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章 宇内骑术第一人

逆命者曹丕 25 作者纸扇掩倾城 全文字数 2657字
我闻言望一眼老爸,只见他眼中满是热切的期待。再看向那四位谋士,而郭嘉贾诩荀攸荀彧四人表情各有不同,郭嘉清秀的脸上表情淡然自若;贾诩粗犷的脸上也如古井不波,荀攸虽年近40可是依然英俊,不过这时他的俊脸上有一丝迷惑,似乎要就我的回答作一个重要的决定;荀彧则满怀信心的向我微微点头。 我呼了一口气,缓缓转向北方,淡淡道:“孩儿如何,还看今朝!”我感到荀攸松了一口气,我这样说就是指等和袁绍一战有了结果才表态,那么同样的,荀攸就不用逼着被表态了,如果他不是这个态度,或许我会很坦然地答:“江山代有人才出,一代新人换旧人。” 老爸哈哈一笑道:“我儿果然思虑周详。”很显然我这么答的目的老爸是肯定知道了,而另四位都是聪明人,不可能不知道。只听老爸道:“我儿先回去休息吧,晚上记得来参加庆功宴。”我答应一声打马而去。 回到涤尘院里,莲儿迎上道:“二公子,三公子在此等候多时了。” 我笑道:“三弟是来找我的吗?恐怕是找莲儿的吧?”曹彰这小子太早熟,才10岁就知道看美女了。 莲儿悄脸微红道:“二公子取笑了,三公子是来找二公子切磋武艺的。” 我点点头道:“你去替我准备热水,我要沐浴了。”莲儿转身而去,我直步走进正厅。 一踏进厅门左侧风声大响,迅速向我接近,我骂道:“臭小子!”跟着一转身便稳稳扣住刺来长剑,而长剑主人也就是我三弟曹彰正嘶牙咧嘴的想把剑从我手上拔出。 我笑道:“三弟你要切磋怎么不去找大哥?却来我这里?” 这小子还振振有辞:“我人小力弱怎是大哥对手,而二哥就不同了,只比我大三岁。” 我一放开手让他打了个筋斗,笑道:“二哥虽只比你长三岁,可是已和父亲一样高啦,你在我眼里还是人小力弱。” 曹彰爬起来问道:“二哥听说你和大哥在白马斩了颜良,那颜良比不比吕布厉害?” 我答道:“可能差一点吧?我想如果单打独斗的话,典韦将军就能胜他了。” 曹彰问道:“那大哥和二哥单打独斗能胜他么?” 我摇头道:“那很难!” 曹彰奋然道:“那我一定要好好学武,把和颜良齐名的文丑给斩了!” 我笑道:“那不可能啦,文丑,很快就要死了!” 曹彰讶道:“为何?” 我一拍他头笑道:“不止文丑要死,袁绍也要死!因为他以我们曹家为敌!” 正说着,一个相府士兵来到厅外高声道:“丞相有请右军师过府议事。” 我答道:“知道了!”接着向曹彰笑道:“三弟要好好学武,北方没有几年是平定不了的,等三弟再长高一些便可随大哥和我一起出征了。”曹彰高兴的应了声就去后堂找莲儿玩去了。哎,这小子! 来到相府偏厅里,只见郭嘉贾诩荀攸荀彧和老爸5人,老爸见我来招呼我坐下后道:“袁绍因颜良被斩大为震怒,现派文丑为先锋渡延津直逼许昌,而袁绍亲自领大军紧跟在后。延津守将刘延挡他们不住连连后退,我儿以为,我们是否应派援军?” 这么快就来考教我?我淡淡问道:“文丑于袁绍大军相距几日行程?” 老爸答道:“三日有余。” 我淡淡道:“我们可在文丑到官渡前取他性命,再一挫袁绍士气,使张辽徐晃两位将军在官渡起土山扼住袁绍大军,使他们不能再进一步。”
我这话一出,老爸和四位谋士一起点头,荀攸表情也比我进来时自然不少。接着老爸问道:“那我儿以为当如何取文丑之命?” 我笑道:“关键就在我们剩余的两万虎豹骑之上。” 老爸大笑道:“我儿与奉孝之见不谋而合,好,今天为父让你见一人,此人正是平定北方的关键人物。” 关键人物?难道是出卖袁绍的许攸?这算什么关键?没有他我们一样可以烧乌巢。正想着偏厅走出一人,身高目测约两米,虎辈兄腰,一身戎装,头带兽头盔,约摸三十左右岁。一身古铜色的皮肤和棱角分明的五官让我想起了黄易《寻秦记》一书中对主角项少龙的描写。 这人进来后老爸向我笑道:“他是子孝之弟曹纯,字子和,少年时曾在塞外草原上游荡了几年,为父的虎豹骑除妙才元让带来的1万人,其他的都是子和训练出来的。 。。。震惊!我居然不知道这个在三国志里所有属性都不过80的人,居然能一手训练出虎豹骑,而且看他这体格,恐怕武功不会比徐晃张辽那些人差吧?这时曹纯向我行礼我急忙起身还礼。 老爸接道:“子和骑术可称得上宇内无双,便是乌桓,匈奴,羌族等在马背上长大的民族里,仍无人能比得上子和。子和统率骑兵之术更是精秒绝伦,一进一退都法度严谨,不漏破绽,奇正相辅机变百出,实乃我军骑兵统帅第一人!” 曹纯柔和底沉的声音响起:“丞相过奖了,子和统御奇兵时乃身在局中审时度势,此乃小道;而二公子为交手已定计,仍然出出把握先机还大败多于自己数倍的兵力,骑兵之法,发挥的淋漓尽致,子和无比佩服!”说完又向我行一礼。 我听了他的话感觉全身都轻了,能得这骑兵专家这样赞我,我都觉得自己是个无敌统帅了呢。 老爸笑道:“子和这写亲热话有的是时间说,现在我就要派你和之桓还有子脩典韦许禇领2万虎豹骑北上援刘延。”。。。衣服都没得换又要去打仗了!没办法啊,只好领命。 回到涤尘院后我叫上李飞曹禄两人随大军出发,五日后到答武原,正要找守将于禁,驻守的士兵却说于禁现已带兵5000到延津和武原的交界处扎营迎接刘延,再挡文丑一阵。无奈下我们又行军两天后才见到于禁。 于禁请我们到中军大帐中休息,坐定后我问道:“刘延情况如何?” 于禁叹道:“文丑一来他便料到延津难保,早已把当地平民转到了武原,只后死守2日才突围而出,边战边退,2万兵可能只剩一万不到。” “我收到消息文丑这次起兵15万,于将军这5000士兵如何挡他?” 于禁答道:“末将深受丞相重恩,挡死战而挡,让官渡有更多时间布置。” 我心里赞道好汉子接着笑道:“于将军切莫灰心,我们必叫文丑又来无回!”说完我向曹纯一笑。 曹纯接道:“正是如此,文丑十五万兵在我看来,只是一堆尘沙。” 于禁问道:“这位将军是?” 曹纯施礼道:“末将曹纯。” 于禁失声道:“难道就是当年一人一马游侠于匈奴北地专杀马贼的玄甲飞骑曹子和?” 曹纯笑道:“陈年旧事,子和惭愧。” 于禁喜道:“有你和二公子在此,文丑确是小命难保,于禁听候两位差遣!”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