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六十五:急转直下

三国之力挽狂澜 165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7465字
威郡,张掖城墙上。 身为临时主将看着城下错愕莫名的魏军,牛彬嘴角凝起一丝笑意,他的崛起完全是跳跃式的。就在一个年前他还是一个被曹魏硬拉入军队的混混泼皮无赖小子,此后一仗接一仗,亏他自负有些才学却无处施展一直到前些日子。 现在他已经成为一城之守。 从一个随便被舍弃的小虾米变成一尾渐渐充满活力的小鱼。毫无疑问,是西北动乱给了他机会。 尽管是目前的主公给了他机会,但老实说他对现在的主公仍不看好。不过天底下没有不战而降的道理,否则若是魏人轻松拿下张掖,那他的价值也就无足轻重。 哼哼,当然若是这个蠢货打不下来……那说明老天眷顾姓刘的,他也会继续效忠汉军。总之,他会拚尽全力死守此城直至魏人攻上城墙无力挽回。 思念至此,牛彬对身边的蒋默道:“兄弟,只要第一波你我两人扛住接下来就简单了。” “知道了!” 蒋默将信将疑,一同随这人赶来的蜀中兵已经跟他说了,此人是陇西人,周巨伟生前举荐、宗军师大胆启用,蜀中弟兄们都让蒋默堤防着点,幸亏张掖城内除了蛮子便是蜀中人,投降的魏兵少得可怜,以此局势看就算他是奸细要反水也没那么容易。 …… 同一时刻,张掖城下,胡奋莫名其妙看着城上蒋、牛两面旗帜,稀里糊涂。 城里有守军胡奋不觉得奇怪。但这蒋、牛二将到底何方神圣? “将军。攻吧!”他身边的小校着急道,“张掖离苍松不远,若是我军快速攻下此城。便可解救北方我军弟兄。可是我等不能耽搁时间,否则会被敌援军夹击。” 胡奋白了那小子一眼,语气冷淡:“这个本将自然知道,不用你多嘴。”稍稍停顿又继续道:“木料栅栏拒马都带来了么?” 毫无疑问,张掖城将遭遇与安夷城同样的命运。 而且张掖城兵力远不及安夷,安夷三千多、张掖一千五。安夷拥有元戎弩、张掖只有弩弓,安夷破陷西都便会敞胸露腹再无屏障,张掖陷落姑等城也将面临首道屏障沦为敌方补给地地危险。 当魏人将附近各处险隘拿拒马栅栏堵死后又构筑完营地已过正午,战斗这才开始。 一万三千豫州兵对一千五百张掖守军,直到黄昏时分,宗容地援军队伍才姗姗赶到,豫州兵嘲笑这些蛮子愚蠢,现在赶到又有何用。 …… 不久。张掖城外,远远的。 宗容眯着眼,望着张掖城血战场面,心中的忧虑终于放下。颔首点头微笑。 这让身边且万能大惑不解,他用着生硬地汉话道:“宗兄弟。现在我军无法救援张掖局面不妙,你怎么还高兴啊?” 宗容微微扭头望着且万能,道:“我根本就没打算救援张掖。” “那你让我们到这儿来干什么?”且万能觉得不能理解。 宗容微微一愣,才知道自己得意忘形把心里话说出来了。他来这儿就是为了验证那人可靠度的,这座城就算失去了刘武军也未必会输。看着那人在城上拉弓射箭挥舞旗帜,心中的不安终于释怀,而这些他带来的鲜卑兵,不过是为了保护脆弱的自己找借口诓来的。 “这个,”宗容主意一转,连忙道,“我想让你们派一批人骚扰、劫掠令居到此地地粮草队伍。” “啊,这样啊,”且万能大笑,“这个好办,这种事情我们一定能办的很好。” 宗容暗骂:“你们这些蛮子,老子知道你们这手功夫了得。妈的,不知道有多少商队遭了你们的黑手。等以后我军在西北站稳脚跟你们这些蛮子收敛些还好说,若是不知好歹老子非劝将军将你们这些混蛋剿了。” 心念至此,宗容笑嘻嘻道:“那么,我们赶快返回苍松吧?” 西北战局动一发系全身,所有一切都在等待树机能将河西鲜卑部纠集完毕加入战斗。 宗容现在唯一的愿望是河西鲜卑部早早降临,那一切还来得及。 然后八月一日、二日、三日、四日、五日、六日、七日、八日、九日就像水一般滑过去了,宗容几度派人去催促,但树机能的大军仍要整备,气得宗容咬牙切齿。 而长城下那些魏人在月初忍痛杀死靡费井水并且无草可喂的所有战马后终于凿中一眼大水脉。 这些魏兵虽然无力突围但自保无忧,苍松城联军再无战果。 只有西平方向情况稍好,刘武并没有理会西都西侧那几家死守城内高悬魏旗的西平豪族,那些都是虾米每家兵不过几百,四周皆为羌部环视,不敢出兵不足为惧。 他专心致致带着北宫心骚扰魏军,安夷城下魏兵几次补给队惨遭屠戮。 在月初抵达地青州兵配合下,马隆忙着到处伏击抓捕这些羌骑兵,但效果极其渺茫,害得文虎也不得不抽出精力配合马隆作战,两方尔虞我诈相互设计斗智。 虽然文虎、马隆皆知兵熟谋精通韬略之辈。彼此皆有胜负,魏军一些粮草还是得以运抵安夷城下,可是数量不足,一些本来是运送到安夷城下的粮草给养又被迫拿来补充额外护卫运输队的青州兵及上谷兵。 安夷城下的魏兵终于吃不饱饭了。 可是,凉州魏兵总兵力已高达十万众,局面越发不利于联军。宗容愁得夜里睡不着,而据西平探马来报,刘武也是无法安寝,每每让人在其睡着而军情紧急时刻将其凉水泼醒。 就这样艰难熬到八月十日。 …… 西平安夷城,西风摇曳,矗立西风下。低矮山坡上。刘武静静观看远方地绞杀战。安夷城外果然又如去年的阳平关,尸体堆积如山,魏人不惜功本妄图夺取安夷。看来局面不是太好。 这次真是苦了马伯高了,当然,还有那个刚刚投降地小子,据说那边不比安夷轻松,也惨烈得很。刘武心中几度回转,思虑已定:只要等西北战事稍定。便要对这二人大加封赏。 一串急促地马蹄声响起,不久,一骑停到刘武面前,来人跳下马,跪倒伏拜道:“将军,西都最新军报!” “何事?”刘武微微一惊,莫非那边又出事了? 不可能吧,绕过安夷夺取西都。有刘武坐镇西都他们是不可能拿下的,除非魏人全疯 “禀将军,是葛队史和他手下的人马回来了。” 刘武激动万分,按捺住内心地狂躁忐忑对身后诸葛显道:“明义。也许我们快成功了,也许此役还要继续。” “将军!不会有事的。这是镇军大将军让在下带给将军您的礼物,”诸葛显眼含热泪,激动道,“一定会成功,在下敢用性命担保。” “不消如此,若是事败,大不了撑到树机能那家伙援军齐集。我要赶快回西都召见葛彬,军中事务暂且全交予你和北宫心统辖。明义,那个女子为人精干通韬略,若是你拿不定主意可以去问她,不要因为她的容貌耽误军国大事。” “是!” 刘武策马疾驰而去,再也不顾身后那些正虎视眈眈的魏兵。 他紧急赶回西都,水也没喝一口急忙在太守府花厅召见葛彬,葛彬一进花厅立即给刘武行礼,他大笑道:“主公,臣将事情办成了。” “他们答应了么?”刘武大喜过望,激动万分。 “答应了,全答应了,诸葛军师真是料事如神,他们早就看魏国人不顺眼了。还有钟存羌也被主公您和诸葛军师的信物折服,他们也嚷嚷着不会放过这些欺人太甚地魏狗!” — 连钟存羌也决定帮助刘武军么?刘武哈哈大笑,他也没功夫对这个葛家小子说明这计策到底出自于谁,这段时日的郁愤一扫而空。 钟存羌、参狼羌都是与烧当羌齐名的巨大部落群,不要说全部钟存羌、参狼羌,只要每家各出十分之一愿意资助刘武军起事,那至少也有几万人。 一团散沙? 那要什么紧。 现在局势急转直下,是整个西北各族联合起兵反抗魏国,这次魏国麻烦大发了。 刘武激动的大声道:“你可曾按明义、广崇教你的法子部署人力方便我军一起行动?” “主公但请放心,在下在联军中都留了人指导他们,只要南边起事我军定可在一日内知晓。” 刘武返回西都刚刚天黑就听到东边消息——又败了。 北宫心和诸葛显不能完全驾驭这些蛮子,果然,当刘武到西都后当日黄昏时分,东侧战报再度抵达:那些贪财欺软怕弱的又让人家一个香喷喷的大香饵给诱惑了。 结果那些车上粮车内埋伏了千余魏军死士,弓弩齐发羌人大败,亏得死伤不多,羌人行进迅速且加之诸葛显北宫心两人合力总算将这些蛮子再度控制住了。 “这些不长进的蛮子。”刘武又气又好笑。 “主公,主簿大人让小人禀报主公,敌上谷都尉不知去向。” 马隆?失踪了? 刘武心中咯噔一下。 这几日交战他算是认识此人地利害,此人悍勇绝对不下于霍俊,才智机敏也是上上之选,也不知道这小子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魏人又在想什么坏招? 刘武稍稍踌躇,轻轻瞥了徐鸿一眼道:“子迅,你认为呢?” 徐鸿微微一笑:“主公多虑了,现在我军大事已济,凉州指日克服,区区一个马隆就算他带着几千骑兵也不足以破坏我军大计。”
刘武微微眯眼思索片刻,然后点点头:“子迅说的对,凉州举事已成定局,就算魏国倾全国之力也休想轻易压制我方。” 声音坚定豪迈。 望着面前这正迅速成长的王者,徐鸿百感交集。 就在几个月前。这位慷慨豪迈地全军首领手下不过几百人。现在已经坐拥两郡、兵力数万,而且只要打赢这一役,他很快就要控制整个凉州了。 就像当年地董卓、马腾制霸凉州睥睨天下。 门外。葛彬兴奋地呼喊声响起:“将军,是烽火,烽火!” 远方,巨大的火光闪耀,刘武突然觉得想哭,现在这十万讨伐军不过是雾里花水中月。看似凶险已经不足为虑,整个凉州唾手可得。 他对徐鸿大声道:“子迅,你赶紧让人鸣鼓升帐。” 就算西平兵少将寡,也足以击溃敌方大量兵力,只要静静等待就好。 …… 浩舋,何曾愤怒的掀翻整案美食,身边众人噤若寒蝉。 北方战报,胡奋遭到敌军殊死反抗。张掖城拿不下。更该死地是文虎和马隆那两个小子竟说什么战场变化瞬息万变,两人这些时日一意孤行都不怎么向浩舋请示下一步作战方案,何曾也是看在这两人与汉国名将刘武打成平手姑且容忍。但现在倒好,马隆那混蛋突然消失了。不知去向,而文虎支支吾吾、明显知道却不肯说明缘由。 几千骑兵啊!都是金城陇西的精兵。更不要说这里面还有几百天下无双的上谷兵。 “这个门客小子,无军令擅自调动兵力,他是倚仗谁的势力?王戎小儿也太宠溺此子了,将这小子宠得不懂规矩分寸。”何曾断喝。 “将军,这事还须从长计议,”羊琇解劝道,“现在冀、幽、并州兵行程稍稍迟缓,我军不可操之太急啊!再者,马隆此子在兖州人口中声望甚佳,想来不是那种会怯战之人,更不会投敌叛逃,西北大局为重,您千万忍耐。” 何曾没说什么,他知道分寸。 现在晋公布局已到关键时刻,东边最新的战报:中军将军羊祜带领五万兵马抵达新野与杨肇会合。 当然羊祜身边还带着徐邈女婿王濬,王濬这个年近六旬老嚷嚷着日后使容长戟幡旗但一直毫无作为,这种人何曾自然不会关心,他关心的只是名将羊祜羊叔子。 有中军将军羊祜镇守南方,吴国在荆襄攻势看来快完了。 至于东边,陈那厮虽军略稍逊智谋尚可,且晋公令大将军从事中郎山涛山巨源暂行军司马镇城,同时监督冀并等州出兵周转调度河北诸郡部分兵马入扬州,此外令大梁侯吏部尚书卢钦迁平东将军带领越骑校尉王浑统帅兖州援军赶往扬州。 而姓石地那老家伙被晋公留在中京。哈哈,这老家伙老滑头,这下子可栽了。 想到此处何曾哈哈大笑,众人不明所以,也不敢多问。 “将军,大事不好!敌军,敌军压境!”门外一人冲入大堂,一脸惊恐。 “什么?” 何曾笑容呆滞色变,猝然起身。 …… 刘武面带微笑,身后三五百步外三千余羌骑兵跃跃欲试,他自信满满看着东侧尽头的 几个月的胆战心惊、艰苦卓绝有了回报。 他终于兵临金城郡了,只要此役成功那西北便彻底易帜更张。 “将军,您不该身处前方,这种事情让下属等做就可以了。”诸葛显小心提醒道。 “无妨,”一旁微笑的徐鸿插嘴道,“他们骑兵主要都在西边,不敢追我们。” 远处,魏人动了。 西城门慢慢打开,两千骑兵带着万余部众鱼贯而出,刘武军并没有动,慢慢等待,直到敌军骑兵在刘武前方几百米处站定,而步军护着魏军一干人等在往这边赶。 诸葛显挥挥手,让身边的使节死士上前,举着白茅身着单衣不带任何兵刃携带信扎带给敌军,其余人裹着刘武缓缓向羌骑兵中央撤退。 身处步兵阵营中央的何曾在一刻内得到这份由两片木牍构成的木简信扎,在众人狐疑目光下,何曾交予羊琇。 “参军大人,还请你念与我与众人听吧?”何曾道。 羊琇称是接下,但粗一看便面色困窘,支吾道:“将军。这个。恕在下不能念。” “为何?”何曾奇怪道。 “这,这个,他。他要求我军投降。”羊琇吞吞吐吐。 劝降信?何曾大怒:“混帐!我军十倍于他且援军源源不绝,西北之役旦夕可平,这黄口小儿亏他也是名将,难道不知孰强孰弱,本末因果么?传令全军,消灭他们!” “将军不可!”贾摸大声规劝道。“此人用兵颇多诡计,现在写此书信定是挑衅诱使我军中计,不可大意啊!”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总算将何曾劝住。 何曾狠狠道:“羊参军,你照实念下去,我倒要看看这黄口小儿怎会如此张狂。” 羊琇将前面一张木简念完,前面一张出自诸葛显手笔,倒是客客气气颇有几分儒雅气度,虽是劝降文众人也不觉刺耳。 只是后一张木简上。让所有人怒火中烧。 只有一行歪歪扭扭的字。 “你们襄武城地粮草让我们烧了,早早投降免得饿死。” “不可能!”何曾大怒,“襄武怎么可能陷落?这些混蛋在说谎。” 作为西北大军粮草地堆积地,陇西郡襄武城远离战场是绝对不可能遭到西北攻击地。 刘武军大摇大摆撤退了。浩舋在骑兵上毫无优势可言,魏人不敢追击。只好愤愤看着刘武军离开。 …… “主公,我真的搞不懂为什么您要将南边地情报告诉这些魏人。”刘武身边一名蒋氏家族子弟颇有些愤怨意味,“将他们统统剿灭抓捕不是更好么?” 就像这些陇西金城等地兵马全部留在西平服劳役。 刘武没说话,倒是诸葛显解释道:“你不懂,将军这样处置才是英明之至。” 从羌人手下抢人头可不容易啊,买命是要买命钱地,烧当羌那边还可勉强賖欠,但钟存、参狼两羌才不会买刘武地帐。西平府库内没那么多钱财了,买不起。 何况这些兵和之前抓住的不同,之前那批部分是关中兵,但更多是金城陇西等地兵。那些西北兵,只要攻入西北各郡这些兵都会老实听话。 可现在这些兵大多是关中、关东兵,抓住一时半会儿无法控制驾驭,也肯定不愿与那些或许就有自己兄长子女父亲的魏军作战。 刘武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只需要考虑砍杀的将领,身为统帅除了为战场胜负着想也得为未来留有余地,肆意虐杀关东军容易引起关东豪族厌恶仇恨,可是不杀这些兵还会再度返回西北参战。但抓来了却还得担心哪一天再出现魏国奸细挑唆西都夜祸,左右为难下不如卖个人情。 “今天将军亲自现身已经是仁至义尽,日后再有什么意外也怪不得我军。” 就是魏国关东士兵死伤无数责怪起来也该是何曾狐疑优柔错过逃生时机。 …… 八月十五日榆中急报传入浩舋:金城郡遭到上万蛮族攻击。 魏军哗然,此后南方消息突然隔绝。 十八日,文虎统帅安夷城下魏军狼狈逃回破羌同时向浩舋告急,他们遭到将近两万羌骑兵合围。同日,张掖城下魏兵也遭到终于赶来的鲜卑兵截击,虽然魏军依靠拒马与敌军处于均势,但浩舋地情报抵达后胡奋只好将消息公之于众,众将士悲愤莫名,只得撤退回浩舋,一路上几度遭到鲜卑骑兵冲击,损失惨重。 二十日,在文虎、胡奋等将指挥下,魏人向金城榆中方向撤退,无数的蛮族嚎叫着纵马端枪冲向魏人部队,而高举汉军大旗的烧当羌人便在后队收拾一座又一座惊恐万端降伏的城池。 二十三日,刘武统辖西北汉军抵达允街。据说,就在二三百里外的榆中,魏军在那边构筑最后的防线,兵力也剩下三四万。而魏军面对的联军部队多达四万余,全部骑兵。 除榆中城外金城郡全部拿下,金城、西平、武威三郡只剩下苍松城外依靠长城苦守的残军,至于马隆…… 那小子竟然敢孤单奇袭姑臧,挑唆武威汉部百姓起兵造刘武地反,单靠民族大义就让这些已经被打得胆战心惊的汉部百姓反刘武,未免幼稚了些。虽然当时树机能将姑鲜卑兵大部分调入宣威整合部队,但依靠姑残余的几百部队,傅息和诸葛显仍毫不留情的抵抗了马隆几个时辰攻击,直至马隆觉得实在打不下去撤军西行了。 当战报抵达后,诸葛显徐鸿两人均认为,马隆攻打姑臧纯粹是过境捞油水猫捡死耗子,能成便成不成便跑。马隆真正地目的绝对不该是姑,而是武威以西。 与西平那些孤悬地几座小城不同的是武威西侧张掖等郡到目前仍归属魏国统御,显然马隆是打算到张掖等郡整合那边的魏兵。可惜他错估了刘武军的力量,西北各族的愤怒让刘武军在短期内战力压倒魏军。 武威西平金城陷落后,现在的张掖郡已经没有任何抵抗力了。刘武等人联军要么兵进陇西,要么西进张掖、酒泉。 二十六日,刘武与众羌部及树机能等人在允街会师。 是夜,酒肉如山,欢歌笑语有如潮水。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