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花样年华④

作者变相怪杰777 全文字数 7152字
我跟前妻婚前,就发现了与她有诸多的不合拍。但那时年轻单纯,总以为那些缺点可以在共同生活里改变的。不是总是有人说“磨合”吗? 但十年的失败婚姻告诉我,我这想法完全错了。有句老话说,“三岁看小,七岁看老”,这其实是有一定道理的。为什么呢,因为“七岁看老”,实际上讲的是思维方式的形成和定格。 不同思维方式的人,看待问题的角度态度就不一样。同样的事情,两个不同思维方式的人,能总结出完全不同的看法。比如说,就我跟A女的分手,不同思维方式的人就能得出不同结论:有的人觉得,嗯,A女太过分,自己以后做人可不能那么贪婪,贪婪让美丽都会变得丑陋,而且到底那是一场空;但另外的一些人呢,就可能得出不同的结论,嗯,那个叫李守杰的真他妈不是东西,一个月才花你两万块钱你丫就脚底抹油了,真是不叫个男人啊,也不想想人家这个曾经的模特能花你的钱那是瞧得起你。瞧瞧,要是这两种思维方式的人凑一堆,那能有个消停才怪。 一个人的品行,无非是几个方面原因形成的:1,**前生活成长经验的积累。2,家庭遗传家庭环境因素。3,长大后朋友圈生活圈的潜移默化。4,自己主动寻找和学习来的东西。 两个年轻人遇到一起产生爱情时,都二十出头了,对方的品行早就定型了。作为外来者,配偶方只是决定品行的四个原因中的一个里的一部分,即第3条原因中的一部分,凭借这么点分量,是无法改变对方的思维方式的,起码是很难。 哲学上有句话说,存在即合理,人形成不同的品行肯定是有原因的。但事实上,人的品行形成是个非常复杂的问题,即便搞清楚了品行形成的客观因素,也无法控制主观因素。基因可以遗传,但也会突变;品行可以培养,但也会叛逆。所以,即便是生活成长环境和经历完全相同的人,不同个体之间的品行也会有很大差异。选择婚姻,意味着选择与自己坚守一生的人,而选择一个什么样品行的人作为自己的伴侣,决定婚姻的成败。 美满的婚姻其实都相似,那就是两个人几乎在每一个方面都很默契,支撑着这种默契的,是彼此相同或者相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以及从这种“大同”而产生的默契。好的夫妻,可以存“小异”,但必须有“大同”作为基础,即两人在生活目标,婚姻责任,双方角色,道德水准等方面有一个共识。 不同的夫妻,两人在婚姻中的角色可以因实际情况而异,但担当什么角色,履行什么责任,共同奋斗到一个什么目标,遵循什么样的道德水准,必须达成共识。有这个共识,双方都会规范自己的行为,为了一个目标努力奋斗。能力也许有高低不同,但目标是一致的。没有这个共识作为基础,这桩婚姻一定是痛苦的婚姻,即使不离婚也是一辈子龃龉不断,互相折磨,实际上也还是失败的婚姻。 有些人可能会说:你跟你配偶朝夕相处一辈子,你要是改变不了对方,说明你不懂得沟通,没能耐。说这种话的人,一看就知道是没几分阅历的思想菜鸟。初生牛犊不怕虎,因为无知,人才会显得狂妄。就跟年轻时的我一样,总感觉自己可以无往不胜,总想着改变这改变那。老了我才明白,我不过是个凡夫俗子,我什么都改变不了。 别说你我这种小人物,我党几千万号特殊材料制成的人马,张三主义李四思想王麻子理论地奋斗了**十年,又是反右又是文革又是清除精神污染又是反腐倡廉三讲葆先地折腾了一路,别说没改造好十几亿中国人的世界观,就连自己领导层里那几个人的世界观都没改造好,**成克杰陈-良-宇之类的杰出人物涌现了一批又一批。你觉得你比我党还强大?哼哼,小样。 只有世界观大同小异的人才能进行有效的沟通,世界观迥异的人怎么都无法实现沟通,只有鸡同鸭讲,斗争来斗争去,谁也搞不定谁。 两个世界观相同的人,当某一方提出一个建议或者意见时,另一方基于这种大同而感受到对方的善意并且认真对待,无论最终是否采纳,都在善意与信任中完成这种沟通。 而缺乏相同世界观的夫妻,当某一方提出一个建议时,另一方会感到威胁、怀疑、排斥、甚至鄙视,反过来也就不会认真对待。而提出建议的一方感觉自己被忽视,会发出“不识好歹”的抱怨,很难进行有效的沟通,两人的关系将走向恶化。一次两次忍受沟通中来自对方的敌意和漠视还可以,但天长日久,再多的耐心也会被损耗殆尽。人都是人,你有脾气我还有脾气呢,我又没做亏心事,既然你不信任我,我又凭什么信任你? 没有沟通是万万不能的,但沟通也不是万能的。并不是什么事一用“沟通”这个神奇的法宝,就能迎刃而解;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跟你心平气和沟通的。比如,电视剧《不要和陌生人讲话》里边那个变态安嘉和,跟他沟通的下场,不是落个鼻青脸肿、遍体鳞伤,就是连小命都搭进去。再比如,您要是到1937年12月的南京城内,面对一个拿东洋刀玩“百人斩”的日本鬼子,跟他沟通一下,说让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您试试是什么结果? 沟通首先是需要有三观的“大同”作为共同基础的,没有这个共识,无从沟通。如果谁要顽固地认为成年人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一定可以改变,那么,只能对您表示由衷钦佩,您比改造别人“三观”改造了**十年的**还厉害。建议您把胡哥撵下台,自己去当总书记吧,英特纳雄耐尔在您的手下一定会实现。 所以,年轻人在选择人生伴侣时,务必要考虑清楚对方究竟和你是不是有着相同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如果发现对方的言行总是有不少让你感觉非常不可理解的地方,或者在你看来很无厘头的缺点,那就说明对方跟你存在完全不同的“三观”。 因为“三观”的不同,两人的处世方式就存在巨大差异,你认为很正常的东西对方认为不可理解,你认为不能忍受的东西对方却习以为常。这时你就必须决断,要么,你全盘改变自己,跟皈依宗教一样彻底服从对方,接受这些缺点跟对方继续;要么就坚持着你的坚持,不接受这些跟对方拜拜。 当断不断,必为其乱,千万别既不满意又割舍不了,幻想着改变对方——你算老几?没准人家还想改变你呢。 当然,实现世界观脱胎换骨的人或许也有,要不怎么有句话叫浪子回头呢。只是我所考虑的是规律不是特例。不信你去调查一下那些二进宫三进宫四进宫的刑事惯犯,看看他们有几个能真正实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这帮人就喜欢作奸犯科,几进宫也改不了他们的品行。用世界上最强制的力量改造他们尚且如此,通过劝告之类的方式你还想顶用?你以为他们几进几出、作奸犯科时没人劝过他们? 我在与前妻结婚之前,其实就发现了她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自私,什么事情都只想着自己,一起吃饭时,吃鱼自己先抢味道最好的鱼肚子,吃肉咬下瘦肉自己吃,肥肉甩给我,吃苹果自己吃外面一圈,剩下靠苹果核的给我。缺乏责任心,坐公交车见了老弱病残孕从不让座,我让座她还嘲笑我,说她两句她就会跟我争吵,说都是人,凭啥给别人让座?我是女人我也是弱者,我没必要给别人让座,你要让你让,我不让。没有同情心,见了残疾乞丐、遇到灾区募捐向来一毛不拔。缺乏温柔,可以随便地在大街上对我发火,公共场合冲我破口大骂让我下不来台。物欲强烈,每月工资花个精光,然后吃饭都要靠我。懒惰,卫生习惯极差,什么家务事情都不做。骄横,经常莫名其妙、无中生有地嘲笑我,把我贬得一钱不值,说自己找了我属于低就很多,遇到有朋友或同事聚会,也不忘当众数落我一番。喜欢被人伺候,就连看电视时候,一会儿要我给她倒水,一会儿要我给她削水果,吃完了就把胡往我手里一丢,连自己丢垃圾桶都懒得去,等等。还有她的家庭,成天这这那那的啰嗦个没完,事儿忒他妈多,也让我感觉非常讨厌。 这些我结婚前都知道,也曾为此犹豫过究竟是否结婚。但是很遗憾,我当时做出了错误的选择,还是跟她结婚了。 之所以做出这种选择,是因为几个原因:第一,珍惜几年的感情;第二,认为跟她上床了,就要负责到底;第三,认为我可以慢慢改变她;第四,觉得自己是男的要宽容;第五,恐惧失恋带来的痛苦。 大凡感觉到了不合适而继续将就的男女,多半是遵从这些心理。其实,这些想法是非常愚蠢的。 首先,珍惜感情没错,但两个世界观差异太大的人勉强凑合在一起,会彼此折磨不断,怎么也磨合不了;到最后,这种折磨会耗光一切感情基础,甚至演变为彼此仇恨。有人说,这不对,不是“百年修来同床枕,一日夫妻百日恩”嘛。这话不是绝对的,这适用于互相恩爱的夫妻,而不是互相折磨的夫妻,也不适用一个奉献者一个索取者的夫妻。夫妻间反目成仇的例子也比比皆是。你想,要是一个人天天折磨你,你还能对他有感激?你不是有受虐倾向是什么? 其次,单纯为上床负责也是一种多此一举的陈旧想法。为了几次上床,找个不合适的人互相折磨一生,实在是因小失大,愚不可及。况且,这种愚蠢害己也害人,不光自己痛苦,也让对方受约束,没准人家离开你,还真能碰上个合适的人呢。鱼找鱼,虾找虾,乌龟就该找王八。所以,与不合适的人为上床负责而结婚不是道德,而是不道德,只是我懂得的有点晚了。
第三,人是不可能改变本性的,本性只能约束掩饰,但无法改变。前妻暴露出的问题,不是一开始就全部暴露出的。恋爱中的人,总是跟孔雀开屏一样,装也会装出自己最好的一面。那些问题是在生活中一点一滴地暴露出来的,就跟温水煮青蛙一样。等本青蛙意识到危险了,感情却已经到了难以自拔的地步。有时被折磨得受不了了,一怒之下提出分手或者离婚,前妻几滴眼泪就会让我立刻回心转意。我这人个性优柔寡断,吃软不吃硬,不怕悍妇的咆哮,就怕弱女的眼泪,一流眼泪我就束手无策了。鉴于这种割舍不了的情感,我就心存幻想,也许跟她生活久了,我可以引导她、帮助她改变这些不良品质。但遗憾的是,十年惨淡经营,一朝败走麦城,证明了我当初的幻想是多么幼稚可笑。**不是孩子,世界观不再有可塑性。人家就跟穿了铁布衫似的,根本就拒绝我的任何引导、任何帮助,无论我威逼利诱还是苦口婆心,无论是晓之以理还是动之以情,十八般武艺抖搂了一个遍,面对人家固若金汤的思想金罩钟,统统一败涂地。这么坚强的意志不去《红岩》里的渣滓洞当江姐,那真他妈是可惜了。 第四,宽容必须有度,过度就是纵容,特别是对方明显没有道理时再宽容,那等于是在纵恶,是养虎为患,最终必受其害。有些女人总是说,哎呀,婚姻里哪里有对错啊,我们女人都虚荣的,都物质的,都懒惰的,都有小脾气的,等等,这类话被说得多了,渐渐地似乎成了社会的共识。不但女人这么说,男人也跟着附和。还有一些文艺作品,也起了很坏的作用,不但没能抵制这种邪气,反而推波助澜,恨不得把这些实际上五毒俱全的女人吹捧成现代新女性的典型形象。别林斯基说过:不好的书告诉你错误的概念,使无知者变得更无知。读一本不适合自己阅读的书,比不阅读还要坏。我们必须学会这样一种本领:选择最有价值、最适合自己所需要的读物。那些带有误导性的文学作品,给人们一个很坏的提示:仿佛作为一个男人,就必须无条件容忍这些实际上代表了虚伪、贪婪、懒惰、凶横等极端恶劣的品质,否则这个男人心胸就不够开阔。现在的女人都会化妆,某些品行不好但智商很高的女人,不但会给自己脸上涂脂抹粉,还会通过文学作品把这些很坏的品质描绘成这是女人的天性,甚至描绘得让人觉得有些可爱,就跟《聊斋》里边那个画皮一样可爱。再加上一个“你是男人你就得包容”的紧箍咒,让CJ男们不得不接受这些恶劣品质。我年轻时候就是这么被迫去接受的,生怕自己被人认为“不够个男人”。因此我宽容着,后来忍受着,接着强忍着,最终还是忍无可忍。为什么呢,纵恶是没有限度的。一个浅薄庸俗之辈,如果不注意修身养性,恶劣的品行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发展,就像一棵树,如果根子长歪了会越长越歪,而不是自己正过来。年轻时还有几分单纯,老了连单纯都失去了,只剩下浑身的恶,越老越恶,越老越歪。恶劣品质虽然五花八门,但却殊出同归,那就是通过“损人”达到“利己”目的,因此给对方身上施加的压力和折磨也会越来越多,最终,会有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出现。 第五,失恋带来的伤害,远远小于离婚的伤害,短婚离异的伤害小于长婚离异的伤害,长婚离异的伤害又小于有了孩子以后离异的伤害。所以,早做决断,早点与不合适的人分开,所造成的痛苦和伤害与勉强结合伤害很久再分开相比,那完全就小的不成比例。所谓长痛不如短痛,就是这个道理。不合适的婚姻,不幸福的家庭,不仅会让人始终痛苦,而且还有可能会导致一个人精神萎靡,甚至可能导致终生一事无成,沦落成一个可怜的loser。这类例子其实一点不罕见,那种“窝囊了一辈子”的无奈感叹,想必很多人从上代人嘴里听到过。 还有那些为了孩子焦虑在离与不离之间的人们,如果你跟对方完全不是一路人,孩子在三日一大吵、一日几小吵的情况下,也得不到真正的关怀,因为你的精力会不由自主地被冲突与矛盾消耗掉。再拖个几年,最终你还是无法忍受的,与其互相耽误,不如早点了断了好。其实,跟前妻的离异,唯一让我感到有些后悔的,就是没有趁着没孩子时早点离了。 现在,我处于选择期,因此我不想将就,要是将就那就没必要离这个婚了。 从表面上看,C女条件不错。但我抛弃了旧的婚姻,再寻找的已经不是“条件”,而是“人”。我和我前妻条件也不错,但却互相伤害,那种感觉很可怕。可见,婚姻的本质,不是寻找“条件”,而是一个合适自己的“人”。抛弃“人”而迷恋“条件”,是舍本逐末。 C女给我的印象别的还好,但有两条我不太好接受:一是不愿做饭,二是对孩子的态度让我满腹狐疑。但我也不好深问,只是感觉这种怪怪的事情,绝对是个大问题,没准预示着世界观的差异。 所以,我没有因为这次上床就认定C女可以做老婆。这样以来,这事又得悬着了。 从那天起,我就跟C女经常住在一起。有时她到我家,有时我到她家。反正我俩都是单身,方便极了。项目此时已经结束了,我也不在她们公司上班了,但我依旧每天坚持接她上下班。为了交往方便,我们也互留了对方的家里钥匙。 但是我们的关系始终没能前进一步,只是局限于**,吃饭。甚至都没看过场电影,因为两人都比较忙,没很多业余时间,另外也没那个心情,有那时间还不如多做几次爱呢。 我和她的关系,甚至不能叫做同居,因为我们每周总有几天,会各忙各的。大家彼此保留着自己的空间,也尊重对方的空间。 不过,后来我还是如愿以偿,终于让她学着A片里那样,穿着丝袜高跟**了。为此我俩还专门去了趟三里屯一个进口**内衣店,挑了一些进口的情趣内衣。买丝袜的时候,C女自己挑了几双后面带竖线没有弹力的那种款式,说她其实特别喜欢这类丝袜,可惜上班穿有点过了。 买单时我一看价钱,乖乖,一双就得两三百。 人经历的人多了,感情就会变得有些麻木,变得不那么容易激动。和C女最初的相处,就没有和A女当时那种感动,以及投入。好在C女懂得自控,从不主动向我提什么物质要求。交往时间久了,我觉得老是一毛不拔也过意不去,有次主动拉着她逛了商场,为她买了一件两千多的时装。她既没拒绝,也不显得很兴奋。过后不久,她又为我买了一件蓝色条纹带袖扣的Dior牌的衬衣作为回报。就这么维持了一段时间。 C女的态度也很令人奇怪:她似乎对这种不明不白的准同居状态没有什么不满,从不催着我结婚什么的,也不提互见父母。大概在外企工作,思想比较新潮,比较在意自身感受,而不在意非要拿到个什么证书。 大概她也觉得我不够投入,也就认为我们没有到谈婚论嫁的份上。找个能力比较强的固定**,接送上下班的司机,吃饭的买单人,生活中的倾诉对象,偶尔还给她买些衣服化妆品,这也不太差。如果等两人感情好了,再提婚嫁也不迟。这种状态也正合我意,顺其自然嘛,对谁都没压力。 起初我俩做都带套子,但后来觉得那玩意实在是太不爽了,C女自己主动提议,我们一起到医院做了个全套体检证明双方均无性疾病之后,我们就放开做了。好在C女生了孩子后放了环的,我们也不担心怀孕。 陪着她做检查的时候,我心想:多么理智的女人!这种女人适合我吗?适合家庭生活吗? 跟她处了几个月,我心里一点底都没有。期间,我还问过她,是否将来再婚的话,还打算要个孩子。她很清楚地回答说,不要了,一个足够了,她喜欢二人世界的感觉,也不想再受十月怀胎那个罪了。这也让我有些犯愁,毕竟我还是向往一个有天伦之乐的家的,我俩的孩子都给了前夫前妻,没有了孩子做纽带,将来这份**过去了,又该怎么办? 不过C女也算是个好女人,起码不坏。她理智虽理智,但没有很深的心机,也没有过头的毛病,物欲也不强烈,所穿所用相对于她那个收入水平而言很正常,甚至还有些偏低。不会做饭是当代中国职业妇女的通病,这个也没什么好指责的。 问题就在于,这样一个没有太多毛病的女人,我却没法产生很深的依恋,总是感觉我们之间存在着一道看不见,但又难以逾越的鸿沟。期间,我也想去试着投入感情,但是我很无奈地发现,我似乎患上了爱无能症了,无论我怎么想集中精神像对A女那样,都不行。可能是,原来离婚后对再找一个的希望值过高,遇到A女以后我太投入太感动,结果失败了,这个教训让我对爱这个字有些畏惧了吧。 这城市里有太多这样的男女关系,有很多种原因可以在一起,却各自保护,不言内心。是用两个人的寂寞,去对抗一个人的孤单。 受过伤的人,其实很渴望爱。但渴望总是被沉重的自我保护意识所盖过,不停地渴望,却又不敢轻易对人敞开心扉,也就不停地忍受孤独。 所以,跟C女在一起的时候,我仍旧在寻找新的目标。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