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宗亲

三国之力挽狂澜 0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1524字
是要飘雪么?这些日子夜特别的长,树叶也飘零殆尽,空中弥漫着冷意,已经可以在夜晚的篝火堆旁察觉到自己呵出的冷气,可惜,冬衣和粮草还是没能送到这个营地。 看来是情况不妙,莫非是有什么变故么?刘武心中非常不安,要是下雪之前,还是不能看到冬衣和粮草,他只怕是再也无法遏止这些个戍卒,即便他身先士卒同甘共苦。到时候,便是这些个小卒们畏惧家中老小不至于倒戈哗变,却还有什么法子能再守住兴势山呢?兴势山与阳平关,这是镇北将军王平留下的法子,蜀国就靠着这个加上汉城乐城两城组成完整的汉中防御体系,这才让汉中腹地得以喘息,可以安稳的屯粮军垦,这么多年下来,蜀过虽然北伐无望,但每次的魏国南侵却也会一样,每次都会败在阳平关下,也败在兴势山下,就这样,魏蜀就在阳平关外,就在这一带相互拉锯,互有胜负。 可是,这一次…… 情况真的很不好,山脚下的魏贼三千多军马,是要跟蜀军耗到底了。偏偏大都督姜维要在沓中种麦长驻,汉中的兵力基本上全给大都督带走了,真的,太难守了。 所以傅佥才会将阳平关仅有的三千多兵马分出八百交给刘武,就是希望两下里互做犄角,依旧是死去的镇北将军王平用过的招数,指望再像当年那般,只要拖到援军一到,要么就是熬到大雪封山,便可以逼魏军退兵。 能行吗? 这次来犯的,可是许多许多许多的魏兵,刘武坚守兴势山时也早就看清了形势。 魏人这次不惜代价,疯狂攻打兴势山各处隘口,分明是要彻底消灭山上蜀军。要不是山上隘口实在太险,这区区的八百之数怎能抵挡?可是两个月,任凭刘武如何节省,现在军中所剩的,也只不过三百多人,已经是,大势已去。 刘武脱下头盔,露出面颊,很清秀,就是略微有些消瘦和憔悴。从军多年,大伤小伤十余处,不过万幸的是脸上却是一处也没有,这恐怕是祖父英灵保佑。
“将军,刚烤好的马肉。”身边小校霍俊递过来一块热气腾腾的烤肉,用削尖的树枝条插着。 杀马,吃草籽,节省营中不多的粮食,这也是没有办法。 刘武接过肉便啃,丝毫不管肉上一团团的血迹,他们缺水,山上仅有的一眼泉要留着喝。此外,这块肉,其实是半生的,再加上一点调料也没有,难吃的很。 军中连盐巴,也在前天用光了。这还真是个问题,刘武清楚的记得华神医说过的,人是绝对不可以没盐,没盐就没体力。现在军中士卒尽是些轻伤重伤,已经军无战心,要不是刘武带头冲锋,这三百四十六名士卒怕是早降了。混到现在军中还剩十日左右,但盐巴呢? 刘武心中盘算着是不是抗命返回阳平关。 傅佥是副将军,官位虽在他一个护军之上,但他的父亲是堂堂帝弟(安平悼王刘理),帝胄子弟也不是傅佥一个偏将军能够随便处置的,至多将他锁拿送回成都交由伯父处置。 那就好了,至少弟兄们用不着全死在兴势山上。 粮食告罄,武器毁损,士兵甲胄破烂,连箭都是从死去的弟兄们尸体上拔下来的魏国的箭。 守了两个月,还是援兵全无,半点粮草未曾能见,实在不是他不想为国尽忠,只是他觉得自己不该就这么简简单单战死在这儿。他实在是想不出本家宗亲中还有谁可以继承祖父的遗志投身兵戎的。 他是唯一的一个。 抓了把土,擦擦手上的油污,他吃好了,不过还没吃饱,这块马肉只比拳头大一点,对于一个每天都在打战的军人而言是太小了些。不过有得吃比没有强,他心满意足。起身环视四周,只见军士们个个无精打采,个个如同吞苦药似的咬着马肉咀嚼干巴巴的草籽。 这是明摆着的,军心已经彻底涣散,不能不退了。一刹那间,刘武下定决心,哪怕是伯父要问他个畏战逃亡罪赐死,他也非得将这些士卒带回阳平关不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