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五十八章 神特么一样的真面目

神门 958 作者薪意 全文字数 4609字
那是一个穿着一件灰色短衫的青年,毫不起眼的相貌如果混在人群中,甚至都不可能被注意到。 而除此之外,在青年的脸上,还有着一道划过脸庞的伤痕,给那张原本就普通的脸上增添了一分的狰狞。 仇七的眼睛微微一眯。 可以说眼前的青年是他今天看到的第一个没有蒙着黑巾的人类,这让他的心里多少有些诧异。 但也仅仅只是诧异而已。 他并没有如傻子一样的开口问对方是何人,因为,在他的心里,当青年走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注定其会是一个死人。 而青年同样没有再开口,只是一步一步的朝着仇七走近,速度并不算太快,但也同样不算太慢。 “唰!”原本扣在仇七手里的死亡之刃再次飞出,化为一缕淡淡的灰色轻烟,速度快得连肉眼都无法看清。 “咔嚓!”一声脆响。 原本青年藏身的那棵巨树便齐腰而断,切口整齐,上面还有着一抹凝而不散的灰色气息,至于巨树的树叶,则是尽数枯萎。 绝强的一击。 但是,仇七的脸色却变了。 因为,当巨树断裂的时候,便也代表着他的死亡之刃被躲开了。 曾经杀掉无数神境强者的死亡之刃,在一天的时间内,被连续两个人类躲过,这是从未发生过的事情。 而且,看眼前青年的年纪,同样是在二十岁左右。 仇七的脚步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额头上冷汗如雨,因为,他已经有了一种与死神对视的感觉。 当然了,真正与他对视的其实是一双闪烁着红芒的眼睛,在那双眼睛中,还有着一个无比复杂的血红色图案。 八个血色的字符在图案中闪烁着,代表着八个不同的方位,同样也代表着一个古老的印记。 血祭图! “你……你是南宫浩?!不对,南宫浩已经死了,怎……怎么可能还活着?!”仇七在看清楚了青年眼中的血祭图后,背后的冷汗也完全湿透。 虽然,他一直处于另一片星空中,可是,在降临这个世界之后,对于这个世界中的一些重要信息还是有些了解。 血祭图,南宫浩,炎帝后裔,这样的信息,他如何不知? “我叫南宫木!”青年话音落下的同时,头顶上方也出现一个巨大的血红色图案,同时,两根如同染血的锁链也从血红色图案中冲出,几乎是在一瞬间,便缠在了仇七的身上,将仇七牢牢绑住。 “南宫木?!南宫浩的那个废物弟弟……” …… 天道阁,剑峰山崖上。 平阳正死死的抱着方正直顺着山崖往下爬着,在试过各种各样的丹药后,她已经顾不得其它了,即使是冒着暴露身份的风险,她也一定要以最快的速度马上找到人想到办法救下方正直。 “无耻的家伙,你不要死啊……” “你还年轻!才只有十八岁,你还有大好年华……” “对了,你还有我,你还有烟姐姐,你要挺住,你这么厉害,不可能有事的,一定不可能有事的!” “……” 平阳一边往山崖下爬的同时,口里也不断的念着,希望方正直可以听到她的声音,自己醒过来。 可惜的是,无论她怎么喊,方正直的眼睛依旧紧紧闭着,脑袋完全埋在了她的胸口,一点清醒的迹象都没有。 天边,一抹鱼肚白泛现。 朝阳慢慢的升起,代表着黑夜已经过去,从清晨到中午,所剩下来的时间,并不足两个时辰。 怎么办? 到底要怎么办? 平阳一遍又一遍的问着自己,她突然间觉得,当方正直“不在”的时候,她的心是那么的无助,那么的彷徨。 而平阳并不知道的是,在她的怀里,方正直正在另外一个世界中,看着站在面前的白裙女子发呆。 已经有很长时间没有再在梦中看到白裙女子了,方正直不知道这算是好,还是算不好,但可以肯定的是,白裙女子现在就站在他的面前,距离他不足五步,面容清晰的足以让他完全看清。 第一次,正面看着白裙女子,方正直确实有点儿发呆,因为,这个女子的相貌实在太过于惊人了。 那是一张和池孤烟极为相似的面庞,而在气质上,却又带着一种淡漠与脱尘,仿佛像一朵出泥的莲花。 云轻舞? 池孤烟? 方正直不知道该用什么话语来形容。 当然了,这不是最主要的是,最主要的是在白裙女子的额头上,有着一颗如宝石一样璀璨的“眼睛”。 魔族?! 白裙女子竟然是魔族?! 这是方正直心里第一时间想到的答案,可很快的,这个答案又被他给否定了,因为,那双眼睛与他所见到的所有魔眼都不相同。 不是那种普通的魔眼,又不像仇七和裂空魔神那样的印痕,而是有着一种奇异的感觉,让人心颤的感觉。 “你到底是谁?”方正直已经不知道是多少次问出这样的问题,可是,他还是下意识的把这个问题问了出来。 “你现在更该关心的是,你的生或者死。”白裙女子看了一眼方正直,淡漠的语气就像不属于这个世界一般。 “生或者死?” “对,跟我来吧。”白裙女子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朝着前方走去,两只洁白的赤足踩在翠绿的草地上。 眼前的世界是一片草地,但是,却又不完全是草地,因为,在草地的两旁正盛开着一种紫色的花朵。 晶莹如玉般的花瓣,中间是一颗一颗如钻石般的花蕊,每一朵紫色花朵看起来都是那么的鲜艳。 而当这种紫色花朵布满整个世界的时间,那便是一片如玉般晶莹的紫,紫得让人心醉,紫得过于妖异。 “这是什么花?”方正直在这个世界中也见过不少的奇花异草,特别是在凌云楼中,奇花异草更是数不盛数,可是,他却从未见过眼前这样的花朵,特别是空气中弥漫的幽香,让人的身体都有些空灵。 “听说过彼岸花吗?” “彼岸花?” “嗯,一种开在生死两界之间的花。”白裙女子点了点头。
“所以,这里是生死两界的中间?”方正直的手慢慢的往身边的一朵花伸了过去,伸得有些小心翼翼。 而白裙女子却并没有阻止的意思,任由着方正直将手伸到彼岸花的花瓣上,神情淡漠如霜。 “啪!”一声轻响。 方正直面前的彼岸花上裂出一道口子,然后,口子飞速的蔓延,片刻间,彼岸花便完全碎裂,化为点点紫色的尘土,落在地上。 轻风吹过,尘土消散。 “走吧。”白裙女子看都没有看那消散的彼岸花一眼,而是再次转身,朝着远处慢慢的走去。 “这次又要去哪儿?”方正直很不自觉的在话中加了一个又字,因为,他确实跟随着白裙女子走过不少的地方。 “一个你想要去的地方。” “我想去的地方?”方正直很想吐嘈一句,我特么想去的地方,你又能知道?可想了想后,他还是没有将这句话说出口。 “你想去的地方,我当然知道。”正在方正直准备跟上去的时候,白裙女子的声音也再次传入了他的耳中。 “……”方正直愣了一下,看着白裙女子的目光有一种看妖怪的感觉。 “我确实是妖。” “啊?” “但不是你认识的那种妖。” “所以,你到底是哪种妖?传说中的人……那种妖吗?”方正直想着反正白裙女子能知道他心里的想法,所以,说出来与不说出来,意义就不那么大了。 “你的性格跟他还真的有点儿像。” “他?他是谁?” “一个你还不认识的人。”白裙女子说完的时候,已经到了十五步开外,而且,步伐并没有留下来的意思。 “还不认识?那就是说以后会认识?”方正直的心里越发的疑惑,不过,还是很快的跟上了白裙女子的脚步。 “也许吧。”白裙女子头也不回的继续朝着前方走着。 “你是一只被封禁的妖?”方正直在紧走了几步后,也慢慢的跟上了白裙女子的脚步,再次开口问道。 “……”白裙女子没有回答。 “如果是的话,我可以考虑放你出来,毕竟,你也帮过我不少,只是,你得要告诉我你被封禁在哪里?”方正直再次说道。 “……”白裙女子依旧没有回答。 “你不想出来?等一下,你该不会是要等到时机合适,对我进行肉体夺舍吧?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这样不合适,你该找个女人,对了,那个阴阳殿的道心就不错,气质和你很相符的,而且,长得也很漂亮,我帮你弄死她,你再夺舍她的肉体怎么样?”方正直在想了想后,又一次说道。 “我不需要夺舍。”白裙女子这一次开口了。 “不需要吗?”方正直没有再继续问下去,因为,他内心的震憾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心里的疑惑。 夺舍! 这个词自然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词! 说得直白一点,在方正直的认识中,这个世界中根本就没有夺舍这样的概念存在,可是,白裙女子回答得却非常的顺畅。 诡异,实在太诡异了! 是自己多想了吗?其实,在上古时代还是有夺舍的这种概念的?还是说眼前的白裙女子和他一样,原本不属于这个世界? 方正直并不敢确定,因为,他的心里确实是没有证据来证明,如果单凭天道阁藏书楼中的藏书来推断,多少还是有些武断了。 就比如天禅山上发生的事情,就完全不在记载之中。 这个世界有着太多的不可解释的秘密,比如,《道典》是如何出现在这个世界的?而这个世界为什么又有着和以前世界同样的神话,而且,最主要的是,这些神话,竟然还是真实存在的。 一刻钟过去…… 两刻钟过去…… …… 方正直不知道他跟在白裙女子的身后走了多久,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他周围那些盛开的紫色彼岸花已经不见。 在他的面前是一片干裂的黑色土地,黑色的高山,黑色的石头,黑色的土壤,还有黑色的泥潭。 似乎一切都是黑色。 难道,这里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之地?或者是那个被称为地狱的地方?那么,这里面会有多少层? 传说中的十八层吗? 方正直不知道,而白裙女子也并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继续的朝着前面走着,不停的走着。 很快的,黑色的土地也消失不见,换上的是一片岩浆,仿佛已经不知不觉的从地面踏入了地下,火热的气息在空气中蔓延着,一团团可以看得见的火焰时不时的升起,在空中发出滋滋的响声。 然后,白裙女子便停了下来,停在了岩浆中间一条细长的小道上,目光静静的望着面前翻滚着热浪的鲜红。 “不走了吗?”方正直看着停下来的白裙女子,开口问道。 “嗯,已经到了第一个地方了。”白裙女子点了点头,然后,也慢慢的转过身,将手向面前翻滚的岩浆。 “第一个地方?然后呢?”方正直再问。 “跳下去。” “跳下去?!你特么在逗我!” “如果你不想死。”白裙女子并没有因为方正直的肆意而有任何生气的意思,而是继续淡淡的开口回道。 “我是不想死,可是,我跳下去就肯定会死,而且,我怎么就会死了?我明明就活得好好的,哪里可能会死?”方正直终于有些忍不住把心里的疑惑说了出来。 一到这个世界,就看到白裙女子,然后,就说自己要死,久别重逢,能不能说点吉利一点的话? “你忘了你帮平阳挡下的‘死亡之刃’了吗?”白裙女子提醒道。 “死亡之刃?”方正直的心里微微一惊,很快的,他也想起了在天道阁剑峰山崖上与仇七战斗的一幕。 只是,为什么这一幕明明发生在现实中的事情,白裙女子在这个世界中,也能知道?而且,竟然还知道那东西叫死亡之刃? (月票没动静,什么鬼?!)
隐藏
优发国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