去行医,当个游方郎中,多见见世面,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现在倒是提前用上。” 罗丰接过药匣,沉甸甸的,是亲情的份量。 他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什么感人的离别话,最后道:“我这就离开了,你要多保重了。” 罗老爷子不耐烦的摆手:“行了行了,又不是生离死别,矫情个什么劲,快滚快滚。” 他略显粗暴的将人推出屋子,一把关上了大门,随即仿佛想起了什么,连忙道:“有三件事你且牢记,一是治眼的药要天天抹,不可懈怠;二是谨记‘和光同尘,与时舒卷’的道理;三是药匣里有一封信,将来你若成就天人,不妨打开看看,若是三十年内未能达到,那就将信烧了。” “我记住了。” 罗丰缓缓走到院子门口,转身跪在地上,对着合上的屋门磕了三个头,然后大步走了出去。 屋子里,罗老爷子透过微微打开的窗户缝隙,看着渐行渐远的背影,既是落寞,又是欣慰的叹了一口气…… 罗丰带着行李来到约定好的村子门口,发现自己是最后一个,但此时离说好的时间尚有一刻钟,想来其他人都是等不及了。 江漭道:“既然人都到齐了,我们便出发吧。” 他拿出一件巴掌大的青铜马车,捏了个法印,往地上一扔,青铜马车陡然增大,片刻间就扩大到比寻常马车还要大上一圈,坐下十人绰绰有余。 柳清风见众人看得目瞪口呆,微微有些得意,倒是罗丰在前日见过宏伟壮阔的佛魔大战,对这等小把戏不会觉得惊奇,只不过落在别人眼里,他的冷静就成了无知者无畏,毕竟瞎子什么也看不见。 通天古书更是充满不屑:“真正的运输类法器应该是藏须弥于芥子,空间符文阵是最基本的要求,这种制式的法器,只有两种形态,外形看起来越大,证明它内部装得越少。” 罗丰在脑中反驳:“堂堂的镇道经文,却对两名小辈的法器评头论足,这可彰显不出你的高明。” 这话将通天古书噎得不行,他本就自矜身份,便端起架子,一路上竟是彻底沉默,不再发言。 诸人坐进宽敞的马车,两匹铜马受灵力驱动,飞速奔跑起来,随即更是踏上了天空,拉着马车在飞行。 “这两匹铜马中禁锢着冥界的游魂,所以能自动辨物,而且它们不需要吃任何食物,只要法力供应充足,便能永无止息的飞下去。” 柳清风带着几分卖弄的讲解起法器的神通妙用,引得初出茅庐的菜鸟们啧啧赞叹,大大的满足了虚荣心,唯有罗丰的“不识时务”,令他微微有些介怀,不过一想到对方会被安排到有去无回的悬命峰,也就大度的放过了。 众人言谈甚欢,几名年轻人更是沉浸在对未来的期盼中,踌躇满志,忘却了思乡情。 罗丰听到轻快的解说声,心中思忖着,昨天五个村子数千人上山搜索,最终一无所获,对这一结果,这两人似乎并不在意,倒像是专程来挑选徒弟的。 不过转念一想,又觉得这种情况理所当然,恐怕柳清风两人也没想着一定找到异象源头,毕竟若是运气不好,碰上落难的大人物,被灭口的可能性很大,比如血渊老人这样,纵然身负重伤,生命残若风中烛火,要杀掉他们两人,也就是吹口气的事情。
他俩一方面不想真的被牵扯进麻烦事,一方面又不想无所作为而被门派责罚,便想了个偷梁换柱的法子,用找寻弟子来代过。 “玄冥谷乃是六道宗的五大分脉之一,其余四脉为句芒、祝融、蓐收、后土。堂中弟子若能晋级六重念威境,便有机会鱼跃龙门,向上成为六道宗的弟子。六道宗既是巫州首座,又是天下闻名的‘三教六宗’之一,实力非比寻常。” 柳清风侃侃而谈,江漭不擅口舌,乐得清闲,由着他对新人教导修行界的常识。 在聆听的同时,对他人目光十分敏感的罗丰隐隐感受到,江漭偶尔扫过众人的视线中,带着一股阴冷的味道,就像是看着一群即将被送入屠宰场的猪仔。 其他人就没他那么敏感,赵奉先好奇的问:“三教六宗是指什么?” 柳清风卖弄道:“三教六宗是天下间实力最强的九大门派,其中三教指的是天庭、太上和归墟,六宗分别是禅渡宗、万兽宗、羽化宗、龙傲宗、瀛仙宗和六道宗,若划分层次,三教是超流的门派,六宗则是一流,至于二流门派,便如天上繁星,数不胜数。” 罗丰听到天庭和归墟,心头微微一动,血渊老人便是归墟长老,归墟教因作风狠毒,加上功体多为魔灵根,因此又被称作魔教,而他的生死仇人尊天神皇,则是天庭的掌教,实力深不可测。 若血渊老人所言属实,尊天神皇已被域外天魔取代,那么以天庭教的地位,只要他有心为恶,就能在江湖上掀起腥风血雨,更可怕的,是他蛰伏不动,暗中算计。 以罗丰现今的地位,便是当面指证对方,也无人会相信,哪怕散播谣言,使用三人成虎之计,也只是徒劳的暴露自己,更会引来杀机。 思来想去,没能想出一个稳妥有效的法子,罗丰在心中叹了一口气,知晓是自家本领太低,触摸不到对方的层次。 蚁虫也许能以群攻之法,咬死一头大象,但让它咬掉天上月亮的一粒尘土,便是聪慧绝伦,才智无双,也绝无可能做到。 想通了这点,罗丰便将如何对付尊天神皇的念头抛诸脑后,不再去白费脑力,转而跟同乡一起,聆听柳清风的常识普及。 待过了半日,柳清风说得口干舌燥,吞下一杯茶水正要接着说,一直安静的江涛忽然开口了:“到此为止吧,柳师弟该说正事了。” 柳清风停顿了一下,转头问道:“现在就说出真相,会不会早了点?” 江涛漫不经心道:“反正迟早要知道的,早一刻知道,就能多做一份心理准备,免得到了山门后大惊小怪,扰了其他同门。” “说得也是。” 等柳清风转过头来,一张脸已经变得冷冰冰,嘴角再也没有微笑,眼神中透着凶恶,方才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不相干的人。 众小子心头一凛,都感觉到不对劲,就见柳清风眯着眼睛,冷笑道:“忘了告诉你们,我们六道宗在修行界,一般是被称作邪宗。”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