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作者明晓溪 全文字数 11423字
会议室里气压很低。 蕾欧公司的职员们惊愕茫然,每个人都不敢说话。 欧辰淡淡地看了眼角落里的尹夏沫,见她微怔地僵坐着,琥珀色的眼瞳里有些不知所措,双手紧紧握在一起,却仍旧在力图保持她的镇静。 他将目光收回来。 冷漠地说: “告诉凌浩,谁成为蕾欧化妆品的代言人是由蕾欧公司慎重考虑决定的。如果他不在二十分钟内赶到,这次与他的合作将会取消,而且欧氏集团旗下所有公司的广告将永远不会再考虑他。” 广告经理一愕,想说些什么,但是看到欧辰的神情,又把话咽了下去,点头称是。说完,欧辰站起身,离开座位,大步向会议室门口走去。广告经理紧跟着追上去,走廊里隐约可以听见他劝说欧辰的声音。 于是会议室里只剩下宣传部的几个职员和尹夏沫、珍恩。职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是该离开还是继续等待,不一会儿,她们便窃窃私语起来,目光不停地投向尹夏沫。 尹夏沫安静地坐着。 她仿佛浑然不知发生了什么,凝神看面前的广告文案,仿佛也没注意珍恩离开了。时间一分一秒过去,转眼已经半个小时,凌浩没有来,欧辰和广告经理也没有再回会议室。 “打听出来了!”珍恩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小声地,咬牙切齿地说,“凌浩那个家伙竟然打电话来说,他很在意广告的水准,如果和薇安或者姚淑儿这种等级的女明星合作,广告的水准应该是会有保证。但是他说夏沫你是新人出道,怕你拉低他的档次,广告费虽然很高令他心动,可是他不愿意为了钱而降低他的身份。” 尹夏沫的手指在纸页上呆住。 她眼睛暗凝。 指尖僵硬地捏住纸页。 “可恶!”珍恩忿忿地说,“谁不是从新人出道,有谁一出道就是天王巨星,居然这么欺负新人,他有什么可拽的!” “他要求换成一线女明星?” 尹夏沫问。 “是的。”珍恩尴尬地看看她,急忙说,“不过少爷刚才已经拒绝了,你不用担心!凌浩那家伙不来,自然有别人顶替,他不拍是他的损失,将来让他后悔死!……”她抓抓头发,又苦恼起来,只是这么匆忙之中蕾欧公司找谁来顶替凌浩呢,“……要不然,我去联系一下凌浩,让他跟你见个面。说不定他是因为没见过你,才会误会你的实力,等他见到你,一定会很欣赏你的!”说着说着珍恩又兴奋起来,马上开始查找手机里的电话薄,寻看有没有能搭上关系的朋友,跟随薇安的这段时间,她也很是认识了一些其他明星的助理。 尹夏沫苦笑。 心知凌浩既是不愿与她合拍广告,又怎会轻易与她见面呢?珍恩在圈内并不认得多少人,只怕是白费功夫。可是一时之间,她也想不出更好的法子来。 正此时。 尹夏沫的手机响了,轻婉低回的音乐。她拿起手机,屏幕上跳动闪耀着两个字—— “洛熙”。 她怔了几秒,方才按下接通键。在医院里洛熙遇到欧辰后,愤怒之下将她送到家就开车走了,从那天后再没有联系过她。 “喂?” 她轻声说,不想惊扰到会议室里的其他人。电话那端闹哄哄的,听起来像是录影棚里,估计洛熙是在录影的间隙打过来的。 “伤口好些了吗?” 洛熙的声音冷冷淡淡。 “已经好了。” 她低声回答。 “你在生气吗?”冷冷淡淡的声音里有一丝气恼,“就算我那天对你发火有些不对,你也不应该一直不给我电话。” 她一怔:“我以前也很少给你电话。” “可是我在生气,”冷淡中加入了阴沉,“你应该来劝慰我才对,怎么可以不闻不问,任由我生气下去。” 她笑了,凌浩的阴影被他孩子气的埋怨驱散开来。放轻声音,她不自觉地温柔起来:“好,我知道了。” “一起午餐好吗?” 洛熙也笑了,微笑里有种如释重负的轻松。 “……对不起。”尹夏沫低声说,她不知道凌浩的事情最终会怎样解决,也不知道是应该继续等待还是应该离开后等候通知。 “怎么?你在哪里?” “蕾欧公司。” “……”沉默了片刻,“什么时候拍外景,有时间的话我去探你的班。” 尹夏沫内心挣扎了下,望着自己的手机,她轻轻咬住嘴唇。终于,她对那端的洛熙说: “发生了一些意外……” 她将凌浩拒绝合作拍摄广告的事情告诉了他。 十五分钟后。 欧辰和广告经理回到了会议室,会议室顿时变得异常安静,所有人都紧紧望着他们。尹夏沫虽然是公司通过试镜选出来的,试镜的结果也很理想,但是她毕竟是没有任何知名度的新人,由她来代言真的不会损害品牌的形象和地位吗?而且凌浩拒演,传出去对蕾欧的声誉也是打击,更何况档期如此紧迫,在凌浩拒演的情况下紧急再邀请别的当红男星出演,谈何容易呢? 或许…… 换掉尹夏沫才是最理智的做法。 察觉到会议室里蕾欧职员们投在夏沫身上审视的目光,珍恩紧张得手指冰凉,却又实在想不出什么好法子,暗自懊恼自己身为夏沫的经纪人却这么无能。她紧张地握住夏沫的手,想从夏沫身上得到些勇气,因为夏沫看起来淡定宁静,有种泰山崩于前而不变的气势。 然而当珍恩碰到夏沫的手时,硬生生吃了一惊,夏沫的手冰冷彻骨,竟比她自己的手还冷上几分! “明天的拍摄计划取消,具体安排将会另行通知。” 广告经理最后看了欧辰一眼,见他面无表情神色坚定,只得无奈地宣布。话音刚落,会议室里便哗然一片,沸沸扬扬的窃语声,各种吃惊或不屑的眼光。 珍恩不知所措如坐针毡。 尹夏沫反握住她的手,手指虽然冰凉,但有股坚定传过来。 “由尹小姐代言广告是公司的决定。” 欧辰冷漠地望过会议室,当他的目光扫过,每个正在窃窃私语的职员都愣住,只觉有股寒意从背脊沁入脚底,再说不出话来,会议室又恢复了安静。 “我相信,她会完成的很出色。” 欧辰沉声说。 会议室里安静得只有阳光在明亮闪耀。 尹夏沫静静地抬起眼睛。 她望着欧辰,心中有股柔软的疼痛。他却只是淡淡地看了看她,仿佛并不认得她,目光在她身上一掠而过。 突然。 广告经理的手机又响了起来,他连忙低头看,见到屏幕上显示的名字疑惑地呆住,然后迅速接通,热情得地来不及走出会议室就开始说话:“乔,你好你好……是……是……我是蕾欧公司……” 他边往外走边满脸笑容地说: “……我正想联系你呢,不知道洛熙最近有没有档期……是……是……我知道洛熙以前已经拒绝了……不过,能不能帮帮忙……” 洛熙…… 这个名字恍若是有魔力的。 会议室里蕾欧公司的职员们呼吸都变轻了,最初广告案刚出来,首先想到的人选就是洛熙。如日中天的号召力,无与伦比的美貌,似纯洁似妖魅的性感,如果洛熙肯接演王子的角色,那简直完美得无懈可击。可惜,洛熙回绝了,他向来的原则是为了避免形象出现过于泛滥,一年只接拍三支广告,而这三支广告早在去年就已被其他顶极品牌的厂商用重金预定下来了。 无奈之下,她们退而求其次找到了凌浩。 此刻广告经理竟然接到了洛熙经纪人乔的电话,虽然知道机会很渺茫,但是只要有一线可能争取的机会,就令人情不自禁地屏息。 仿佛被雷劈中! 广告经理震惊地站住身子,拿住手机的右手轻微颤抖,他的声音陡然洪亮了几倍,兴奋地说:“……是!是!只需要一天的时间!……没关系!没关系!我们完全可以配合洛熙的时间表!……” “啊——” 会议室里满是惊喜得倒吸凉气的声音!职员们惊喜地互看,克制着掩住嘴不让自己发出尖叫声,天哪,是洛熙答应接这个广告了吗?!她们可以看到洛熙了是吗?!天哪! 珍恩死死掐住夏沫的手! 是真的吗? 不是她在做梦吧! 尹夏沫轻轻将脸转向无人的角落。 她咬住嘴唇。 眼底忽然闪过湿亮的泪光,虽然努力不想让眼泪滑下来,然而脆弱的泪花依然濡湿了她的睫毛。 她是个冷血的人,她深知这一点,所以并不想要接近谁,也不想要别人太过接近她。在这世界上,她所能倚靠的只有她自己的力量,只有她自己才不会抛弃背叛她。 可是,在刚才的慌乱恐惧中,她却依赖了洛熙。是的,她慌乱了恐惧了,无法忍受看着她的机会有可能眼睁睁地溜走,所以就像绝望中看到浮木一样将事情告诉了他。但是她没有希望过他能替她做什么,如果可以,他能够帮忙联系一下凌浩,她就会非常感激了。 心底恍如被针狠狠扎过。 刺痛但是滚烫。 会议室里的人们处于惊喜和兴奋中,没人会留意到将面容转向角落墙壁的睫毛濡湿的尹夏沫。 只有远处。 欧辰正沉默地望着她,望着她忽然变得脆弱的神情,他抿紧嘴唇,背脊无意识地僵硬了。 “是!是!……不用来开会了……哈哈,洛熙的功力那是无话可说……是,好的好的,我马上派人把广告文案送过去……乔,谢谢你……谢谢洛熙……这次真是帮了我们公司大忙……” 合上手机,广告经理长嘘一口气,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额头却布满了汗珠,就像刚刚打赢了胜仗。他望着欧辰,满脸笑容红光满面: “少爷,最有号召力的男明星接下我们的广告了!” “啊——!” 蕾欧职员们终于可以欢呼了!凌浩辞演事件真是因祸得福呢,居然还有这种从天而降的好运啊! “是吗?” 欧辰把视线从尹夏沫身上收回来,他淡漠地看回广告经理,眼底有种冰冷暗郁的神色。洛熙,就是她的爱人吧。光芒万丈地出现在彩虹广场,他牵着她的手唱歌,那份天皇巨星才会拥有的气势与风彩。在医院里,又那么亲昵热烈地亲吻她。这次答应出演,大约也是因为她的缘故。 他眼神渐渐冰冻起来。 闪过残酷的念头—— 宁可这个广告作废。 也绝不可以让她和他有合作的机会! “少爷?……” 广告经理硬生生打个寒战,好像一阵寒风吹过,他身上的热汗陡然干了。 “那就加油吧。” 欧辰冷漠地说,俊美的面容仿佛结了冰,下巴僵硬而紧绷。他转身离开会议室前,又最后看了一眼尹夏沫。她已恢复了笑容,正低声同珍恩细语什么,似乎察觉到他强烈的目光,尹夏沫也向他望过来。 她怔了怔,笑容凝在嘴角。 怔怔望着他两三秒的时间,她眼神黯淡了一下,又转为得体的微笑,继续同珍恩说话,仿佛根本没有留意到他。 欧辰离开了会议室,背影有种令人心惊的孤独和痛苦,那种感觉强烈到使得留下的蕾欧公司职员全都呆住,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会议室里有几秒钟的冷场。 可是洛熙的加盟实在太令大家兴奋了,没空细想少爷的态度,会议室里重新发出了欢呼声! ****** 蕾欧公司的会议结束后,珍恩依旧沉浸在喜悦中无法自拔,边走边拉着夏沫不断猜测为什么洛熙会如天降神兵般地出现。尹夏沫微笑着听她说话,但心情无法平静。 在命运面前,她是如此脆弱吗? 仿佛大海里迎面而来的巨浪,眼看就可以轻易将她毁灭,转眼间,却奇迹似的将她高高托起,送到意想不到的惊喜里。虽然结果超出了预期,可是,如果那真的是恶浪呢,是不是,她就会如泡沫般被辗碎了。 想到这里。 尹夏沫不禁黯然。 手机音乐响起。 尹夏沫掏出手机来,屏幕上闪烁着三个字,她怔了怔,没有立刻将电话接通。这时珍恩凑过来,吃惊地说: “姚淑儿?她找你做什么?” 尹夏沫略微犹豫几秒,终于按下接通键。珍恩好奇地看着她,发现似乎只是姚淑儿在说话,夏沫偶尔回应几句,一点也听不出来她们究竟在说些什么。 过了一会儿,尹夏沫合上手机,对珍恩说: “我有些事情要先走了。” “去见姚淑儿?” “嗯。” “……那个……”珍恩犹豫半天,吞吞吐吐地说,“……夏沫啊,绑架你的人,是姚淑儿对吗?” “……?” “其实,试镜那天,她就有些不对劲……刚才在公司,薇安……” “别想太多了。” “可是,如果真的是她做的,你贸然去见她,会不会……”珍恩焦急地说,广告的事情眼看这么顺利,万一夏沫再落入姚淑儿的陷阱。 尹夏沫微笑着说: “放心。” 珍恩望着她的笑容,终于被她的淡定说服了。 深海KTV。 猩红色的沙发,电视屏幕里闪烁着MV的画面,当尹夏沫推开包房的门走进去时,姚淑儿正坐在沙发上,她抱着麦克,眼角似乎有泪痕,嗓音低哑地唱歌。 听到关门的声音。 姚淑儿扭头,她呆呆地望着夏沫,眼睛幽深漆黑,眼底闪过一抹凄楚,泪水静静地流淌下苍白的面颊。尹夏沫怔住,坐到她身边,用手试了下她额头的温度,滚烫滚烫。 “生病了吗?” 尹夏沫低声问她。姚淑儿摇了摇头,不肯说话,泪珠扑簌簌地掉落。尹夏沫开门出去,唤来服务生,让他去拿温开水和退烧药,服务生抱歉地解释说没有药,她又拿出一笔小费嘱咐他去附近的药房买来。 再次将包房的门关上。 姚淑儿流着泪说:“为什么关心我……难道……你还把我当作你的朋友吗?” “是的。”尹夏沫淡淡地回答。
姚淑儿泪凝于睫:“夏沫……” 尹夏沫拿出纸巾来放入她的掌心,“如果明天还不退烧,记得让助理陪你去医院。” “夏沫……你相信我……对吗?”姚淑儿抓住她的手,屏息,泪水在眼底晶莹地旋转,“对吗?……你相信我……所以不会相信别人对我的恶意中伤……” “是的。” 尹夏沫目光澄澈地望着她,大约可以知道她在想些什么,不禁又是暗叹又是不忍。 “薇安她……她一直针对我……今天在公司故意说出那些话,想让你误会绑架那件事情是我做的……可是,夏沫,你要相信我……”姚淑儿紧紧抓着她的手,颤抖着说。 “你怎么知道我被绑架了?”尹夏沫眼珠静静的。 “……是薇安说的。”姚淑儿怔住,“你没有被绑架吗?是她在骗人吗?可是试镜那天,你确实迟到了啊。” 尹夏沫笑了笑。 姚淑儿黯然神伤:“薇安在公司里给你的信封,里面是不是照片呢?如果我告诉你,那些照片是用技术合成的,你相信吗?……昨晚,薇安来到我家里,用那些合成的照片威胁我恐吓我,扬言要让我身败名裂……” 信封里确实是照片。 尹夏沫在赶来的路上已经看过了,一共5张照片,全都是姚淑儿和那天绑架她的两个大汉在一起商谈的场景。 她不知道薇安是怎样将这些照片搞到手的,转念一想,又不以为奇了。既然薇安一心认定丑闻是由姚淑儿爆出的,那么存心报复之下,也有可能每天派人跟踪姚淑儿希望找出她的丑闻来进行报复,不料居然真的拍到了。姚淑儿可以认识黑道,薇安自然也可以认识,见到照片后,只要薇安调查一下,应该就会猜到几分。 “所以你就生病了。”尹夏沫淡淡地说。 姚淑儿猛然抬头,惊疑不定地打量她,只觉得夏沫太过平静,平静得诡异,语气虽然温和,然而隐约透出冷漠和嘲弄。摇摇头,姚淑儿又觉得是自己的幻觉,因为夏沫的神情分明看起来宁静柔和。 “在娱乐圈,名誉就是一切。”姚淑儿悲伤地说,“辛辛苦苦打下的基础,往往还比不过一场丑闻带来的冲击,它会象飓风,转眼将过往所有的成绩全都卷走。歌迷们也都是残酷的,哪怕以前再喜欢你,可是当你丑闻缠身,就会忘记你曾经给她们带来的快乐,反而与那些舆论一起扑上来咬噬你。薇安的照片虽然是用技术伪造合成的,但是万一被披露在媒体上,就是灭顶之灾,哪怕将来有机会澄清,可是……也许等不到澄清的那天,我就已经无法在娱乐圈立足了……” “既然知道,”尹夏沫静静望着她,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呢?” 漫画定格般—— 空气瞬间被冰冻…… 寒光—— 在冰凝的空气中若隐若现! 姚淑儿霍然睁大眼睛,泪水凝滞睫毛上,她身子震了震,半晌,颤抖地说:“……你居然相信薇安?!……夏沫,你相信我……那不是我做的……我没有绑架你……你是我的朋友,我怎么会伤害你呢……” 尹夏沫笑了,笑容恍如寒冬里结冰的海面,美丽夺目晶莹剔透,然而寒彻入骨深不见底:“赤焰组,阿彪,阿武,定金一半,事后付另一半。对吗?” 姚淑儿眼前一黑,心中警铃大响,再也说不出话,也不知该说什么,只觉自己仿佛落入了陷阱之中,冷汗顿时濡湿后背。 “是薇安吗?她在诬陷我……” “啪、啪。” 尹夏沫懒洋洋地鼓掌,唇边有妩媚的冰冷。 “淑儿,你演得很出色,考虑得很周全,解释得也很到位。只可惜,我今天有点累,所以,够了。薇安的照片并不足信,但是赤焰组却习惯在接生意的时候偷偷录音,防备被事主出卖。现在那盘录音带就在我的手里,你想听听吗?我很好奇,为什么你要称呼阿彪阿武为五哥七哥。” 早在前天,欧辰派人给她送来了绑架案的调查材料,侦探社已经调查清楚,是由姚淑儿联系黑道,赤焰组的阿彪阿武具体采取行动,而且不知通过什么手段,那盘交易时的录音带也取到了。欧辰让人转告她,想要怎么处理由她决定。 “你……” 姚淑儿如坠冰窟,她浑身颤抖,赫然明白居然尹夏沫一直都是清楚的,从未被她瞒过,只是冷静地看着她说谎流泪诸多做作而已,顿时愤怒羞臊难当,再也顾不得许多,眼底充满恨意,目光寒似银针: “尹夏沫,你这个贱人!” “啪——!” 尹夏沫一记耳光打在她面颊上,手劲不重,却打得她脸侧过去。姚淑儿惊怒地捂住脸,竟见尹夏沫似笑非笑,琥珀色的瞳孔如猫一般抽紧,透出股嘲弄。 “这话应该说给你自己听,姚淑儿。” 尹夏沫平静地说。 “找人绑架我这种戏码,已经很过时了,只有你才能演出来。既然使得出来,就敢作敢当好不好,何苦又哭哭啼啼扮无辜,白白惹人笑柄。” “你——!” 姚淑儿急怒攻心,扬手就要一记耳光扇过去,尹夏沫轻松地抓住她的手腕,任她如何挣脱也挣脱不开。姚淑儿怒极了,心头的恨意齐齐涌上,破口怒骂道: “你凭什么指责我?!亏我把你当作是朋友!你都对我做了些什么?!伪善地接近我,装作关心我,假扮成我的朋友,却恶毒地抢走属于我的机会!蕾欧的广告代言是我的!是我的!它是我辛辛苦苦用尽了一切方法争取来的,是我最后的机会了!如果你没有钱,我给你!就算你抢我的男人,我也给你!但是蕾欧的广告是我的!它是我最后的机会了——!” 泪水奔涌而下。 姚淑儿脸上的妆完全花了,黑一团,粉一团,她崩溃般地哭着:“我恨你,尹夏沫!你跟薇安是一路货色,居心叵测地藏在我的身边,目的是毁掉我,抢走属于我的东西!不应该找人绑架你,应该直接杀了你,这样你就不会有机会逃出来!” “所以,薇安的绯闻也是你爆出来的?”尹夏沫问。 “是又怎样!”姚淑儿恨声说,“原本她的机会全都是属于我的!她却趁做我的助理勾引上Jam,迷得Jam把所有应该给我的机会都给了她,所以她红了,所以我渐渐过气!这是她应该受到的惩罚!” “你有什么权利惩罚她?”果然是这样,当初陪姚淑儿去HBS录影时,姚淑儿的神情表现就令她怀疑了。 “她夺走了属于我的机会!她是狐狸精!她勾引了Jam!”姚淑儿尖叫,“是她毁了我!我当然有权利惩罚她!” “你怎么不去勾引Jam?” “那个又老又俗气的男人……”姚淑儿气声。 “没错,你看不上Jam。”尹夏沫淡笑,“如果薇安是真正喜欢Jam,两人情投意合,与你何干;如果薇安并不喜欢Jam,那么她已然为她的成功付出了代价,至少这代价是你所不愿付出的。各人成功凭各人本事,是否有悖于天理,自有时间来证明,用不着你来充当正义使者。” 姚淑儿呆呆地望着她。 “何况,你真的是为了正义吗?”尹夏沫瞟她,“如果单纯为了报复,为什么偏偏挑选在薇安马上要接下蕾欧广告的时候爆出她的绯闻?只怕你的目的是为了广告吧?” “那广告本来就应该是我的!” “天底下,有什么东西本来就应该是你的?当时你是跟薇安同时去角逐这个机会,蕾欧公司选择了她并没有选择你,不要告诉我,又是因为Jam帮她,我不相信Jam有这么大的能力。” “……” “薇安真的是因为抢了你的机会,才红起来的吗?就算那些机会全都给你,你真的就能够大红大紫吗?”尹夏沫淡笑,“如果把你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仇恨嫉妒和这些无聊的手段上,那只能使得你自己的性格气质越来越差,反而真的再也无法成功了。” 姚淑儿眯起眼睛。 她冷冷地打量尹夏沫: “你凭什么这么说我?你自己还不是耍尽了手段!不知用什么法子认识了洛熙,让他三番四次地帮助你,还没出道就博得曝光率。在蕾欧大堂公然勾引欧辰,居然让他直接钦点你。试镜的时候……尹夏沫,你竟然对自己也下得了狠手,腿上就算受伤,也不至于过了那么长时间还流血吧。那伤口是你自己又撕裂的,对不对?为了扮演受伤的美人鱼,为了获取同情,为了得到广告,你不惜伤害你自己的身体,这种手段我的确自叹不如。” “是。” 尹夏沫看着自己腿上淡淡的伤口,伤口愈合得很好,估计将来并不会留下疤痕。当时也是基于对自己肤质的熟悉,她才敢撕裂伤口。流血的腿可以很轻易地将人们带入美人鱼悲伤痛苦的情景中,而这种情景单单靠歌声不太容易达到。 “我利用了我自己,来达到我的目的。”她抬头望向姚淑儿,目光淡然,“但是我没有利用你,也没有利用其他任何人。你也可以利用你自己做任何事情,但是你没有权利去伤害别人。这是做人的原则。” 姚淑儿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又沉默下来,眼睛盯着尹夏沫,若有所思。 “姚淑儿,我从来没有利用过你,也没有任何利用你的念头。”尹夏沫凝视她,“蕾欧公司的广告被我拿走,心里对你也有歉疚,所以欧辰当初指定我为代言人,而我坚持要与你们同时试镜,大家公平竞争。虽然歉疚最终拿走了原本可能属于你的机会,但是,我并没有对不起你的地方。” KTV包房。 猩红色的沙发里,她和她互相凝视,目光中的敌意渐渐变得沉默。 电视屏幕上闪烁着画面。 麦克静悄悄地被扔在一边。 门被敲响。 尹夏沫起身开门,是刚才的服务生买药回来了,她接过药和温开水,再坐回沙发时,姚淑儿正苍白着脸去拿小桌上的酒。尹夏沫将酒拿得远远的,将温开水放到她面前。 “你病了,不能喝酒。” 姚淑儿古怪地看她:“你管我死活,我同你有什么关系!” “那要你来决定。”尹夏沫微笑说,“要做朋友,我就忘记绑架这件事情;要做仇人,或是今后再对我使些什么肮脏手段,就别怪我不念旧情。” “你在威胁我?”姚淑儿恨声说。 “是的。”尹夏沫笑得漫不经心。她并不想同姚淑儿结仇,但是如果非要为敌,她也并不畏惧。 姚淑儿望着她。 突然。 姚淑儿苦笑,无力地倚在沙发里,脸色苍白,眼睛黑幽幽得象深洞:“就算你放过我,薇安也不会放过我,她恨我,就像我恨她一样深。她一定会将这些照片捅出去,回报我送给她的丑闻。” “没有绑架这件事情。”尹夏沫淡静地说。 姚淑儿身子一震: “什么?” “如果根本没有绑架这回事,那些照片不过是你同两个男人说话,可以是路人问路,可以是歌迷搭讪,哪里是什么丑闻。”轻描淡写的声音,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又仿佛所有发生的事情都是无需挂怀的。 姚淑儿的眼睛霎时亮起来。 尹夏沫站起身: “我先走了。你记得吃药,如果明天烧还是不退,一定要去医院看病。”说完,她对姚淑儿笑了笑,准备离开。 “夏沫……” 姚淑儿声音低哑: “为什么……不趁机毁了我……” 尹夏沫失笑:“我为什么要毁掉你?想要成功,就会有无数的人参与竞争,如果只能靠毁掉别人才能胜出,那么精力消耗殆尽也未必能如愿。为什么不去增强自己的实力呢?那岂非更有意义得多。”她看着姚淑儿,沉默几秒钟,“而且,你是我的朋友。” “朋友?”姚淑儿面露困惑。 尹夏沫微笑:“还记得那天吗?珍恩在教室里不小心撞倒了你,你的膝盖伤了流血,可是你并没有在意,反而安慰珍恩说你没事。” 姚淑儿回忆着。她想起来了,嘴角也露出微笑,那仿佛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想着想着,她的眼睛又黯淡下来。 “那天的姚淑儿,永远是我的朋友。” 这是尹夏沫离开KTV包房前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姚淑儿抱住那杯温热的开水,呆呆地,窝在猩红色的沙发里,良久良久地发怔。 ****** 等尹夏沫回到家已经是晚上九点了。一进玄关,她便听到客厅里有谈话的声音,边换拖鞋边暗自诧异,家里很少有外人,小澄从不带同学回来,珍恩也是偶尔才来玩。 “姐,你回来了!” 尹澄迎出来,接过她的手袋,眼里有喜悦的神色。 “有人来了吗?” 她轻声问。是小澄的同学吗?不知道会不会是小澄的女朋友呢?虽然方才同姚淑儿的见面让她有些疲倦,但是想到这儿,她还是忍不住好奇地向客厅探探脑袋。 尹澄搂住她的肩膀,笑着将她送入客厅: “你看——” 温暖的灯光。 水果茶清香的热气。 洛熙正坐在沙发里,黑猫牛奶懒洋洋地窝在他膝上,他用手轻柔地一下一下抚摸它,却慢慢抬起头,安静地凝望她,眼睛乌黑明亮,唇角有雾气般妖娆的笑容。 “吃饭了吗?” 洛熙温柔地问她,语气自然得仿佛他一直生活在这里,没有五年的分离,没有任何不愉快的过去。 “你……” 尹夏沫怔怔地站着,恍惚觉得他仍旧在会议室的电话那端,却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猝不及防间,她的心头被狂涌而起的热潮堵得满满的。他一次又一次的相助使她平日的淡然疏离一点一点被击溃,可是已经习惯了用冷漠来保护自己的她,竟感到有种恐惧,仿佛正身不由已地被卷入无法控制的漩涡之中。 “洛熙哥哥来了有两个多小时了。”尹澄体贴地说,“姐,你跟洛熙哥哥说说话,我去给你温饭。”他将尹夏沫按在沙发上,拿一杯温热的水果茶放进她的手心,然后走进了厨房。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