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一百一十六:汇集

三国之力挽狂澜 6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5418字
又是黄昏,西北的风又一次席卷整个大地,小山坡下,十多个衣裳褴褛的男子妇孺依旧在四处巡逻,趴在山坡顶将近大半个时辰的葛彬低声咒骂着这个该死的羌部村子。 羌人的确不太好惹,妈的,还亏得把黑厮带过来,不然被这些草包贱民反咬一口可就丢人丢大发了! 嘟嘟囔囔着,葛彬慢慢匍匐离开。山坡背后的一处背风凹陷处,满身细微伤创的黑厮,见葛彬一到,连忙嚷嚷:“彬哥,到底做不做啊?都快天黑了。” “做个屁!”葛彬愤愤怒骂道,“***,他们有好多弓弩呢!那些女人们也发了疯似的到处找我们,我们现在下去肯定亏本!你小子成心想被他们大卸八块。” “那怎么办?”黑厮一脸可怜相,露出两颗黄兮兮的歪牙,低声道:“老子我这些伤总不能白挨吧?” “我有什么办法,还是头儿英明啊!这几天果然越来越难做了。”葛彬一脸苦笑。 “那麻子的手臂,我们弟兄几个的伤,这仇就不报了么?”黑厮颇为不忿。 “哼,”葛彬白了这黑面光头小子一眼,冷冷道,“仇怎么不报?可是你敢忤逆头儿的意思么。” 黑厮连连摇头,满脸惧意。 “算了,还是及早去营地吧,先疗伤,顺便将这边的事情告诉头儿,头儿决定怎么办我们就怎么做,”葛彬道,“我们这七八天里也杀了不少人了,黑厮,你小子也该过足瘾,该满足了。” 一行人慢慢撤退,在最近的一处小山坳里找到那些马匹。天天渐渐黑了。 一个时辰后,他们再度见到那位气定神闲正在营地内烤火的首领,将事儿说了。 “头儿,对不起,没有把那个村子抹去,还让弟兄们都吃了亏,都是我的错。”葛彬一脸愧疚道。 “没事,你做的可以了,这不是你的错,我也没料到这个村子里那些男人竟然突然回来了。”徐鸿安慰道,“弟兄们也很辛苦,今天大伙儿先马马虎虎治一治,等明天我们就去找姓华的,他会给大伙儿好好诊治的,不用担心。”他又望着失去一只手臂一脸痛苦憔悴沮丧的麻子,狞笑道:“麻子,又不是少了下面那条手,有什么好难过的,你这条胳膊没了也不要紧,你很快就有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以后,你那下面那条胳膊有得忙了。” 众人嘿笑,麻子脸上痛苦神色也渐渐褪去,只是流血过多,依旧憔悴。 “来,弟兄们,把这些酒喝了,明天我们便去跟他们汇合。”徐鸿笑嘻嘻指着那些酒囊,愉快的说道。 众人欢呼,只有葛彬还是不太放心,对徐鸿低声道:“头儿,下面我们怎么办?这些村子越来越警觉,我们很难偷袭了。” “不用了,没我们什么事儿了,你明天让六儿去老头子那边一趟,告诉老头子,全看他的了。” 葛彬这才放心,跟着那些弟兄们一起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很快,他也跟那些弟兄们一样,开始吹牛,又聊起了女人妙处。 次日晨拔营,除一人向东,其余人等跟随徐鸿朝姑臧方向开进。 到这天的下午申时,他们终于抵达那座已经到处都是鲜卑伤兵的蜀军营寨。出寨相迎的是那个一心想求富贵的蒋家小头目蒋默,一见到白衣胜雪气质卓然的徐鸿便大声呼唤:“子迅兄,你总算是回来了,你这次可真是离开得久啊!事情可还顺利?” 徐鸿堆起笑脸,跳下马,向蒋默走去,快到面前时,向那厮推手作揖,笑嘻嘻道:“一切大好。” 蒋默大喜,连忙道:“这就好,这就好,对了,你让我特别小心注意的那个姓梁的,还活着,现在身上那些创口已经慢慢收拢了,子迅可要瞧瞧他。” “这是自然。”徐鸿还是那张和气笑容,“就是我这些弟兄们有不少受了点伤,可否先让华兄弟帮忙诊治一下?” 蒋默点点头道:“那好,我带弟兄们去找华医士。”说罢,将众人引入营寨。 葛彬见机,连忙凑到徐鸿耳边低声道:“头儿,那个姓梁的,我们怎么处置?” 徐鸿白了他一眼,冷冷道:“上次我没跟你说明白么?我在就不用你处理了,你只要去做就行了。” 葛彬讪讪退下。 “嗯,不过你说的倒也是个问题。”徐鸿摸摸颌下一缕须发,沉吟许久,又向葛彬招招手。葛彬连忙凑过来。 “你带几个人去瞧瞧那厮,如果那厮养得白白胖胖的,那就算了,若是不然你再来告诉我。” 不一会儿,葛彬回来报告,那个姓梁的瘦得跟骨头似的,据营中那些蜀兵们说,这个小子要不是华典和几个蜀军弟兄时常乘着这厮昏迷便拿拌着药汁的肉汤麦汁强灌,怕是早断气了。 “真是不识抬举!”徐鸿冷笑。 “头儿现在怎么办?这厮看样子还是不肯投降。要干掉他么?|” 徐鸿轻轻道:“现在杀这么个废物还用得着我们动手么?” 葛彬领会,恭声道:“头儿高见!我这就让人透点消息给那些鲜卑蛮子。” 正要退下,徐鸿突然道:“你先等等,先不要去了。” “头儿,这是为何?” “你瞧,是谁来了?”徐鸿指着北边远处,那浩浩荡荡的队伍。 那是数以千计的牛羊马匹,与之一起的还有近千的人马,正向这个营地快速靠近。 营中鲜卑部伤兵们在看到这个队伍最前端的旗标后嗷嗷大吼,万分兴奋状。那是河西鲜卑部的队伍。 马念就安坐在一匹鲜卑好马背上,就在队伍最前端,跟一圆头阔脸粗鄙汉子说着什么。 “头儿,那人是……”葛彬小心翼翼暗指那个粗鲁汉子。 “树机能。”徐鸿波澜不惊轻轻道。 “天,真是他么?”葛彬大惊失色,贪婪的注目这个凉州传说中的恶鬼般的人物。 徐鸿也是第一次见这男子,不过从种种迹象上,他能确定这就是捣乱大西北魏国统治的那个男人。 那些鲜卑伤兵们,一个个给这个粗鄙汉子行大礼。而马念也将从帐篷里出来的华典拿鲜卑语介绍给这位外表粗鲁强壮的男人。除华典外,其余人马志根本没有理会也没有介绍,自然,徐鸿也不例外。 他们就从徐鸿身边慢慢经过,旁若无人。 “头儿,这小子太欺负人!”葛彬愤愤道,“他算什么东西?见到我们连招呼也不打!” “你给我闭嘴!” “头儿,我……” “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告诉我!” 随着这些人马陆续抵达,整个营垒变得空前狭小,于是跟随着前来的鲜卑人开始将牛车上那些珍贵的栅栏和帐篷等物卸下,开始在营地北侧增加。这支队伍中竟然还有将近二百个鲜卑女人,她们带来了许多的酒,那些鲜卑伤兵们一边怪叫一边从这些女人手中接下一个又一个满盛酒水的陶碗,叽叽喳喳的,大口吞咽这些鲜卑人视为美味的酸**酒,连留下来的那些蜀军人手一碗,只是蜀人实在对这种酸腐味儿不敢恭维,鲜卑人哈哈大笑,几个跟这些蜀人学了许久懂点蜀话的讥嘲这些南蛮子不懂这好东西的美味。
徐鸿葛彬正喝着这难以下咽的酸**酒,眼见着那个蒋默从主营帐内出来,向他们走来。 “子迅,叔贤请你进去呢,”蒋默笑嘻嘻道,“对了,子迅,你可知那人是谁么?” “是谁?”徐鸿惊讶状。 “那就是树机能啊!” 徐鸿惊叫道:“原来是他,怪不得非同常人呢!”(虚伪的人做虚伪的事) 蒋默道:“你不知道也很正常,几天前这位鲜卑大人已经来过一次了,这次是他亲自将许诺给咱们的牛羊马匹全送来的。” 原来如此,看来刚刚并不是马念对树机能介绍华典,乃是徐鸿意会错了。 等徐鸿刚踏入主帐内,马念便站起身对徐鸿一口蹩脚长安话:“子迅,听说你是从西平那边过来的,那边事情到底怎么样了?有没有起事?” 徐鸿连忙道:“在下十多天前便奉主上命前去处理些小事情,今天刚刚到这里,这几日那边的事情在下也不太清楚。” “无妨,你且告诉我,你走时那边到底准备得怎么样?有没有借到足够的兵力?” 徐鸿将前因后果说了一遍,马念微微皱眉,不快道:“我就说么,从羌人那边也未必那么容易借到兵,那姓宗的又不肯信我的。哼,还是我来的极时。”他望着徐鸿道,“树机能答应给咱们八百骑供我们起事。”说到这儿又向着树机能一阵鲜卑话叽里咕噜,貌似感谢,树机能也笑眯眯接受,昂首自得状。 “都到这时了才借到鲜卑部的人马,真是的。”站在徐鸿身边的葛彬不忿,徐鸿眼角微邪,葛彬连忙闭嘴。 “来吧,子迅,跟我们一起喝酒,等明天我们就一起去西平。”马念也没听见葛彬的牢骚,一边继续跟树机能用鲜卑话胡扯,一边喝着鲜卑女子呈上的酒水。 徐鸿托言一路劳顿身体不适,喝了一口奶酒便告退,马念也不多加挽留。跟着徐鸿离去的还有他的跟班心腹葛彬。 他们刚刚离开大帐,葛彬便抱怨:“头儿,这算怎么一回事。我们都快做好了,偏偏他也把兵借到了,到时候这功劳怎么算?我们累死累活作了那么多,到最后……” 徐鸿狠狠瞪了他一眼,葛彬连忙住嘴。 “我跟你说过好几遍了!我说什么,你去做就行,其他的轮不到你管!” “是。” “你先退下,我要回帐休息,好好想一想。” “是。” …… 功劳,都是为了这个,殊途同归而已,也没有理由怪罪马念,想来,他也花了不少心血才最终说服树机能出兵八百帮助主上起事。只是,正如葛彬那小子担心的,一但这八百兵进入西平,徐鸿那苦心孤诣的计谋便没有那么绝对重要了,有这八百兵加入,便可立即对西都展开攻击,他的功劳……还不如说是罪过。 徐鸿正思索,越想越是不快。 “哼!”他低声自言自语,“姓刘的,老子这次帮了你大忙,日后你也别想跟老子撇清,老子想要的东西你甭想赖掉。” 思念至此,反倒笑了,继续低语:“起兵,多那八百蛮子算什么?老子这手可比那八百蛮子强多了。” 正得意,门首,葛彬声音再度响起。 “头儿,西平那边,西平那边有消息了!” “快进来,你说清楚到底怎么回事?”徐鸿连忙拉开帐门。 西平,来人了。还是那个当初负责传递消息的小子。他带来了一个惊天消息:刘武向苏瓦部借兵成功,四日前,他们在湟水河畔与魏军两次交战,以不到一千人的兵力斩杀魏人陇西精骑将近四百人,魏国陇西太守牵弘被活捉、西都城都尉咬舌自尽,他们又在湟水河畔俘获六百多步兵,次日利用事先埋伏入城的苏瓦部羌人打开西都西城门,导致西都残余的大约五百人魏军连据城墙反抗都来不及便被攻入城中。 现在西都城上飘扬着的已经是大汉旗帜。 营中蜀人个个都欢呼起来。 “一千人的队伍对付一千五百人,个个击破,”徐鸿沉吟良久,闭上眼,喟然:“不愧是蜀国名将,果然厉害!” “这算什么,头儿您才是指挥若定指挥卓然呢。” “你不用给老子说好听的。”徐鸿森然冷笑,“老子只会些阴谋诡计,论打仗,老子一窍不通,别说给老子一千人未必打得过一千五,便是给老子两千哪怕更多人马也未必能赢。” 葛彬连连给头儿道歉,直说自己口不择言,昏聩愚钝。 “算了,我是什么材料我自己清楚,”徐鸿道,“想获得权势最好是得天下,可得权势并不一定得靠得天下。” 他狞笑道:“你瞧清楚了,总有一天,我们会摆脱山贼草寇这个污名堂堂正正端坐在豪门庭堂中接受数也数不清的所谓的大人物豪门贵族叩拜,他们全都得在我们面前乖乖跪下。只要,”他向葛彬看了一眼,语气淡淡:“只要你永远听我的,永远老老实实照我说的做!你也能跟我一样,享受富贵荣华,万世不衰!” “誓死效忠头儿!”葛彬一脸激动,跪下。 这次,徐鸿没有拔匕首刺向葛彬,他负手仰天,哈哈大笑。 是日,马念虽然怪罪侯爷表哥微微有些鲁莽,才一千人就敢起事,简直是大胆,不顾后果。然而,这一千人击破西都一千五百人众也是非大智大勇大运气不可。连树机能都啧啧赞叹不已,用着那口蹩脚蜀语直说:“兴丰侯真厉害,要是他还在武威,姑臧城早就拿下了!” “兄弟,你不用担心,我们将军一定会记住你的恩情,日后你我两军互为犄角,同抗暴魏。”这是马念跟树机能说的一句话,也是酒醉得意忘形后用蜀语说的。 树机能大喜过望,两人你劝我劝,喝了许多酒。 次日晨,开始整理收拾辎重,到中午时分,华典跟随马念和那些鲜卑部骑兵和各色牛羊等物包括那几个还不能起身动弹被塞放到牛车上的梁羽等魏人一起慢慢赶往西平。树机能这次干脆连那些鲜卑女人也留下,请马念挑几个看得上的收纳,其余跟随,可做做饭食歌舞助兴取悦那些远离故土的鲜卑战士。 徐鸿和葛彬先告辞,带着包括黑厮在内十多个受伤不太严重的快速前往西平。 对此,葛彬有些不太能理解,为何不跟大部队前行还要冒险风餐露宿,徐鸿只淡淡告诉他一句:“你听我的做就是了。” (兵会越来越多,只靠那千把人,是绝对守不住革命成果的,所以,才要徐鸿的黑手,就是挑起中原西凉两地矛盾,就像当年董卓那样。董卓算得上是很知兵善战之辈,可是当他面对被挑动起的愤怒的各羌部你一拳我一掌,即便是汉军精锐也是无可奈何,魏军也不例外。虽然仓促聚集的羌部兵力再多,也是些乌合之众,不过,能先给兵力匮乏的刘武挡一挡,给刘武争取时间融合这些得到的力量就是好的。自然,在以后,这种威胁到他本身的力量,也是必须控制的,此所谓政治。对上位者来说,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无永远的敌人。)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