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邪宗作风

魔狱 6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382字
乍闻自己将拜入的门派是邪道的消息,赵奉先等人都是大惊失色,连罗丰也感到讶异。 当初血渊老人因大限将至,时间紧迫,只告诉了他关于三教的消息,不想除了归墟是魔教外,居然还有一个邪宗,当真是离了虎穴,又入狼巢。 看着众人的脸色变幻,柳清风一脸诚恳道:“‘邪宗’的称号是其他门派的污蔑,我们却是不承认的,只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们当中有谁不愿意,不妨直说,我们还是讲道理的嘛。” 张正直接站了起来,义正词严道:“空穴来风,岂能无因?自古正邪不两立,我等从小饱读圣贤书,受道德教化,虽不敢自比古贤义士,又怎能同流合污,自甘堕落?” 柳清风脸上没有怒意,平平淡淡的鼓掌道:“好一个正邪不两立,既然你如此有骨气,那就成全你吧。” 他伸出右手,以中指对着张正的脑袋轻轻一弹。 银瓶乍裂,宛如被木棍敲碎的西瓜,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飞溅而出,散落一地,腥味扑鼻而来。 孙小莲就坐在张正的旁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溅了半边身体,头发上满是红白惨物,更有一股温温热热的触感传递过来。 头颅被爆碎的尸体在原地立了一会,摇摇晃晃的倒了下去。 “啊啊啊——” 当她醒悟过来,明白溅在自己身上的是什么东西后,发出了尖叫声。 “别吵!” 柳清风隔空一抓,就将孙小莲拎了起来,无形气劲紧紧紧压着她的喉咙,让她再也发不出声音,其余人见状,发出半截尖叫的赵一凡和李恒连忙死死捂住嘴巴。 孙小莲像一个溺水者般拼命的挣扎,试图用手去解放脖子,却是徒劳无功,双腿不停的蹦弹,结果越来越无力,一会儿,眼泪鼻涕都流出来,下身更传出一股尿骚味。 就在她即将窒息昏迷之际,柳清风松开了手。 孙小莲死里逃生,捡回一条性命,趴在椅子上不停咳嗽,却是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唯恐又惹恼了对方。 柳清风摊开双手,一脸无辜道:“看吧,我这人还是很讲道理的,张正说正邪不两立,我就帮他求仁得仁,孙小莲虽然惹恼了我,但我事先没有提醒,所以只是稍加惩戒,毕竟我也不是一个嗜杀的人嘛。” 可惜,现在已经没人会相信他。 赵一凡和李恒都吓得瑟瑟发抖,高柱直接呆立,赵奉先也是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表面上维持着镇定,双脚忍不住颤抖——这样的表现令暗中观察的江涛很是满意。 只有罗丰除了初时的惊讶外,就始终保持着冷静,对外界毫无反应,仿佛变成了聋哑人。 江涛知道他的双眼有问题,只当是没有视觉上的冲击,无知者无畏,因此评价上打了折扣。 然而罗丰此刻心中所想,乃是临行前罗老爷子说过的话。 和光同尘,与时舒卷。 这不正是为眼前这一幕做出的警告? 可是这样一来,不也意味着罗老爷子早已看出柳清风和江涛的邪宗背景,难道他也是修行界的人?若是如此,为什么他数十年来要躲在小山沟中,而且从来不曾运用神通?
诸多疑问,一时也难以厘清,不过罗丰想到药匣里还有一封信,想来里面会有详细的解释,便决定将这些疑惑暂时搁置,等未来成就天人,再来理会。 柳清风看了一眼众人的表现,很是享受道:“有什么要求赶紧提,只要是合理的,我会尽量满足,过了现在,一旦到了玄冥谷,你们便是想反悔也来不及了。” 赵一凡脸色变幻不定,可能是因为孙小莲被放一条生路,他缓缓的举起了手,带着哭腔道:“能不能放我回去?我愿意将家里的钱财全部献上,当然,您要是觉得不好,就当我没说过。” 他是赵家村的人,也是赵奉先的跟班。 赵奉先本想引他为助力,以免到了仙门变成孤家寡人,现在一听,知道要糟,狂打眼神提醒,可惜早已被吓坏的赵一凡根本没有注意到。 柳清风闻言,露出欣慰的笑容道:“当然可以,你的要求合情合理,没有不允许的道理,现在我就送你回去。” 说完,他就用真气裹住赵一凡,打开车厢的门,直接扔了出去。 门外传来了凄惨的尖叫声,并迅速远去。 这辆青铜冥车飞行在数百米的天空,凡人被扔出去的下场可想而知。 柳清风又问:“还有谁有疑问吗?” 只要不是傻子,众人都知道怎么回答,纷纷摇头。 柳清风收整笑容,肃然道:“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就是六道宗的风格。不是我故意吓唬你们,现在用别人的命总结经验,总好过未来用自己的命得到教训。” 赵奉先忙道:“师兄的苦心,我们铭记在心。” 其余人等也是默默的点头,但都被吓得不敢发出声音,唯恐一个不小心,步了前两人的后尘。 “放宽心,不必紧张,你们已经通过了考验,从现在起就是玄冥谷的弟子,同门间要相亲相爱,相互扶持,就算是我,也不能无故加害。” 柳清风这才满意的笑了笑,将全身气势一敛,变回之前那副好好先生的模样,只不过再也不会有人相信他是如表面般的人畜无害。 何况,他说的是不能无故加害,反过来说,只要有了借口,就能光明正大的下毒手。 一想到这点,哪怕是最有城府的赵奉先,也对即将加入的门派生出许多寒意,提醒自己一定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与此同时,柳清风稍稍用眼神瞥了一眼,仿佛木头人般坐在位置上,从头到尾都不曾动弹过的罗丰,心中略有点可惜。 若罗丰方才稍微流露出惊慌或恐惧,他就能以此为借口,将人扔下马车,最后顶多被批评行事过于鲁莽。 但整个过程中,罗丰的表现并没有触犯规矩,纵然是他也不能肆意妄为,毕竟这辆马车上纹有回溯灵术,能记录下车厢内发生的全部过程,作为弟子评价的证据送到每一名执事长老的手上,他可不想因此而受到严惩。 “你又把马车弄脏了,下次记得换个温和点的手法。” 江涛皱眉抱怨了一句,随后轻轻招手,一道水波凭空出现,将张正的尸体连同那些红白秽物裹住,一齐送出了车外。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