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三十二:游丝

三国之力挽狂澜 32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2531字
阳平关城的大火让钟会暴跳如雷,他下令全军尽全力灭火,这样,那些搬了一天柴草准备平原“演出”的那些魏军官兵现在又得客串消防队员,亏得阳平关内有水井二十口,水源倒是不用担心,只是这二十口水井分摊在城中各处,如果单靠西南端那几口,还是不够的,魏军官兵们只好一边对付剩下的那一点点蜀国人,一边忙着从城内各其余井挑水来救,还得分出人手将各个已经让蜀国人烧了一点的仓库保护起来,要么就是将那些正在燃烧的仓库中物资转运出城,魏军士兵们为此疲惫不堪。 正这个时候,只听见南墙上负责警戒的一个魏兵大喊:“有人从南门冲出去了!” 三匹马,人数极少,而且魏军发现及时,那几个人刚跑出城,南墙上就是万箭齐发,顷刻之间就有一个连人带马摔倒,另外的两人一个在魏军马队追击出里许地后便发现倒毙在路边,身上满是箭枝,活像只刺猬,一匹蜀马就站在尸体旁,不断哀鸣,马身上也是箭簇三四个,很是惨烈。 可是那最后一个,让胡烈心急如焚,大都督说的很清楚,要不惜一切代价,阻止蜀兵逃离阳平关,为此大都督将本来分配去占领南汉中的一些部队都留了下来,就是为了堵死南门来着,可是现在还是出了这种篓子。 他只好硬着头皮去北门,正好,钟会也改了主意,不再先回帐休息,改来关内视察。 胡烈就在北门入口向钟会回禀,钟会听了一句就勃然大怒:“你是怎么搞的?怎么连这点事情都办不好?” “是末将的错,”胡烈叫苦,他知道这个上司是个心狠手辣的主,牟乡侯许仪,钟会在下令斩杀时连眼都不眨。 “本帅今日就放过你,”钟会口气微缓。胡烈说那个逃走的三人中两个已经被斩杀,那最后的一个,实际上受的伤也不轻,胡烈指派的五十骑正顺着血迹往南追,只要在剑阁栈道之前追上杀掉,那就没事。而且即便让蜀国人逃回剑阁报信,那也不太要紧,就算剑阁早有提防,不过是再多损点兵而已,不管一千也罢一万也行。天下第一雄关又能怎样?他倒不信就真的有一人守隘,而千人弗敢过的关口,天下第二的阳平关不也就这般破了么? 胡烈千恩万谢,他的脑袋总算是保住了,正打算告退,又让钟会拦住了:“你且等等,有件事你先去办,”顿了顿便道,“你去点五百骑,从仓库里取些干净蜀人衣甲换上交于蒋舒。” “大都督,这……”胡烈实在无法理解,钟会不难为他或许是因为钟会今日心情好,可是蒋舒那个蜀将根本没有忠诚可言,怎能重用? “叫你去就是了,日后你自当明白。”钟会挥挥手示意胡烈赶快滚蛋尽快去办,胡烈不敢多问,马上回身。 不久,阳平关南门口又出来五百多蜀兵模样的骑兵,个个头上包着白巾,在跟无数还在忙着灭火的魏兵笑骂声中慢慢离开关城,很快,这些“蜀兵”举着火把往南疾驰,马蹄隆隆。 阳平关南一百多里开始,路渐渐更加崎岖,至此,傅息也没法埋怨刘武像游山玩水般回蜀,只是依旧建议刘武不要那么早扎营,每天该再多走一二时辰。 “你急什么呢,”霍俊用根细细的竹枝挑着刚烤好的野兔肉,一边正往嘴里送一边说话,“反正今年不在成都过也行,就呆在梓潼也很不错啊。”说完狠狠咬一口,这次的肉不比那些没调料的马肉,至少有盐,味道很好,霍俊一脸享受模样。
“头儿,你莫非是对梓潼那个娘们儿念念不忘么?”一个叫周大的小兵插嘴道,一脸的坏笑,这小子也是兴势山突围时活下来的仅存几个士兵之一,刘武对这个小子也很有好感——这小子的箭法本来就相当不错,特别擅长边奔跑边快速射击,唯一的问题是坐到马上特别是马匹跑起来箭术立即就很菜,所以刘武本想把他提拔成个亲卫卒长,到后来只好先将这小子交给霍俊先操练马术,也有好几个月了。闲话暂歇,且说周大怪叫,马上就引起众人的哄笑,霍俊的脸一下子就红的跟猴**似的,马上就嚷嚷开了:“去,别胡说八道,那个小姑娘我两年多没见了,怕是早就让哪个豪族大家的少爷接走从良了。”霍俊很是尴尬,为自己叫屈。 “也不一定啊,搞不好头儿那个相好非头儿您不嫁,非等着头儿您给她赎身呢。”,看来那些时日,霍俊把这小子操练的比较惨,周大还是不肯放过霍俊,众人也跟着起哄。 霍俊脸儿红了又白,白了又红,最后,老起脸皮笑道:“哎呀,那我岂不是耽误了人家?”然后一本正经的说话:“想不到呢,俺竟然也是个少女杀手。”一脸的自恋模样。众人绝倒,再次哄笑,笑过之后终于放过这个厚颜男子。 大家又开始讨论其他话题,谈的最多的还是回成都后,应当如何如何。 皇帝定有嘉奖,金银财宝应该是有份,除此之外,或许,也能赏个美女吧?成都的美女那么多,弟兄们也是该成家了,要是运气好的话,搞不好连皇帝陛下那些遣出宫的宫女姐姐们,也能分到呢。这些二十多岁的毛头小色狼,边啃兔肉边听得双眼发亮,口水横流。 “伯长,你怎么了?”刘武打呵欠时突然发现傅息皱着眉,一脸的不快。 “没,没什么,”傅息连忙摇头,“臣没事,只是心里有些不舒服。” “哈,是你那个兔腿没烤熟吗?还是太老?或者,你那块上面正好没盐?哈哈哈!”霍俊说着寡淡的冷笑话。傅息抬头,挤出个笑脸:“校尉大人您就别取笑小弟了,不是吃的问题。”他停了停,还是忍不住,要往北边看。 北边的天际,隐隐有些红色,是大火么?谁知道那边出了什么事,应该是魏国人的诡计,不过阳平关绝对没问题的,今天早上撞见的那个蒋舒到底会不会打仗,那已经不重要了,只要他与父亲合兵一处,那么,阳平关可是有雄兵过万。这种力量,难道还是那些连阳平仅仅有四千人时都攻不下来的那些魏国人能对付的么? 只是,父亲,每次都身先士卒,怕只怕……不,不可能,父亲一向都有神灵护佑,不会的。 傅息暗骂自己不孝,怎么能这么瞎想,这不是在咒父亲么?正是该死! “好了好了,”霍俊打断傅息的自责,用他那双油腻腻的大手拍拍傅息的肩,大咧咧说:“有什么好担心的?傅将军那般英武,有一万人还守不住阳平关么?你回家向老夫人和弟弟妹妹们报喜就是了,皇帝陛下一定大大赏赐的。”说罢,又望着身边的周大:“周黑子,俺就去撒泡尿,过会儿俺就先睡,到时候你小子别忘了喊俺,俺守下半夜。” 周大应声答应。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