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五十九:偶遇

三国之力挽狂澜 59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3465字
这是刘谌第一次夜营,下人们本来特地准备了薷草软席和暖暖的熊皮毯子,偏偏兄长刘武坚持要跟弟兄们一样,睡干草,这让刘谌觉得不好意思,那些备好的薷草软席和熊皮毯子只好继续卷着让驽马继续背负。 第一次睡干草,感觉真是十分的奇妙,很兴奋,就是很多的枝枝杈杈刺得他有些睡不着,看着倒在跳跃着竹子清香的篝火旁一簇草堆里酣睡的刘武,再看看其他人也是这般呼呼大睡,看到这画面,刘谌有些心动。时过二更,照旧例,霍俊依旧在最外侧的一堆篝火旁休息,刘武身边的篝火旁,又是守夜兵夜话时分,周大照旧跟两个指派给他当副手的小子肆无忌惮的胡扯,周大吹牛吹得正开心,扯到前几日他在广都找了个小寡妇,跟那个小寡妇这个那个,说得两眼发光。就是听的人中间有一个有些担心的小声插嘴道:“哥哥,不会吵醒侯爷吧?”这小子是刘谌的家奴,姓林名三,刚巧二十岁,个子不小,一只手能把一头刚放过血还没开膛的老母猪提起。他不是刘谌封王时得到的家奴,而是三年前,刘谌去人家醉饮时,见他有把子力气,便将这小子讨要了,说起来这小子在刘谌府中算是很得宠的。 林三这么一说,另外一个听众马上给林三一记白眼,低声道:“你就算是喊,都未必能弄醒将军,我们说这么小声,只是怕吵醒那个贼耳朵(指的是霍俊)。等你把将军喊醒了,这一营的弟兄都得醒,怕什么?再说了,将军从来不在这上面怪罪我们,我们守夜也辛苦啊!”刘武已经不是将军了,可那些跟随他久了的弟兄们才不管呢,还是称呼他为将军。 这就是军心,刘谌终于明白兄长为什么会这般受到弟兄们爱戴。他起身站立,那个守夜的刘谌家奴一看到主人醒来吓得魂飞魄散,呆呆不敢说话,过了片刻,才回过神,马上跪倒地上。刘谌忙向他摆手,示意不要行礼,也不要说话。 这样,刘谌也加入午夜夜话,就坐在沉睡中的刘武身边。 他问什么,周大就回什么,就是话语中有些拘谨,显然,周大受那个刘谌家的家奴影响颇深,对刘谌很是敬畏。连刘谌也觉得有些疑惑,他是那么不容易亲近的人么? 这个叫周大的兵士,是广都人,广都离成都不过四十里,前几日霍俊让人征召这小子回京,这小子还赖在女人身边不愿来呢,还好在那个征召的弟兄拿刘武来压他,总算老老实实来到成都听用。 这小子箭法非常的准,刘武伤势没好之前,这小子可以当成神箭手用,绝活的是跑步中急速回转射击,这是刘武霍俊都做不到的,所以这招箭术被弟兄们夸奖为“贱”招,一“贱”毙命。 刘谌从这小子口中知道许多关于兄长的过去,当然,周大也说得很明白,这里所有的人,跟随刘武最久的,只有霍俊,那小子在延熙年间就认识了刘武。有些再久的事情,就只有霍俊知道,比方说那匹毛色不纯相貌难看的神驹狼牙,将军当初怎么弄到手的,谁也不清楚,后来将军又没说,或许校尉知道。 周大对刘武的事情知道的比刘谌多一点,可是有些刘谌知道的,周大又不知道,像那匹杂色神驹狼牙,刘谌知道。 那本是个身后带着上千匹野马的野马头,是刘武当年从陇西草原上套下来的,性烈如火,据说当初霍俊站到这匹烈马**后面差点被这头野性难驯的家伙踢断左手臂,还好在华神医妙手。这件事是霍俊的丑事,霍大牙自然不会对弟兄们开口。 刘谌就把这事说笑话似的讲给弟兄们听,周大咧嘴直乐。 此后,大概也过了三更,困魔上脑,刘谌这才迷迷糊糊躺上干草床榻,与周公对弈去了。 第二天,刘谌醒来时天已大亮,篝火继续燃烧,炊烟袅袅,众人正在准备朝食,待朝食过后就要开拔,营地里除了各自忙碌的人们,剩下的就是那些老兵在讥嘲可怜的校尉,竟然傻到站在狼牙**后面。 干吗呢?是想拍将军的马屁么?可惜狼牙不领情,黑豆好说,马屁不要。 霍俊面色困窘,看看一脸平淡忙于准备的刘武,再看看一脸古怪笑容的刘谌,这还不明白么。 众人用完朝食灭掉篝火,再度上路。这一路上,霍俊都不理睬那些老弟兄,也不理睬出卖他的刘谌。不过刘谌,反乐于在弟兄们面前说说关于霍俊的更多小笑话,弟兄们对这位北地王爷的敬畏也在这种轻松环境下慢慢减淡。阳泉到绵竹不过三十里,道路依旧不胜宽阔,只能容两辆马车并进,因此,若是有来往于附近的人马通过,他们还是得挤到一侧让路。这种机会并不多,蜀中人口凋敝,商贾稀寥,北方又在打仗,空空驿道,仿佛自建成起,就是专门给他们准备的。唯一的机会,是一个小小的马车,马车在道路尽头的一个山梁位置出现后,突然慢慢停下,那马车上出来个人,向这边望了望,又忙进入车内。马车没在没前进,倒是开始转向,这让众人很是疑惑。
“晕,他们怎么回去了?把老子们当强盗?”还是霍俊大叫起来。 那辆马车算背的,车身回转失败,卡在石头坑里,众人就这么慢悠悠慢悠悠骑到那边,那几个倒霉孩子还在那边折腾呢。车夫是个大胡子年纪大概四十来岁,正在拿石头填坑,希望能把这辆烂车救出来,刘谌隐约的觉着这大胡子好像哪儿见过。 车身后面站着的人儿,总算是明白这几十号的汉子暂时对他们没恶意,终于站出来了,是个清秀的小男生,二十岁左右模样,身量修长,儒服鹤敞,扮相上倒有几分武候遗风,让人讶异的是这小子面孔更是煞有几分像是武候,只是须发初生,不如画像中武候那般须发俊美。 “诸位猛士,得罪,在下不是有意堵住道路,只是在下的马车陷到坑里,实在是出不来。”那小子一口的蜀郡腔调,举止自如,客客气气向面前的这些军人模样的人物行礼告罪。 霍俊哈哈大笑道:“小兄弟客气,你是想去阳泉呢,还是跟我们一道去绵竹?怎么到了半路要改道?莫非是当哥哥们是截财的匪类?” 那小男生面红耳赤,堆起笑脸,抱拳谢罪,低声笑道:“在下也是小心谨慎,生怕遇上匪人,今日对诸位多有得罪。”话才说到这儿,那个守夜的北地王府家奴迷迷糊糊的张开眼,看到那个四十来岁的老车夫,低声惊叫道:“这埋石头的人好熟?怎的倒像是见过?” 那车夫听到这般声音,也抬起头来,寻找,正看到林三,惊呼一声,走到林三身边,望着林三。 “你这小子!”老儿眯了好一阵子,笑骂道:“果然是你!还不下来帮老子我把马车弄出来!” 那人正是林三的岳丈。所以,这个小男生,不是旁人,就是林三以前的家主,前驸马都尉诸葛乔之孙诸葛显。 这下子全都乱套了,真是无巧不成书,刘武、刘谌、霍俊、李果都觉得头疼,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诸葛显在半盅茶的功夫里就找着了一直躲在众人中希冀浑水摸鱼溜过去的刘谌。 “王爷,您不是……”诸葛显一脸的疑惑,这位北地王爷,不是前些日子就被皇帝…… 刘谌看看一脸无奈的刘武,再看看幸灾乐祸的霍俊和依旧晕马中的老儿李果,他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我说吧,”刘武轻轻一叹,道,“事情也怪我。”然后,就把老儿李果对他们讲的东西再复述了一遍。 诸葛显听了半天,点点头,道:“李先生说的倒是有些道理,不过那边曾祖父当年也想过的,所以才劝先帝在那边设下戍所,现在大概还有些人马吧?”多少不清楚,总之有人就是了。 (笔者按:江油戍,刘备于建安二十四年立,遗址在今日平武县南坝镇,不是江油城。) 听到这儿,众人都望着那病怏怏的臭老头,鄙视,严重的鄙视!真是可耻,说什么屁话,什么北方三道只有阴平一道无人看守,正好建功立业?呸! (笔者按:北方三道,其一为战国时代秦国伐蜀时秦王骗蜀王所造金牛道,即剑阁一带,号称“一关失,半川没”;其二,为米仓山大巴山中间间隙,名米仓道,史书载,魏国大将张郃就曾自此道进犯阆中;其三,便是比邻西羌部控制区的七百里阴平道,这条路奇险,又太靠近不服王化的西羌,粮草运输太困难,一般不被考虑。) 话说到这儿,诸葛显又笑道:“王爷您是怎么混出京城的?” 这事是绝密,刘谌瞪大眼,不知道该如何说好,只好硬着头皮道:“事情复杂,等过会儿……算了,你跟我过来。” 说罢,跳下马,将这小子拉到路边,低声嘀咕,也不知道两人嘀咕了些什么,霍俊正要过去啰嗦,却见那车窗被轻轻撩开,里面露出半张面孔,微微向外观看,只这一眼,就让这小子酥掉半截。 那是个俊俏小姑娘,修长凤眼,指如葱白,一抹丹唇,就像是一朵正在等待开放的小花,娇嫩欲滴。不止是霍俊,几个无意也打量车窗的粗野汉子,也一个个呆呆望着,张着嘴,流口水,目不转睛。 小姑娘察觉到有男人盯着自己,很是不悦,放下车窗帘躲了起来。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