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八十:黑暗晨曦

三国之力挽狂澜 180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5846字
先,我要说些废话,关于逻辑。 统帅身先士卒,那纯粹是对手下无数将士的不负责。 随着主将力量的进一步增强,他手下为他代劳的猛者会越来越多,所以,就算是三国演义。谁听说过老阿瞒跟人pk的?即便是小霸王孙策,那也是在其兵不过几千时跟太史慈能有那么一场武斗,而其弟孙权,毫无描绘。 孙权不能输更不能死、受伤都不可以,那事干江东六郡士气民心、就像当初的刘大耳可以跟关羽张飞一起阵前冲锋,但后期,谁听说过刘大耳冲在最前面的? 同样,无论共党**,那些高层——朱、毛、周、蒋、白、李,有哪一个在作战时冲到最前线的? 身为几万几十万乃至几百万几千万军队、臣民百姓的希望,就像象棋中那两枚似乎最无能只会逃命的大子“将、帅”一般。 主将是不可能轻易暴露在敌方攻击范围下的。 所以,吴宇森赤壁中那前方大战如斯却依旧披挂上阵的梁超伟(纯粹是梁哥当年那句“头可断发型不可乱”再现,耍帅而已),更甚者,那位能潜入曹军的赵薇,那就太离谱了。 没有人接应就想混进几十万大军包围下,想主动做营妓么。 再者女人扮男人不可能很像:男女之间的体臭、荷尔蒙气味是不一样的,除非特别白痴或者女人特别丑,否则看了闻了就知道(女子搞得很脏、不洗澡那更糟。腺体荷尔蒙气味累计,味道会更浓烈。那些可是几十万久旷的男子,一个明眼地都没有么)。 而且身为地方诸侯家很重要的女子,富贵固然通天,但她的命运是不由她自己做主的。就像现在许多富豪家族仍然是这样,彼此联姻,相互渗透控制,联合强大。现在的那些富家女都有不知道多少的保镖侍从保护、难得自由。何况是生杀予夺、六郡之主手握十万兵实与皇帝相差无几孙权的妹子? 我的主角已经是坐拥三郡半地诸侯。而且当凉州彻底支配后。他将坐拥凉州七郡,成为正式地大诸侯。 三国末期地凉州与汉代极盛时代那个地域宽广、人口数量更强大更变态的凉州大为不同,即便是汉末董卓时代地域也极其广阔,三国末期的凉州已经被极大的削弱了,否则凉州极盛时能坐拥十几个郡,地跨五千里。(包纳后来被划给雍州的陇西、安定、北地、南安、广魏、天水、新平郡及划给益州的武都、阴平、乃至汉中郡一部分。) 单地域广阔,极强盛时代的凉州是扬、益、荆三大州根本比拟地。加之战马无数、骑兵如潮,顺渭水东进若无要塞阻拦一月便可兵临关中。 但即便如此,凉州仍然是大州。 自古以来,得关中便能高屋建瓴、逐鹿中原,而得凉州……便可窥视关中,睥睨西域各国。 以主角现在的地位,已经不太可能也不会被允许参与所谓气势恢宏的沙场血战冲锋。 至多关键时刻跟其高祖皇帝刘邦一般掠阵前线鼓舞士气而已,这也是无可奈何的。 为人主君者。必须有身为主君的使命和觉悟。 所以。至多安插一些小人物登场死战。 最…后…是…细…节…补…充,见世说新语(看三国志裴注一样,反正是从世说上面截的。) 夏侯湛的老子叫夏侯庄。爷爷是夏侯威(字季权),而夏侯威老子就是夏侯渊。 说白了,夏侯威就是夏侯霸(字仲权)的亲弟弟。 最后,看表字就知道了,夏侯霸是老二,而夏侯威老四,老大叫夏侯衡,老三夏侯称(字叔权)。 最后“义权叔叔”,那是夏侯和,诚然,史书上说夏侯和清辩有才论,似乎算清流,但请记住,才华与野心从来是成正比地。夏侯和日后地表现仅仅是司马家登基、曹氏翻盘无望,夏侯家跟着倒霉,只能寄情于所谓文才,无法与其祖辈一般任各州刺史纵横称雄天下。(当然夏侯和在当时官位大致是太常,官位大小还行,毕竟表面上还是曹家的皇帝。) 就像我前文所写康家的姐弟中地绍,司马家为尊,无法替父报仇,只好认命。 从晋书上可推测。264正好是司马家族确立下一任统治者关键节点,在此之前,司马昭尚且犹豫未决。 所以,如果263汉未亡,魏国中京的一些能决定历史走向的关键人物更变,那局面可彻底不一样了。 ……以……上……是……废……话……,……不……计……字……数……,……以……下……正……文…… 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令居城,宗预一脸困顿的坚持处理军务,疲惫不堪,他揉了揉脑袋,看不下去了。 一旁的华典连忙劝说让宗预先去休息片刻。 “那这些军务怎么办?”宗预摇头拒绝。 “老大人可以交给姚老爷子,他也能做得很好。您要是不多 汉威知道了会怪罪我的。大战在即,为了西北,您啊。” 老儿想了想,点头:“也罢,老夫就先睡半个时辰吧。半个时辰后,你叫我醒。” 等老头儿醒来时,已是日暮。 华典就跪坐在身边。 “华家小子,你怎的不喊我起身?都黄昏了。”老头儿颇为不满。 “老大人,您昨日睡得太少,小子见您体乏,所以没喊您。” “那怎么行?现在四处大战,在王爷领军前来之前一个时辰都耽误不得,你呀,真是拿王爷的大业当儿戏!” “小子不敢。” 华典被老头儿申斥一通后,等老儿稍稍心平气和些。方道:“老大人,今日没别地什么大事,还是那般,敌我两方均死伤不大。” 这是当然的,凉州军战力有限,但骑兵总数与魏军大致相当,所以正面会战可能性不大,除非西北诸军均已抵达目的地。才有可能爆发总决战。 “只是。据探马来报。魏军已经兵临浩舋,与那个叛徒会合了。” 叛徒…… 华典心中不忿,继续道:“老大人,枉费汉威对那人那么好,您对他也极其信任,惟以重任他却偏偏辜负您和汉威。” 华典的脾气在最初到西北众人当中算最好的,可眼见着妹夫千辛万苦熬到现在。竟然让人欺骗了,实在不平。 老儿笑了笑,没说什么。 华典是可靠的,但现在还不是时候,再过两天吧。 浩舋城开始屯兵,那战事也快了。等战事展开后,再公诸于众。 …… 同日,浩舋城军侯府。 这天的傍晚。魏军抵达浩舋。当日夜间魏军宴会。 钟会微笑着对面前那位为魏军将士蔑视的男子牛彬,“听说你在去年那场战役被俘后便为敌将效力,好像很是尽心尽职啊。敌将也看重你,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是晋公地密探。” “小人只是知实务,懂大体而已,晋公地命令是让在下等策反西平郡,只是在下权衡再三觉得可能不大,但晋公之命在下实不敢违背。何况,去年那个时候小人初附逆党,虽然名为重用,但身边并无可靠人选,反之无益,所以才熬到今天。” 面前男子谄笑。 众人鄙夷,但碍于司马家地脸面,无人敢说出口。 “哈哈,这位牛小兄弟,真乃我国忠义之士,栋梁啊。”司马辅说几句好话打哈哈。 好话后,又稍稍询问了些关于刘武军最新部署,赐酒褒奖,牛彬迅即退下。
城中,到处是穿行不止的人潮,酒宴欢歌。 离开军侯府后,牛彬带着两个亲随离开,绕了几圈,迅速找了处私密小巷。刚入巷不久,便有一躲在暗处男子截住他,贴上前低声道:“典论皇览。” 牛彬微微一愣,马上接道:“洛神铜雀。” 男子微微一笑:“我们等你很久了,你快跟我来。” 说着向小巷深处走去,牛彬连忙跟上。 一刻钟内,他抵达一处刚刚被魏军占据的小院子。院中他看到了两个二十许嫣然微笑的美貌女子咿呀吟唱,顺着走廊走到头进入一间低矮小房子,一个三十七八岁的俊美男子托手枕腮睡卧,微睁着似醉非醉的一双眼,看着牛彬。 “小人参见恩公。”牛彬跪下叩首。 俊美男子缓缓起身,舒展了下筋骨,挥挥手,懒懒道:“免礼,你坐吧。” 牛彬刚坐定,俊美男子又道:“时间不多,我也不跟你说废话,我问你,那边情况到底如何,军队都纠集好了么。” “禀恩公,部队纠集得差不多了。” “恩,那兵力部署,你可都明白?” “不太清楚,汉国那位镇军将军对谁都不太信得过,就算小人立誓决不背叛凉州也不肯说透。再者,凉州兵骑兵为主,除固守城池部署不变外,其余难以估量。” 宗预并非多疑之人,但凉州人曾经全是魏人,汉国以蛮夷胁迫使其与大魏抗衡,人心不稳。加之之前那些部署图更是说明了刘武军的虚弱,大魏密探地猖獗,不得不多加提防。 “对了,恩公,我在那边看到了平乐乡侯。”牛彬道。 突然间,整个房子内静了下来,只剩下那两个在院中吟唱的女子继续吟哦。 一阵令人不安到窒息的沉寂,那俊美男子终于再度开口:“他们什么时候到那边去的?” “去年末,他们是被先零羌人裹胁到西北的。” “先零吗,人数有多少?”话刚说出口,那男子便挥挥手,道:“不用告诉我了,无关大局。你且告诉我,你带来的那些陇西兵,可靠么?我可不希望为了他们分心。现在光为钟会拦截司马家的密信就够烦地了,西北大局已至最后。万万不能出任何差错。” “绝对可靠!” “哦?为什么?”俊美男子颇敢奇怪,“他们都 汉人啊,怎么可能这么快倒向那边。” “因为,他们其实都是些羌人。” “羌人,那怎么可能,不怕事败么!” 俊美男子极为恼火。 “恩公息怒,”牛彬连忙补充道,“其实喊他们汉人也没错。他们只是母亲。或祖母。外祖等是羌人。无论容貌。语言均与汉人毫无二致。跟小人一样,可以不说羌话。” 最后一句话压得很低。 “原来如此。”俊美男子眯眼,轻轻道,“这些人也算不上什么蛮族,也是汉人,我朝对这些人稍稍有些刻薄寡恩了。这个更好。不过凡事不可大意,曹氏一族惨遭横祸就是一招之误。你还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千万管束好了,不要让这些人当中出现一个破坏我西北大计。” “是,小人已经将那些您派给小人地人手安插到军中,只要有任何风吹草动立斩无赦。” “这样就好,这样就好,”男子松了口气。“你也为我夏侯家立了不少功勋。若是以前我夏侯家势力极盛时少不得赏你些田亩、女人,好歹让你做个富家翁。可现在曹氏惨遭荼毒,我夏侯家也没落至斯。此役过后只有我夏侯家欠你。你不再欠我家任何恩情。若是你愿意就跟着那人好了,反正此役之后凉州就是他地。再者你跟他是一路人,只可惜你这身份……日后难免那人有些芥蒂,若是不行,等我家将司马家族连根拔起后,你再回魏国吧?有我出面,至少能恩赏你个县令做做。” 这个男人对手下似乎还不错。 但那边的那位出手更阔绰。 而且钟会从司马家那边得知的只能是牛彬可反,从盟友夏侯家才得以知晓牛彬是夏侯家地部下,可用。 夏侯家在关键时刻将牛彬出卖了,幸亏去年二次战役结束前,牛彬便将自己曾是魏人奸细身份告知刘武,并且连自己秘密归属夏侯家也俱实回禀,这才没给刘武带来什么坏印象。 人再宽容大度海量,关键时刻,还是以家族利益,以自己利益为重。 “好了,时间不早了。你把密信留下就行了,院中那两个女子,精通房中妙术,你挑一个走吧,好好快活快活,她一定会好好伺候你的。” 俊美男子微笑道。 “谢恩公赏赐。” 无须多言,这两个女人肯定是夏侯氏远宗,是俊美男子仔细挑选的专门用**侍奉他人地可靠工具。 他也有阵子没得空睡女人了,正好放松放松,顺便向这些“将死者”展示下奸细地荒淫无耻下流卑鄙。 对他而言,是夜就在女人温软处度过,钟会也没有派人手与牛彬联络。 在牛彬留下蜡丸并带着一名美女离开院门后不久,一名二十许小子来到俊美男子身边低声道:“咸哥,人已经杀了。” 俊美男子点头:“杀得好,干得还算干净吧?” “五个人一个不留,马也杀了,都推给了凉州骑兵,肯定不会有人注意地。” 那些负责骚扰魏军粮道迟缓魏军行速的凉州骑兵额外的任务就是替同盟势力领受污名,这也是两方恳谈商议好了的。当然,如果正好撞上,误杀同盟势力,那也怪他们自己倒霉。就像这段时日,负责牵制的凉州骑兵在魏人攻击下损失颇大。 “这就好,这就好。”俊美男子仰天笑道,“司马家欺人太甚,以为我夏侯一族只能缚手待死么?哼!断了你的耳目,看你还能怎样。” “要告知孝若(夏侯湛)让他为家族效力么?”那二十许男子问道。 那男子笑容迅速敛去,望着那二十许小子,语气冰冷:“愚蠢!孝若何许人?他母亲羊氏与司马家关系太过密切,我们绝对不能劝他入伙。” “可是,孝若是义权叔叔他的亲侄儿啊……” “闭嘴!那又怎样,你别忘了现在我们冒地可是灭族风险,我说的就是命令,你要是敢说出去,我可对你不客气。” “是,兄长,小弟绝对不说。” 院门处,再度响起敲门声。 典论皇览,又是这个词。 这次进门的是何囧。 “东西已经到手了,”夏侯咸指指面前的被解开的蔡伦纸,“信我已经打开看过,他们的方案还不错。你给钟会带句话,不要再拖了,我们现在得到的情报很不利,无论西边的还是东边地,我们至多只能帮他瞒到下月中旬左右。” 他对何囧毫无敬意。 何囧是曹魏金乡公主后裔,论血脉与夏侯一族相通,不过毕竟是贱人所出,注定为世族所鄙。 “知道了。”何囧将信纸收起,从容离去。 走了几步,再度回头,望着夏侯咸道:“你放心,估计明天我就会被派出去。四日内便会开始计划中地第一战。” 第一战,结局注定,魏将小胜。 此后,胜负胜负负胜负…… 许多人注定要被牺牲。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