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四十一:两败

三国之力挽狂澜 12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3907字
杀!”怒吼着,刘武将长矛捅进一个魏兵小腹、一股尖喷出、惨叫声,矛尖微微迟滞便迅速收起。狼牙狠狠往前冲顶,双蹄微抬,将那个已经中了一矛的可怜的魏兵踩翻,脑浆崩裂。 月色、燃烧的魏军营地照耀下,刘武刺、狼牙踩。身后紧紧跟随的亲兵们乘势追击,有的冲锋保护刘武侧翼安全,有些则抽空射击。这支主力攻坚部队活生生的又将战场中一小股勉强收拢正打算反击的魏军再度冲散。没有任何悬念,也不需要任何考虑,只要在地上的,肯定是敌人,统统杀死。 “屠夫马!是他!是他!”一个十几步外目睹着刘武和狼牙大肆掠杀的陇西兵终于在被洪水般奔涌四处截杀的联军斩杀前认出刘武,大声高喊,但之后便跟着他身边的弟兄们被刘武身边那些羌骑兵一团流箭射杀。 整个战场上,局面继续混乱着,魏人各级指挥官,明明知道敌军西平主将就在战场中,就是无可奈何,也不能抽出任何兵力狙击,他们只能自保。 三千余骑兵若是彻底的平原上对付一万余步兵,绰绰有余。不过,现在是夜袭,有利有弊。 最外侧的那些个缺少木料加之最后修建不太稳固的营地就在短短两刻钟内已经被联军陆续抹去。但内侧的那些营地,特别是比邻中军大帐的都很结实。再加上地势掩护,仓促下无法逼近,极其难打,尤其是正中央端坐在那座小山坡上的中军大营,刚刚一直混乱,等于在坐失刘武军肆虐各营。但这会儿突然大梦初醒般开始反击了,虽然时机已过,只能自保。 且万能的八百骑兵冲过一次,魏人一阵乱射疯狂逼退,损失将近百人,只好退回来与刘武会师,合兵一处向刘武报告战事不利。 刘武带着且万能和莫洛羌等军攻打这些内侧营垒。 “将军!”且万能用着结结巴巴的蜀语大声喊话提醒刘武注意,接下去说的什么刘武一句没听懂。只是且万能指着前方。 前方,就在那个魏军中军大营内,高高的斥侯哨塔上,站着四个人儿:一人举旗,一人举火把,两人持圆木小盾挡在那两人侧前方。 斥侯塔顶棚已经被砍去。那四人为首地一人将那面大旗高高举起,微微挥舞,让风将旗帜完全舒展开,在火把照耀下字迹清晰可辨。 那是一个魏字。 原来如此,这就难怪了。 …… 羊暨挥舞着大旗,一阵窃喜。 显然,这次他赌对了。正如叔父羊祜所教,只要能激起将士们的士气就行。大旗还在,将士们就不会害怕。他又让人在弟兄们中间宣讲羌人的残暴。于是,那些恐惧的魏国将士们奋力阻击那些妄想再度拉倒栅栏方便骑兵冲锋杀入营内的蛮子们,中军大营内面临崩溃的局面终于消,局势渐渐好转。 附近那些营地,在看到中军还未沦陷,也渐渐开始安定。 虽然这样一杆大旗对于他而言还是太过沉重了些。时间稍久就有些挥舞不动。 “头儿,”他身边的一个持盾男子见状忙道,“这种费力气的事情还是我来吧?” 这是他地一个手下,跟自己好多年了,羊暨便将旗交给他。 “头儿,这次多亏您了!您真是胆识过人,”那小子道。“不然俺们弟兄们全得喂狼。” 羊暨摆手颓然:“我没那么厉害。哎!只怪我官微言轻。劝说不动叔父大人。” “头儿莫忧,您这次立下大功。日后定会飞黄腾达。” 羊暨正要斥责这小子到时候还在想这种事情,正在这时,只听耳边一声尖锐呼啸。 一只箭从大营外深邃的黑夜中窜向那小子,顺着那小子张开的嘴巴窜进去。 “狗蛋儿!”羊暨大惊失色,话还没说完,又是一声尖啸,一箭又一箭,将斥侯塔上几个人统统射倒,连羊暨也被射中,唯一的例外是他被射中的是肩,又被身边羊家的宗族子弟兵们挡去几箭,总算幸免于难,只是也被倒伏地尸体压倒,箭本来直扎入身体寸许,现在整个没入身体。 塔下众魏兵连忙登塔前去察看。 “快!”羊暨在昏死之前大声叫喊道,“护旗!千万不能让旗倒下!” …… 这是第二十箭。 射日弓尖啸着将又一支箭弹上云霄,一个漂亮的抛物线,勾魂夺魄直直扑向这个营地斥侯哨塔,目标直指哨塔上接替被射倒的弟兄继续高举着一面残破不堪颤颤巍巍挣扎抖动的战旗摇晃鼓舞士气的一个魏兵。 真是顽强啊,知道局面不佳,也知道军心狐疑不定,哼,保旗不倒,很聪明的做法,是羊琇做的么。 刘武略略觉得有些可惜。 “将军!您快看!西边,西边!” 身后,一个将士高声呼喊,是蜀地话。 刘武连忙转身回望。果然,那儿一片火光,这意味着那个预定地计策失败,蒋默只好燃放烽火。
可惜了,就差那么一点点,就能拿下中军大营活捉羊琇。 武狠狠心,大喝道:“鸣金收兵!离去。 随着一声声急促的锣响,西西平汉军迅速撤离战场,但莫洛羌、及鲜卑且部乃至苏瓦羌,这些羌人队形散乱,很多人还是不懂鸣金的意涵,直到战场上敌军数量激增,才发现己方撤退,方才逃出战场,白白损失了上百人。 这也是没办法,羌骑兵战斗力不亚于乌丸、鲜卑、匈奴,数量上更是有过之,可惜羌人不懂兵法韬略,比匈奴、鲜卑、乌丸三部还要分散,也不通汉俗,很难管束统御。 这也是为什么选择夜袭的缘由之一。 区区几天传授。也很难让他们明白服从指挥的重要,与其白天带着这些难以控御的与魏人阵上交锋不如夜袭,你我皆无阵,全看运气和骁勇。 所以,这种额外的战死也是意料之内。 刘武草草清点完剩余部队,大约还有两千人。 带着这些部队继续南移,在预定地点与蒋默会合。一到那儿,蒋默便跑到刘武身侧跪倒在地请求刘武处罚。 “你有何过?” “是末将无能。没能遏止敌军前进,坏了主公地大事。” 说真地,刘武对这小子不太满意,的确没什么才能,只不过好歹是蒋家的人,算比较可靠的。 “你起来吧。这不怪你,你只有那么点人,敌人也不是傻瓜,被他们识破也在意料内,你能带着弟兄们安然撤回来就好。况且,你做的已经很不错了,我军已经初步达成目的。” “多谢主公宽宥。”蒋默起身后。借着月光,小心望望那些羌人士兵地马背,只见那些羌人每个人身后都有一两个血水淋漓地物事。 地确收获不小。 天也蒙蒙亮了。 …… 十数里外,战场,魏军大营,没有人为打退敌军感到高兴。 到处都是死尸和重伤兵。焦土、血腥、哭喊声,遍地哀鸿。 大营内,众将面色铁青。死死盯着正中跪倒在羊琇面前请求羊琇宽恕的皇甫闿。 皇甫闿悲切道:“都是在下对敌军估计不足,还带走那些骑兵,害将军您深陷险境。” “无妨,无妨!”羊琇故作镇定,挤出笑脸道:“这不怪你,谁知道西平叛乱一发不可收拾已成蔓延之势,不怪你。” 不怪罪才怪。若不是皇甫闿一意孤行将六千骑兵带走。羊琇会这般狼狈么。羌人也不一定会乘机夜袭。 只不过场面上地话还是得说。 …… 夏日的晓风最是撩人,温柔妩媚清凉。已是五月十六日。 金城郡。 金城太守府客宅,门外响起杨欣的声音:“孔硕兄!还没醒么?” 昨夜,杨欣笑嘻嘻的请王颀赏光赴宴。难得临时上司羊琇和那个该死地皇甫闿走了,现在,金城郡只有他们俩。于是杨欣还特别把自己前些日子从汉中买回来的两个蜀女叫出来歌舞助兴。 王颀对那两个小丫头颇为中意,杨欣便将这两女借给王颀解乏。 颠鸾倒凤好几回,到后来,负责监视两个蜀女提防这两个蜀女伤害王颀的杨欣家的女婢才将这两个蜀女抬走,让王颀好生休息。 的确没醒,还有些睡眼朦胧,亏得多年从军,人警醒,又听到是杨欣的声音总算勉强起身,让杨欣进来。 “孔硕兄,情况有些不妙啊?” 杨欣一进门就这样说,一脸肃穆。 “出了什么事?” 王颀脑子里稀里糊涂,还没怎么明白。 杨欣连忙将凌晨抵达今早才告知他的最新西平战报说了一遍,是五月十四日地消息,关于破羌、浩舋两城山道粮草辎重被敌军火焚一事。 王颀呆了呆,愕然道:“怎么会这样?到底有多少人跟着那人起事反我大魏?” “不知道!”杨欣感慨道,“那人真是厉害!当年徐老侯爷就说过这小子要是能风云际会,定当祸害一方,镇西将军当年不以为然,没想到果然如此。” 连老命都搭上了。 王颀默然,想说什么,但看看杨欣的脸,又咽了回去。老半天,才说道:“我想,很快还会有西边的战报。” 是夜,西边战报再度抵达,魏军在五月十五日深夜被叛军勾结汉军偷袭,步卒折损超过五千。此外,战场上残存清点的羌人死尸,大约也有五六百具。 不过,最后是从西西平乘着战败反正的魏人将士口中得知刘武军具体实力,两人内心的不安终于退却。 “哈,”杨欣哈哈一笑,“这小子拉队伍的速度真是够快的,不过可惜了,兵不够就是不够,现在西平小子赶回蜀中去。你认为呢,孔硕兄?” 王颀点点头,赞同道:“兵行险棋,嗯,是这小子的手段,不过到最后还是失败了,只落得个两败俱伤,这对我军有利。”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