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三十一:焚城

三国之力挽狂澜 31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1978字
是火么?城里红通通的,钟会心中很是不舒服,已经给那些蠢货事先下过命令的,人可以杀,但东西绝对不许烧,对了,还有那些元戎弩。 魏马蜀弩吴舟,三国各有所长,历来如此。 钟会原先对此并不以为然,只是经此一役,他对弩在守城时的利害有了更加清楚地认识。这些重型元戎巨弩的确是井阑的克星,霹雳车虽然与元戎射程相当,但他的命中率太低,结果没法用来对付井阑。要是他也拥有元戎弩,那对他日后肯定大有好处。 “去叫军士们灭火!”钟会心中急躁,沉声道,“不能让城里烧起来!”小校应声驰去。 跟那个人最后一封密信中已知这座城内傅佥手中兵马不过四千,这还是连上南汉中的全部援军和城中抵抗的百姓,胜利是必然的,钟会早就无视这些蝼蚁,他在乎的是城里的元戎弩,是那些其余的武器,是那些粮草,是那些衣甲。 城里的武器除元戎弩外,剩下的也足够武装两万人马,够魏国的将士们将那些钝锈的兵器尽数换去;而粮草,足够魏军一直打到剑阁,一冬天的粮草都足够了;最后那些衣服,那个对钟会一样重要,只要有那么三五千件,有那么三五千件就行。 钟会把奇袭剑阁的指望全放在那些个衣服上呢。 那些个跟随胡烈第一波冲进阳平关的魏军身上穿的都是从那六千名倒霉蛋身上扒下来的,衣上血迹斑斑到处是洞,乘夜色混进阳平关还行,要是大白天跑到剑阁关下,可能么?剑阁守将只要一盘查,便很有可能漏泄。 剑阁可是天下第一雄关,只要军不畏死,即便只有百人,也足够坚守许久,足够等到梓潼援军来到。想到这儿,钟会对此又微微有些忧虑,真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要把刘武放回蜀中,他总觉得那个黄口小儿日后要坏他的事。 阳平关方向,一骑驰来,在钟会身侧停下。 “大都督,蜀国叛将蒋舒带到。”正是那个先前受令带蒋舒来的那个小校,他身后就是蒋舒与最初潜入阳平关的魏兵首领。从心底,钟会对蒋舒一点好感也没有,即便论及武勇军略,这个蒋舒倒也有几分过人,可是谁敢用呢? 钟会连正眼看都没看蒋舒,自顾自的望着关城,淡淡说:“蒋将军辛苦了,这次将军立下大功,本帅当在晋公面前为将军请功,到时候封侯拜爵,自是不在话下。”蒋舒立即一脸谄媚,连连感激钟会的栽培。 “蒋将军不用多谢本帅,”钟会转过脸来一脸堆笑的看着蒋舒,“现在还有一份大功劳要将军去做,将军可知道?”顿了顿,又说:“若是事成,将军便是伐蜀第一功臣,便是万户侯,也是手到擒来。”
对付这种不讲忠信节义的小人,最好的方法是利诱。 果然,蒋舒咧开一张歪齿傻笑:“下臣明白,下臣明白。” “那么将军便去准备吧?只待我军夺下关内衣甲库,将军便带上五百骑连夜赶往剑阁。” 只要有五百人,拿下剑阁有什么难的?就算他是天下第一雄关,只要攻其不备,半刻钟便能拿下。看着蒋舒离开后,钟会终于满意的闭上眼,他也累了,关上的火光小了许多,看来魏兵的确在灭火,再过会儿也该消失了,是该回大帐歇息,他轻轻拨马便往回走。 “大都督!火!”钟会身后的一个将军突然惊叫,钟会猛然回头,看到了让他不安的一幕。 那边的火突然又加重了,钟会圆瞪双眼,咬牙切齿,破口大骂:“混蛋!怎么这么点火……” 他实在骂不下去,这个应该不是那些莽撞的魏兵干的,他三令五申过的,不是自己人干的。 是那些混蛋的蜀人。 好啊,个个视死如归,宁可烧了也不肯留给大魏么? “传令,尽快杀光他们,保住粮食衣甲武器,特别是衣甲,还有元戎弩。”钟会大声呵斥,“要不惜一切代价!”现在,对于钟会而言,衣甲和元戎弩比什么都重要。 阳平关内,蜀兵已经寥寥无几,因此现在对于魏兵而言,蜀兵的威胁主要都是来自于火,那些个仅存的蜀兵在四处纵火,将他们能见到的东西只要能点的着,只要还能爬过去,就会挣扎着过去点。蜀兵们全都发了疯,魏兵们气得不行,将军又有严令,务必要死保各处仓库处所。别的仓库倒还好说,就算损失了些,魏兵也已然挑水将火熄灭。就是西门的那处,被十来个蜀兵自内向外堵死,那些个蜀兵自知必死,一边反抗一边就把仓库里的物资点燃,魏兵几次想冲进去救火都未能成功。最后火势越来越大,整个仓库连同库门也被烤燃,那些蜀兵也越打越少,末了连蜀兵们自己都受不了里面的烟熏跟高温,最后几个蜀兵冲出仓库就被魏人挑死,只剩下一个蜀兵在里面。 “你们甭想拿到元戎弩!”这是那个最后的蜀兵边咳嗽边对仓库外喊。 “陛下,乐没能识破蒋舒逆谋,有愧大汉,也愧对傅将军。将军,您且慢行,让乐追随您于九泉。”说罢,横剑自刎。 火势蔓延,顺着北门,大火开始往城内的西南方向扩散。 很快,整个阳平关城的西南部完全被大火吞噬,火光仿佛将天空都烧成白昼。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