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二十五:乐极

三国之力挽狂澜 25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1745字
阳平关上,陆乐从南门上急急忙忙跑到北门上,告诉又在指挥反击的傅佥一个大消息。 南门城外出现不少的人马,身着蜀国衣甲。 “问清楚到底是谁。”傅佥大喜,他已然猜到那便是吴义口中的武兴援军,但例行的问询不可免,毕竟好几千人呢,若是魏人冒充,那麻烦就大发了。 陆乐遵令跑去询问,城下人马操着一口的蜀中腔,又有皇帝的谕令信符为记。 终于,蒋舒与傅佥合兵一处,魏军在一刻钟内就看到北墙上出现了更多更密集的蜀兵人马,关上弓矢恍若由暴雨转为狂雨,魏兵再也攻不下去了,哭嚎着抱着头转身便完回跑。 “大都督,”胡烈眼见得前方一片混乱,阳平关城上蜀军士气如虹人头攒动,分明是蜀国又来援军了,“大都督,我军士气已溃,且让军士们回营再整旗鼓吧?” 这是老实话,也是哀求,因为他的儿子胡渊现在就在前几队里,若是蜀兵反扑,很有可能导致胡渊战死。胡烈愿意冒点险触犯钟会,他一开口,众将也一一附和,所有魏将均很清楚,现在的确正如胡烈所说,士气崩溃,再强令士兵冲锋,怕是立马哗变。卫瓘没开口,只冷冷看着,他倒要看看钟会如何收拾。要是钟会不能给个合适的答复,今晚他便要密信一封告发,到时候晋公一怒,定要他好看。 “鸣金收兵,”钟会依旧那张死人脸,说完便转身拨马自顾自的回寨,浑不理会诸将的郁愤。 魏军终于在这天的中午前,停止了每天的例行攻击,蜀兵们欢呼庆祝,大骂那些魏狗的无能,都是些垃圾废物。关外,魏军们保持在蜀兵射程之外,个个一脸悲愤,也出来些嗓门大的指关痛骂,双方互相骂阵。 阳平关内,刚刚到来的蒋舒正与将军欢聚,身边是所有城内小校以上僚佐。 酒肉欢笑,蒋舒觉得别的倒还好,就是这顺风吹来的尸臭让人倒尽胃口。 “没办法,”傅佥淡淡道,“我们守了两个月,最下面的尸体早让血水泡烂了。” 就跟烂牛羊肉似的,恶臭难当。傅佥习惯了,在兴势山血战过的刘武习惯了,那些在这座城守了两个月的蜀兵们也习惯了,来这儿有一阵子的南汉中兵也不得不习惯了。 蒋舒眯起细眼,变成一道瘦缝,咧开张歪齿斜牙嘿笑道:“这下好了,本军督率领蜀中的部队前来助战,剩下的便是等大都督还师,我军前后夹击定能将魏军打败。”
这个是自然,只是傅佥实在不知大都督怎么两个月都没能出现,莫非有什么变故,这么慢,可真急死人了。亏得熬到现在阳平关没丢,已然胜利在望,傅佥心中的不安渐渐褪去,平静了许多。 蒋舒吃了些酒,便向傅佥告辞,他实在没什么胃口,要先去瞧瞧那些从蜀中带来的弟兄如何,傅佥觉得也对,便随他去。 果然,那些士兵们对尸臭很不适应,不少人连胆水都吐出来了,蒋舒巡视了一遍,便钻进一处民宅内。 这家百姓已经逃回蜀中,现在暂且用来驻扎援军,正好百人。 拉开门,慢慢进去,里面是一堆或坐或躺身穿蜀兵衣甲的汉子,为首的一个剽悍异常,一脸煞气。 “你来啦?”那个为首的男子对蒋舒一点儿也不尊重,依旧坐在房间正中铺着的破草席上,浑然不似蒋舒的部下。 “当然,”蒋舒得意的笑了笑,“怎么样?我说过会带你们进城的,这不就进来了么。” “那有什么用,”剽悍男子冷哼,“就我们一百个人,北门防守严密,而且听说平日里你们自己打开都得要半刻钟。就算我们成功了,若是不能守到我方大军冲入城内,我们这一百人岂不是死了白死?再说了,现在城里可不是两三千人了,我军就算再冲进来几百人,这万余人也很容易将我军逼出城外,重新把门堵上。”那些一两个时辰前所谓的战友在知道他们底细后肯定不会留情,绝对会将他们一干人碎尸万段。 “你急什么?”蒋舒翻翻眼白,不慌不忙道:“我们早就想到这些了,不是今夜,便是明晚,就带着你们和我这六千援军去攻你们大营。到时候……” 蒋舒将计策细细讲了一遍。 剽悍男子愣了许久,说不出话来,再看看左右的弟兄,也是一脸愕然。 “那么好吧,”剽悍男子想来想去想不出理由反驳,只好一切都听这个让他看了不痛快的丑陋男人安排。 这个男人除了形容丑陋,最丑陋的是竟然会出卖自家弟兄,要不是现在他对魏国实在有用,早就将他一刀剁了。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