节六十一:加入

三国之力挽狂澜 61 作者金桫 全文字数 3794字
追上狼牙?笑话,那家伙是出了名的能跑,而且跑得出奇的快,要不是狼牙恋主不肯离刘武太远,故意跑慢等待,恐怕刘武等压根看不到。这不,原本密密麻麻组成一个大队伍的三十三骑,现在稀稀拉拉分成几组,最好的是北地王府的那些流着狼牙血脉的儿马,再次一些的是那些阳平关带来的军马,最后是兴丰候府和北地王府的驽马以及诸葛家的马车。三个队伍越拉越远,那些儿马的体力较之刚刚休息十几日身体恢复到近乎完美的狼牙还是不及,眼看着日已近午,早就过了绵竹城,这些儿马也体力不支慢慢停下,狼牙似乎注意到后面没跟上,方才回转过身,向着刘武等人方向小碎步慢慢挪过来。远远的,只见诸葛月华手舞足蹈,应该不太愿意让这个狼牙向南,老是想提拉马缰绳,看样子气力不够,勒不动,狼牙就是不理,依旧往南。 刘武、刘谌、霍俊等人渐渐看清那小姑娘的容颜后,才看清着小姑娘脸上真是着急的很,看来,她是控制不住这匹屠夫马的,身后的诸葛显,终于坐着那匹烂马车赶了过来,一看到妹妹就在前面没多远,立即跳下马车,急急跑上前。 霍俊眼尖,忙跳下马一把拽住正要跑过去斥骂的诸葛显。 诸葛显正奇怪,也要拧起眉头要非难霍俊为什么拦住他,霍俊怒吼:“你不想活了?它可是狼牙,一匹杀过不知道多少人的屠夫马,一脚就能踩死你!” “这,这,这?”诸葛显“这”了半天,还是没说明白到底想说什么,到最后才一脸无奈的望着十来步外的妹妹,哀求状道:“妹妹,快下来,不要玩了,你骑的那匹马你知道么?很危险的。”他再看看霍俊脸上未褪的怒容,知道这不是恐吓,又转过脸再度望着妹妹,哀切道:“真的,这匹马杀过很多人,哥哥不骗你,很危险的。” 哪知道那小丫头娇笑道:“我知道啊,狼牙嘛,王爷(指北地王)每次来我们家喝酒只要喝醉就会乱说,这可是他最喜欢最渴望的得到的绝世好马。”说到这里,摸摸这看起来跟一般马并无不同的狼牙暗淡灰色的鬃毛,然后对着狼牙柔声道:“你这坏家伙,真是不可爱,只准你主人骑,让本姑娘骑一回,你都敢戏弄,太可耻了。”狼牙骄傲的打响鼻低鸣,它似乎对于这个小姑娘的指责很是得意。 此刻,被小姑娘出卖的刘谌很是尴尬,他不知道该怎么对兄长说,他很希望兄长的这匹爱马最终能归他。也不知道以前到底说了些什么?还是刘武大度,向兄弟笑笑,示意别记在心上。 爱马的人不喜欢狼牙这等绝世良驹那就像色鬼不喜欢绝色美女一般,那是骗人的。 喜欢就喜欢,不然刘谌为什么总是拿美马计诱惑狼牙,就这样,举凡狼牙回到京城,除了在兴丰候府,剩下的时间就在北地王府巡开心,北地王府那些漂亮美马,免费给狼牙舒服。(笔者按:足柔足蔺照例在起点会被封杀,所以俺以后,就用舒服啦?以后行文中不再添加这种与文章无关的东西,故不再通知,谢谢。) 诸葛月华跟哥哥还在僵持中,一个恐吓,一个不理。众外人第一次知道原来美女的本性不一定像她的外貌,这个诸葛月华就是这样,看上去柔柔弱弱,嘴巴倒是厉害的很,哥哥从母亲开始一直扯到叔祖父诸葛瞻,最后,恨不得将皇帝拿来吓唬她,诸葛月华就是不睬,坚决不从狼牙背上下来。 众人也从这兄妹俩口中得知些大概,没什么,就是叔祖父正妻刘氏,也就是刘谌异母同父姐姐,终于决定将诸葛月华许给谁了,可是诸葛月华非要自己先瞧瞧,这不,就闹着折腾兄长诸葛显,诸葛显没办法,只好硬着头皮偷偷将妹妹带去看看,结果诸葛月华刚看到人家的弟弟,就要回成都,这不……等到撞上刘谌刘武等人,就闹出这种笑话。 诸葛家门不幸,这身为老哥的诸葛显,就差没在刘武刘谌兄弟俩面前哭鼻子了,颇有几分学他曾祖父献出师表的气氛。 那小姑娘实在是面子上挂不住,气愤道:“多大的人了?还哭鼻子?算了算了,我下来!”说罢,跳下狼牙,就是腿脚有些发软,险些坐到地上,小姑娘望着狼牙,吐吐舌头,娇笑道:“真是好马,比人家家里那头笨驴强太多,颠得人家腿都酥了。”说罢,很不淑女的坐在地上微微撩起一节裙子揉小腿,两只小手隔着漂亮的蜀锦裙子敲大腿。 她是让这匹马颠酥了,那些大色狼士卒们则是让她娇滴滴的说话声音和诱人动作迷酥了,一个个哈喇子都快掉出来。 “妹妹,先回马车上随便你做什么,不要在这里。”诸葛显大急,真丢死人了,这种行止这样分明是有辱门风。 “才不要呢!”小姑娘抗议,“你就想跟叔祖母一样把我嫁给那个蠢猪才甘心对吧?我才不要呢!男人可以丑些粗鲁些都不要紧,就是不能像他们兄弟俩那种德行。” 这个小姑娘见识倒是奇异,刘谌已经很好奇,到底姐姐将这个小丫头许给了什么样人家?
这不问不要紧,一问,诸葛显面色通红,支支吾吾,说不出来。还是小丫头自己跑过来挑明了。 “王爷您跟那个人还是大有关系呢,正好,您评评理,”小姑娘潸然若涕,眼儿湿湿的。 之后就在那边倒苦水,也很简单,刘谌的姐姐,最终选的人儿是张遵之次子张哲,诸葛家族继续与张氏联姻,由于张遵长子早夭,次子便成为张遵的第一继承人,只等尚书张绍年迈故去。张遵便能拿回其父张苞死后由叔父张绍赞摄的西乡侯一爵(注意,桓侯是张飞的谥号,不是正式爵位),所以张哲铁定能成为未来的张氏族长。 这对小姑娘已经算是很好了,可是小姑娘听京中的姐姐们偷偷告诉她说那小子学文不成学武不就,跟他弟弟一个德行,小姑娘不放心了,非闹着哥哥要去瞧瞧。张哲跟着父亲去了剑阁,军营重地没法随便去,他们就在梓潼瞧了瞧张府的三公子,据说与张哲一母所生,应该差不多,结果正看到那小子趾高气扬的在街上调戏女孩子,一看到那小子那德行那容貌,诸葛月华什么也不说就要回京。 “我是死也不想回去,”小姑娘红着眼睛,“嫁那种家伙,我宁可死掉!”说道这儿,又望望刘谌道:“要是王爷您不嫌弃,月华就给您做小好了。”说到这儿,含情脉脉的望着刘谌。 刘谌一阵头大,现在他是私自逃出京城,哪里还有什么闲情逸致听女人说这种便宜话? 人与人是不一样的,历来如此,有些好酒,好些好色,有些好权,有些好名,有些好赌,有些好吃。 就算诸葛月华美貌天下罕有,他刘谌已经有了三位夫人,对他而言已经很满足了,用不着更多女人,当然,马儿越多越好,那他不嫌多,他刘谌是好马的。 就这样,刘谌嘀嘀咕咕犹犹豫豫,也没说坏也没说好,这态度还不明白? 诸葛月华美目微转,又笑吟吟望着刘谌柔声道:“王爷,妾身听说王爷您前些日子就让皇上禁锢了哦?” 说完笑嘻嘻看着刘谌:“妾身要是回京后,要是面见叔祖母,妾身该如何回禀呢?”说到这儿又低声惊叫起来:“啊,还有啊,若是皇后和陛下在妾身大婚之前召见,妾身该对皇后和陛下说什么好呢?” 这小丫头捏的狠,一拳打在众人痛处(就跟女子防狼术似的,一脚下去,男子捂着要害趴下。),刘谌脸面刹那间变得很难看。 “王爷您要去哪儿玩,就带着妾身去嘛。”小姑娘看得明白,得寸进尺,当然,在表象上给王爷点面子,是她哀求他,不是威胁。其实都一样,只要刘谌最终不得不带她走,不回成都就行。 “月华!不要胡闹,王爷和将士们要去江油公干!”诸葛显急切道,“你一个女孩子去那儿干吗?” 说到江油,小姑娘倒是眼前一亮,敛去笑颜,很是期待的望着刘谌道:“王爷,您是要去江油吗?正好,妾身很久没去看表姐,妾身可不可以随王爷您去江油?” 这小丫头说到刘谌的痛处,刘谌又不敢不答应,只好眼巴巴望着刘武求援,哪知这小丫头鬼精鬼精,一看到刘谌表情,马上又跑到刘武面前,笑嘻嘻道:“侯爷您说行不行啊?妾身只不过是要去江油表姐家玩几日,权且让您和王爷委屈一两日,带妾身到江油就行。”说到这里,又在一刹那间由笑容变为哀怨,这小丫头跟华灵倒是有几分神似,都是说变脸就变脸,刚刚还笑呢,一会儿表情急转弯,真让人难以接受。 “妹妹,不要闹了,我们早点回去,不要让母亲和叔祖父为难。”诸葛显又羞又惭,站到小妹身后焦急道。小姑娘压根不理他,还是粘着刘武,现在她知道这一大堆男人中间显然刘武是头儿,擒贼先擒王,拿下刘武,一切都好办。 刘武不喜欢带着女人去战场,这是他的脾气,即便这个小姑娘长得到让人不忍心回绝,也不行。冷着脸,跳下北地王为他零时准备的狼牙儿马,往狼牙方向走去,不理诸葛月华,气得小丫头要不顾形象开骂。她正想开骂时,身后传来一个军士的声音:“将军,小姐想去江油,就让她去吧?反正剩下的路也没多远了,到时候我们把小姐交给她表姐就是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意思。”诸葛月华眉开眼笑,回身望去,却见是个龇牙咧嘴冲她嘻笑的军士,看这衣衫服饰,好像大小是个官,那人是霍俊,精虫入脑的家伙,诸葛月华冲他微笑,马上筋骨**,口水横流。 这种超一流的美女,肯定没份,不过能看看都是幸福,众军士异口同声都赞同将这小姑娘带走,一两天而已,到时候将她转交给她表姐就行了。 刘武沉默片刻,淡淡道:“那么,好吧,我们带你去,不过只带到江油城内,知道么。” 诸葛月华娇笑道:“妾身知道。” 剩下的事情,没什么可说的,诸葛显不可能丢下妹妹独自回去,妹妹死也不肯回成都,他只好哭丧着脸跟随,以妹妹那死倔脾气,说什么都是白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