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四十八:朝堂

三国之力挽狂澜 48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2804字
马蹄声碎,车轮呜咽,空空的帝都大街上,仅有区区这一辆马车,老郑驱车跟随在王爷身后,不敢离远,也不敢靠近,以王爷的暴虐脾气。(大多数时候王爷脾气看上去很好,但老郑不是外人,是看着王爷长大的,见过王爷发脾气时砍死过当时他最心爱的一匹马,自此老郑和其他北地王府的家人都尽可能不在王爷发怒和哭泣时说话。) 就这样,刘谌就在街上慢慢步行,老郑跟在背后,直到持金吾手下那些个巡夜士兵们终于按惯例把这深夜还在街上游荡的一主一仆拦住,就这样,老郑身上有没有信物,急得很。好在,刘谌总算回过神,将身上的天潢印绶取出,最终这些小兵们将这两人放过。 “我们,回家吧,”刘谌这样对身后的老郑说到,他觉得很累,很累。在老郑搀扶下爬上马车,闭上眼,想事情。 太子哥终于答应帮他通禀父皇,这样至少,剑阁那边的情况会好一些,再不能让魏人嚣张了,没了汉中,武都那边更不用说,也丢了,蜀国二十二个郡一百三十一个县国丢了好大一块,真让人心疼啊。 虽然汉中那边久经战事,人口寥落,再加上大战两个月,人口不少都转移入蜀了,单论人口损失,倒也不大。 只是少了汉中这道屏障,战火就要开始波及蜀中各郡县了。本来么,这些好几十年都没战火的郡县,要是汉中牺牲哪来这等安宁。 接下来,或许,将会在蜀中各处边界郡县城池开始燃烧战火,魏国是不可能放过蜀汉的,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消耗蜀汉的实力,这就是战争。 论起韬略,刘谌自觉比他的武哥哥还强些,当然他的武哥哥是血水里爬出来的,又怎是他这一个天天坐在书案前熟读韬略的小弟能相比的? 算了,不说了,等过会儿宫里的凤鼓声吧,凤鼓擂动,紧急议事,到时候…… 想到此处,刘谌又改了主意,挑开蜀锦车帘:“老郑,先不要回去了,就到宫门外等候。” 等太子哥把父皇喊醒,总会敲凤鼓的,到时候再从家里来也麻烦,干脆,就在宫门外等好了,应该也等不了多久的。 这是个蠢主意,宫门紧闭,丝毫没有什么所谓的凤鼓传话,刘谌等了又等,心中的悲伤终于全部消失,只是取代的是愤怒。皇帝到底在干什么?北方都打成这样子了,还不紧急召开朝会议事?都快三更了。 愤怒的刘谌都站在宫门外踱来踱去,连看门的校尉都觉得看不过去,只是皇宫大院,没有皇帝召见,没有皇帝特法的符信,谁也不能也不敢打搅皇帝。 “太子有没有经过这处?”刘谌没办法,只好向守门的一个校尉问这么个蠢问题,先知道太子哥到底来没来。 “这个您倒是问对人了,太子爷在您到来前大半个时辰前就进去了,只是进去没多会儿,又出来了。”那个守门的校尉如实回答。 刘谌无语,他不知道该怎么说,这些个守门校尉真是的,有什么都掖着,还好在这人认识自己,要是不认识,怕是到死都不会说。不过转念一想也没错,要是见什么人都说的多嘴汉,早就让皇帝杀了。 刘谌还是赶快去太子哥那边瞧瞧去。 可是不去还好,去了反倒让刘谌更加气愤,太子宫门进去后,还是那个许忠来接待,这一次彻底的很,那个管事太监干脆告诉刘谌,太子爷留了话,皇帝已经知道了,明天就是旬会,早上朝堂上再议。 “朝堂上议事,朝堂上议事,”刘谌咬牙切齿,双目怒瞪,看的老太监许忠一阵害怕,只往后缩。 “这蜀汉的天下到底是谁的?”刘谌狠狠说道,“是谁的?他们一点都不担心国家么?都到这份上还等旬会上再议!”许忠很快就弄明白了这是泄愤式的自言自语,心中惧意消弭些许。明白之后,便又堆起笑脸对这位王爷大人道:“太子爷让奴婢给您和兴丰公还有那位傅大人准备了些小礼物,爷您走的时候要不要先看看?”
无非是酒和腊肉,最特别的是一罐枸酱,传说这是祖父喜欢的东西,父皇也很爱吃,都点名要作为贡品的,刘谌小的时候就听说过,可惜地位卑微,没有吃到,后来年纪稍长后也就在每年的岁首大会上能吃到一点点,很是怀念它的甜鲜美味,这次太子哥竟然要送他一整罐。可是这次,他真的一点惊喜的心情也没有。 刘谌转身就往外走,不管了,北地王府虽然没太子宫这般气派,酒还有的,他才不要喝这儿的酒,越喝越气,他要喝个一醉方休。 “爷,您不看看再……”说什么刘谌都不理会,许忠知道,这位爷心里有火,随他去吧,反正到时候让人送去就是了,太子交他的任务不会不能达成的,就是可惜,这个一天到晚热心国家的爷偏偏就不是太子。 他一直追到宫门首,望着刘谌跳上马车,然后望着那辆马车缓缓离去,马蹄声渐渐变淡,直到消弭,方才叹息着折回宫内。 刘谌真的回到家里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到天微微发亮,最后,就这么烂醉如泥滩倒在正厅后室低榻上。 最后,下人们给火盆里多添了些炭火,还给这位一肚子怨气的王爷加了条蜀锦镶边棉被,只是这位爷,醉得也太不是时候。 今日可是旬会,满朝的大臣都要在今日向皇帝报告各司署衙门的情况,还要参议各大重要军情事件。 尚书令樊建就看着北地王位置上空空荡荡,心中直嘀咕。与他一样想法的,还有许多的老臣,刘谌一向勤于问询政事,每次必到,虽然以他的实际情况来说,来不来全一样。 蜀汉诸王情况虽比曹魏略好,有那么些实权,可也是五十步笑一百步,曹魏的王爷们徒有国土之名而无社稷之实,蜀汉有名有实,就是跟整个蜀汉类似,小的可怜。曹丕把郡王改为县王,蜀汉虽无名言,可是每个王的封国,都忒小了点,跟曹魏的那些个县王相比,单就户数来说,还不及呢。 曹魏一个王不过几千户就算多的,蜀汉的诸王,不少就一千户左右,还不能向这些户头征兵,国家给的卫兵也就一二百名,这一点上曹魏跟蜀汉并无差别,这是闲话。 且说樊建等重臣很想问问到底怎么回事北地王没到,只是皇帝还没等这些老臣们开口,就先抛出个让他们更加震撼的消息:“诸位臣工,今日清晨,刚刚从汉中得到的消息,汉中丢了。”说罢,一脸的凄切。 大臣哗的一声炸开锅,你看我、我看你,个个一脸悲愤。 难怪今天的皇帝怎么不眯着眼养神听政呢,原来出了这等大事。这还了得,汉中一丢,蜀中顿时吃紧,战火弥漫,整个蜀中可就完了。 一些大臣已经开始哭哭啼啼哀叹国势艰难,说来说去,开始怀念先帝时代,最过火的是竟然有感慨诸葛武侯北伐能从魏国获得实地人口,而最近一二十年,老是丢疆失土,这明里是指责姜维,暗里连黄皓、刘禅一起骂了,都是黄皓乱政,姜维将数万大军闲置魏境,搞得现在国势颓废。根子里还不是怪刘禅用人不当,只顾自己逸乐。 黄皓心中一阵窝火,骂又不行,只好看看刘禅的意思,却见刘禅一脸凄楚,好像真的在为国家命运哀切呢。 他心中很是不屑,这老家伙,明明是昨天晚上听到消息的,把他儿子打发出宫后还跟新封的贵人洛氏又快活了一把,还说什么今天早上刚刚知道。 呸!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