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四十四:胜负一线

三国之力挽狂澜 41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5140字
军兵力绰绰有余,联军占据侦查优势,五月二十三、双方都在行军,目标都是安夷城。 现在,刘武自身统辖下再度拥有足足三千人的兵力,纯骑兵,威力强大,不过毫无阵行可言,很是散漫,这是唯一让刘武很是不快的地方,不过战局紧张、先用着再说。 此外,刘武再度拥有智囊和得力可靠的手下辅佐,与之前孤零零一个人跟着一堆语言不同的蛮子决策主持战役大为迥异,心中安定了许多。 二十四日黄昏,魏军前部才勉强抵达安夷与城下魏兵合流,他们带着辎重队行进明显缓慢。 反观刘武军,他们抵达安夷时稍早,但鉴于各种考量,刘武拒绝马念周大等人意见,没有立即集中兵力与敌军滞留安夷城的部队会战,宗容赞许认可。 “主公这样做是对的,现在我军最最关键的是节省本事实力。我们只要静静等待友军抵达就好。” 这是宗容给马念和周大的解释。 只能在这两人面前说,他们都是刘武的心腹。 说白了,就是拿友军当炮灰使,坐山观虎斗就好,等仗打得差不多再插一脚。 龌龊邪恶,可这也是最符合刘武和众人当前利益的最佳选择,羌部可依不可靠,要是现在为了面子为了情理就将这些刘武可完全支配的力量全消耗掉,那以后怎么办? 照旧派出探马仔细监视,刘武就带着部队躲在安夷城东南十余里开外,等待魏军攻击安夷城。 五月二十四日黄昏,一抹浮云漫溢着醉人的嫣红,日落前的最后一刻钟,埋伏到安夷城那边的第一个探马返回刘武军营地,提供最新情报。 魏军并没有立即进攻,而是在扩建营地,这次他们在安夷城的四座城门均布下营垒,同时。他们这次营地修筑的比较慢,魏人还出动了一些骑兵带着绳索拉扯这些栅栏检验结实程度,看样子是在打深桩将木头插得更深。 “哈哈!”马念咧嘴嘲笑道,“这些混蛋看来是被汉威哥哥打怕了,嘿嘿,我们今晚就去再搅他个鸡犬不宁,让他们明天没气力攻城。” 宗容冷哼道:“幼稚!这样做有什么用?还容易暴露我军主力方位搅乱整个计划,这种馊主意只有蠢蛋才想得出。” “你!”马念看看宗容的那只眼睛。就要冲出口的粗话又咽了回去,悻悻道:“我幼稚,我蠢,我傻瓜,哼!” “主公,接下去,就要看安夷城能扛到什么时候了。”宗容对刘武说。 刘武点点头。微微有些愧疚:“就是苦了伯高和伯长。” 安夷城下,又将是一个阳平关。 刘武又微微转身,望着神色黯然为兄长忧虑的马念,说:“叔贤,你能确定树机能的部队能及时赶到么?” 马念犹豫道:“应该吧?不是明天早上就是下午。” 这一夜,整个刘武军没有敢在露天生火,幸好他们还带着少许大帐篷。靠着这些帐篷、将士们总算能吃上热食,不过睡觉只好露天,刘武带头,众人也不敢有什么怨言。 …… 二十五日晨,安夷城战斗正式,整个上午攻势异常猛烈,听着那些探马陆续发回地报告,马念一阵揪心。嚷嚷着要去安夷把哥哥救出来。 “不要胡闹!”宗容恶狠狠道,“你没听明白么?城上损失还能接受,守到晚上没有问题,你不是说下午树机能就能到么,吼什么。” “我……” 马念无言。 就这样,日过当空,渐渐西斜。可是探马的回报让所有人都坐不住了。 毫无友军的动向。 太阳已经只剩一根竹竿高。已近黄昏。 “树机能呢?”宗容焦躁不安的冲马念怒吼。“你怎么搞的?不是说好今天回到么?” “我怎么知道?”马念又是恼火又想哭,眼睁睁瞧着战打成这个德性。偷鸡不成折把米。 “传令,上马!”刘武起身,喝令道,他一个腾跃跳上狼牙背鞍。 “主公,您这是要做什么?现在不能去!”宗容大惊失色,拦住刘武马前,亏得狼牙跟这小子熟,没有起身踩他。 “我意已决,”刘武冷冷道,“我不能把伯高伯长他们和安夷城让给魏人,不能让也让不起。”说罢,轻轻拽狼牙的缰绳,狼牙微微侧身,从宗容身边奔驰而去。 身后,已经跳上马鞍的将士们跟随着刘武,一波又一波,不一会儿,宗容身边只剩下空空的营垒。 最后,宗容也摇摇头无奈地追上去。 树机能的部队,并没有按预定计划到达。不过…… 当刘武军刚刚抵达安夷城下时,他们看到的依旧是混乱中的魏军,空中回荡让刘武手下那些羌人兴奋不已的声响,那来自珍贵的海螺号和牛角号。 鲜卑人的部队没到,但羌人地部队来了,这是天意! 刘武高举长矛怒吼:“鸣鼓冲锋!” …… 皇甫闿微笑着望着前方,他身处安夷城西侧前线,昨天劳动儿郎们很大气力挖出的由陷阱、绊索、拒马组成的绵长防御阵线果然气力没白费,靠着这条超长的防线,魏军将绝大多数蛮子挡在西边。 刘弘这小子出的点子也算不错了,恩,果然值得花个妹子拉拢。 这些蛮子马上功夫了得又能怎样?都是一群蠢猪。 不过,让他们这一顿搅和,士气也有些动摇,看来把这些该死的蛮子打退后一时半会儿没有气力收拾安夷了。哼,那就让这座该死的破城再多活半天。 “报!”远处驰来一骑打断皇甫闿地遐思,那人跳下马,跪倒在皇甫闿面前恭声道:“将军!敌方大约有四千余骑,我军步兵正向这边增援。” 稍稍超出估计,不过不要紧,以魏军天下无敌严密的长矛军阵加上劲弩营垒护佑,等那些步兵穿过南门到达,这四千兵再过一时半刻就能打退。 “知道了,你下去吧。”皇甫闿闭上眼。耳畔是魏军将士们的怒吼声和敌人中箭时的哀鸣,真的,这种声音比家伎娇滴滴轻吟浅唱更为美妙。心中积郁的愤怒和郁闷也在这些美妙的音符中舒缓。 “报!” 皇甫闿还没得意多久,却又被人打断思绪,又是那个小子,这次没有下马施礼。 “又有何事?”不太高兴。 “将军,大事不好了!我军增援部队遭到敌方猛攻,孙、赵两位军侯都被敌将一矛刺死。” “什么?” 皇甫闿大惊失色。连忙驱马向后,他在营地最东侧看到为
员敌将骑着一匹不起眼杂色马挥舞着一杆长矛。 电闪雷鸣般出矛、收矛,每一下都**一条血箭、一名魏兵倒地,那匹灰色杂毛马,骄傲地抬起双蹄,踩死所有胆敢拦在它面前的任何事物,无论人马。 顺着风。战场上传来一片混乱恐惧的呐喊,那正是陇西为之色变的杀人狂魔,敌方的主将。 皇甫闿微微转身,看看身后因缺少援军,正渐渐处于崩溃的防线,再看看前方那数千计的敌军,一阵绝望。 “将军!”那名小校眼泪汪汪地看着皇甫闿。“将军,我们受不住了,还是快逃吧?” “逃?”皇甫闿哈哈狂笑,笑着笑着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哽咽着:“我皇甫家世代名门,自汉始名将辈出,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传至我这一辈,自以为能不辱家门。谁知道,谁知道竟会有今天……” 刚刚赶到皇甫闿身边正好听到皇甫闿这一番言语地刘弘急了,大声劝说:“将军,您快逃吧?只有今日逃出性命,才能报仇雪恨啊!” “没用地,”皇甫闿摇头淡淡道,“邓士载当初为什么要杀生成仁我算是懂了。我若不死只有削爵入狱。带给我家族的是羞辱。” “来人。把将军绑起来带走!”刘弘大声道。 “小子。你怎敢这样对我?” “将军,得罪了。”刘弘向皇甫闿拱手作揖赔罪。“剩下地事全交给在下吧?都是在下献此险计,连累我军上万将士,反正在下是草民出生烂命一条,在下对将军您的知遇之恩永不敢忘。将军,有什么过错推给在下便是,您一定要好好活着才是。” 说完转身走入士气正处于崩溃的魏军中。 皇甫闿默然无语。 战斗一直延续到日落,那些大人物们都跳上战马逃命去了。羊琇是第一波逃走的,紧跟其后地是那些豪门子弟们,这一次他们再无闲暇管那些部曲门客的生死,只顾自己逃命。第三波是随着溃不成军的所谓骑兵主力逃亡的,那是皇甫闿和几个原先在西侧营地的豪门贵族们。被抛弃留下的魏国步兵且战且退、最后,魏兵全部龟缩到东侧几处完好的营地内靠着坚固拒马和弓弩抵抗。 刘武也再度与统帅羌人援军抵达地北宫心汇集,无需多言,两人都比分别时憔悴。 看着满脸鲜血,战甲血红的刘武,北宫心嫣然一笑,曼声道,“傻瓜,你又带队冲锋了?” 站在刘武身边侍候的宗容插嘴埋怨道:“主公就是这个不好,一点也不为臣下着想!”其实从战场上局势大定,宗容便跑到刘武身边“诤谏”“忠言”,总之碎碎念,说得刘武头大如斗,还不好怪罪宗容,的确是刘武缺理。 “算了,广崇,你就放汉威一回吧?”刚刚从安夷城出来的马志道:“我在城上看的清楚,要不是汉威及时赶到,两军合一,胜负还很难说呢。”他受了些伤,幸好不太严重。 北宫心点点头,敛去娇容,换上一脸肃穆:“他说的对,要是刘武你再迟一会儿加入战场,那我怕是不能阻止这些羌部退却。你知道他们不是一个部落的。我已经尽力了,只劝来这么多,要是赔光了你我只好认输。” 刘武军抵达加入战场恰到好处,正在那些羌部各支觉得无法承受损失正打算撤退前。 五千人,足足十二个部落,每个部落多地七八百,少的才两百,正如北宫心所说,万一赔光了只好认输。 胜负一线。 刘武在北宫心带领下与这十二家被鼓动起的羌部会面,与这些人交涉。 “主公,现在怎么办?”宗容提醒刘武,“还有大约两三千魏兵呢。” “你想保他们不死吗?”女人似笑非笑的望着宗容问道。 “我,我是想……”宗容只觉得心中一阵紧张,是心理作用么?他总觉得这女人眼神好可怕。 “想保他们不死很容易啊,只要你们主公肯多拿东西给这些羌人就行。”佳人笑吟吟道。 正巧这个时候,前方的人也来回报,魏军请求投降。 代表魏军来降的那人名唤刘弘,是这些残留魏军中官阶最高的,请求与刘武当面谈谈。 “想要就快说,我会帮你劝这些酋豪们地。”依旧是那醉人美妙地声音。 “我要了。”刘武答应。 …… 当刘武带领众将与那名唤刘弘地小子稍稍接触,越发觉得这次收获的确不小。 身为俘虏,却无一丝胆怯备屈神色,尤其是在他身旁几个魏国小将口中得知刘弘其事后,所有人都觉得这人是个人物。 “你跟我干,好吗?”刘武问道。 “对不起,我不是羌人,没那么不知羞耻,转过头来就攻击母国。”刘弘板着脸断然拒绝。 这也是意料之中,士大夫都有那份子傲气。 “你是沛国人,也是高祖皇帝血脉对吗?”刘武问道。 “……”刘弘没有回答。 “哼,既然如此,你还敢说什么不知羞耻?” 刘弘面色赤红,羞愧难当,好一阵才抬起头,低声道:“在下才学浅薄,只求终老荒野,在下对天发誓永远不为曹魏谋划,求将军……” 刘武打断他地话,冷冷道:“汉室五百年基业危在旦夕,我等子孙不为祖宗基业奋战却要学伯夷叔齐躲起来说什么不食周粟,你死后有何颜面见祖宗于泉下?”声音越发高亢凌厉。 刘弘嚎啕大哭,软软跪倒。 …… 三千兵出头,其中六百伤兵,还有三百余匹战马,这些战马都是步兵溃退时被人潮挤回营的,后来被联军团团包围无法抽身离开。另外还有一个来自中京洛阳的医者,就是那个伺候羊暨的。自然,病殃殃无法骑马的羊暨也被抛弃了,落入刘武手中。 刘弘同意投降刘武,但有个条件:就是不愿为刘武献策杀人,他只愿为刘武主管政务。 当然,为了这些魏兵能从愤怒的羌人刀下逃生,刘武损失了一大笔财富,这对于目前毫无财政来源的刘武军简直是雪上加霜,所幸,在营地内缴获的一批物资稍稍充实了刘武军物资缺口。 二十五日夜,联军强行军,兵进护羌城,等他们抵达护羌城时,却见城门洞开,城内火光冲天。 正狐疑不定,几个胆大的冲入城内后,只见熊熊烈火,到处都在燃烧,一堆堆流离失所战战兢兢恐惧莫名的百姓.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