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0章

炮灰修仙 570 作者果果果芒 全文字数 2310字
又过了几日,秦逸与南初终于来到渡苦城。 二人进城后买了份渡苦城地图,找到小澄子他们住的客栈。 秦逸和南初各自租了一间洞府,再传音告诉小澄子他们来了。 第一天他们没有会面,又等了两天,慕清泽和秋若水还有李强来了。 他们三人也来到这家客栈,等到天黑之后,商量过后,几人来到小澄子住的洞府。 七人聚在洞府大厅,慕清泽看向沈墨北的眼中隐隐藏着几分敌意。 这家伙是几个意思?先提出分路,再带着他家小澄子先行一步,当时慕清泽还没有想那么多,还以为这家伙真的是为了躲修仙联盟,可是现在不一样了,这家伙居然只租一间洞府! 这显然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他家小澄子才五岁啊,沈墨北究竟有多丧心病狂才能对她下手! 不行,他一定要带小澄子走,不能将她放在沈墨北眼前,实在太危险了! 留意到慕清泽看他的眼神不对,沈墨北眉头一挑,这是什么眼神? 沈墨北心中略一思索,自己好像没有得罪过慕清泽啊,为何用这种眼神看他? 他的朋友是小澄子,慕清泽他们又不是他的朋友,他也不在意他们对他有没有敌意。 小澄子看了看几个小伙伴,叹息道:“修仙联盟的人在到处找我。在南州域得了什么大机缘一定要藏好,若是被修仙联盟那些不要脸的人遇到,有机缘也保不住!” 顿了下,又补充了一句:“哪怕不是修仙联盟的人,被别人发现也保不住!” 这世上贪婪的人太多,不遇到修仙联盟的人,还会遇到别人。 慕清泽问:“修仙联盟的人在渡苦城找你?” 小澄子道:“不仅仅是渡苦城,很多修仙城都有,在等我自投罗网!” 几个小伙伴俱是一惊,来的路上,小澄子和沈墨北说起修仙联盟,都变成真的了! 想到小澄子曾被驱逐出境,又被禁止来南州域,可见南州域修仙联盟不是省油的灯。 就算后来为小澄子解除禁制,也是利益驱使,为了玄天宗无偿送出的上古传承。 还有在当年玄天宗超度元婴修士之时,流月仙子当着所有人的面拆穿了午阳道尊的假面,当众指责他抢夺后辈机缘。而那个被夺机缘之人,正是他们眼前的沈墨北。 流月仙子曾说过,小澄子与沈墨北一起得到的机缘。 当时流月仙子站出来控诉午阳道尊的恶行,莫无常却置身事外。 以莫无常对小澄子的重视,要是小澄子被人欺负,他早就暴跳如雷了! 他能一脸无动于衷,说明小澄子的机缘没有被夺走! 两个后辈得了机缘,只抢一个人,堂堂化神后期也是个势利眼! 小澄子背后有足够的价值,便不动她。 沈墨北的家族势头不显,便毫不客气的夺走他的机缘。 结果被当众拆穿,午阳道尊真是连里子面子都丢光了。 时隔多年,沈墨北与小澄子又来到南州域,二人再一次联手寻找机缘,南州域修仙联盟的人能坐视不理吗?这一次,除了沈墨北与小澄子,还有他们几个。
若是被修仙联盟的人遇到,能夺沈墨北一次机缘,未必不会夺第二次。 还有他们几人,沈墨北有个化神老祖,都会被抢夺机缘,他们就算得了机缘也一定会保不住! 上一次,沈墨北侥幸保住了一条命,流月仙子让午阳道尊丢尽了脸面,难保他不会怀恨在心,倘若沈墨北落到午阳道尊手里,还能保住性命吗? 慕清泽与秋若水还有秦逸三人知道内情,特地多看了沈墨北几眼。 南初与李强面面相觑,这是几个意思?他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李强道:“老大……是不是他们对你有什么误会?” 小澄子漆黑的眸子闪过一丝冷芒,嘴角一扯,露出一丝嘲讽,“没有误会,只是一群心胸狭隘的小人容不下我罢了!反正我问心无愧,也不觉得自己有做错什么!” 李强眨了眨眼睛,突然想起什么,“老大,是不是你怒骂过的那位女修?” 小澄子点了点头,“我在天音门外传音骂过的化神女修,只是其中之一!” 沈墨北曾亲耳听过暮雨仙子的一些言论,有些事情确实跟她有关,却是别人自食其果,修仙联盟却怪到小澄子头上,好像小澄子是个不祥之人,走到哪里都在出事。 也是挺可笑的,一边纵容别人作死,一边怪小澄子能搞事。 真希望南州域一派和平,大可以在别人搞事情的时候及时制止,而不是在事后怪小澄子。 沈墨北冷笑道:“他们不想小澄子出现在南州域!” 李强不由皱眉,“堂堂化神容不下一个筑基修士?太小家子气了!” 秦逸冷哼一声:“可不是小家子气,是不要脸!连后辈的机缘都要抢!” 小澄子道:“好了,先说正事吧!” 说着,小澄子朝沈墨北使了个眼色。 沈墨北取出五枚天元秘钥,全部摆在桌子上。 他一脸正色道:“这是天元仙府入门的秘钥!” 除了李强,另几人都在南州域历练过,都知道天元秘钥。 特别是慕清泽,他望着天元秘钥的眼神比另几人更深幽。 当年他遭人暗算,还是小澄子从天元仙府得了灵药救他。 想起当年,他忍不住伸出大手揉了揉小澄子的脑袋,引来她莫名其妙的眼神。 慕清泽朝她淡淡地笑了笑,这才收回手。 秋若水望着沈墨北道:“沈道友有什么条件?” 无缘无故送出五场大机缘,说他没有目的,谁信呢? 沈墨北转过头,无奈地看了小澄子一眼,当然了,他也不怪秋若水,出门在外有所防备是应该的,若非知根知底,谁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是人还是鬼。 沈墨北道:“没什么条件,各取所需罢了!” 慕清泽直视着沈墨北,追问道:“那沈道友需求的是什么?” 别的他不怕,就怕沈墨北的目的是他家小澄子,这个一定要说清楚。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