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十七:隐忧

三国之力挽狂澜 0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1382字
虬须,隆鼻,阔口,浓眉,狮子眼,右脸一道长疤,像条蜈蚣趴在脸上,身量雄壮如狗熊,个子比刘武稍矮,不苟言笑。这便是阳平关主将傅佥,刘武虽对傅佥略有微言,却也不得不承认,傅佥与其父一般都是一心报国,忠心耿耿。 黄皓,陈祗等人屡次打阳平关储藏的那些粮草、器械主意,想要将自己人替任阳平关守,伯父也都概不允准。 由此可见,伯父对傅佥的信任。 “回来就好。”傅佥没说别的什么。 不知道该怎么说,让刘武带八百人守兴势山,这简直是拿刘武性命开玩笑。可是这也是刘武自告奋勇的,傅佥只是同意了。 一切都是错,本来以为大都督听闻汉中危局会尽快返回的,阳平关与兴势山马马虎虎守上十来天半个月应该可以,可是大都督那四万兵马到现在还是没能出现。就这样,阳平关还有南汉中援兵接济,而兴势山便成必死之局。 傅佥知道皇帝对这个侄儿不太满意,再加上父亲又死于吴狗之手,死了刘武,他也不必为之难过的。但他还是心里不痛快,刘武流着一些吴狗的血,可他仍然是大汉帝胄,何况还是一员虎将。 英雄毕竟惜英雄,真不想听到兴势山守军全军覆没的消息。 刘武看到傅佥左手上的新伤口,心中对傅佥的最后一点不满也烟消云散了。傅佥没有给兴势山粮草兵甲接济也没下令撤退,但这不是他的错。关北的十万魏军又怎么是辎重队可以穿过的,就算是传令撤退的斥候也无法通过。傅佥手上的伤也分明在告诉刘武阳平关的惨烈,傅佥也是亲自登城与士兵们一起浴血奋战。 这就足够了。 “回来就好,把衣甲换了,今日姑且回去休息吧。”傅佥说道。 穿着还是那身魏人衣甲,要不是阳平关城内大家都认识,不然也会误认为是魏军混入城内呢。
“将军,末将想去北门守城。”刘武知道现在城内是兵少将寡,以他的箭术,少说可以将一条云梯彻底封死。 “那便不用了。”傅佥摇头,“刚刚我睡了大半个时辰,精神很好,今天便还由我守城。” 精神好?笑话,整整两个月防守阳平关,对面是十万魏兵加上一堆的魏国将领车**战,就算阳平关有南汉中援兵有存粮有武器,也不会比刘武轻松。 阳平关北,魏营之内,蜀军穿越导致魏军的混乱和动荡仍在继续,各军营帐内各小校依旧在清点人数,原因无他,生怕还有蜀兵残存,此外也清点一下,到底有多少魏军折损于清剿蜀军奸细中。 加上白天在阳平关折损的,这天损失的竟然高达一千五百人,大大超过昨天的八百人伤亡。显然,魏军中死在自己人手上的高达几百人。 这让钟会大发雷霆:“砍蜀国人没本事,砍自己人能耐可真不小啊?该死!难道要本都督再大开杀戒吗?” 军纪,又是军纪,若不是军纪败坏,各军不会混杂,那这些士兵怎么可能不认识左右的人?又怎么可能稀里糊涂见人就砍?而且若不是军纪败坏,根本不可能给那个臭小子刘武可乘之机,钟会除了懊恼还是懊恼。 “从明天起,诸军返营时有待慢懒散脱离队伍者,按逃逸叛国论处,杀无赦!” 众将唯唯,一一退下不提。 众将退出大帐之后,一个小校进入,什么话也不说,递给钟会一张皱巴巴的蔡伦纸,纸上空空如也。钟会不动声色,眼睛只微微一斜,那个小校心里明白,拿出个牛皮酒囊,喝上一口往纸上一喷。 片刻之后,一张湿答答满是酒水的纸张上字迹显现。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