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三十四:毫厘

三国之力挽狂澜 34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2785字
路很不好走,全是些碎石,到处都是没处落脚的陡坡,霍俊几乎想破口大骂老天爷为什么把这儿的路搞得这么难走,害得他老硌脚。好不容易,总算是爬到平地上,已经可以听见河水的潺潺声了,显然,没几步就要到了。霍俊刚松了口气,就听见战马的低声哀鸣。 那是垂死战马的呼喊,霍俊心中一紧,这儿怎么可能会有这种声音。 “快!我们快去看看!”霍俊催促徐五,两人加紧步伐,寻声而去,声音越来越清晰,到最后,他们看到了让他们震惊的一幕。 那是一匹身上中了不少箭的战马,,最致命的,是在它的脖颈部,这一箭导致这匹战马终于开始流血不止,它的身体已经让自己的血液染成鲜红,血正缓缓往外流,看来,没救了。 可这不是一个战马的宿命,它的主人呢?如果不能救,那么为什么不一剑杀死它?省得它饱受这死亡的折磨。主人呢?况且,这儿是南汉中,不是阳平关,不应该啊,这儿不应该有战争啊?霍俊心中的不安再一次被放大,他有个不好的预感。 “校尉,看那边!”徐五顺着马儿的血迹往北,一直追到河边,然后就消失了,之后他抬头仔细往北望,隐约可见河对岸的那一大滩的东西,不知道是什么,只是那顺着北风传来的,却是杀戮的味道。 过河之后,他们看到了一滩的烂肉,是尸体。 而且,仅存的几片没被血染透的薄片,分明在说那是蜀国的衣甲。 霍俊一刹那间,脸色变得煞白。 北方,大约二十里外,五百余名身着蜀国衣甲的骑兵正不紧不慢的往南进发,他们主将名义上是降将蒋舒,而实质上,却依然是那个当初随蒋舒进入阳平关的剽悍男子,现在,这队五百人的魏军小股部队,以他为首领,一是为了奖赏他潜伏蜀国很久的功劳,二么,则是因为他路熟,可以最好的指挥这支前锋部队最快到达小剑阁关,这也是钟会的本意。 马在夜里行进速度更加的慢,二十里山路,但至多也不过大半个时辰吧? 离霍俊等人只有大半个时辰,大半个时辰而已。 “头儿,前面有动静。”那个剽悍男子的传令小校在队伍前发现前面好像有一小股的骑兵正往北开拔,忙对身后没多远的上司报告。 “准备!”剽悍男子让弟兄们上骑弩,只要是蜀国人,立马射杀。还好在前面的几个人看得分明,那是一小股身着魏国衣甲的骑兵,偏偏那一小股弟兄在看到这浩浩荡荡的好几百蜀国人打扮的魏兵,反倒吓了一跳,有几个冲动的已经拔出骑矛,准备拼命,差点就弄成乌龙。万幸大部分都是胡烈帐下的,有几个马上认出了那些个蜀国兵又是些西贝货,这才没出事。两下里打哈哈,驻马闲扯。 剽悍男子这才知道,原来那个漏网之鱼已经让这四五十名弟兄砍成肉泥,尸体留在就在这不远处,头颅就丢在一个弟兄**马匹的褡裢里。心中大大松了一口气,这样大都督交予的任务,岂不是轻而易举?破蜀之功,足够让自己官升数级,搞不好还能因功坐上太守之位呢。 现在也不用急了,五百多魏军官兵们已经等于看到剑阁破陷,也仿佛看到他们在大剑阁关城墙上喝酒啃肉看着十万弟兄们顺着洞开的关门冲进巴蜀消灭那个自吹是汉室正宗的小小国家。两下说了好一阵子话,方才告别。一个往北复命,一个继续往南。 南二十里外,刘武被霍俊推醒,这是出于无奈,刘武心中虽有些不快,可是霍俊带来了让他睡意全消的消息,北边的小河汊河谷里,发现了一匹垂死的战马和一具蜀兵的尸体,那个蜀兵不但死相极其惨烈,而且,更人骇然的是,这个尸体,还微微有些温度,显然刚死没多久。
难道,南汉中…… 已经沦陷了? 怎么可能?南汉中不是陇西,不是魏狗想进就能进的,除非是—— 傅息在发抖,微微张开的嘴不断的打哆嗦,眼中满是泪水,那个除非,只有一种可能,那却是傅息最最不甘心承认的。 “阳平关,怎么可能会,怎么可能会!”他听到徐五说到那四五十的骑兵莫名其妙到河边又返回北方时,不禁流泪怒吼,“怎么可能!一万人哪!” 所有人都哭了,连刘武也忍不住眼泪。 将那个蜀兵弟兄砍碎的,只能是魏狗,只有他们才会这么干,也就是说,阳平关沦陷了。 刘武忍住心中的悲愤,狠狠喊道:“弟兄们,干脆我们回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不甘心,刘武很不甘心,阳平关破,南汉中就是无可救药了,那他们辛辛苦苦到底是为了什么?除非亲眼看到,不然,他死也不甘心。 “将军!您不能啊!”霍俊大惊失色,“您这是要干什么?”说罢又看看傅息,再回转过来望着一脸泪水的刘武,霍俊深深一叹,“将军,不管阳平关破没破,我们都得准备保卫剑阁,大都督的人马还没回来,要是我们再不去,怕是单靠剑阁那点人马……”霍俊知道剑阁一向只有几百人守卫,让这几百人防御十万魏兵,就跟当初守兴势山一样,没有个跟刘武一般肯跟士兵们一起战斗的主将,是不可能撑多久的。 霍俊不觉得那个据说是由陈祗任命的阁尉能够坚守,将剑阁献于魏狗,倒是大有可能。 刘武思来想去,不得不承认,自己太过意气用事,这次霍俊是对的。 “那么好,我们连夜赶往剑阁,我们就在那儿等,一直等,等北方的消息。”刘武下达命令。 众军士全部起身,迅速收拾兵器衣甲,然后上马,一行人迅速向南开进。 篝火刚刚变暗后没多久,那五百名西贝货蜀国骑兵就到达了小河汊,他们看到了那个已经被那五十名魏国弟兄割下首级的碎肉,每个经过的弟兄都向这个碎肉吐口水,都是这个蠢货,害得魏国又多了几个阵亡弟兄,也害得他们连觉都没得睡还要尽快前进。死了好,这下子首领也不再逼迫他们在这种黑漆漆看不清路的地方加速前进了,这一带没有什么戍卫,不必担心有人通报剑阁加强守备,所以不用担心说话会影响军情,众人都纵马缓行趟过渐枯的小河,一边毫无顾忌的大声说话。 “你们这些懒骨头,快点走,”剽悍男子一脸笑容的大声对身后的那些正聊天聊得快活的弟兄们笑骂,“再不快点,回去后老子赏你们一人一鞭子。”对于剽悍男子这等粗人,这也算是玩笑话。 “头儿,鞭子还是留给俺们的侄儿好了,俺们还是喜欢妞。”剽悍男子身边的一个魏军小兵怪叫,“您就拿妞来抽俺们,一人一个。” 剽悍男子哈哈大笑:“妞,美死你小子,到时候分你个八十岁老太太给你当妈去。” “哇!那我不要了。”众人哄笑。 看到尸体就行,现在谁也不紧张了,下面的事情非常容易,仅仅是到剑阁去接手那边的防务,就跟从小孩手里抢玩具似的简单,谁都认为就是这样。 魏国马队通过大半个时辰前刘武驻扎过的竹林东侧时,竹林里的篝火刚巧闷了,从外面也看不见火光,又是北风,烟火的气味并没有传到任何一个魏人鼻子里,就在刚刚不久,这儿还有人驻扎,谁都没能发觉。 战争,就是这样,个人打个人的算盘,不到最后,谁知道输赢对错?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