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5 上火

卿本贤妻 635 作者谢其零 全文字数 2207字
没等苏氏想出个什么办法来杜绝八皇子对九郎的念想哪,八皇子又上门了,说是给九郎几盆百合,还说要和九郎研究研究。 气的苏氏哟,在屋里来回转圈,就在想:你个皇子想断背山也好,手挽手背靠背也好,只要和我三房无关,我绝对不笑话你,可是你想和我儿子手挽手,那就不行!我得想个辙,要不我就得亲自上阵,打响菊花保卫战,我得护着我儿子去。 只能走一步看一步,要过去看情景再说。 苏氏让春草看着三房,三老爷带儿子去了,她就急匆匆的去了百合轩。 进屋看到外间摆了个床榻,那是九郎让人摆的,说好有时看看外面风景。 九郎在床榻上坐的笔直,对面的八皇子正笑模笑样的对着两人之间木凳上的一盆花草在指手画脚哪。 看见母亲进来,九郎也松口气,他倒是没往手挽手背靠背那方面去想,只是面对皇子他不自在呀。 八皇子见了苏氏还起身笑着称呼贤淑夫人,苏氏也假笑道:“可不敢当,妇人惭愧,八殿下来寒舍,妇人唯恐招待不周,殿下请坐。” 文绉绉的假模假样的苏氏招呼八皇子坐下,自己坐到九郎旁边,依旧假笑道:“殿下喝什么茶?妇人交代下人沏了端来,谢府可能没宫里的茶好,怕是殿下喝不惯。” 八皇子不客气的回道:“夫人不用客气,到这我就像自己宫里一样,我喝啥都行,随意,呵呵,随意。” 苏氏一噎,你还想把这当你家?呸呸!我儿子马上媳妇都要娶进门了,你还想当个二奶?哦不,当个二郎? 苏氏再想豁出去了,也不敢对个皇子拉脸,只好问九郎的伤势,问着问着就感叹上了。 “娘真发愁,这马上就要成亲了,你看你不小心的,把个脚崴了,幸好没伤着骨头,不然你岳家看新郎咋成瘸子了?” 其实苏氏就是想告诉八皇子,我儿子要成亲了,你收了你的念头吧。 在外人跟前提到婚事,九郎脸红,那眼神还羞涩了下,可就这一羞涩,一微微笑,八皇子看小舅兄和七娘子还是像的,那笑容让整个屋子都灿烂了。 苏氏看着八皇子看呆了,那眼里的柔情蜜意,苏氏恨不得伸手挡住,有这么当着娘的面看我儿子的吗? 啊呸!不当我面也不能这么看我儿子。 苏氏大声的对着八皇子问道:“殿下何时成亲呀?” 八皇子被苏氏的大声给喝醒了,听问他的婚事,还笑眯眯的说道:“不急不急,不知谢九哥何时成亲?” 噎死!要噎死!这见了两面,九哥都叫上了。 “十一月,一晃就要成亲了,真好,我家媳妇可好了,人美学识好,大方得体,难得的大家闺秀,我是满意的不能再满意,九郎也中意的很,十一月成亲,明年我就可以抱孙子了,呵呵,多好,殿下也要早点成亲,这成亲了就知道媳妇孩子热炕头才是好哪。” 八皇子越听越美,岳母说话就是中听,我是想早点成亲,可你家娘子在庵里,等的我好着急,这不来巴结小舅兄来了吗?岳母在更好,得让岳母看看我这得意女婿怎么好就是好呀。
“承夫人吉言,没准谢九哥成亲后,我就成亲了,到时我俩,呵呵,哈哈!”八皇子是想说到时候我俩就是郎舅了。 可苏氏是听的,怎么?我儿子成亲了你还不放过?造孽呀!咋就惹上这个祸害了? 心里再恨,面上还堆笑听八皇子扯东扯西的,苏氏觉得他有点像老大,但没老大那么啰嗦,那个细心劲像,时不时体贴的关心下苏氏,又问下他的小师弟。 苏氏吃一惊,小师弟?八皇子就把他拜了发痴法师为记名弟子的事说了,还说以后别把他当外人,他可是谢府十一郎的师兄,说完拿出个木盒,说是今天就准备送给小师弟的,正好让夫人转交了。 苏氏谢过接过来,心里暗骂:这个歪货,我可不想和你套近乎,我宁肯儿子不当法师的弟子,也不要你当我儿子师兄,皇家怎么出了个这么个人渣?对,就是个渣!满京城多少小娘子随你挑,你咋就盯上我儿子了?我能在这晕倒吗? 苏氏烦躁但也不走,就这么的等八皇子走了才回去燕旻堂,气的她进屋就躺下了,腰疼,这么笔直的坐着应酬个皇子,累! 就这样,每次八皇子来,苏氏就杀过去,一直到八皇子走,她才回自己屋,三老爷还说两个小儿一起玩,你个妇人凑什么热闹?八皇子是个不着调的,着迷戏曲,这会着迷花草,他还说皇上也不管管的,苏氏哪敢说他是着迷你儿子,怕把老爷给吓着了。 八皇子却在感叹:我岳家甚得我心,岳母和气(你岳母这会恨不得掐死你),小舅兄斯文有礼(废话!在皇子面前难道还脱膀子干一架?)岳父见得少,可见了我也是客气,我小师弟太小,没法凑一起玩,遗憾,不然又是个可以接近岳家的好借口,我可是到处找百合不容易呀。 苏氏心里的猜测可不敢给九郎暗示,又不敢给老爷说,怕他犯了棒槌性子,要是当面给八皇子没脸,那谢府三房可就完了,哪个父母不护崽,更何况听说八皇子就是被娇惯的才是如今这歪样。 这火上的,苏氏满嘴起大泡,去找文大夫看了看九郎的脚,说静养就行,苏氏马上把九郎打包送到罗先生那去了。看你皇子还能天天去庄子?那就太明目张胆了吧,到时你皇家还能看着不管?真要是不管,我也没辙,那我就带我儿子去西昌府避难去。反正我不能把我儿子给个皇子当手臂。 送走了九郎,喝了两天中药,苏氏这火才下去,天都冷了,她还每天喝那菊花茶金银花茶,素娘不知苏氏内里,还笑话她是不是更年期到了,苏氏白了她一眼,都没心打趣,蔫蔫的斜靠着。 可没两天,陶氏来了,满脸的担心和忧愁,对苏氏说了一些话,苏氏当时就蹦起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