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三国之力挽狂澜 0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3254字
马望阴沉着脸,连抽几个巴掌,婢女哭都不敢哭,只新近宠信的歌姬朱眉身旁,哀婉的望着那绝色佳人。绝色佳人竖起食指,让身旁人噤声。 “大人,下人不懂规矩,还望您海量。”女人柔声道。 “让她滚!” 女人扶那小丫头起身,小丫头感激不已。 “眉儿,你不要走!”司马望叫住女人。 女人愕然转身,马上换上温顺表情,缓缓走到那老家伙身旁,任由那老东西搂抱。 “老夫真不想拿你送人啊!”老家伙叹息道。 “大人,您这什么意思?”女人悲切道,“大人对贱妾恩重如山,贱妾对大人感念不已,贱妾宁死也不愿离开大人您。” “唉,我也不想!”老家伙顿足,“可惜这次老夫闯了大祸,没办法。我父太傅大人说什么也不肯饶过我,我只好求我侄儿桃符儿(步兵校尉司马攸)帮忙。” 太傅司马孚(字叔达),司马家族硕果仅存的长者,司马懿的三弟。 这位老爷子连司马懿都敬重三分,晋公司马昭更加惹不起,是为司马家族真正的中流砥柱。 成司马家者司马懿,保司马家者司马孚。 司马望是司马孚的次子,可这次他在关键时刻没能发现并及时阻止钟会铲除司马家部署在二十余万大军中挟制钟会的力量。 现在钟会以明元郭皇后名义作乱,中京震动。 老头儿司马孚便代替气力衰竭地晋公司马昭号令司马家。第一个开刀的就是老头儿自己的儿子司马望。 亏得司马望现在身处西京长安,与雍州刺史杜预正集结关中兵力打算抵御钟会军归还,这才让司马望有时间扭转局面。 “眉儿,你放心吧,老夫这些手下会将你和书信交给桃符儿,只要桃符儿收到,他一定会留下你的。你放心,我侄儿跟你岁数相若。他为人脾气虽有些急躁。但并不凶恶。家中奴婢都很喜欢他,你去了就知道我此言无虚。” 这个老东西虽然跟师篡没什么不同都是垂涎自己美色,可是朱眉还是隐隐觉得一丝温暖。 没有这个垂涎自己美色的老东西,她或许就跟那些师家的许多歌伎一般沦为中京任人采掘的流莺。 至于那个司马攸么,她也略有耳闻,听说是晋公司马昭的嫡子,深受司马昭宠爱。司马昭之前几次欲将此子立为世子,现在据说已经是了。 那小子很可能将是司马家下一任首领。 就像朱眉那个远在凉州地兄长……朱眉感到安慰,她这辈子算完了,有愧家门。幸亏兄长能重振家族,祖父高祖父他们泉下有之当为兄长自豪。 想到此处,身处厢车地佳人微笑着擦去眼角地泪水。 …… 离长安数千里外,凉州姑臧刺史衙门内。 “王爷,我不及您。” 马隆跪倒在刘武面前认输。 西凉大局已定。实在打不下去了。 王昊返回酒泉郡马隆得到消息后斟酌再三只好跟文淑、邓忠商议对策。 邓忠坚决反对,但文淑却听到文虎已然被俘的消息,内心动摇。毕竟对文淑而言,他只剩下这一个弟弟,文氏家族的其他族人都在东吴。再加上李骧多次劝说,提醒文淑注意,司马氏族中因司马师一事痛恨文淑的人不在少数,司马昭却又命在旦夕。 文淑思来想去,觉得自己左右无路,不降能不能回魏国都难免一死,降亦对不起司马昭饶命之情。 结果马隆提出一个中间方案。 刘武思考再三,认可了。这样也不必担心这些魏人流入西域与西域诸国合流,给总有一天要西征的鲜卑各部造成太大麻烦。 马隆的方案,就是让这些兵败的魏人立下毒誓,永生不得与刘武为敌,同时,他们将在草原上建立一个新地部落。 一个由汉人组成的部落。 说汉话,用汉人的兵器,不过,生活器物将使用羌人或鲜卑人的。刘武也将为他们准备粮食供起过冬,为他们修补战具,同时将凉州多余未嫁的汉女赐予他们为妻,甚至为他们提供药物。 他们的任务是为刘武军提供战马,同时保护商道不被那些很难约束的鲜卑人骚扰。
“孝兴你不亏是天下第一都尉,若论才华,孤军中无人及你,”刘武赞许道,“所以孤格外怜惜你。希望你不要忘了今天的话。” 马隆恭声感激道:“王爷您地肚量可纳天地,见识更是远胜小人所见任何一位君主。您放心,我马隆此生保证,屠刀再也不向汉人举起。” 刘武沉默片刻,马隆也似乎感到出言不逊连忙向刘武道歉。 “无妨,孤王知道,孤无法与历代大汉贤王相比。若是孤能一统天下,当优抚天下百姓。孝兴,你虽然不向孤称臣,孤也不怪你,我汉人积弱 汉人不喜游牧,且女子文弱,军中乏马。你若是能万人扼守西北,也能让各部不敢轻举妄动,孤心甚慰。” 这就是刘武地又一个心思——制衡。 无论羌还是鲜卑,势力都太强大了,强大到连刘武本身都觉得恐惧,手下群臣亦为此踯躅不已。 马隆、文淑虽然没降,可他们的手下渐渐掺入凉州的百姓,这支汉人组成地部落,根子仍然是属于凉州的。至于担心马隆势力太大无法制衡,那是过虑了,马隆、文淑现在手下只有两三千人而已,要成气候至少要二十年。 马隆感激离去,顺便将文虎带走。同时将邓忠和少数不愿立誓永生不与刘武为敌的魏人交给刘武,这些魏人中就有邓忠。刘武没见他,他也知道邓忠无法劝说,让人直接将邓忠连同这些不肯投降地送出凉州。 马隆离开姑臧城的当天下午,南方苦守狄道的梁羽返回姑臧,顺便,他带回一名蜀人,以及一份重要情报:据说。这年的春末。前任大都督姜维带着霍俊、黄崇等将对阴平郡发动攻击。魏人残留于阴平郡的兵力不过五千,魏军大败,已然溃逃入武都郡。 “听说这位大人说,这次大都督是抗命强行领兵攻击的,霍将军将整个阴平一线万余兵力全部投入战斗,马家二公子带着甘、青羌兵六千人,加上阴平郡本身的残余四千余人联手。大军势如破竹,现在打到陇西郡了。” 梁羽说着,向刘武举荐身边的人,一名四十许儒雅俊朗男子。 那男子跪倒向刘武行礼,恭声道:“王爷,下臣是大都督帐下参军文立,参见王爷千岁。” 一旁地陈寿陈莅皆一脸笑意向刘武贺喜。 这是陈寿、李虔、罗宪等人地师兄,巴郡临江人文立。字广休。周引以为傲地弟子,汉国尚书。 陈裕遇刺消息传入蜀中的同时蜀中也意识到西北的战事正处于胶着状态。 当阴平魏方兵退后,整个蜀中便到处流传西北可能再度大捷。大将军姜维多次建言力主兵发凉州进取陇西。但遭致黄党阻挠,最终霍俊被撤换,阴平一线也沦入阎宇治下。 可是,随着阴平郡人陆续逃入蜀中,当听到估计有二十余万大军正攻击凉州时,姜维再也坐不住了,纠集起全部力量鼓动整个益北各家,这才有了阴平战事。 说实话,当姜维在三月份初发动战事时钟会已与刘武军达成密谋,凉州战事即将迅速逆转。 但,姜维霍俊等人攻击并非毫无价值。 至此,陇西阴平郡纳入汉帝国麾下,凉州益州连成一气。刘武也不用承受与钟会立下的誓言诅咒,陇西不是他下令打下的。 更要紧的是,益北各家最后选择跟姜维一起抗拒皇命,救援凉州。 “王爷,下臣恳请王爷移驾与大都督、霍将军合流,同返蜀中。”文立道。 刘武朗声道:“好,孤王答应你!” 若是去年回去,那是宗预失算,不过现在整个凉州四周大敌已除,凉州安如磐石现在回蜀中正是水到渠成,若是再迟,这些益北家族也将遭到这次擅自违抗皇令起兵的牵连被尽数铲除。 此时不回更待何时? “明义,传令下去,点起六千轻骑,跟孤王去陇西与大都督回合。” “遵命!”诸葛显起身离去。 (力挽狂澜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