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三辅妖贼

作者潘上将 全文字数 9452字
(更新快、阅读就到) 已经等了好久啊,骆曜终于反了,这可是汉末与张角齐名的“妖贼”造反事件啊。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典略》只说“熹平中”,“三辅有骆曜”,并没有精确到年月,系统之所以选个这时间,其实就是后汉书明载的,熹平四年六月,“三辅螟”。 螟灾和蝗灾,通常都是久旱无雨所致,正符合熹平四年、五年大旱的记载。 大旱本来就注定了减产,如果再加上螟灾,那简直没法活了,对于一直等待时机的骆曜来说,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时间点了。 黄巾之前,大的战事不多,每一次都非常珍贵,许强当然不可能错过,他赶紧向程龙询问骆曜准备起事的地区。 不得不说骆曜这些年发展地下势力搞得不错,至少在十几个县具备攻打县城的实力,而许强一下子就相中了自己的首选目标——郃阳! 好久没跟李儒套套近乎了,而最近许强正是严重渴求谋士的时候啊。 根本不用管骆曜本尊在哪,许强直接就奔郃阳而去。 当然,这种抢经验的时候,最好是全家总动员,因此许强给洛阳的家人和樊志张、程林素等都发了信,通知他们驾车带兵去茂陵庄园集合。 之所以不让这批人去郃阳,是觉得没必要,许强身边这些人还解决不了一个小县的妖贼? 而茂陵庄园身处三辅中心,却需要一些人手去驻防,以免万一。 此外,泰山路远,需要坐传送阵,而洛阳到茂陵这么近,就用马车省点钱吧。下一步购田,需要的资金缺口太大了,得省着花啊。 风尘仆仆来到左冯翊的郃阳县,一眼就能看出,县城里许多可疑的npc在游荡,但许强对他们并无兴趣,还是直接去乡下找李儒。 随着路程的移近,许强明显能感觉到一道道敌意和警惕的目光,而这些目光,在许强抵达李儒宅前时,彻底变成了仇视。 “许大高手,你未免太贪了吧,郃阳是我们‘大悲堂’苦心经营之地,这屋中之人更是我堂全力攻略的对象,你也想插一手?”一群玩家堵在门口,不过,按游戏规则,这种情况下,许强随时可以穿人而过。 “也想插一手?可是,我应该比你们更早认识李儒吧……”许强无语。 玩家们脸色更难看了,之前他们还抱一点希望,觉得许强不一定知道屋里的是谁,既然知道了,那应该没有谁会放弃李儒这样有名的谋士吧。 “许先生,能不能卖个面子,放弃李儒?你已经有那么多名将,不差这一个,何况你的发展重心,也不会是这小小郃阳县吧。”大悲堂的堂主,一个叫“王子碑”的终于赶到了。 许强搔搔头:“如果都象王先生这么说,那天下名将我都要放弃了,现在恐怕每个名将都有人守吧……” 王子碑深吸一口气:“我这样说其实是为许先生好,我们与别家不同,我们准备很充分,早就查历史资料知道李儒在此,所以从开头就全力在郃阳打基础,现在与李儒的好感已经达到2……3……不,是45点了!阁下虽强,但毕竟是第一次来,更不可能长住此地吧,难道你认为可以追上我?” 许强不由也吃了一惊,想不到对方居然有这么高的水平,或者说运气,这好感都快赶上自己了啊,看来自己真得抓紧了。 许强摸摸头:“话说,我跟李儒的好感是46……” “无耻啊,堂堂第一高手,说谎眼都不眨的,我们自从找到李儒宅,就轮流守着,绝对没人见过你!”大悲堂群情激愤了。 许强解释:“我是在李儒搬到郃阳来之前和他结的好感……” “吹牛吧,曹全碑上清楚写明李儒就是郃阳人!再说,你要是真跟他有46点好感,为什么不跟进?可别告诉我们,你不在乎李儒!” 貌似,许强不是不在乎李儒,而是要跟进的人太多了,洛阳海量的名人啊…… 许强叹道:“我骗你们干嘛哩,我把好感窗口打开,你们自己看吧。” 虽然环境极其仿真,但游戏特性也被保留着,开一个窗口展示游戏属性是很简单的操作,许强特意把窗口开得大一点。 整齐划一的“咝”声从身边响起,然后许强就看见一个个人影,慢慢消失在眼前。 “这是咋了,难道他们都是骆矅的信徒,会隐身?”这一下搞得许强汗毛倒竖。 “老,老大……连老大都被受不了这刺激,被系统踢下线了啊……”一些好容易回过神来的玩家,终于吐出声音。 在游戏中神经波动过大,系统是会开启保护模式的,并且很温馨的,请玩家至少间隔四小时才能再接受催眠…… 许强咳了两声:“这下相信了吧,不好意思。”说完径直上前叩门。 大悲堂玩家们眼睁睁看着李儒开门,以非常热情的态度拉许强进门,他们也没有太大的震惊。 因为刚才看到的好感窗口,把他们所有的震憾都透支了。 “董卓好感62!”“李傕好感78!”“王允好感95!”“刘表好感100!”…… 与这些人相比,李儒的46点好感又算得了什么? 这些玩家不知道,许强与李儒的好感刚刚已经达到51了,一是许强顺手帮李儒送过信,二是许强最近的成就被李儒钦佩等。 李儒又发了一个寻找医书或药方的小任务,然后与许强及部下长谈,互相增进知识。 说起来,这还是许强第一次深入与李儒接触,而这一轮接触,让许强感觉到,系统这次完全颠覆了演义中李儒的形象,基本是按正史来了。 李儒,就是一个饱学、博爱之士…… 不觉外面天色已经暗了。 “李先生李先生,不好了,有妖贼造反,县城被攻破了!贼人正在城中抢夺钱粮!”外面有乡民急促敲门。 “来得好,李兄可愿与吾同往县城剿匪?”许强腾地跳了起来。 李儒吃了一惊,随即叹道:“都是穷苦人家,相煎何太急,我只望混乱中能多救几条性命罢了,我们赶紧去吧。” 只是救人?不杀人吗?看来与想象中的有些距离,不过一切以李儒为主吧,杀敌功勋其次,李儒好感最大。 提供给李儒一匹快马,众人飞速赶往县城,路上不断甩下玩家和npc,当然,大悲堂那位堂主是赶不及上线了。 离县城三里时,系统提示进入战场,不过是跟随李儒,以中立身份进入的。县城火光冲天,哭声一片,当然也少不了嚣张邪恶的狂笑声。 李儒说得不错,“妖贼”也是穷苦人家,但他高估了这个时代穷人的觉悟,在钱粮和女人面前,穷人会从羊变成狼的。 而且,骆曜的教徒们,除了被生活所逼,他们本身还因为学习缅匿之术,获得了强大的能力,这能力使他们心理失衡了,压抑已久的他们,想获得欺凌别人的权力…… 李儒进城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幕场景,许多他所熟悉的县民,这一刻却化身为屠夫、恶魔! “救……救人吧……”李儒用颤抖的声音说着,然后俯下身,为浑身是血的居民们治疗。 而许强,一时间有点茫然无措,帮李儒救人?不会医术啊?马清适合干这事儿,可她没来。 应该说手下npc的智能度还是很高的,内政较高的各位,虽然没有技能,但都会基本的治疗常识,包扎什么的,桓彬更是能用酒帮人消毒止痛,多少算帮了李儒的忙。 各位武将则负责守卫,不主动攻击贼人,但也不准他们靠近。 然而即使是中立参战者,妖贼们还是不肯放过,越来越多贼人聚集过来,冲击樊稠等人的防线。 许强眉头紧皱起来,这算什么事儿啊,哪有这么憋屈的任务,难道事后的奖励,就看自家部下能挨多久的砍,让李儒多救几个人? 李儒的医术确实不错,短时间内就让十几个百姓、两个贼人脱离了生命危险,是的,贼人他也救,要不怎么叫中立呢? 但是这样能挣多少好感?许强很怀疑,因为旁边的伤者已经没了,接下来必须往城里推进,但照目前来看,自己的名将们能自保多久都成问题啊。 任务绝不是这么做的,尤其是蓝名相关的任务,系统不可能只要求玩家做肉盾吧? 而就在这时,一名官吏踉跄冲至,连中数刀后硬是滚到了李儒面前,李儒赶紧治疗。 但这一举动仿佛捅了马蜂窝,上百妖贼从巷后跃出,向这边冲了过来! 许强不由得握紧了长弓,这一波绝对无法再硬承了…… “李先生,若杀一人,能救百人,该不该杀!”许强咬牙问李儒。 李儒身子颤抖一下,片刻后叹道:“可杀……” 系统提示:“李儒阵营转变,加入郃阳县兵一方,是否跟随转变?许强大笑一声:“这任务,也太简单了吧!系统,下次来点挑战行不行!”笑完,转变阵营,指挥众将反杀过去! 是的,仅仅说一句话,就触发真正的任务,这么简单,自己咋早没想到呢。 不过这么简单的一个剧情…… 许强心中一动,看着李儒的眼睛,他忽然怀疑,自己一句话是不是对历史产生了影响…… 看了一下历史轮盘系统,虽然许强自己记得也不是太清楚之前,但感觉应该变化不大。 但李儒的思想一定是发生了某种转变,只不过,就算没有许强,这种转变恐怕也会发生。 假如这次跟随李儒的是其他玩家,或者无人跟随,那李儒很早就会遭到妖贼的直接攻击,会提前下决心的。 当然许强带手下苦撑这么久,绝对不会白费,事后好感度会多拿些吧。 另外,多撑几分钟的好处,应该是收获了那个受伤官吏的20点好感。 小小一个官吏,居然是绿名,名为王敢,不过许强也没有多少惊讶。 《曹全碑》上留名的郃阳人,足有数十,因此本县常常能见到绿名也不奇怪,大悲堂能够占据此县,也算有实力了。 虽然碑文上的绿名,通常不会设计得太强,但这王敢的实力还可以,估计有二十点以上的初始力量,战力不可忽视。 对许强来说,这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奖励,但想想如果是其他玩家达成了这一分支条件,他们会有多激动。 就在许强以为终于能够放手杀贼时,才发现没那么简单。 “夜隐!”贼兵见抵挡不住这干名将,先后发动了技能,然后便消失在夜色下的街闾间。 “不是吧,普通小卒都会隐身技能?”许强张大嘴合不拢来了。 往常见到的灰名npc,寻常百姓只有生活技能,普通士兵也就是基础剑术、弓术之类的东东,而眼前这可是隐身呢,连一流名将都没几人会吧! 看不到敌人,就只能胡乱发招,十剑八空,用大招更是浪费,杀敌效率顿时大大降低。 还好李儒还是没忘了一路救人,对大家的推进速度没有任何要求。 推了百余步,许强渐渐看出,妖贼们的隐身时间很短,技能也需要冷却时间,而且一旦出手,隐身状态就会消失,这是好消息,但问题是对方人多,可以轮流退到远处等待冷却。 在面对普通敌人时,许强的名将都能抢先攻击,一两个大招就秒杀对方,自己毫发无伤,但和这些妖贼交手,多数时候都会先被他们砍一刀,这差别太大了。 感觉就算是跟鲜卑铁骑交手,都没消耗过这样多食物,看得许强心痛啊,最难受的,还是那种压抑感,华雄、樊稠、王威、公孙犊……第一次拥有了这么强的战力,却不能尽情发挥。 遭遇到第一个黄名妖贼时,这感觉又强了几分,在打掉对方四分之三体力之后,硬是让他用“缅匿术”逃脱了。 不断还有玩家和npc从各方赶来参战,但面对诡异的隐身贼,战斗极其惨烈,在战力相近的情况下,一个妖贼往往在击杀三四个对手后,自己还有可能溜掉。 足足战了半夜,许强率先杀入县寺,救下几个未死的官员,城里的局势才逐渐稳定下来,杀声渐息,不久各方来报,妖贼带着钱粮撤出城了。 看着汇合起来的npc,许强明白,如果不是郃阳县情况特殊,有一堆碑上的绿名撑着,就算是有自己帮助,也无法将妖贼赶出去,由此可以想象,别的县城只怕都很难守住。 “在你的帮助下,李儒救治了218人,你获得声望218点,李儒好感+10,得到李儒赠送的《李儒合药术》。” 这么辛苦没有白费,收获不小,许强手下虽然有个黄名合药师,但合药术只是中级,炼药成本相当高,有这本高级合药术,事半功倍,可以多炼几颗假死丹了。
此外还有战场奖励,郃阳那些绿名都有几点到十几点好感奉上,李儒又另给了3点。 “还是不够高啊,那个什么王子碑,找到李儒可能没多久吧,居然都45点好感了,完全可能被他抢先啊!”许强焦虑。 当然纯朴的许强不会想到王子碑是诈他的,小王在全工会的支持下,投入大量金钱,拼了老命,现在也才和李儒有13的好感而已…… 就在这时,不远处传来哭声,李儒闻声走去,许强赶紧跟上。 哭声来自一个刚被人从火场中救出的小女孩,李儒看了一下,脸色顿时黯然:“她被烟熏坏了眼睛,可惜我不擅长治眼,她以后只怕会……” 许强只犹豫了一秒,便掏出仅有的两付神明膏,给女孩服下。 别说这女孩是个绿名,就算是普通的灰名,以许强的善良,也不会吝惜的。 “我,我又能看见东西了,太感激了!”这个叫“桃婓”的女孩眼睛恢复精光,喜极而泣,向许强拜下。 桃婓也是见于《曹全碑》的人名,这个特别的名字,许强记得很清楚,也曾浮想联翩,不过女孩现在还小,而且刚被烟火洗礼过,看不出啥来。 桃婓好感直接加了40点,其他npc,包括李儒也在感动兼佩服中,纷纷奉上好感,与李儒的好感达到69。 “先生可愿与在下同游,共济天下?”许强再也忍不住了,发出聘请要求。 “李儒当前不可招募或聘请!真是无奈,看来系统大神还等着李儒去完成他的历史使命:鸩杀弘农王刘辩啊。 华雄都能给我,李儒你就不能通融一下吗?许强暗骂系统,他倒是忘了叶雄变身华雄,是多么苛刻的条件。那样逆天的事情,怎么可能常常发生呢。 提前得到李儒,一定是有办法的,许强陷入苦思中。 就在这时,程龙又一条紧急军情发来:“我被骆教主派去攻云阳县,你猜我在那见到谁了?” 许强脑子里回想云阳的名人,一时没想到,程龙已经迫不及待说出来:“就是你跟我说过的那个孟佗,孟达的老爹啊!他居然是云阳的县丞!不过这人真是没种啊,丢下百姓自己逃了,我们有一队人正在追杀他呢!” 右扶风,平陵县郊,孟佗如丧家之犬一样,狼狈狂奔。 说丧家之犬倒也不准确,因为他是带着家小一起逃的,其中就包括今年虚岁8岁的小孟达,以及3岁的小女儿。 孟达虽然年幼,但作为关中人,他已经学会骑马,而且还负责背着妹妹,虽然风尘仆仆,但眼神里却充满着坚毅,仿佛一个大人般。 身后又响起马蹄声,显然,妖贼认定了孟佗是个大官,即使追过了黄河都还不肯放过他们。 孟佗转头看着孟佗胯下的小马驹,再看看夫人所乘的马车,带着哭腔悲鸣:“若非带着家人,又岂会被贼人追上?” “靠,要不是你带着孟达,你以为我们会一路拼死护你,还搭上数百兄弟!”身后一个玩家怒骂。 “少说两句,npc不象你想的那么笨,孟佗也许听得懂,别影响了好感。”旁边“铁骑门”的门主宣武甲及时喝住手下。 铁骑门实力不强,被大势力挤到不出产名将的云阳县,本来没指望跟历史名人接触到,好容易等到个孟佗上任,这几年被他们当成宝一样供着,所以这次孟佗出逃,铁骑门不惜代价一路死战,才让孟佗一家撑到现在。 “孟县丞,前面离平陵县城不远了,加把劲吧,再坚持一下就好!”宣武甲上前鼓励孟佗。 然而就在这时,一骑迎面闯至,随后骑士从马上跌落,哭着对孟佗叫道:“孟家庄,坞堡被妖贼攻破了,孟家,完了!” “什么?”孟佗听到这话,当场就从马上摔下来。 宣武甲大喝一声:“不要慌,好好说,平陵县就没派兵支援吗?” 那个孟家的报信人哀叫道:“平陵县?县城也被攻破了啊!” 话刚说完,便见平陵方向数百人冲来,听声音显然便是妖贼,而众人后方追兵也越来越近了。 宣武甲大叫:“孟达,别管其他人了,我们护你突围!” 小孟达用力摇头:“我绝不离开双亲,誓死守护!” 8岁小孩,手持短刀,不知系统怎么画的,竟然已有名将的风范。 “老大,咱们撤吧,反正系统不会让孟达挂掉的!”铁骑门的人叫道。 宣武甲沉默片刻,猛地一挥刀:“就算知道这样,你们忍心丢下这孤儿寡母不管?而且,孟达可活,孟佗夫妇和这小女孩可未见得能生!我宁愿陪他们战死,也绝不逃命!” 当许强来到平陵郊区战场时,见到的便是这一幕:数十名玩家,部队全灭,只剩下自己的血肉之躯守护着孟佗一家。而年少的孟达,竟然在乱军中左冲右突,一边还不忘摸摸背后的妹妹。 “罢了,虽然凶险,但也不得不为之!”许强咬咬牙,挥军冲上。 之前郃阳一战,许强已经认识到骆曜信徒的厉害,眼前这数百妖贼只怕要按千人的战力来计算,但他还是慨然赴阵,说不清是因为那些玩家,还是孟达。 当然许强并不认为自己就有多高尚,也许这只是一种从众行为。 看到别人卖肾买苹果,自己就有了理由吃一个月泡菜去买。同理,别人在必死的情况下都有勇气奋战,自己只是冒一些些风险又算什么呢? 事后,许强相当感谢铁骑门的玩家,如果没有他们,许强肯定赶不及,赶上了也不敢去赌命。 而当下,许强则感到十万分的庆幸,庆幸郃阳县的传送阵没坏,让他选择先传到茂陵与其他人会合。 庆幸的是,他带上了樊志张和吴倩。 许强名将的第一波冲锋,杀死数十敌人,但妖贼们马上转入隐身模式,什么“雾隐”“缅匿”“化影”全都来了,尤其是那个黄名统领的军团技,就是全军隐身。 就在许强全身发毛,打起退堂鼓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温和的声音:“这种小伎俩,岂能瞒过我的眼睛,洞察。” 同时一个稚嫩的声音响起:“咦,这些人好奇怪啊?我用‘慧眼’试试看。” 隐身的妖贼们,纷纷显形,一个个眼中闪射出惊慌。 最拿手的本事,或者说他们最大的倚仗被破,不仅仅代表他们暴露在那些野蛮的名将眼前,还从心灵上冲击到他们的信仰——教主的法术不灵了! 妖贼士气下降,陷入混乱! “铁骑门各位好汉,莫要急着出手,快快坐下恢复体力!”许强大叫一声,开始带兵冲杀妖贼。 这次带的部下,可不仅仅是将,还有洛阳和茂陵两庄园的部队,有前袁氏家兵、賨人、民兵,以及少量降兵,加起来已近百人。 有了士兵,名将的作用放大,在妖贼恢复常态之前,迅速干掉唯一的黄名,局势便已定了。 以百人击败数百乌合之众,这种事许强已经干得很熟练了。 “樊志张啊樊志张,原本已经打算放你回家养老了,没想到你的‘洞察’还有这样大的作用。”许强一边清理战场一边唏嘘道。 吴倩吴国太也出乎许强的预料,因为其“慧眼”技能的说明里,并没有能破隐身这一项,看来这小女孩也有必要常常带在身边啊,话说回来,吴倩眼看着就要长大了…… 铁骑门还剩下十几个玩家,能活下来都得到不少好处,对许强表达了滔滔不绝的感谢与敬仰之情。 其实大家留下来,除了一股热血外,还都抱了一点侥幸,等待系统安排援兵来救孟达,谁不想活着啊? 许强的好处自然更大,孟佗的好感,直接冲到85点! “孟兄此次弃县而逃,责任非小啊,不知今后有何打算?”许强双手环抱,微笑看着孟佗。 “哎,天下之大,何处还有我孟佗容身之地啊?”孟佗哀叹,身为县丞,不战而逃,朝廷只要心情不好的话,直接就给判一个“弃市”不赦,当街处死!而且家人也可能被流放边疆。 如果不是许强抢了他凉州刺史的前程,孟佗不会遭遇这次骆曜之乱,不过孟佗日后并未与孟达一起出现在益州,估计就是这几年去世的,他历史上的命运,不见得就有多好。 许强稳定一下心绪,马上作揖:“敢请伯郎兄与我同游天下!”今天第二次邀请了哦,别再叫我失望! “聘请孟佗成功!孟佗好感+6!孟达好感+3……”小孟达的好感真难加啊,到现在也才16点好感,难道你老爹没告诉你,我当年咋资助你们一家的? “伯郎兄的家眷,不如就搬到我茂陵里壁,或者同去洛阳……”许强趁热打铁。 “这个不必了,我会送他们去郿县,请好友代为照顾。”关于这点,孟佗打死不松口,也可以说是系统打死不肯让许强再捡便宜了。 眼睁睁看着孟达母子往郿县去了,许强只能无奈地回头欣赏孟佗属性。 孟佗(56),绿色四品,统帅15,初始力量21,灵巧44,智谋53,内政51,体力52000,精力24000。 绝对的垃圾属性,好在技能还不少。 经营之道:中级技能lv7,管理庄园可增加收入14,管理城内产业可增加收入28。 奴仆之友:中级技能lv3,奴仆好感提升速度+15。 孟佗酿酒术:中级技能lv8,另有酒方《孟佗家传酒》《仿制葡萄酒》。 酒雾:消耗一坛酒,可令一定范围内的敌人进入微醉状态,效果与酒的品质相关,冷却时间五分钟。 五铢杀:撒出铜钱杀伤敌人,可同时攻击五个目标,杀伤力与力量和铜钱数量相关,冷却时间一分钟。 看到最后一个技能,许强不由问道:“请问孟兄,这个‘五铢杀’,是消耗谁的钱财?” 孟佗回道:“自然是我的,不过如能成为主公麾下,消耗的铜钱会直接从主公身上扣除。对了,主公若要招募区区,只需要给一个乡啬夫之职即可……” 许强咦了一声:“你倒挺主动,不过乡啬夫百石之吏,你做过三百石县丞的人也有兴趣?” 孟佗摇摇头:“一来我已无家财,不敢奢求太多,二来,县丞县尉俸禄虽高,却只是县令长之副,不如乡啬夫可独掌一方,能行吾之报负。” 乡啬夫也就是后世的乡长,如果该乡户口达到五千,可称为“有秩”。县官不如现管,后汉书上有“民但闻啬夫,不闻郡县”之说,以那个时候的咨讯和交通状况,说乡长是土皇帝一点不过分。 许强点点头:“明白,不过你恐怕有得等了。” 北地马上建乡不假,但许强可不想把这个孟佗招募进来,每天把自己的铜钱扔着玩…… 对了,这两场战斗还有别的收获没来得及查点,那就是卫羽招降的骆曜教众。 不得不说有信仰的教徒就是不一样,总共只招到五个教众,“夜隐”和“雾隐”两种技能,都受环境限制,持续时间只有十几秒,倒是没太大用,其中唯一的白名会lv1的“缅匿”,效果仅有一分钟,还容易被识破,与当初骆曜亲制的“缅匿符”差远了。 战利品里也有几十张各式符咒,最好的也只是隐身一分钟。 当然这些垃圾符,用好了也能扭转战局吧。 正琢磨着,信息栏又有动静,这次却是好久没通信的高风。 “程龙说你回扶风了?正好,我很需要你帮我一把,当然,亲兄弟明算帐,五十万,一次战场!” 许强玩笑道:“你随便咋算,都不影响咱们兄弟的交情,但一定要算好,别亏了,五十万能做很多事了。” 高风笑一笑后又变了语气:“我绝对会赚的,你知道我请的那几个所谓‘高手’吗,我前后花在他们身上近百万了,一直给我磨洋工,只能靠许兄你了!” 许强哦了一声:“是你女朋友,那个什么,凤姬介绍的吗?” 高风淡淡道:“我已经换了,那女人没意思。” 许强愣了一下,随即摇头,有钱人的世界,咱永远想象不了啊。 “好吧,说正事,这一次战场可能比你想象的困难,因为需要你加入骆曜一方,与官兵交手。”高风缓缓道。(未完待续。(更新快、阅读就到) 宅男深夜福利,你懂的!!!请关注微信公众号在线看: meinvxuan1 (长按三秒复制)!!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