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八十六:布局天下

三国之力挽狂澜 186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6910字
以此节名感谢同名书籍,它的确写得不错,我在文中其文中资料,只是可惜的是,该书大多讲中原、关中、河北、江南、荆楚、蜀中、就是关于西北大势的资料很少。 此外,还要感谢BBS能找到华阳国志全文已深感荣幸,更何况还能看到大量学术讨论考据,诸如《说盐》,《蜀醬入番禺考》,《蠶叢考》等一系列文章。 最后,要深深感谢李传军博士的《二十世纪魏晋南北朝研究》一文,有该论文为索引,在下很方便的便查到大量相关书籍资料,并对魏晋南北朝有更清晰的认识。 最后,关于王道、霸道、鬼道,第三个是在下杜撰出来的。不过意思很简单,王道与霸道虽略有不同,但大致上还算正,而鬼道就是奇。 其实就是孙子兵法所说的正奇之道。 奇兵可偶尔为之,岂可长用?古人所说名将无名,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能将正做得很好,那他做为三军统帅大致上就算过关了。历史上的诸葛亮正是如此,他一生谨慎,善于治理训练士卒,虽然无大功亦无大过。 其余也不再多说了,否则就是写议论文。 ……正……文……如……下…… 葛彬觉得郁闷,他刚捧着那件破烂衣服自刺史大狱离开便撞上徐鸿。连忙将物事抛给身旁的麻子,让麻子藏到身后。 徐鸿冲着葛彬走上前。冷冷问道:“你让人把席子、水盆、干静女人衣服带到大牢里干什么?” “啊,头儿,没,没什么。我看那女人可怜,所以才……” 像个小孩儿欲盖弥彰,他是什么人?无恶不做之人,杀人越货如草芥,竟然关心一个女人。 “徐鸿一巴掌抽上葛彬地脸。咆哮着:“该死的混蛋。你怕是可怜她寂寞吧。在那种地方玩女人。还是那种女人。你不怕遭人非议被主公治罪吗,你嫌命长吗?”说完反手又是一巴掌。 “头儿,我,我。”葛彬捂着两边的脸,一下子懵了。 “算啦算啦!”徐鸿身边正站着刚刚被赏赐为安定王府舍人一职的何囧连忙解劝,“都是自家兄弟嘛,不要发那么大火。伤了和气。” 说着又对葛彬道,“你也真是的,现在马叔贤生命垂危,王爷内心凄苦正在火头上,牢内那人是主公的仇人,你还敢跟那人搞得那般火热,你想让主公发怒处置你么?” “是,是。何大人说的极是。是卑职的错。”葛彬顺着话往下回答,只是说出口就后悔得要死。 何囧还好说,徐鸿连官都不是。他堂堂一个贼曹,怕他做甚? 太丢脸了,葛彬心中满怀怨恨。 “哼,这次若非仲捷为你求情,我断然不会饶过你!把东西交出来吧!” 葛彬心中一惊,傻笑道:“头儿,您要我交什么啊?” 他眼睛微转,瞥见徐鸿身边地何囧饶有兴趣地看着麻子,而徐鸿也歪着脑袋面色不快地看着麻子。 葛彬哭丧着脸,让麻子将身后的东西交出来。 “头儿,这,这是我费了好大工夫才从那人口中骗来的,您多少给我算点功劳啊?”葛彬苦苦哀求道。说完,又看了看身边的弟兄,对徐鸿道:“也给弟兄们算点功劳。” “哼,你小子现在长心眼啦?放心,老子不抢你的功劳,更不会抢弟兄们的。说吧,这东西到底是什么?麻子,别靠近老子,你***没瞧见吗,到处是虱子。”徐鸿厌恶地向后退了几步,恨恨道,“这种恶心东西老子碰都不想碰。小子也人模狗样的怎么还不知道什么叫体面?” 人是会变的,但葛彬穿着一身不下徐鸿的衣衫,照旧捧着那件烂衣服。 关键是徐鸿在当年就喜欢干净,一般不会亲自出手弄得满身是血。几个月天天风花雪月、每日锦衣玉食、穿着上好的绸缎衣料。 “头儿,这个嘛,是那人给主公的密信。” “密信?关于什么的?”徐鸿问。 “他没说,只是说,将这东西交给主公一定能得到赏赐。” “哼,我跟你保证,现在送去主公就算不砍了你也要重重打你几十棍子。现在主公心情糟糕得很大事全交给镇军将军和长史他们祖孙处置,你帮那掉脑袋的送信到主公那边,你活腻了么?” “啊,我怎么忘了这一点!头儿,这可怎么办。那我们只能将信交给镇军将军吗?” “先不急,要真是什么重要地东西直接交到镇军将军那边也不好,先把信开了再说,”徐鸿道,“当然,至少要有几个人帮忙见证一下才行。” “头儿……” “你们先将衣服带到华慎之那边。” “可是那家伙忙得很,也根本不想缠和这种事情。”葛彬提醒道。 “哈,子迅说地对,只要华慎之见到我们拆开来看过就行了。” 华典的地位在整个刘武势力当中分外突兀,他虽然什么政事军务不管,可是且不说他的医术对刘武很重要,他地妹子又生下刘武的长子,到目前为止也是唯一的子嗣。就算日后吴如能生下嫡子,华灵所生的这个长子的意义也会非同寻常。 水涨船高,现在刘武的所有部下见到华典时都客气到谄媚。 “好!先带到华慎之那边,告诉他一声,我们先打开来看看,以后再送到镇军将军那边交给他们定夺。” …… “小六子,老夫跟你说多少次了,那些东西各有职司。你交给诸葛家那小子一些再分些给李叔龙、陈叔度,难道你想一个人全做完?你有那个精力吗?”宗预生气得喝斥身旁与自己同席而坐的宗容。 “祖父,孙儿也不想啊,可是现在孙儿要统观全局为主公谋划算计钱粮支出。” 收起手中地一卷竹简,宗容一脸委屈。 他也没错,现在西北的战事大致上已经告 ,在军事上刘武的胜利是空前的,可在经济却是一塌势力都该量入为出。而现在刘武是入不敷出。准确的说——几乎毫无收获。 西北大战足足一年,民心不稳,亏得有大量俘虏兵,在武威开垦大量田亩,也许……到今年秋便可得到不少粮食。 可在此之间完全依赖蜀中那几个城的财力,以及老头儿尹璩半借半抢从西北豪族那边得到的财富兑现刘武当初的承诺。 身为统帅地刘武自己是不会亲自掌管地,现在主管财赋调度粮草地宗容的处境就是一个字——窘。 “现在你总该能体谅几百年前那个大秦王朝为何攻战必索敌偿。贪得无厌吧?” 听到孙儿抱怨,宗预微笑着看着孙儿,问道。 大秦的贪暴为后世士族所鄙,关东六国遗脉也在大秦强烈压榨各地百姓愤然起兵后呼应。 再加上二世皇帝无能、赵高弄权、皇族权力旁落,强大无比攻必胜战必克的大秦帝国恍如朝露,瞬息即灭。 可大秦的军队无愧为虎狼之师,天下无双,关东各**队无法比拟。 大秦的强盛毫无例外的就是因为大秦军法奖惩森严。民乐于战。 宗容红着脸。恭顺道:“祖父提醒地是,孙儿再不敢讥笑大秦无德了。” 宗容以前对大秦颇为不屑,就像当初他跟蒋绶一般对匪类们十分鄙夷。不过当他抵达西北后。一次次迫于形势无可奈何也只好权宜而动。 老儿微微一笑:“如今只有你我祖孙二人。老夫也不怕说几句大不敬的话,我问你,我大汉朝高祖皇帝为何可以一亭长起事,终享天下之利?都说高祖皇帝成大业皆因天命,小子,你以为呢?高祖皇帝为人虽文不及萧曹、武不及樊哙、军略不及张韩,天下枭雄胜过高皇帝者不可胜数,而皆为高皇帝所灭,为何?” 宗容连忙恭请:“还请祖父指教。” “人心而已。” 人心,区区两个字,尽在不言中。 汉高祖刘邦起事时愿意跟从他的不过十几人,此后计杀沛令合沛国之兵亦不过二千余。后十数战,打到咸阳时兵亦不过十万众。区区十万,当时哪家诸侯谁拿不出这十万兵? 最重要的是,其他各家或是六国王族后裔或是重臣名门之后,在其原有国家臣民百姓中都很有基础和号召力,只有刘邦和他身边的是一票的泥腿子。 “以老夫来看,高皇帝当初毫无优势可言。之所以立国,都拜西楚霸王项羽所赐,哼哼。”宗预脸上挂满嘲讽意味。 “请祖父详加教诲,孙儿洗耳恭听。” 老儿点点头道:“小六子,你可比你父亲强多了。我再说清楚些吧。若非项羽自大斩尽大秦王族,兼之坑杀关中二十余万兵,关中百姓如何能轻易归顺高祖皇帝?” 老儿宗预眼中利芒闪烁,意味深长。 高祖皇帝行三法取代繁杂苛暴秦法,百姓的确便利固然喜悦。但单只此小利不足悦民。
秦帝国王室与各大家族世代联姻,秦地百姓彼此血脉相通,若是秦帝国王室未灭,很有可能死灰复燃。 项羽正是看到这一点才断然下令斩杀秦降王子婴,灭尽秦王室宗亲。 可他更过分的是在咸阳大肆屠杀,抢夺美女、财物,得罪关中百姓。又立章邯等秦国降将为王,瓜分秦地,关中百姓惶惑悲愤怨恨。 正好便宜了高祖皇帝,才有了偷渡陈仓迅速平定关中地可能。 大秦帝国关中之地遭到项羽屠戮,人口稍损。可关东诸国人口飘零更甚关中。高祖皇帝以大秦之地立国,兼以蜀地、汉中虎视楚地,号令诸侯,同伐西楚。 高祖皇帝依仗大秦雄浑实力屡败屡战。百战不屈。 故能四年便逼死当初坐拥四十万众、兵力为天下之首地霸王。 “以军法相胁、诱之以利,战死、伤者优加安抚,”老头儿松了口气,感慨道,“你们给安定王出地这个主意很好,远远超出老夫的预计。若以你们现在这般足可使士不畏死、百姓乐战,我大汉振兴指日可待。可你们考虑过凉州地财力么?” 凉州的财力…… 宗容可怜兮兮答道:“所以孙儿才要盘算府库中的财物才敢小心支出。” 凉州就是马、牛多,可现在将马、牛卖到中原固然能换取大量财帛。可是那对无险可守几乎一马平川完全依赖骑兵保全自己的凉州是巨大威胁。就像中原将铜铁木材卖到凉州一般。 而蜀中虽然铜铁木料布帛等数量充足。可陇西郡暂时仍归属钟会治下,短时间无法直接联通蜀中交易。 宗预摇头道:“节流不是办法,你得想法开源。老夫要考考你,你说说看,到底有何方略增加税赋。” 宗容想了想:“孙儿打算沿袭伪朝前凉州刺史徐景山(邈)治理方略,收武威、酒泉盐池收买蛮族谷物,且沿河水两岸开水田。募贫民佃种,只消数年,我凉州便可富足,仓库充盈。收敛民间散落武器甲仗,藏之府库。以用度之,购金帛犬马,一者积储,二则犒赏有功军士。然后教授百姓以仁义、立学明训。禁厚葬。断淫祀,进善黜恶。” 凉州少雨,地多苦寒。 亏得天赐福缘。(黄)河水自凉州穿越,凉州大可开垦水田,凉州人少,只靠武威、金城、西平三郡便足可自给。 再加之盐池之利,除了铜铁等物,凉州大致不用仰他人鼻息。 宗预点头嘉许道:“中规中矩,如此你凉州自保安乐无虞,但要扩土开疆仍然不够。你再说说,到底有何良策充盈凉州府库?” “开西域商道。”宗容不假思索的说。 “哈哈,你连酒泉敦煌都没能拿下,西域各国与凉州为敌如何能开西域商道?” 宗预一语道破宗容的痛楚,小子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熬了老半天才说:“我大军齐集之日西 拿下,到时候西北商道可立即恢复。” 宗预摇头道:“未必!” “祖父,您这是什么意思?”宗容愕然。 “西凉是树机能地,你忘了王爷和树机能在合离山下会盟过么?”宗预提醒孙儿。 “合离山,该死地,我怎么把这个忘了?”宗容懊丧不已。 “你暂时忘了也不要紧,现在我军已非当初,凉州平定已成定局。看着吧,马上会有人来提醒你。到时候,你只要尽职规劝王爷就是了。只是,”老者脸上笑容敛去,一脸无奈:“行此诡道有伤天合,这种狠辣地主意用多了,老夫只怕王爷会……” 他说不下去了。 行诡道、多权谋机心,此非上上策。 自董卓乱政、群雄乘机起兵作乱,汉室落魄衰微被逼孤悬蜀中芶延残喘。 如今凉州大军归入汉室麾下,帝国终于拥有再度振兴的可能。 身为最大功臣的安定王刘武的威望已位极人臣。 宗预担心的就是用毒计用多了刘武会渐渐习惯使用这些手段,误入歧途,自甘堕落而不觉。 这并非王道,连霸道都不是,只是鬼道旁门。 无论平天下还是治天下,鬼道可出奇效但不可长久。 “算啦,时间宝贵,耽误不得,”宗预想了又想,最终下定决心狠狠道,“小六子,我问你,树机能估计什么时候抵达姑臧?” 宗容想了想,答道:“大概是后天,祖父,您什么意思啊?”话刚说出口,心凉了半截,一脸恐惧:“祖父!您……” 宗预摇摇手道:“用不着你多想,我估计新来的何囧和那几个匪类很快会来跟你商议。到时候,你看着办吧?他们只是知会你,让你有个准备,其余事情用不着你担心。” 树机能与刘武关系不错,又是刘武妾室秃发孺孺的哥哥。 可天无二日、凉州容不下两个君主。 只有凉州一统,打通西域商道才能让凉州得到充足赋税恢复元气。 树机能实力庞大,若以王道霸道对付,凉州又要再度陷入战火,势必元气大伤。 “知道了,祖父大人。”在这一点上宗容看得比较开,毕竟他亲眼目睹徐鸿这等鬼魅一般险恶人物蛊惑刘武,将西北战事搅浑,这才给刘武机会出手牟利。 “好了。你知道地老夫也不多说什么了,老夫只告诉几句话,你千万记清楚了:驱狼吞虎,行霸道,定西域,查田亩,惩恶豪,轻田税,护商路,广积储,多生聚。你已经看了不少西北历年文献档案了,到底什么意思你该知道,有此九条凉州便可安如磐石谋图霸业。” “祖父,您!”宗容心中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祖父说话的口气怪怪的。他呆呆凝视面容憔悴,苍老不堪的老头儿。 “这么傻乎乎的干什么,”宗预面露不悦,“小六子,你还不明白吗?老夫难道能跟着帮你一辈子吗?老夫自去年到西北宣诏被大雪耽搁,只好留在西北,如今耽搁了那么久,也该回蜀中复命了,知道么?” “祖父,您身体不太好,还是在西北多养几个月吧?”宗容眼泪汪汪的,劝道。 “我老头子年过七旬,还能统率数万大军与魏贼一决雌雄,此生再无憾事。”老儿道,“唯一让老头子感到可惜的是没能早早发现我家竟然有小六子你这般卓越的子孙,让你委屈了好些年。早知道,老夫一定会加意栽培你。” “祖父……”宗容哽咽着。 老爷子在这次两个月地西北战役中也耗尽了心血,人憔悴不堪。凉州蜀中相隔数千里,一路艰险,再者就算老儿平安回到蜀中,宗容又要一个人孤零零留在西北了。 “男儿大丈夫哭什么?”老儿低声喝斥道,“不许哭!都要当父亲地人了哭鼻子你不觉得丢人吗?” “是,孙儿不哭。”宗容止住哭声直抹眼泪。 “算了,老夫也不管你了。你记住,若是西北平定安稳,你就带着你家那两个女人生的孩子早早回蜀中,也许老夫那时候还活着,正好与你父子相见,享受天伦。若是老夫已死,你也让你两个孩儿给老夫坟上磕几个头。让你父亲请你伯父他们将这几个孩儿名姓记到宗谱上去。他们的母亲虽然卑贱,不过我家人丁单薄,锦丫头又只给你生了个小丫头,你这一支以后定能光大我宗氏一族,万万不可马虎大意,等我回蜀中后回想办法让人将锦儿送到西北来陪你,知道么。” “是,还请祖父赐名。” “好吧,女孩儿就随你自己心愿。若是男孩儿么,头一个叫清,第二个就叫雅,字就等他们长大及冠你自己取吧,不然你叔伯兄弟他们会埋怨老夫偏心,再说日后要是他们不好,你也好给他们取字时规劝斥责他们,省得他们仗着老夫赐字你没办法改。” “是!孙儿记下了,谢祖父大人赐名。” 宗容一脸感激不舍。 老头儿语重心长道:“小六子,你好好努力,该做地老夫已经帮你和安定王做到了。日后当你们进而光复大汉基业时千万切忌却也太险,长行鬼道,必遭天谴。一旦凉州稳固,西北商道尽在掌握,你一定要劝王爷行王道,至不计行霸道,千万少行鬼道。” “是!孙儿记住了。” “嗯,”老儿点点头道,“明天我就起程回蜀中。” “祖父,那您就再多呆两天吧?等西北战事结束再走,好不好?” “不行!”老头儿断然道,“大将军那边需要老夫支持,老夫也该将西北的事情告知我国百姓,你们也需要蜀中给你们更多支援才行。西北商道就算日后富甲天下,到底还是远水。为了保证王爷不至食言,一定得想法给王爷找出那些赏赐物来才行。”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