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四十六:帝都(中)

三国之力挽狂澜 46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2475字
为什么要车呢?京中一般是不许骑马的,特别是靠近皇城的地方。(生怕有人组织骑兵队强行冲进皇宫谋逆) 其二,可以躲在车里穿衣服,北地王连衣服都没来的急穿就急匆匆上马车,这有失皇室体统,可是事情紧急,还管体统干什么?连路经太庙时他也不下车了,惹得站在在太庙门前看守的校尉直朝这辆马车瞪眼睛。 太子宫也近的很,就在皇宫的东侧,等刘谌马马虎虎将衣服扣好时,车夫老郑告诉他到了。 刘谌下车后就看见身后一直骑马跟随的傅息,两人一起进太子宫。太子宫里***明亮,大大不似北地王府那般粗陋。可惜傅息就是个军人,那懂什么欣赏,那些来自南中的檀木器具对他而言不过就是个家伙,那些用上好蒲草编织的香蒲草席和上好的水貂皮毯,也跟军营里那些粗布棉花席褥没什么不同。跪坐在太子宫花厅里的他只想痛骂那个怕是还呆在小老婆肚皮上姗姗未至的色鬼太子。 说实话,无论是刘禅还是太子刘璇(璿,这两个字是一个字,三国志蜀书后妃传内记载就是璇,嘿嘿,大家影像深吧?刘璇,多熟悉的名字,璇美人……暴汗),全是一路货色,除了在女人身上奉献青春花尽精力对于国事全是模棱两可不管不问。傅息早就听说过这个刘璇妻妾有十个,最小的一个是十九岁,这个色鬼最好就死在女人肚皮上拉倒。 太子宫管事太监给这两位道了好几次歉,那位大牌太子还是没出来,无论傅息还是身为弟弟的北地王刘谌都再也忍不住了。 “快去把我太子哥叫出来!”刘谌恼了,几乎就要对那个一脸苦笑的管事太监动粗。 “王爷您少安毋躁,小人我、我,”那个看样子有五十左右的管事太监看来也够可怜的,刘谌在京中常听说这个太监常规劝太子要蓄养精力,不要过度沉溺女色,结果让太子哥一顿臭骂,这个叫许忠的太监说起来在太监中算是一流的了,不但识字明理,还能把个太子宫治理得妥妥帖帖,这也正是为什么太子哥不喜欢他的多嘴,却又离不开他的原因。 这个太子哥啊,都四十岁的人了,怎么还是贪恋女色? 哎,算了,父亲不是一样么,父亲五十七岁,一样的好色无度。还有什么好苛求这位长兄呢,更加不可能莫名其妙的处置他手下这么个可怜兮兮的太监总管。 刘谌叹息之余,只好忍下怒气,继续等,好不容易,终于听到一个男子低低笑声:“哎呀,我说老五,你瞧瞧你瞧瞧,你总是不让孤王好好睡上一觉,有什么急事不能明天说?隔上一月半月就给孤来这么一出,” 貂皮衣轻,玉冠微寒,肥头大耳,面如满月,脑满肠肥,身高还可以,形象,幸亏他母亲王贵人年轻时好歹是敬哀皇后的贴身传人,胖到这德行,依旧不算难看。(传人,蜀汉时代女官职,大致情况相当于满清时代孝庄身为所谓庄妃时跟前的苏麻拉姑) 看上去倒是有几分和蔼可亲,如果不是知道这家伙色迷迷兼爱臭骂宫中下人的话,刘谌也会这般认为。 “五弟这次又是有什么事情么?又是为哪位县令求情?”刘璇笑眯眯问道,“充掖内廷的命令可是父皇下的,宫里那些女孩们年岁也大了,是该让她们出宫嫁人了,可是出宫后这偌大的后宫岂不是空了么?要是都像那个县令似的全都阳奉阴违,父皇的脸面何存?所以父皇才会一怒之下将他斩首,为兄也帮不了你啊。”
刘谌再度挤出笑脸:“兄长,小弟今天不是为了这种小事来的。” “哦,那是什么大事?能比父皇选秀女还重要?”刘璇也就是顺口这么一说,面色有些不屑。 帝国的江山,未来就是交到这种兄长手中么?刘谌心中一阵阵无力,若是祖父有灵,见到这样的子孙,该当如何呢? 他咬牙切齿的说道:“兄长,您听清楚了,”接下去是一字一句:“汉,中,丢,了!” “哦,是这事啊!”刘璇一开始还是漫不经心,等回过神来,马上瞪大眼,不敢相信的望着自己的兄弟,呆了许久。 “你,你,你再说一遍,汉,汉中,汉中怎么了?”刘璇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汉中丢了,”刘谌只觉得自己一点气力都没有,声音低的让他自己都觉得听着费劲。 就这点低低的声音,刘璇倒是听得分明,他一脸的惊恐,嘴上直嘟囔;“这可怎么是好?这可怎么是好?汉中丢了,汉中怎么可能丢呢?姜维是怎么搞的?连个汉中都保不住?”说到此处不由得急出眼泪来了:“天啊天啊!难道说这是我大汉的劫数?”说着说着就哭了,眼泪汪汪的,刘谌都为这位兄长感到丢人。转头瞧瞧傅息,果然,傅息一脸的鄙夷,微微摇头,就差没叹气了。 “兄长莫要惊慌,”刘谌臊红着脸,急急道,“汉中虽然丢了,可是剑阁还在我们手里。” 依靠剑阁,蜀国依旧可以据险力守,等待时机再徐徐图谋汉中再复河山。 刘谌话都说到这份上,这身为大哥的中年男人方才安下心神,马上摆出一脸的从容。丢疆失土而已,蜀国当年能从魏国那边夺取汉中、汉嘉、武都等郡,如今失去一些也是常事。只要一时半会儿打不到成都就行,其他的管他呢。 就是刚刚流眼泪那个……嗯?那个小子是谁? 刘璇这才注意到兄弟身后远远身上穿着一身烂兮兮军服跪坐着低着脑袋一句话也不说的人儿。 刘谌见状,忙为兄长解释:“这就是阳平关主将傅佥傅大人的长公子傅伯长,是他带着汉威哥哥回京城求援来的。”说到这儿,轻轻一叹,“傅将军也随乃父一般为我大汉杀身成仁了。”说到此处,甚觉可惜,傅佥的勇猛在整个蜀汉来说已经是罕有的,即便是刘谌这等天天不离兵刃练习不断的,也不得不承认若是上的战场,便是两个他也敌不过傅佥,当然,战场之下切磋武艺,刘谌倒是自诩不在傅佥之下,至少是刀剑上绝对是这样,毕竟傅佥与刘武相敌,总要要百十招方才能胜过刘武,而刘谌对付他这个堂兄,用不了四十招,当然,仅仅是只用刀剑等近战兵器不许用弓。 刘谌的武艺,刘武是佩服的,就像刘谌佩服刘武的箭法和胆略,能毅然参加军队不顾皇帝的不满,除了刘武,谁都不敢。 此刻,刘璇只是懊恼着竟然有外人看见他流泪,正是太丢脸了,偏偏弟弟说那是忠良之后,那是不能动的,懊恼之余,只好老着脸皮,装出一脸的关切:“原来是忠臣之后。”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