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第7章 玄冥谷

魔狱 7 作者造化斋主 全文字数 2566字
经历了血腥的一幕,众人心头都是沉甸甸的,仿佛被一块巨石压住,透不过气,谁也不敢肆意发言,于是青铜冥车中寂静得针落可闻。 倒是通天古书浑不在意,嘻嘻笑道:“杀伐由心,这才是我辈风范,姓柳的小子两面三刀,是个称职的伪君子。” “杀伐由心倒是未必,死掉的张正和赵一凡都是双重灵根,资质较差,所以可以被舍弃,李恒是单一灵根,纵然表现稍逊,也能逃过一劫。柳清风虽然表现得好像肆无忌惮,实则受到规矩的钳制,要不然,也不可能对我无所作为。” 通天古书不服气:“遵守门派利益,服从大局,能伸能屈,手段狠辣,不拘小节,这才是人才。” 罗丰不看好:“人才?他这是取死之道,柳清风的手段过于狠辣无情,等于在大家的心中扎了根刺,想那赵一凡是赵家族人,也是赵奉先预定的帮手,如今半路夭折,以他的心性,将来若是显贵,必定会来寻仇。 真正的人才,应该是江涛才对,面厚心黑,似忠实奸,其实整个局势都是他在引导,偏偏不显踪迹,把得罪人的事情全交给柳清风干了。唱戏需一白一红,他就是那个红脸,若我没有猜错,很快他就会做出安抚人心的举动。” 通天古书琢磨了一下,承认道:“你说得有几分道理,嘿,这次却是老朽看走眼了,被封印了上万年,连脑子都有些不灵光。” 之后正如罗丰所料,见车厢内沉闷,江涛拿出几枚玉简发给众人,称是介绍玄冥谷的内容,包括一些门规、名人和功法。 众人不敢与柳清风搭话,偏偏无所事事,容易胡思乱想,越发心慌意乱,现在拿到玉简,正好转移注意。 这份玉简除了介绍玄冥谷外,还简略讲了修行上的肉身九重境,分别是炼气、阴阳、灵识、入微、无漏、念威、元胎、化神、还虚。 更可贵的是留在最后的个人建议,关乎拜入门派后在功法上的选择,全是江涛个人总结出来的经验,弥足珍贵。 这些内容大家不说,柳清风自然不知道,只以为是普通的引荐玉简,而两相比较之后,更衬托得他品行恶劣,叫人耿怀。 江涛收买人心的手段之高明,可见一斑。哪怕罗丰已看透他的用意,也不得不承认欠下人情。 接下来的日子,柳清风和江涛打坐修行,不在乎时间,众人靠着阅读玉简的内容打发时间,也不觉得无聊。 如此过了三日,青铜冥车终于抵达了玄冥谷。 与众人设想的煞风呼啸、鬼哭狼嚎、魔气冲天的风景不同,玄冥谷周遭的环境甚是瑰丽优雅,鸟语花香,山清水秀,宁静安详,颇有点人间仙境的味道,一点也不像邪宗。 似是看出众人心中疑惑,柳清风笑道:“就算是杀人土匪,也不会在脸上写着‘我要打劫’,毕竟是我们居住的地方,当然要看得舒服。 越是与鬼物交流,就越需要发泄压力,以免将自己逼疯,那种显形于表,特意将外观装扮得凶神恶煞,都是些不入流的小门派才会干的事。” 众人释然,觉得很有道理——他们忘了,之前柳清风是怎样和颜悦色的骗人送死。 踏入玄冥谷后,众人发现,里面的殿堂楼阁的确是恢宏精妙,出自大家手笔,但总有一股阴气森森的味道,叫人不寒而栗。 通天古书桀桀笑道:“这里的楼房,都是用妖骨为基,以血液为泥,混合浇灌而成,每一处地基都镇压着恶鬼冤魂,彼此以秘术勾连,吸纳地煞之气,联成阴极地煞万鬼灵阵。平日可以蕴生幽冥阴气,温养鬼魂冥物,一旦遭遇到袭击,又能放出百万鬼军御敌,这手笔倒也巧妙。”
其实就算它不说,罗丰也察觉到了不对劲,因为这里实在太安静了。 明明是有数千人居住的地方,却连点喧闹声都没有,山林中的鸟叫声都能清晰听见,死寂得仿佛墓地一般。 他心中思忖:“六道宗,六道轮回,果然是跟冥界相关,并非只有悲嚎吵闹才算是魔,寂静无声,永恒安宁,也是另一种意义上的邪气森然。” 江涛领着众人来到一间挂着“内务府”牌匾的殿堂,随后跟坐在正堂门口的一名老人交代几句。 这名老人眼神阴冷,脸色苍白,形貌枯槁,眼神轻轻一扫,就让人脚底生寒。 罗丰没有目光上的对视,仍生出一种被猛兽盯住的恐惧,仿佛对方只要稍微有点念头,就能轻易捏死他这只小虾米。 连他都是这样,其他人就更别说了,一个个屏住呼吸,大气不敢喘,回过神来的时候,后背已经被冷汗濡湿了。 好在老人并没有在众人身上多花时间,只有在看向赵奉先的时候多停留了一息,随即就拿出五个盒子,然后摆手示意所有人可以出去了。 整个过程,他没有说一句话,却带给人巨大的压抑感。 柳清风带着众人匆匆离开,他似乎也不喜欢在老人身边待得长久,很快来到一座仿佛客栈的黝黑石楼前。 “这盒子里面有一套带有自净效果的练功服,一柄练习真气控制的冥火飞剑,一瓶装有十粒养气丹的药瓶,一枚入门玉简,玉简里面有一套基础功法《幽冥诀》。 你们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个房间住下,然后全力修炼《幽冥诀》,直到感悟气感,衍生出幽冥真气,踏入一重炼气境,就可以出来了。” 李恒小心翼翼的问:“我们不能出门吗?这《幽冥诀》应该不会一天就能练成吧,到时候食物怎么办?” 柳清风道:“一粒养气丹,足够让正常人三天不吃饭。” 李恒见他并不生气,又壮着胆子问:“一共十粒养气丹,如果过了一个月,都没有衍生出真气,那该怎么办?” 柳清风笑了起来,装作神秘兮兮的语气道:“不妨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这些密室的石门一旦关闭,想要打开,就必须注入幽冥真气,除此以外,不管人在屋里怎么折腾,都不会有半点声音传出密室,是不是很有趣?” 众人可一点也不觉得有趣,个个面色发青,再一次体会到为什么六道宗会被称为邪宗。 江涛咳嗽一声,道:“柳师弟不要吓他们,你们也别太害怕,这一关不算太难,迄今为止的通过率在九成左右,只要不是资质、悟性特别拙劣的人,都能过关。” 众人心下稍安,只是一想到还有一成概率不通过,会被活活饿死在密室里,便不可遏制的生出焦躁感,纷纷抓紧时间,随意挑了个房间后就进去修炼。 罗丰是最后一个进屋的,发现里面还挺宽敞的,有起居、书房、演武等五个房间,而且布置豪华奢侈,各种家具均是采用上等材料。 他盘腿坐到练功床上,令通天古书确认周围并无偷窥的术法后,拿出一枚玉简,这并不是玄冥谷的,而是血渊老人给他的玉简。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