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9章 血脉牵引

散修难为 269 作者浮生若朝露 全文字数 2349字
“呵呵,要怪就怪你叫涂山梵吧!” 子珺身边灵气被冲击得紊乱,绿色薄叶带着疾风在空中飞旋,方圆半里都是木系气刃,搅得周围草翻水溅。 涂山梵眼神一凛,瞬间又恢复如常,语气带着几分试探道:“不知道友是我哪位同族的友人?” 他倒是不像大多涂山氏,长得也不比其余族人精致好看,略微的清隽,在貌美传遍天下的九尾族中,显得有些普通。 他一直避着子珺,不肯出手强攻,对突然而来的杀意有了怀疑,却也没猜到点子上。 子珺也察觉到何淼淼的到来,见到熟悉的面孔,立刻喜上眉梢,“道友助我!” 何淼淼真是恨不得能将气息身形全部隐匿,这种事,她真的一点儿都不想沾上。 “他就是涂山梵!你莫非不记得议事厅之事?还不快快助我!”子珺见她不动,面上立刻带了几分不满,语气强硬地‘提醒’,试图以散修汇的奖励来引诱。 何淼淼一听,心里更是厌烦。 所谓气运之子,自然是有天道眷顾的大气运之人,高阶修士都忌讳天罚不敢下手,莫非散修汇说同阶击杀没有妨碍,那就当真没有妨碍了? 就算散修汇此言是真,可既然是受天道眷顾之人,岂会轻易被人取了性命?涂山梵一招都不曾出,却能在子珺强势的攻击下安然无恙,难道她还真以为人家没本事? 人家迟迟不动手,不过是拖延时间想要探个究竟罢了。 看了看左边的食人原,再看了看右边的寒暑河,何淼淼干脆一步跨入水中,忍受着极寒极热,继续朝前行进。 子珺见状,一张二阶水绫符飞射而去,炸得本就不深的河水,立刻显露出深坑,何淼淼的去路也正好被挡住。 “报酬全赠与你,我只要他的命!道友这下可以帮忙了?” 她神色有些扭曲,攻击之势更是暴涨,咬牙切齿地冲着何淼淼说完,竟祭出乙木狠狠击了过来。 何淼淼避开水绫和炸开的灵气,脸色一沉,毫不迟疑祭出异火,黄焰瞬间将那截带着杀意的木头裹住。 不过是刻意忍让,还真当她没有火气? 她脚尖在水中轻点跃上岸边,心念牵动着黄焰,在空中散发出惊人的炽热,乙木不愧是木灵之精,竟与异火抗衡了盏茶,才渐渐从内到外化为齑粉。 异火灼烧乙木的同时,何淼淼双手也不曾停歇,掐诀祭出碎星狠狠一挥,朦胧的白雾顿时带着强大气流,朝子珺猛攻而去。 “住手!快住手!不要!!!” 子珺惊呼不已,她眼睁睁看着自己的乙木,被那道黄色火焰彻底烧毁,再见何淼淼下手毫不留情,更是心慌意乱。 她自认功法超群,木系法术已是同阶巅峰。可异火的气息,已经让她灵力滞涩,而何淼淼每回攻击,似乎都有专门克制她的力量,从每一道灵光中散出。 这时,涂山穹倒是有了喘气之机,不过他并不曾离去,只远远立在岸边观战,喜闻乐见地看着二人,打得不可开交。 何淼淼本带着必杀之心,才会祭出异火。 可过了近百招,她隐隐被子珺身上的气息牵动,似乎有种莫名其妙,若有若无的联系,让她无法狠下心来下杀手。
这种感觉十分微妙,却并不陌生,当初在子衍真君身旁也曾感受过。 这是血脉的牵引,强大而紧密。虽然因为修为或是旁的原因,有些若隐若现,但何淼淼却已经明白,自己无论如何是无法下杀手了。 甚至她隐有所觉,要是强行将其击杀,多半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 修士的预感称为灵兆,往往与天道相连,就算她才筑基期,能感应的灵兆微弱,也不可随意忽略。 在她缓了碎星攻势的同时,子珺也迅速收了绿叶,紧皱着眉,用那双平日泛着高傲与冷意的眸子,又惊又疑地盯着她看。 “你...”见何淼淼收了手依然神色如常,子珺欲言又止,沉默片刻才不耐烦地道,“不想帮忙就快滚!” 何淼淼深深看了她一眼,有些手痒,却还是忍住没有再攻击。 涂山穹一看就不是多话之人,子珺又已经感觉到血脉牵引,异火一事倒是不会传出。 至于他们两个如何打生打死,可就不关她的事了。 ...... 何淼淼飞身离去,后方很快传来斗法声,强烈的震动和巨响惊得食人原中的妖兽,窸窸窣窣地朝内围窜逃。 她回头看了一眼,绿色灵光与白色灵光不分上下,子珺的实力在同阶还算不错,谁胜谁负倒也难以预料。 想到那讨人厌的血脉牵引,何淼淼有些反感。 特别是在她想要对子珺下杀手时,那种忽如其来的排斥,似乎从骨血里渗透了全身。 何淼淼对子珺,倒是并未到达不杀难解心头恨的地步,可若再被她招惹一番,定然是忍不住要再次下狠手的。 “血脉...还真是碍事!以后还是离她越远越好。” 水火不相容,木火也很难平静相处。何淼淼想到自己好歹克制子珺,这才消了几分气闷。 她飞驰的速度极快,斗法声早就落到神识范围之外,河岸边灵草不多,有药性的更是一株都不曾见到。 何淼淼再未遇上修士,途中的景色也一直不变。看得久了,甚至像是在原地踏步,若非河流有所变化,她还以为自己进入了幻阵。 直到夜里,食人原及膝的杂草,叶尖忽然散发出荧光,在无星无月的黑色天幕下,随着微风轻轻拂动。 何淼淼脚步不停,像是在一片奇异的星海之中,直行至点点荧光的尽头,才停下脚步取出地图,再次查看方向。 眼前忽然断层的食人原与寒暑河,像是被人劈了一半,下方是看不见底的深渊,隐约能听到水流落下的声音。 地图上,只划了一道黑线表示,黑线再往前,便成了巨大的水潭和分为两道的河流。 看来深渊是非下不可了。 地图标明下方是深潭,但这高度,若直接跳下去就是找死。食人原内围倒是有道陡坡可抵达下方,里面虽有群居妖兽,但也比跳崖要强。 何淼淼收了神识,将令牌挂在腰间,果断跨进荧光点点的食人原中。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