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三十八:无义

三国之力挽狂澜 38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2311字
阳平关内,只有那些蜀国女人们还大部分活着,但在这之前这些女人们已经被那些魏兵们舒服过,惨不忍睹,连哭都没有气力了,魏兵们方才心满意足,一个个嘻嘻哈哈。这便是屠城,钟会纵容兵士,也是为了让士兵们最快忘记之前攻城时的恐惧。 军纪?笑话,蜀国即将覆灭,还担心什么?现在对钟会重要的仅仅是士兵们肯不肯听话,那就够了。 而且他不需要那些满脑子忠孝仁义的士卒,他需要的,只有两个字——服从。 只有这样,才符合他的利益。 阳平关城内,几乎没有房屋没被魏军洗劫的,除了城西北角一处小宅子。大门紧闭,门首还站着五个魏国士兵看守,有想靠近的,一律被这几个士兵拔剑轰走。里面还隐约传出婴儿的啼哭声和小孩的哭泣,还有女人低声哄孩子的声音,大门上干干净净,连滴血渍都没有。 门外没几步就是好几具没了首级的尸体和大滩的血迹,最后是一个正在抽搐的少女,那个少女一丝不挂,下身是一片殷红,奄奄一息。而那少女身边,还站着好几个嘿嘿**的魏兵。 “头儿,里面那个人到底是谁啊?”门外的一个魏兵守卫看着不远处就有弟兄玩的正爽,心中又是羡慕又是恼火。小校给他们哥儿几个的命令是死保这扇门,谁要是让人碰这扇门,哪怕只是撞上去还没撞破,那也要每人赏二十军棍,要是撞开了,直接杀头。所以这几个被小校带来看守的魏兵们从昨天破关始,就在这儿看守,闹到现在还是搞明白到底这儿住着谁。 一开始哥儿几个还行,没上去砍南蛮子发泄发泄不过这也省得万一让南蛮子们手里的刀剑弓矢咬上一口晦气,后来大家都去救火,哥儿几个就站着嘲笑那些路过的弟兄们跑得屁颠屁颠的,又是一脸的炭黑。可是到现在,哥儿几个突然发现,轮到放松放松时,几个人只能傻兮兮的继续站着,眼看着面前那几个不知道是哪个营的弟兄就在他们面前快活,几个可怜兮兮的色鬼,越看越眼馋,可惜再馋也不敢拿自个儿的**脑袋开心,只能咬牙切齿的站着,保卫这个大门。 那五个魏兵头领模样的男子狠狠道:“鬼知道,肯定跟那个带我们进城的那个姓蒋的是一路货色。”说了等于没说,要不是那样,里面怎么可能有孩子的哭声和女人的说话声呢,显然,这是个住家,也就是说,这所房屋的主人,对于大都督而言,比他们弟兄几个的脑袋值钱。五人牢骚满腹,却不敢离开半步,生怕那些个吃喝过量醉醺醺的弟兄们把门捅破,那他们的脑袋就只好送给野狼啃啃了。 “嘿嘿,快看,那些傻鸟把那小妞玩死了,嘿嘿!”那个先前抱怨的小兵兴灾乐祸指着不远处那个刚刚抽搐的少女,现在,那个少女口中正缓缓流出鲜血,整个人动也不动,任由那些魏兵如何**也没反应。 “可惜了,”那个伍长头领摇摇头,叹息道,“真可惜,那个女孩是很不错的货色,要是能长大,再怎么说,就算是当娼妓也能活得很好不是么,就这么着让人玩死了,真是太可惜了。”
众人觉得也是,都很感叹。 但谁又不是这样呢,无论男或者女,这是乱世,这个小女孩算起来还是幸运的,跟她年纪相仿的那些个小男孩,早就让人一刀杀了,连这人生中的最大乐趣也没享受过呢。只是这种幸运,还是悲伤。 “头儿,大头儿来了。”眼尖的一个小兵看到了骑马赶来的那个被钟会指派来请“那个人”去关外的小校。昨天,就是这位所谓的“大头儿”带着这五个小兵随着胡烈的部队在前几波冲入城内,然后就领着他们来看守这座门环上系着白锦的大门。 “总算来了,妈啊,真是要命!”那个小小伍长头领总算松了口气,堆起笑脸望着那个正向他们驰来的小校。小校在他们面前方才勒住马儿,然后跳下马,先望了望大门,见一切无恙,方才面色和缓。 “头儿您放心,弟兄们别的不敢保证,脑袋和**可不想开花。”那个小伍长靠上来一脸笑容。 那小校轻轻哼道:“算你们小子识相,去,找匹马来。” “头儿您要马干什么?”那小伍长实在是不明白。 “少啰嗦!”那小校冷哼道,“让你做你就做,别问那么多!”顿了顿又道,“除了找匹马,再找些没事儿做的弟兄来,老子要他们保护这儿。” “哇!还加人啊?”那伍长怪叫,“这里面到底住的是谁啊?这么牛?都顶得上王爷了。” “莫非是那个从我们军中穿过的那个叫刘武的家伙?”幸灾乐祸的小兵小声问道。 那倒是可能,地位身份都很合适。只是那个小校马上就狠狠瞪了那小子一眼,冷笑道:“是那小子不用保护,砍死就行。”当然,那个小校心中也隐隐觉得,幸好不是,要是真的那家伙还在城里,以大帅那种骗孩子玩的招儿,真的能骗过那个家伙? 魏军中现在都在偷偷传说这个小子在兴势山如何如何的神勇如何的机智,打得那个叫鲁永的废物连带着兵器上山的胆子都没了,这也是为什么三千人攻了两个月也没攻下区区八百人的最主要原因。 将乃兵之胆,一个没了胆的部队,再多也没用。 所以到最后,才会被刘武带着那么一点人就来了个全歼,身死兴势山上。 “你们做你们的,先留两个外面守着,”那小校将手中的马缰绳递给那个小伍长,然后走到门首,轻轻敲门,敲了几下,贴在门旁轻声向里面询问:“先生,我家大都督请您过去议事。” 众小兵好奇的看着他们的头儿在这个不知是谁的南蛮子家门前低声下气,不过谁也不敢开口,生怕头儿日后找借口报复。 里面先传出女人的声音,是让外面的先稍等片刻。 不久,是男人醒来时的伸懒腰打呵欠的声音。 又过了许久,才有人走路声,是靠近大门的,之后…… 门被拉开了,从里面出来一男子,面色从容淡定,无喜无悲。 出来的,正是蜀国校尉吴义。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