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惊世秘闻

作者九戈龙 全文字数 10394字
第六章惊世秘闻 到了唐纳现在的位置,虽然他还想着保持不管不顾的脾气,却多了很多自己无法做主的事情,生活中平添了不少无奈。优发国际 更新最快 或许,这就是获得权力而必须要付出的代价吧? 兰斯若和拿破仑都是陆战机甲驾驶师的顶级好手,对每一名骑士来说,他们之间的决斗视频都堪称无价之宝,自然需要一点点的耐心品味。 火莲花的高层们无不重任在肩,昨晚又刚刚经历了一次首领之间的内讧,按说,实在不适合熬夜,不过在看到双方战斗的场面时,依然忍不住沉浸其中,连看了两遍,之后又讨论到了东方白,才揉着通红的双眼去休息。 身为对于单论和顶级好手的决斗次数和胜率,绝不逊于兰斯若和拿破仑的顶级陆战驾驶师,唐纳自然也很想静下心来,认真研究两人的决斗。 不管法兰斯的局势到了最后是谁胜出,和奥匈利亚都必将开战,多了解对手一分,就多了一分胜算。 只是,还没有调试好设备,一名亲卫就过来报告:大人,芳歌小姐想要见你。 没时间!没看到我正忙吗?唐纳没好气的说。 芳歌现在成了摩根家族的弃子,让唐纳再敲诈对方一把的想法变成了奢望,那么芳歌对他来说也就没什么用处了。加之正是因为她的恣意妄为,导致尼古拉斯重病,唐纳不杀她已经很宽容了。 亲卫显得很为难:她说……你不见她的话她就绝食。 唐纳冷笑道:让她绝食好了。告诉看守她的卫兵,每天在门外摆上一桌酒宴,馋死她! 莎朗冲着亲卫摆摆手,悄悄走了出去:我和你过去看看。 正如一些媒体所报导的那样,兰斯若的打法如同下山猛虎、入水蛟龙般,一招一式都充满了一往无前的气概。 即使面对着拿破仑这种在三十年前就已闯出无敌称号的强者,兰斯若也没有任何胆怯的表现。 前二十分钟,几乎都是他那疾风骤雨般的攻击。 相反,拿破仑的表现就让唐纳失望了。 尽管他的防守无懈可击,战术动作也精巧准确到了极点,但始终被兰斯若压制住,没有什么象样的反击。 易地而处,如果和兰斯若决斗的人换成唐纳,他做不到拿破仑的防御水平,同样的,他也不会放任兰斯若进攻那么长的时间。 只需要趁着兰斯若进攻节奏变换的瞬间,拉开两人的距离,自然就可以将主动权夺取回来。 难道是……指导战? 猛然间,唐纳一个不可思议的念头冒了出来。 指导战这种一方指导另外一方,使用何种技巧或战术动作的教学方式,一般来说只有老师和学生之间才会采用。 身为保皇党的最新王牌,兰斯若是拿破仑现在最大的对手。 在战场上,兰斯若已经展现出他无与伦比的战略眼光和战争指挥技巧;在决斗场上,兰斯若也先后打败了数十名拿破仑手下的王牌驾驶师,让拿破仑麾下将士的士气已经跌落到了最低点。 就像唐纳说过的那样,在朱庇特大神刻意的压制和引导下,以及在大贵族们有意的宣传下,整个世界依然处于一个崇拜英雄、渴望英雄的时代。 拿破仑可以孤身一人登陆法兰斯本土,振臂一呼召集百万大军,就是因为有大批的年轻人依然将他当作偶像。 现在,偶像的光环正一点点被后起之秀兰斯若给剥夺了,要想着重整旗鼓,唯一的办法就是打败兰斯若。 在公平的决斗场上,毫不手软、毫不留情的打败他,甚至杀死他。没了兰斯若的保皇党军队后,其余人等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对拿破仑再也构不成任何威胁。 可是,拿破仑为什么要在这种关键的时候,对兰斯若手下留情,而且在生死攸关的决斗中采取指导战? 固然,这种做法证明了唐纳的推测──拿破仑的实力在兰斯若之上。 可他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想法。 真的是指导战吗? 和唐纳平时教训学员时的指导战不一样,那时,唐纳总是凭着自己高出太多的水平,完全主导局面,逼迫对方用出需要练习的招数。 但拿破仑的做法,更像是对待一个刚刚成为驾驶师的入门汉:用你能够想象的所有招式尽情攻击吧,我不会还手的。 这不是胡闹吗? 拿破仑毕竟是一个快要六十岁的老人了,光挨打不还手,还坚持了三个小时,再不失败的话,他就不是人了。 就算是朱庇特手下的战斗天使降临,也不敢如此托大! 莎朗!叫杰克逊过来,我有事要问他。 唐纳头也不回的说道。 从视频开始的时候,他就完全投入进去,既不知道莎朗什么时候离开,也没有看到她回来。 你怀疑拿破仑对兰斯若进行指导战吗?不用问了,凌晨的时候我们探讨很久,也有同样的想法。只是太不可思议了……杰克逊回那不勒斯去了,而维京王国送来的战舰在今明两天就会到达,有很多事情等着他们去准备。 唐纳点点头,转身继续往下看。他迫不及待的想知道,拿破仑可以在兰斯若的疯狂进攻下坚持多久,才开始还击。 有件很紧迫的事情,你先去处理一下吧。视频就放在这里,什么时候想看都可以。 不行,不明白我晚上会睡不着觉的。 莎朗怒道:本来你今晚就别想睡觉,别忘了阿妮塔和伊莎贝尔还没有找你呢…… 旁边的亲卫使劲捂住了嘴,唯恐笑出声来,小脸憋得通红,看到莎朗做出让她出去的手势,连忙像逃一样的跑掉了。 的确有重要的事情。 莎朗凑到唐纳的耳边,轻声说了两句。 唐纳的眼中立刻爆出了两团光芒,是真的?她真的这么说?我马上就过去。 自从发生了芳歌逃走,且险些挟持菲真儿和唐纳成功的恶**件后,对她的防范工作就到了圣罗马城的最高等级。 作为一个注定会成为世界一流都市的大城,监狱本就是不可或缺的市政建筑之一。 只是,圣罗马城需要建设的东西太多了。 而且,在神殿和火莲花部队的双重控制下,也没有什么犯罪情况发生,所以监狱的建设至今也没有提上日程。 想来想去,也只有军营里的禁闭室还能起到点监狱的作用,于是关押芳歌的地方就转到城边上的一处军营内。 这里驻扎着火莲花部队的一个团,没有配备机甲,任务是在设置巡察部门之前,按照城主官邸的命令维护城内治安,而团长由唐纳最信任的火莲花老兵之一,火莲花轻装步兵红唇师的师长夏洛蒂中尉兼任。 晚上住在没有灯光的禁闭室中,睡着又冷又硬的木板床,白天还要在四名士兵的看管下,到建筑工地去干体力活,这段时间是芳歌一生中最难熬的日子,每天都要把唐纳骂上不知几千几百遍。 让芳歌难以忍受的另外一样东西,就是饮食。 身为摩根家族的小公主,她出席过数不胜数的上流酒会,吃厌了各个国家的名贵美食,如果她乐意,用最珍贵的生命之水漱口也不是问题。 可现在,她的早餐和晚餐是按照火莲花部队的普通士兵配给,中午干脆和工地的平民工匠们一起用餐。至于下午茶……连唐纳都没有这种上流人士的恶劣习惯,更何况士兵和工匠们呢? 为了保证工匠们有足够的体力,菲真儿几次下令严禁苛扣他们的餐费,所以,每天中午都提供足够的黑面包,每人还能分到一盆香喷喷的肉汤。 表面浮着的厚厚油脂、盆底捞上来的肥肉片……对于过惯了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生活的平民来说,还有比这更美味的东西吗? 可芳歌就不行了,看到其它工匠捞着一指厚的肥肉扔到嘴里,津津有味的大嚼,她就有一种呕吐的冲动。 在摩根家,就是小猫小狗也不会吃这种东西! 但不吃也不行。虽然唐纳给芳歌分配的任务只是普通工人的一半,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可芳歌什么时候干过这些体力活? 好在她接受过机甲驾驶的基础训练,体力还算不错,咬着牙勉强能够坚持下来。饿了几顿之后,她突然发现过去看都不会看一眼的狗食,居然味道很不错…… 不过,再好吃也不如龙虾、培根和松露迷人吧? 芳歌一边鼓励自己坚持下去,一边憧憬着被家人营救回去之后,如何用经济和暴力手段报复唐纳,这种幻想几乎成为支持她的唯一动力了。 就在设计出第七十六套方案──唐纳在多家银行制裁下变得身无分文,圣罗马城经济全面崩溃,无数工人和士兵奋起反抗,组织示威──的时候,一个消息让芳歌的梦想破灭了。 ──摩根家族驱逐芳歌,不再承认她的爵位和姓氏,也不会再向唐纳支付赎金。 也就是说,芳歌……被家族抛弃了。 这个消息如同晴天霹雳,芳歌整整一天都没有说话,只是坐在木板床上愣神。 好在莎朗心软,嘱咐看管她的士兵这几天就不用让她工作了,不然,不知道芳歌会不会从几十层的高楼上失神摔下去。 一天一夜过去了,没有吃饭也没有睡觉的芳歌迅速的憔悴下去。 终于,在阳光透过禁闭室中唯一的小窗口,照到她脸上的时候,她下定了决心,要求和唐纳直接对话。 这个消息太过惊人了。别说普通士兵,就连莎朗也避嫌躲了出去,随即命令整个步兵团警戒级别提高到战时状态,所有防范间谍和窃听仪器的措施一起启动,而唐纳和芳歌谈话的小会议室外,更是围了足足二百名士兵。 倒不用担心唐纳的安全,芳歌如果想要用假消息做诱饵,再次挟持唐纳,也不会选在这个时候。 姑且不说唐纳在打架上还是颇有心得,而超过二十四小时没有吃饭和睡眠的芳歌,更没有力气做出暴力事件,能够支撑着说完话就不错了。 作为团级作战单位的驻地,就算是小会议室也足够容纳三十人开会了。唐纳和芳歌一人坐在长桌的一端,隔着十来米的距离盯着彼此。 芳歌的面前摆着一些甜点和一杯牛奶,在唐纳赶过来之前,她正在吃东西,一看到唐纳就放下了刀叉。 会议室外偶尔会有士兵的走动声,但屋里却很安静。 两人对视了一会,从芳歌的方向传来一串咕噜咕噜的声音。唐纳知道,这个女孩怕是饿坏了。 居然还能坚持着保持风度,这个丫头也算能挺住了。唐纳想着,却没有对芳歌生出哪怕一分好感。 ─尼古拉斯依然在昏迷中,完全靠巴瑞神殿的多名高级祭祀,二十四小时不停的释放各种祝福才保住性命。如果拉菲尔猊下和布兰妮没有突破性进展,尼古拉斯被死神召唤走是迟早的事情。 今早起床之后,被达伽玛将军和皮特伯爵劈头盖脸地一通教训后,唐纳理智了很多。不然,他早就冲上去,狠狠地教训芳歌一顿了。 不是这个小丫头胡作非为,怎么会发生那么多事情? 打仗就会死人,唐纳损失亲卫也不止一个了,每次都会觉得伤心、痛苦。 而唐纳连那些叫不上名字的普通士兵阵亡,都会痛惜万分,更何况从最开始就一直跟随他的尼古拉斯? 老实说,唐纳非常敬佩皮特先生。爱子重病,虽然听人说他晚上偷偷哭了整晚,但白天却依然能够在表面上保持冷静,也没有向唐纳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 如今,唐纳能够安静的和芳歌谈条件,就是受皮特影响的结果。他发誓,不管芳歌知道多少情况又能给自己多少帮助,都不能轻易原谅她。 因为,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的错误负责。 再故作矜持下去,肚子的咕噜声也会让芳歌的形象大损,所以她只能先开口了。 唐纳先生,虽然我知道我做过的事情,不是道歉就可以解决的……但我还是想说一句,对不起。 唐纳故作大度的挥挥手:如果只是说发生在斯德哥尔摩的事情,就不用道歉了。你已经付出了足够的代价。 确实,要没有尼古拉斯的事情,唐纳现在放掉芳歌也不是不可以。 毕竟丹拿变成了白痴,民生银行总部金库被唐纳劫掠一空,而芳歌也被家族驱逐,足够补偿唐纳受到的屈辱了。 只是…… 你希望用那个情报来换取自由? 唐纳目光如电。 不是,我要拿来和你做交易。 芳歌毫不退让。 你有和我做交易的资格吗? 唐纳刻薄的说道:清醒一点,现在你已经不是身娇肉贵的小公主了,你是一个没有爵位、没有姓氏的小平民,就连身上的衣服,都是我的士兵们可怜你才给你的! 哦,我忘记了一点,你连姿色都没有,否则的话还可以和我谈点交易,换几个金币花花! 唐纳的话,让芳歌因为饥饿和倦怠而苍白的脸上,迅速泛起了愤怒的酡红。但她只是深呼吸了几下,就再次平静下来。虽然没有非常深入调查过,但是,在接收奥匈利亚民生银行的同时,我对你和你的火莲花也有了一些了解,你现在缺钱……非常非常的缺钱。 你能给我吗?唐纳反问,对我来说,我永远都不会觉得口袋里的金币够用,可那又怎么样?我总能找到办法。比如,我刚刚抢劫了你所说的民生银行金库,里面所有的东西,现在都归我了。 芳歌的脸色再变,一下子比方才还要惨白。 她嘴唇颤动了几下,最后却决绝的说道:无所谓,民生银行已经和我没有关系了。或许,我也会亲手将它打垮,将所有摩根名下的金融机构都彻底打垮! 唐纳觉得心中一寒,在说这几句话的时候,芳歌的眼神他并不陌生。 是仇恨,刻骨的仇恨。 不管什么交易,我都不想谈了。我的事业,不能让一个为了私仇而生存的人加入,对不起。
唐纳站起身,往会议室的大门走去。 再继续羁押你也没有意义了,我会让她们放了你,再给你一些金币…… 等一等! 身后传来椅子移动的声音,芳歌追了几步,迫切的说道,你真的不想知道,史泰龙的那些钻石是从什么地方来的? 是的,芳歌对莎朗所说、用来诱惑唐纳的情报,只有一句话:我知道史泰龙从什么地方得到了那些钻石。 在唐纳还是一个小小的自由骑士,担任没有被下属认可的副团长时,第一次和史泰龙决斗并取胜,史泰龙就用一小袋钻石原坯作为赎金。 后来,唐纳又从史泰龙的手里敲诈出不少钻石。 而不久前,史泰龙准备和法兰斯国内决裂,希望获得唐纳帮助的时候,拿出一个巨大而镶满钻石的徽标盘,据说价值在一亿金币左右。 但事实上,史泰龙远征亚平宁格之后,自国内断绝给他的补给到现在,已有三年时间了,不管是当年作战时榨取的赎金,还是从亚平宁格半岛上掠夺的财富,都应该消耗殆尽了才对。 他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搞到如此惊人的财富? 这个情报,对于一直财政窘迫的唐纳来说实在是太有诱惑力了,难怪他会扔下最重视的机甲格斗视频,立即和芳歌见面。 只是,此时此刻,当芳歌再次提起的时候,唐纳却显得毫不动心。 芳歌小姐,难道你还不清楚现在的处境吗?我不知道一个大财团怎么培养子女的,只是,以你飞扬跋扈的性格,就算是留在家族当中,如果没有人给你撑腰,你又能做出什么? 亚平宁格是我的,火莲花也是我的,而你能掌握的情报,我怎么会不知道? 史泰龙坚持不肯回国,既不服从波旁皇帝的命令,也不去投奔他三十年前的主管拿破仑,而是用巨大代价,一定要获得热那亚海港的主权,我们早就产生怀疑了。 这三年间,在热那亚海港西侧,有至少二十名情报人员失踪,难道我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轻轻吐了口气,唐纳说出那句让芳歌彻底崩溃的话。 史泰龙在热那亚地区发现了钻石矿。你要告诉我的,就是这个情报吧?我着急过来和你会面,不是想知道结果,只是想问问你如何得到了情报而已。 你,太高估你自己了。 噗通一声,芳歌颓然坐回椅子上。 上次意图劫持唐纳的时候,并不像唐纳等人所想象的那样,芳歌是因为看到徽标盘上的钻石,被昂贵的价值和闪烁的光芒诱惑后,才让菲真儿打倒。 她是突然间想到,关于钻石市场被不明来路货物冲击的传言。 本来还有不少证据将矛头指向了史泰龙,但法兰斯殖民军在亚平宁格半岛的日子并不好过,而史泰龙本人也没有暴富的迹象,所以芳歌打消了对他的怀疑。 但是,等她亲眼看到圣罗马城中,史泰龙和钻石同时出现之际,那些证据便一下子变得真实起来。 正如唐纳所说,现在的芳歌变得一无所有了,如果可以用这个情报,换取和唐纳合作的机会,也许芳歌还有挽回过去日子的可能。 可现在,最后的希望被唐纳打翻了。 看到唐纳走到门边,手已经放在了门把上,芳歌鼓起勇气喊道:你有了钻石,也没有用!钻石的打磨工厂、销售管道,都在摩根家族的控制之下,我可以帮你!我什么也不要,让我帮你好不好? 唐纳转过身,面无表情的说道:你肯无条件的帮助我,我很感动。可是,有些事情你不明白。 我曾经答应尼古拉斯,这么好玩的事情要和他一起去做。可是,就是因为你,尼古拉斯生死未卜,你告诉我,我怎么和你合作? 尼古拉斯?就是你的亲卫吗?难道他受伤了?我认识不少祭祀…… 拉菲尔猊下在亲自为他治疗! 唐纳打断了芳歌的话,神之血脉的后遗症,让圣主祭祀都束手无策,你有办法?如果你能救活尼古拉斯,什么条件我都可以答应! 我……真的有办法! 下一秒钟,唐纳出现在芳歌身旁,一把将虚弱的女孩拎了起来:你真的有办法?快告诉我! 接着,房间内充满了男人的咆哮声:莎朗!卫兵!快去叫医生,芳歌晕倒了! 完全是因为休息不当,加上情绪反复受到刺激,芳歌才晕倒的。但经过军医简单的治疗,十几分钟后她就苏醒了过来。 再次将所有人赶出会议室,唐纳冷冷的看着芳歌:最后的机会,我希望你不要觉得可以要挟我。有些玩笑是不能乱开的。 芳歌将牛奶一饮而尽,觉得胃中的绞痛减轻了不少,这才说道:神之血脉的后遗症,不同于普通的疾病,因为迄今为止只发现了七个存在神之血脉的家族,而且每隔大约五十年才会出现一次。所以不管是神殿,还是医院系统都没有太多相关的记录…… 说重点! 唐纳的目光冷的像冰。 如果在你卖弄学问的时候,尼古拉斯死了,我发誓你这辈子再也没有说话的机会了! 换血! 芳歌急促的说道:如果把神之血液的作用,视作中毒症状,那么可以用全身换血的办法来消除影响。虽然说换血之后,神之血液给人的正面作用也会消失,但人体内新成长出来的血液却可以重新获得能力。 唐纳没有说话,盯着芳歌看了好久。 他确信对方没有撒谎后,才对着通讯器说道:莎朗,通知城内所有的外科医生,到医院等我。通知皮特先生过去,并通知神殿,让詹佛妮冕下无论如何都要帮忙。 直接通知巴瑞神庙的话,无疑是一种冒险,唐纳肯定舍不得拿尼古拉斯进行试验。 所以,他召集圣罗马城最好的外科医生,及皇冠祭祀詹佛妮,亲自尝试芳歌所说的办法。 听到这个消息的人无不震惊,众人异口同声地反对唐纳的做法。 不管换血的做法对神之血液来说有没有效果、有多大的效果,让唐纳大人亲身犯险都是不可接受的。 而赫本之类的极端分子,甚至想一枪杀掉芳歌这个妖言惑众的不良分子。 就因为芳歌的一句话,圣罗马城医院乱成一团糟──有苦苦劝说唐纳的,有威逼利诱医生的,有哭天抹泪说什么都不肯同意的,有拿着自卫手枪到处乱窜,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要开枪打死几个人的。 我们每耽误的一分钟,都是在犯罪! 唐纳眼睛都红了,你们不知道吗,尼古拉斯还在巴瑞昏迷当中,如果能够救他,付出一点代价又算得了什么? 代价总是相对于收获而言的。 皮特老头子寸步不让,四十岁之前病发而死,是尼古拉斯的宿命,就算他现在早死了十几年,也不是我们家族最早夭折的年龄。总不能用你的生命为他冒险! 别人怎么发脾气胡闹,也不敢乱说话,毕竟,唐纳比尼古拉斯更重要这种话,只有皮特才有资格说。 唐纳的眼睛都红了。 只不过是全身换血而已,我死不了!难道说有詹佛妮在,有这么多外科医生,还能眼看着我送死不成? 没有人敢当面置疑詹佛妮,但实际上,很多偷偷瞥向圣罗马神殿主祭的目光中,都充满了疑问。 如果神殿系统出面的是布兰妮,那么大家会肯定,换血手术不会影响到唐纳的健康,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众人更不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问题是,詹佛妮,这个一直对唐纳怀有成见的维京女人,实在无法得到大家的完全信任。 整个圣罗马医院当中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不少人围着唐纳,任凭他说的天花乱坠也不肯离开。 不管是威逼利诱还是苦苦哀求,众人都不肯冒险让唐纳亲身犯险。而另外一些人,则守着芳歌,再三盘问换血一法的来历。 再吃了一些东西之后,芳歌的精神好了很多,只是不停地重复解释,让她也有些厌烦了。 不过,唐纳的下属和亲卫们可不像唐纳那么好说话,从她们透露出的只言词组中,芳歌可以了解到,要是她提供的办法没有奏效,或者让唐纳有点三长两短,眼前的人们会毫不犹豫的让她陪着殉葬。 问题是,芳歌也只是在家中看过一份相关资料。 一个摩根下属的医疗机构对神之血液的传承者们,进行了持续的追踪研究,提出不少设想。 不过,神之血液只有那么几个家族才有,大部分都是绝密状态,一百年也未必暴露出来两个,所以这个专门机构,也只能通过历史上的记载来进行推论,从来就没有实际应用过。 因此,芳歌嘴上虽说的斩钉截铁,其实心里还没有唐纳有把握。 诸人苦口婆心,唐纳心意已定,双方也不知僵持了多久,医院中早已一片混乱,连一群人从门外闯了进来也没有发现。 但来人倒也爽快,揪住一个火莲花的师级长官,三言两语问清楚状况,冷冷一笑,朗声道:这有什么好争的?老子早就被太阳晒得晕头转向,要是换完血可以晒太阳的话,就让我先来试试看吧! 这么疯狂的话,一下子就让医院的走廊安静下来。 人们定睛看去,来人赫然是本该在那不勒斯海港接收战舰的杰克逊。 他同样有着神之血脉的传承,同样深受后遗症的困扰。对普通人来说不可或缺的阳光,照到杰克逊身上就像是泼上了浓度颇高的硫酸,时间稍长,就会长出大片大片的水泡和孢疹。 换血手术本存在一定的风险,不过,这恰好是祭祀神圣痊愈祝福的治疗范畴,要是天才的布兰妮在,至少菲真儿、赫本等人的反对意见不会那么强烈。 只是,他们对于詹佛妮没有那么充足的信心。 一直以来,詹佛妮主攻的修行方向就是神圣惩戒祝福,很多入门的痊愈祝福也没有掌握熟练,谁敢把唐纳的命运托付给她? 但如果换成杰克逊…… 唐纳走过来,扯住杰克逊走到一间空荡荡的病房内。 你疯了?芳歌刚才已经说了,这种全身换血手术和普通的不一样,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排干净所有血液,然后再补充进新血。 身体在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内,没有一滴血来供应养分和氧气,死掉还是变成白痴都不算意外。老子为了尼古拉斯可以冒险,你跳出来做什么? 杰克逊盈盈笑道:不是说,换血一次,效果可以持续三个月左右吗?我这辈子还没有好好晒过太阳呢,你就不能给我一个机会? 少胡扯!老子的舰队到了没有?你的命老子不在乎,可要是把舰队的事情耽误了,把你们兄妹两个都扔到海里去,也弥补不了老子的损失! 舰队的事情,有吉格斯、碧昂丝在,还能耽误什么?倒是你唐纳可是亚平宁格独一无二的,你觉得,要是你有什么意外,舰队还能建设下去吗? 见唐纳还要反驳,杰克逊摆,不说那些没用的屁话了。我们这些外国人为火莲花卖命,想得到本土人的认同是很难的。再加上我妹妹那个脾气……想来得罪了不少人吧? 给我一个机会吧,要是成功的话,之后火莲花舰队上下看到我,谁还敢不毕恭毕敬的? 在诚恳而又满怀豪气的话中,唐纳分明听出了几分凄苦之意。 他虎目圆睁,怒道:谁敢不听你的命令!要是没有危险的任务,你帮我去也无所谓,但是…… 正说着话,杰克逊突然瞪着唐纳的身后,喝问道:是谁? 唐纳连忙回身看去,但除了空荡荡的房间外,什么也没有。 他情知上当,还没有反应过来,杰克逊的手刀已经落在他的脖子上…… 等到唐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草坪当中的一张躺椅上,前方摆着一张案几,而上面满是各式各样的水果、茶点和红酒。 在身旁的另一张躺椅上,一个年轻男人用同样的姿势惬意仰躺着,不时发出幸福的叹息声。 午后的阳光依然强烈,照在两人身上,让他们很快就沁出了汗滴。 下午茶时间……也许你不喜欢,但是对我来说,晒着太阳喝茶,是从小梦寐以求的夙愿了。 唐纳深吸了口气:这么说,手术成功了? 是啊。这几个月我不能驾驶机甲作战了,你要给我放假才行。杰克逊捧着一大杯冰淇淋,懒洋洋的啃着。 沉默了一会,唐纳诚恳的说:谢谢你。 你是我们的老板,我们都跟你混饭吃呢,不用太客气。 杰克逊咬下冰淇淋上的一片水果,咯吱咯吱的咀嚼着,说话也含糊不清起来。 手术成功后,詹佛妮在第一时间连通了巴瑞神殿,估计最多还有一个小时那边就有了结果。有拉斐尔猊下和布兰妮在,尼古拉斯肯定要比我恢复得快,你就放心吧! 使劲捂着心口,唐纳觉得心脏要紧张得跳出来了:肯定是没有问题……他肯定会好的。 你还是先仔细想想吧。尼古拉斯以后肯定不能参战了,少了一个强力打手,以后你怎么安排? 唐纳很用心的想了一会,正色道:时代不同了。现在,亚平宁格半岛上已经有了足够的实力。 等我拿到更多的爵位册封手续后,就会有更多的优秀骑士步兵出现,别说尼古拉斯和你,就算是我自己,需要亲自动手的机会也越来越少了。 毕竟,要想成为一名被人尊敬的大贵族,除了打打杀杀之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尼古拉斯是我的参谋部长官,只要他能够做好出谋划策的工作就足够了。 不露痕迹地瞥了唐纳一眼,杰克逊将一枚樱桃扔进口中,吞咽的声音淹没了轻轻说出的话:希望如此吧! 请继续期待神行机甲2精采续集
隐藏
优发国际